218、喜从天降! - 黄金人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黄金人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218、喜从天降!

开的瞬间,公孙飘扬就用力推了公孙飘逸一把。

公孙飘逸很显然是没想到妹妹会用这么大力气推她,连连后退几步,差点坐到了地下。

“妹妹啊,你怎么了?”公孙飘逸说。

“姐姐,为什么欺负我老公?”公孙飘扬怒视着公孙飘逸说。

“我没欺负赵奇啊。”公孙飘逸说。

“那他怎么不高兴,我想你一定是欺负他了。”公孙飘扬说:“我允许你和我一起爱他,但不允许你欺负他!”

允许你和我一起爱他,但不允许你欺负他?

公孙飘逸回味着妹妹的话,虽然不赞同妹妹的观点,但还是欣喜起来,妹妹此时说话思路很是清晰,几乎和正常人是一样的。

“飘扬乖啊,我真的没欺负你的赵奇老公。”公孙飘逸说。

“别和我用这种口气说话,我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公孙飘扬白了姐姐一眼。

公孙飘逸此时让妹妹骂着,但还是欣喜若狂,因为妹妹今天正常的很呢!或许她很快就要好了!

但是,公孙飘逸却不能把自己的欣喜表现出来。

“好了,飘扬,姐姐以后不欺负你的老公了,好吗?”公孙飘逸说。

“姐姐啊,我要你和我一起来爱赵奇。”公孙飘扬搂住了公孙飘逸。

“有你爱他就够了。”公孙飘逸说。

“我一个怎么够呢?我们是双胞胎,我们一起爱他不是更好吗?”公孙飘扬几乎是央求公孙飘逸的口气。

“以后再说,好吗?”公孙飘逸笑呵呵说。

“好吧!不过你要好好想想我的话啊。”公孙飘扬说。

“姐姐会好好去想的。”公孙飘逸满心无奈却也不能表现出来。

公孙飘逸更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妹妹对着干,妹妹刚有所好转。公孙飘逸不想去过分刺激她。

如果妹妹受到了刺激又和以前一样了,自己哭都来不及。

公孙飘扬回到了客厅,坐到了赵奇身边。玉手成拳朝赵奇地大腿打去,用上的力气很小,打了赵奇一下,咯咯笑了起来。

“高兴什么呢?说出来,让我也高兴一下。”赵奇说。

“就不告诉你。”公孙飘扬钻到了赵奇的怀里。

赵奇没有别地选择,只好是搂住了公孙飘扬,只希望公孙飘扬能在自己的怀抱中好起来。

在她的大好年华里,一下子疯了十几年,公孙飘扬失去的太多了。

公孙子男回来了,看到小女儿和赵奇亲昵的样子。很无语,很无奈,也很欣慰。

“公孙先生回来了。”赵奇起身说。

“爸爸啊,你怎么才回来?”公孙飘扬朝爸爸扑了过去,连连亲爸爸几口。

“爸爸去见了两个老朋友啊。小扬扬今天高兴吗?”公孙子男说。

“高兴着呢。”公孙飘扬说。

“是什么让我的扬扬这么高兴?”公孙子男说。

“当然是我的赵奇老公。”公孙飘扬说。

“扬扬,你先和你的赵奇老公玩,爸爸上楼去换衣服。”公孙子男说。

公孙子男上楼的时候让公孙飘逸看到了。公孙飘逸把公孙子男叫到了卧室里。

“飘逸,你有话要和爸爸说吗?”公孙子男说。

“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告诉爸爸,是关于赵奇的。”公孙飘逸说。

“你说。”公孙子男坐了下来。

“赵奇在家里有女人。”公孙飘逸说:“而现在,赵奇和妹妹又是这种情况,你说……”公孙飘逸没有继续说下去。

公孙子男顿时也为难起来。

“其实我早就猜到赵奇在家里有女人,这么优秀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没女人呢?”公孙子男无奈说。

“那你说该怎么办呢?”公孙飘逸说。

“现在地情况,不是赵奇离不开扬扬,而是扬扬离不开赵奇。怎么办都不合适!”公孙子男叹息说:“难道让赵奇为了扬扬而抛弃他的其他女人,可能么?”

“你可以试试。”公孙飘逸说:“为了扬扬。”

“怎么试?用钱么?”公孙子男说。

“只有这一个办法。”公孙飘逸说。

“我感觉赵奇不吃这一套的。”公孙子男说。

商量到最后,公孙子男还是决定试一试。

公孙子男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让公孙飘逸去叫赵奇了。

公孙子男的卧室里,赵奇走了进来:“公孙先生。您找我?”

“快坐吧,和我不用客气。”公孙子男给赵奇泡了茶水,坐到了赵奇身边。

赵奇感觉,此时地公孙子男和自己有些过分亲近了,就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和自己商量。

“公孙先生,有什么话尽管说。”赵奇说。

“还是说你和我小女儿的事。”公孙子男微笑说:“我已经知道,你在家里还有女人。”

“是地,我在家里有女人。”赵奇说。

“有几个?”公孙子男说。

赵奇犹豫片刻,还是不想欺骗公孙子男:“有两三个。”

公孙子男顿时就要晕菜:“那么多?”

“哦,呵呵。”赵奇也很不好意思。

公孙子男掏出来雪茄递给赵奇一根:“抽惯抽不惯都尝尝吧!”

“好的。”赵奇从公孙子男手里接过了雪茄。

沉默片刻之后,公孙子男说:“如果你能一心一意爱我的小女儿,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甚至包括公孙家的基业。”

“公孙先生,你为你的小女儿所做的努力,我很感动,但是我赵奇绝对不是贪财的人,就包括你奖励给我的那1000。可以马上还给你。”赵奇说。

“扬扬需要你。”公孙子男说。

“可我地其他女人也需要我。”赵奇说:“她们虽然不是我的老婆,但都是我地女人。”

“我想。我地小扬扬已经离不开你了。”公孙子男叹息说。

“世事难料,来香江之前,我甚至不知道你的两个女儿是双胞胎,更不知道飘扬是那种情况。”赵奇说:“其实,不管中间发生了多少事,我都是一直在行驶我地职责!”

“我明白。你对扬扬已经足够好。”公孙子男说。

“如果公孙先生感觉我的情况没有资格和飘扬交往,我随时可以放弃。”赵奇说。

“你千万不要放弃。”公孙子男急声说。

假如赵奇放弃了,离开了,没了音讯,自己地小女儿一定会受不了的。到了那个时候,可能就真的没法收场了。

“公孙先生,你是爱国商人,我一直对您都是无比敬重,那么您说。该怎么办合适?”赵奇说。

“我想知道,我的小女儿在你心里有多重?”公孙子男说。

“很重。公孙先生不要忘了,如果飘扬好起来了。我

疯癫到正常的直接见证人,我所做的很多努力都是为说我对她没有感情。”赵奇说。

公孙子男很感动,重重点了点头。

“赵奇,你可以眷顾你地其他女人,我有个请求,我在香江给你买一套豪华别墅,你和你的女人都过来,好吗?”公孙子男说。

“这样肯定是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没有权力也没有资格去强求我的那些女人。”赵奇说。

“可是,你走了扬扬该怎么办?要不你把她带走。”公孙子男说。

“我不会带她走,但我会经常来看她。现在交通这么方便。”赵奇说。

长久之后,公孙子男一声叹息:“好了。我没话说了。”

“那我下去了,公孙先生。”赵奇起身离开了公孙子男的卧室。

公孙子男地做法,赵奇完全理解,但是公孙子男到头来也没有改变赵奇的初衷。

对于自己的想法,即使是给赵奇几百个亿,他也不会动摇。

客厅里,公孙飘逸和公孙飘扬都在。

此时,公孙飘逸有些不敢面对赵奇,是她向爸爸告地密。

赵奇在公孙飘扬身边坐了下来,靠到沙发上,瞟了一眼天花板,目光落到了电视上,很快又掏出来一根烟。

赵奇的一系列动作,公孙飘逸都看在眼里,心里很烦乱的感觉。

公孙飘逸实在觉得尴尬,很快跑上楼去了。

公孙飘扬躺到了赵奇的腿上,看着赵奇的脸:“老公,我爸爸和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请我抽雪茄了。”赵奇说。

“雪茄好抽吗?”公孙飘扬说。

“好抽,可我抽不习惯。”赵奇说。

晚上,公孙飘扬的卧室里,伍东强继续给公孙飘扬做针灸治疗。

对于公孙飘扬今天一天的表现,伍东强很满意,所有人也很满意。

当伍东强给公孙飘扬扎针的时候,公孙飘扬还安慰伍东强不要紧张,说她不疼。

伍东强当然是让公孙飘扬感动了,老泪都快要流下来。伍东强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

公孙子男过来呆了一会就离开了,一直都是思考问题的样子。

此时,公孙子男在想什么,赵奇已经不关心了,赵奇会一直按照自己地轨迹走下去。

走自己的路,那才是生活。

妹妹在接受治疗,不管自己感觉多不好意思,都要和赵奇一起陪在妹妹的身边,从进入这个房间到现在一个多小时,公孙飘逸没有和赵奇说一句话。

伍东强也感觉到气氛不对,但那些都不是他关心地,他只关心公孙飘扬的治疗情况。

针灸结束,伍东强又长长松了一口气。

“飘扬,现在感觉怎么样?”伍东强说。

“我感觉好多了,我已经能够控制自己地情绪了,我真是奇怪,我以前怎么是那个样子的呢?”公孙飘扬说。

公孙飘扬的话让全场震惊,只有从一个正常人的口里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公孙飘扬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回归了正常。

“飘扬,你还记得你以前是什么样子吗?”伍东强看着公孙飘扬的眼睛。

公孙飘扬开始回想自己的从前,想了很多很多,美丽的双眼里满是泪水:“我……我以前就是……就是你们眼里的疯子。”

“飘扬,你好了!做为一个医生,我很欣慰,真的很欣慰!”伍东强也掉下了泪水。

“伍医生,谢谢你!”公孙飘扬扑到了伍东强的怀里,大哭起来。

赵奇和公孙飘逸都走到了病床边,很兴奋很感动的看着公孙飘扬和伍东强的拥抱。

许久之后,赵奇说:“飘逸,去把你们的爸爸叫过来。”

“好……好的。”公孙飘逸擦去泪水,朝外跑去。

公孙子男很快就进来了。

赵奇看着公孙子男的眼睛:“公孙先生,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的小女儿,公孙飘扬小姐已经是个正常人了!”

公孙子男颤抖着握住了赵奇的手:“谢谢,非常谢谢!”

很快的,公孙子男走到了床边上,而此时,公孙飘扬和伍东强也结束了拥抱。

公孙子男目光落在伍东强的脸上,和伍东强热情的握手:“神医,果然是神医!”说着就要跪到伍东强面前,让伍东强托住了。

“公孙先生严重了,我是按照赵奇的意思去做一切,你的小女儿好了,是造化里,她不应该疯下去!”伍东强说。

公孙子男长出一口气:“我明白。”

此时,萦绕在公孙子男心头的一个问题是,伍东强为什么这么听赵奇的话,但是公孙子男并不想去问。

公孙子男有个优点,是多少年来锤炼出来的,那就是,他在很多时候都能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

好奇害死猫,公孙子男对这几个字的理解很是深刻。

当全场安静下来之后,公孙飘扬的注意力终于是集中到了赵奇身上:“赵奇,我的老公,这么多天里,你一直是我的精神支柱。”

“飘扬,你都好了,你觉得你现在叫我老公合适吗?”赵奇试探性的口气。

“有什么不合适,当着我爸爸和姐姐的面,还有伍医生的面,我可以很负责的说,我爱你。”公孙飘扬到了赵奇身边,和赵奇拥抱在一起。

伍东强拍起了巴掌,可是看到公孙子男和公孙飘逸都不动,巴掌很快停了下来。

几个保镖还有保姆也到了公孙飘扬的卧室,欢呼雀跃。

折腾到很晚,大家都饿了,吃过了夜宵才各自回房了。

公孙子男和公孙飘逸都不知道,此时应该不应该告诉公孙飘扬,赵奇已经有女人了。

一直隐瞒下去根本不可能,很快就会穿帮!

公孙飘扬用不了多久就会像赵奇提出进一步的要求。

公孙飘扬的卧室里,只剩了赵奇和公孙飘扬两个。

沙发上,公孙飘扬依旧是躺在赵奇的腿上,赵奇在抽烟。

“飘扬,以前我们做了很多,你还记得吗?”赵奇说。

“我记得,但那都是假的。”公孙飘扬说。

“是啊,都是假的,但也算是我在你疯癫的时候赚了你的便宜,你现在好了,我向你说声对不起。”赵奇说。

“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当时真的无法控制自己,我想了很多龌龊的事,我甚至认为,我们就是真的**了。”公孙飘扬说:“虽然是假的,但是每次你都让我达到了**。”

“不会吧。”赵奇知道公孙飘扬说的是真的,但还是说。

“我说的是真的,那种感觉就是**。”公孙飘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