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冷战与热战 - 黄金人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黄金人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233、冷战与热战自己上楼的时候赵奇跟了上来,让姚玉雪很是奇怪。

是想问赵奇跟上来干什么,但最终并没有问。

卧室里,当姚玉雪走进去的时候,赵奇也走了进去。

姚玉雪并不介意在赵奇面前换衣服,因为她早就是赵奇的女人,所以,姚玉雪并没有把赵奇推出去。

姚玉雪很快就注意到松软的大**换了一个崭新的床单,原来那个刚铺了没几天的已经不见了。

那个可是她的最爱!“赵奇,我的床单呢!”姚玉雪微怒的目光落在赵奇的脸上。

“送人了。”

赵奇说。

“送谁了?”姚玉雪急声说。

“送给潘丽莎了。”

赵奇笑的有些不自然,很少在姚玉雪面前如此窘迫过。

“为什么?你给我要回来!”姚玉雪一时没转过弯来。

“上面粘了她的东西,要不回来了。”

赵奇说。

姚玉雪这才明白过来,愤怒的姚玉雪顿时就朝赵奇扑了过去,娇小的身体撞到赵奇身上的时候双手捏住了赵奇厚实的腰,开始使劲儿用头顶赵奇的胸口。

“让你把我心爱的东西送人!”姚玉雪哭了起来。

“好了,小雪,别闹了,我错了。”

赵奇说。

姚玉雪折腾了十几分钟才消停下来,漂亮的脸蛋儿上又是泪水又是汗水,看上去有些狼狈。

“你说,我该怎么罚你?”姚玉雪怒声说。

“你来说,我认罚。”

赵奇说。

“那好的,从今天开始。

你来做一个星期的饭!”姚玉雪说。

“好的,不过我地手艺可是不怎么样。”

赵奇说。

“我不管!”姚玉雪娇声说。

走出卧室的时候,姚玉雪还是很生气。

潘丽莎那个借助赵奇的力量回归美丽地女孩子终于还是让赵奇给收了。

姚玉雪有点想不明白了,赵奇怎么就那么有艳福呢?于是,姚玉雪决定从今天晚上开始和赵奇冷战,不管自己多么想,不管赵奇如何请求,都不和赵奇做,一直要坚持一个礼拜。

有本事就去找其他的女孩子,一个星期内本人概不伺候。

姚玉雪舒服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赵奇笨手笨脚的在厨房里忙活,有几次姚玉雪都很不忍心。

想到厨房里去帮赵奇,但是都压抑住了。

就当是让赵奇吃点苦头,或许赵奇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吃苦的行为。

赵奇在厨房里,一边做菜一边发笑,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做菜那份材料。

管他呢!好吃不好吃都是这么一回事!五道菜忙活了快一个小时,终于是保证全熟了,电饭锅里的米饭分明是水有点太多了。

“好了。

该开饭了!”赵奇说。

姚玉雪就当是没听见,继续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一直到赵奇支起饭桌,把饭菜都端到了桌子上,姚玉雪才起身坐到了桌子边上,仔细的看着赵奇做的几道菜。

色彩很难看,味道呢?随便尝上一口,果然是够难吃的!赵奇也吃了一口自己做地菜,仿佛是比以前还倒退了,大概是经常吃美女名厨的菜,感觉自己做的菜确实是不容易下口。

但还是强忍着咽了下去。

姚玉雪看着赵奇的样子,心里发笑:“给我盛点米饭。”

赵奇把姚玉雪的碗接了过来,打开电饭锅连汤带水给姚玉雪盛了一碗。

递了过去:“做地不太好,将就着吃吧!”看着赵奇递过来的连汤带水的米饭。

姚玉雪地心头居然是有一种莫名的感动,莫非自己真是难为了这个大男人了吗?不过这次一定要难为他到底,就当是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吧!姚玉雪蒙头吃米饭吃菜,赵奇看了一会儿也开始吃。

这顿饭虽然很难吃,但赵奇和姚玉雪都吃了不少,赵奇感觉,姚玉雪这顿饭吃的比平时还多。

原因呢!当然就是这顿饭是他做的。

吃过东西之后,赵奇让姚玉雪到沙发上休息去了,他开始动手收拾碗筷。

收拾碗筷比做饭可是简单多了。

晚上,午夜即将到来,该是睡觉的时候了。

卧室里,赵奇想搂住姚玉雪的时候让姚玉雪推开了,姚玉雪有些冰冷的声音:“一个星期之内不许碰我。”

说着,姚玉雪提着自己洗澡的东西进了浴室,重重的把浴室地门关上了。

赵奇知道,姚玉雪开始和自己冷战了,那么冷战要持续多长时间呢?可能就和自己做饭的时间是一样的,一个星期!这个可爱地女孩子这次真是生气了,原因很多,不光是因为那个床单。

松软的大**,赵奇和姚玉雪躺了上去。

当赵奇动手去摸姚玉雪地时候,姚玉雪像个小泥鳅一样朝一边缩了过去,和赵奇拉开了距离。

“真的生气了?”赵奇说。

“少理我。”

姚玉雪说。

“那我搂着你可以吗?”赵奇说。

“不可以。”

姚玉雪说。

本来,赵奇完全可以在姚玉雪生气期间不去理姚玉雪的,但如果是那样,姚玉雪就会感觉到寂寞,感觉到她自己被冷落了,她会更难受。

为了配合姚玉雪冷战的欲望,赵奇还要时不时去骚扰姚玉雪的,否则冷战就没了意义。

一晚上的时间,赵奇一边哄着姚玉雪,一边骚扰着姚玉雪,但都是让姚玉雪拒绝过去了。

就这样的度过了一个有点奇怪的夜晚。

姚玉雪后来还是睡好了,可是赵奇却没有睡好。

早晨,赵奇正在朦胧的睡意之中,忽然感觉自己的鼻子让人捏住了,睁开眼睛看到姚玉雪正笑眯眯看着自己。

“起床。

送我去上班。”

姚玉雪说。

“好的。”

赵奇赶紧起床。

赵奇心说,小宝贝地冷战策略还挺特别,属于时远时近的策略。

看来是要自己为她而努力付出呢,企图得到心理的平衡。

对于姚玉雪地要求,赵奇准备都接受,因为小宝贝本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

坐上赵奇的奔驰车去上班,并不是常有的事,坐在赵奇的身边,姚玉雪是一脸得意。

“赵奇,我警告你,在这一个星期内你要好好听我的话,如果你不听我的话。

就说明你不爱我。”

姚玉雪说。

“遵命。”

赵奇笑着说。

“你给我认真点!”姚玉雪娇声说。

“我很认真的。”

赵奇说。

姚玉雪想笑,但却没笑出来:“你已经很久没去公司了,今天也不打算上去看看吗?”“今天打算上去看看。”

赵奇说。

到了公司之后,赵奇和姚玉雪了奔驰车。

自从姚玉雪当上公司的副总经理之后,人对她都很尊重。

姚玉雪每每走进公司的时候都有一种优越感,但她还是一个很平易近人地女孩子。

至于赵奇,已经习惯了太多人的寒暄。

全然不放在耳里,更不会放在心上。

姚玉雪到了她的副总经理办公室,赵奇朝陈方然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赵奇犹豫片刻敲了门,听到了陈方然甜美的声音——进来!赵奇地出现让陈方然很吃惊也很欣喜。

“赵奇,你终于来了,这么长时间,我以为你把公司给忘了,忘了你是公司的名誉总经理。”

陈方然说。

“哪能呢!我是什么我是不会忘的,只是公司没什么事。

我来也没什么意义。”

赵奇说。

赵奇坐下之后,陈方然给赵奇泡了一杯茶,送到了赵奇地手上。

此时。

陈方然看赵奇的眼神已经少了以前的火热,平淡了许多。

她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她和赵奇永远也不会走到一起。

“我决定找男朋友了。”

陈方然说。

“是该走了,一个人带个孩子生活,太辛苦了。”

赵奇说。

“不是因为辛苦,是我感觉到寂寞了,尤其是黑夜的时候。”

陈方然说。

“那是你学会正视生活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工作固然重要,但是生活质量更重要。”

赵奇说。

“你说的没错,所以我决定改变一下。”

陈方然说。

公司里没什么事,赵奇和陈方然聊了半个多小时就离开了,本来是打算到潘文涛那里去的,但是半路上却接到了老钢帽的电话。

老钢帽让赵奇到他的别墅里去。

赵奇心里发笑,即便是老钢帽不找他,他明天或者后天也会去找老钢帽,总要对这个家伙实施善良指数控制的。

对老钢帽实施善良指数控制,对赵奇来说意义非凡。

老钢帽手里有几亿的底子,而且以前是光头帮地老大,如果不完成对他的控制,手里那么多钱,将来指不定会干出什么。

再说了,自己是在周首康面前做过保证的,若是老钢帽出了什么乱子,自己也没法混了。

老钢帽地别墅里,当赵奇到的时候,老钢帽迎了出来,看到赵奇就像是看到亲人一样。

这些天,老钢帽已经按照赵奇地吩咐,把该处理的事都处理干净了,他现在已经是个普通人的身份,很有钱的普通人。

手下没了兄弟,连个保镖都没剩下,老钢帽还指望着将来有赵奇照着他呢!“你来了,赵哥。”

老钢帽乐呵呵说。

“你比我大,你没必要叫我赵哥。”

赵奇说。

“可是我以后要听你的啊。”

老钢帽乐呵呵说。

“那也没必要非叫大哥,你以后就叫我赵奇。”

赵奇说。

“好……好的。”

老钢帽说。

别墅的客厅里,当赵奇坐下来之后老钢帽就开始忙活,给赵奇敬烟倒茶,而赵奇却是一直在琢磨老钢帽的善良指数,这是一个善良指数5的男人。

要通过什么样的途径才能让老钢帽的善良指数上升到从而完成对他的控制呢?想来想去,还是通过感动的方式最合适。

但是,要通过什么方法才能让老钢帽这个原来的黑社会头子感动呢?老钢帽的团伙被解散了,10几个老婆也走了有一大半,++绝对是极端不爽,只不过是为了活命,不敢流露出来而已。

“你别总是忙了,我们现在不是好朋友了吗?你坐下来。”

赵奇说。

“好……好吧。”

老钢帽在赵奇身边坐下来的时候还是很拘谨,他实在是太害怕赵奇了。

想当初成立光头帮的时候,他就认为光头可以无法无天,没想到今天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可谓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能有一条命已经是很不错了。

“老钢帽,我想知道,你活到现在最不甘心的是什么?”赵奇说。

“没有不甘心的,活到现在我很知足。”

老钢帽连连朝赵奇点头。

“你不要害怕,我是很坦诚的在和你聊天。”

赵奇说。

老钢帽本以为赵奇是想试探他,现在看起来,赵奇好像是在真心问他,那么到底要不要把让自己揪心的往事说出来呢?那可是他一生的痛啊!到最后,老钢帽还是把他伤心的往事,一直纠缠在他心里的往事说了出来。

老钢帽在8前有一个相好,原来是龙海第三实验小学的教师,叫陈冰,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陈冰和老钢帽好上的时候才23岁,今年已经是31岁了。

那一次,陈冰在路上让流氓截住,结果老钢帽从那里经过,只身一人干翻了、7个小流氓,救了陈冰。

于是,陈冰就很快爱上了老钢帽,并怀上了老钢帽的孩子。

但是后来,陈冰很快就发现,老钢帽这个人不学好,总是打架,有两次还打了她,于是在孩子还没出世的时候,陈冰就和老钢帽提出了分手。

当时,老钢帽已经准备好要娶陈冰了。

一直到现在,陈冰也没有结婚,他们的孩子是个女儿,今年已经有岁了。

老钢帽说的时候几乎是泪如雨下,他的状态赵奇很满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接下来就看能不能找到陈冰这个女人还有那个孩子了。

“你现在还很想念她们吗?”赵奇说。

“是啊,如果陈冰和我们的女儿毛毛能回到我的身边,我这辈子就算是圆满了。”

老钢帽痛哭说。

“那么现在陈冰还在龙海第三实验小学吗?”赵奇说。

“在呢!我一个月前还去过一次,我求她,她不肯回到我的身边。”

老钢帽叹息说。

“我想也许我可以帮你。”

赵奇说。

“你说的是真的吗?”老钢帽吃惊说。

“我有必要骗你吗?”赵奇说。

老钢帽顿时就满脸欣喜,如果赵奇真能说服陈冰和女儿毛毛回到他的身边,赵奇就真的是他的恩人了。

至于解散的光头帮,解散就解散了,黑道的行当,真能干一辈子或者世代相传的也少,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剿灭了。

赵奇看过了陈冰以前的照片,感觉这还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那么现在的陈冰呢,应该也是个很有风韵的女人。

赵奇答应老钢帽,明天就去找陈冰谈,但是期间老钢帽不许和陈冰通话,老钢帽欣然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