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驱百毒的纯心诀 - 兼职丹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兼职丹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学校这学期课程排得并不满,叶天有更多的时间兼职打工。在网络找了几份兼职工作都不令叶天满意,不少的公司都是想免费用人,并不是真正得想要找人!

周六上午,叶天骑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穿过醉心湖边,在经过位于醉心湖西边一家名叫仁心诊所时,就看见在诊所门旁边的墙上贴着一张招聘启事。

仁心诊所开了有一年左右,当年叶天到中大读大学时,还没有这家诊所,应该是大一下半年才开的诊所。中大学校有自己的学校医务所,有个小病小痛的,在学校医务所拿个药、打上一针,很方便,如果有大病的话,就得去大医院。

因此,仁心诊所虽然就开在学校附近,但去仁心诊所看病的学生少之又少,叶天也没有留意过这家诊所,今天,他看仁心诊所要招兼职一名医务助理,没有标明姓别。

叶天心里核计开,这里距离学校和自己住的地方都不太远,看招聘启事上面写得时间是周六、周曰白天,其余时间都是晚上六点到晚上九点,时间很合叶天的心意。

叶天学的是机械设计自动化,他的爸爸就是一名机械工程师,从小接受的就是机械方面的熏陶,他曾经的理想是亲手设计属于中国的航空母舰,不过,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未免过于天真。

目前的国内是以金钱至上,他也变得更加务实,想在大学多积攒经验,毕业后,能自主创业。

他学的专业和医学没有半点关系,就知道生病去医院看病、吃药、打针。不懂得医学没有关系,事在人为,或许医务助理就是一个跑跑腿的,为了听起来好听才起医务助理。

招聘启事上面又没有注明一定要学医的,叶天认为事在人为,自己不进入试试怎么知道自己就不行!

想到这里,不再犹豫,把自行车靠在诊所前面的树边,上了锁,进入仁心诊所。

诊所进门的地方是大厅,旁边是收银台,在正前方挂着“妙手仁心”的牌匾。诊所面积并不是特别得大,是把楼下面的门头房重新装修。

诊所面积小,其内设的科室也不像大医院的繁琐,只有中医和西医两个科室,在两个科室中间的房间挂着特聘专家的门牌,想必是不定时聘请一些有名的专家到门诊坐诊。

在对面就是输液室,输液室里面水平方向摆放着十来张病床,靠墙边还放着一排座椅,这些都是供病人输液。

因为是上午,诊所里面没有什么病人,只有一名身穿着护士服的年轻漂亮小姑娘有些懒散地坐在输液室里面,和一名看起来年纪大约二十六七岁的男人闲聊。

听到脚步声,小护士把脸转向叶天,说道:“医生还没有上班,你再等一会儿!”

“我想来应聘医务助理!”

小护士这才站起身来,她的个子不高,显得娇小可爱。两截雪白细嫩的小腿从护士服下面露出来,走到叶天面前,说道:“你留个联系方式吧,慕姐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到诊所来,等她来了,我会把联系方式交给她!”

“慕姐是这里的老板?”

小护士点了点头,说道:“这家诊所是慕姐开的,她一个星期能过来四五回吧,不是每天都过来!”

“那好吧!”

叶天要了纸和笔,在纸上留下电话号码。

他写字工夫,就听到那名男人对小护士嘀咕道:“就是一个学生,干不了医务助理,也不看看这活多难干!”

“谁让你不肯加班,慕姐说过了,加班多给你钱!”

“我?我天天上班不得累死了,更何况我本来就不想干这活,赚钱少,还危险,要是普普通通地帮忙打针、打杂倒也算了,还要充当保安,慕姐也不看看,这活多危险……!”

叶天将这些话都听在耳朵里,他心里多少清楚这所谓的医务助理是干什么的。病人多的时候,帮忙护士打针、拿药之类,遇到有人来闹事时,又要充当保安的角色,可能还会充当什么苦力,一看就知道这诊所的老板是一个吝啬的人,不肯多请人。

把写好联系方式的纸交给小护士,叶天正要离开诊所,就瞧见一名年约三十左右的美艳少妇从门外走进来。

白色的短袖翻领衬衫搭配咖啡色的七分裤,腰间还扎了一条手掌宽的腰带,成熟韵味十足又不显俗套,臀部高高隆起和腰间成为婀娜的流畅姓曲线,身体凸凹有致,胸部高高挺起。

美艳又不庸俗,成熟又不失优雅气质……。

叶天心里忍不住叫声好,见过很多的女人,却没有看见一个像这样气质和美貌兼容的少妇。

“慕姐,他是来应聘的!”

就在叶天偷偷欣赏这美艳少妇时,刚才和叶天说话的小护士从输液室里跑出来,手里拿着叶天写字的纸。

少妇就是仁心诊所的老板慕雨晴,诊所是她和丈夫一起开的,后来因为其丈夫出了车祸,不幸遇难,诊所就变成她一人负责。诊所是她和丈夫的心血,在丈夫离世后,慕雨晴将心思都放在诊所上。

慕雨晴手里拿着手包,站在诊所大厅,先打量叶天,很冷淡地问道:“你是学生吧?”

“我是中大的大二学生!”

“中大没有医学专业!”慕雨晴淡淡地说道,“我找的人至少要有一点医学的底子,你不适合这个工作!”

慕雨晴转身就要走,叶天对慕雨晴那种冷漠的说话口气很不喜欢,不就是一个小诊所的老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瞧她说话的样子,就像死了老公一样。

叶天真没有想到,确实让他猜中了,慕雨晴真的死了老公。

叶天冷哼道:“难道不学医学专业,就不能在小诊所兼职?这是什么逻辑,又不是招收医生,用得着必须学医的吗?再退一步,就算你找人需要学医的,但我既然已经进来了,你至少表面上客气一下,你可倒好,就像是我欠了你八辈子钱一样!”

叶天说话很不客气,慕雨晴冷漠的口吻,让他想起他之前的女友廖小雨的妈,当初就是用这种冷漠的口吻和叶天说什么“没钱、没房别找女朋友”的话,直到现在,叶天还记在心里,心里早就暗下决心,早晚有一天,他会当面让廖小雨的妈知道不要狗眼看人低。

叶天心里带气,嘴上说道:“现在,就算你要让我来,我也不过来受这个气!”

叶天转过身,就要离开诊所!

一阵喧闹声从诊所门外传来,一名年纪三十多岁的男人背着一名小男孩气喘呼呼得跑进诊所,在男人的身后还跟着一名手里拿着包的三十多岁的女人。

“医生,救救我的孩子!”

男人背着孩子冲进来,一进来就瞧见慕雨晴,他认准慕雨晴就是医生,一个大男人,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嘴里说道:“我的孩子就在这湖边被蛇咬了!”

慕雨晴不是医生,诊所的医生还没有来,这家诊所正式的营业时间是上午九点半,医生是十点到下午四点。一名中医、一名西医,都是外聘的。慕雨晴本身只是懂得一点点的医学,至于中蛇毒后如何急救,她就不清楚了!

仁心诊所在醉心湖边开了将近一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被毒蛇咬了。醉心湖是一处有名的景观,每天都有不少的市民或者到湖边纳凉,或者散步、观景,没有听说过醉心湖边有毒蛇出入。

小孩脚踝处有3~4毒牙的痕迹,伤口周围明显肿胀起来。小孩的呼吸已经急促起来。从小孩的反应上看,毒素已经蔓延。毒蛇治疗需要有抗毒的血清,但仁心诊所没有抗毒血清,现在就算要调这种血清,至少也需要一个小时,那还不如到医院去。

更重要的是,慕雨晴不知道如何治疗,诊所的医生也不在,慕雨晴只能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我们的医生还没有到,你们现在送去……!”

“医生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孩子已经这样了,再送去医院,恐怕……!”跟在男人身后进来的三十多岁的女人也哀求着慕雨晴。

这让慕雨晴很为难,这对夫妻很可怜,假如可以的话,慕雨晴一定会帮的,但眼前的局面让慕雨晴又没有办法伸出援手,只能无奈地说道:“我也想帮你们,但现在我真的很为难,我………!”

慕雨晴的话音未落,只听得叶天说道:“到了这个时候,还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来,把小孩快找个地方放下来,我可以试试看,只需要两分钟,假如两分钟不能让小孩醒过来的话,你们再送到别的医院!”

叶天心里没底,“纯心诀”目前还仅仅是入门,是否能驱毒还未可知,更何况他还没有试过为中毒的人驱毒,但目前也是没有办法,叶天也看不得这对夫妻苦苦哀求的模样,反正他只需要花费两分钟时间,假如不起效的话,再送到别的医院。

慕雨晴半信半疑,她不认为一名不是学医的大学生有本事治蛇毒,情况紧急,慕雨晴心里也心存一丝侥幸,希望这名文静地大学生真的有本事救了这小孩。

。。。。。。。。。。。。。。。。。。。。。。。。。。。。

新书字数少,各位可以先收藏者,请大家多多投票支持,猪猪不会让大家失望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