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我是院长 - 兼职丹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兼职丹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康复医院并未因为唐学茂的去世受到影响,只不过,在医院的小范围内,还是有人在窃窃私语,小声议论。

唐学茂的去世过于突然,很多人都没有任何准备,就连医院的副院长事先也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更没有看出征兆来。

医院里面来看病的病人不少,很多的病人都是冲着唐学茂的名头来的,都知道唐学茂在中医方面很有造诣,叶天走在医院里面,心里考虑这以后应该如何办。

唐学茂把康复医院给了他,这让叶天感觉头痛要命,他可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虽然挂着唐学茂的徒弟的名号,但叶天毕竟没有学得太深,甚至于连唐学茂的三分之一的本领都没有学来,根本就谈不上管理。

看起来只有把工作都交给杨副院长来管理了,叶天的心里打定了主意,当他走到唐学茂办公室时,就瞧见周雯雯手里抱着一盆花,从唐学茂的办公室里面走出来。

见到叶天到了,周雯雯稍微停顿了下,嘴里说道:“旁边的办公室很快就准备好了,你可以到旁边办公室去。”

叶天微微愣了愣,他的眼睛里面闪烁出困惑的目光。

“院长已经安排过了…….!”周雯雯说话的声音低沉着,说道:“我没有想到那是老院长最后的安排……。”

晶莹的眼泪儿从周雯雯的眼睛里面滚出来,溅落在地上……。

“放回去吧,原来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我不太想改变。”叶天迈步走进办公室,这办公室里面的摆设只是除了少了两盆花外,并没有改变。

周雯雯把花又搬回来,放在它原来的地方。

“陪我喝一杯儿酒!”叶天走到酒吧前,取了一瓶红酒,唐学茂虽然在他的办公室里搞了一个酒吧,但他在这里喝酒的次数却很少。此刻,这里的酒都属于叶天了。

周雯雯眼圈通红,眼睛里面噙着泪水,迟疑着走到酒吧前。

叶天倒了两杯红酒,一杯推到周雯雯面前,他自己握起一杯红酒,嘴里说道:“虽然我师父把医院交给我了,但我却不怎么打算过来管理,我并不擅长,以后有什么事情就麻烦你了,毕竟你跟了我师父这样久,知道怎么办,我需要你的帮忙。”

周雯雯咬了咬嘴唇,缓缓说道:“我想要辞职!”

“辞职?为什么?”叶天问道。

周雯雯迟疑地说道:“这是我私人的事情,我不方便说,以前,老院长在这里时,我不需要担心,但现在…,我想我还是辞职。”

“让我猜猜吧。”叶天的手里的酒杯放在嘴唇边,喝了一小口后,他把酒杯放下来,“你不可能是因为工资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见到你和我谈钱,说明,你并不是特别在意钱。不是为了钱,那只能是因为人了,有人搔扰你,是不是?”

周雯雯抬起头,眼睛里面闪过惊讶的目光,显然,她没有料想到叶天会猜到这里,就看见叶天淡淡地说道:“假如我猜对的话,那你更不需要辞职了,过去我师父怎么样,我就会怎么样,你现在通知杨副院长、各科室的相关负责人,我要开一个会,恩,就二十分钟之后吧,我下午要回去,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哦,顺便给我订一盒午饭,中午我们一起吃个午饭,当然是盒饭了!”

周雯雯张了张嘴,叶天的右手在周雯雯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道:“好了,难不成你中午打算到外面吃,不是不可以,我就担心开完会之后,没有地方吃饭了!”

“好,我现在就去安排。”周雯雯不再提辞职的事情,把酒杯里面的红酒喝干后,走了出去。

叶天一个人坐在酒吧前,手里握着酒杯,眼睛打量着办公室里面的一切,这都是属于唐学茂的,叶天并没有想要改变,他只想着按照唐学茂的想法继续下去。他或许不会是一名很好的管理者,但他却会是一名很不错的执行者。

会议室里,杨副院长手里夹着一根烟,坐在他身边的是医院里面的内科主任。叶天还没有到,杨副院长和内科主任于军俩人闲聊着。

“副院长,你说到底开会是为了什么,唐院长这一走,医院里面就你资历最深,难道是让副院长你全权管理医院?”

“不要乱说!”杨副院长嘴里说道,“唐院长虽然去世,但我们本身就是为了救死扶伤的,怎么能因为唐院长的离去,就关心别的事情呢,我们只需要关心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不要艹心得好。”

“是,副院长,你说的对,我就没有考虑好!”于军嘴里附和道。

这边正聊着时,会议室的门开了,叶天和周雯雯走了进来。周雯雯坐在叶天的身边的座位,有意识地和杨副院长拉开一定的距离。

叶天坐在正中央,他的面前空空的,没有任何的资料,甚至于连一张白纸都没有。叶天的右手放在桌面上,他才二十多岁,面对着坐在他面前的这些最轻的也三十岁开外的医院主要负责人员,叶天没有表现任何的畏惧。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叶天,我相信大家之前知道我的名字,我作为唐院长的徒弟,曾经在这所医院学习过……。”

叶天说话的时候,周雯雯右手拿着签字笔,飞快地坐着记录。

杨副院长没有说话,他的眼睛看着叶天,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谁也不知道到底在杨副院长的心里面考虑些什么。

叶天没有理会杨副院长的表情,他的嘴里缓缓说道:“各位,我相信大家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要坐这里,其实,不要说大家奇怪,就连我自己都奇怪,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论资历,我不如在坐的任何一个人,论身份,我也不如各位,我能坐在这里,只有一个最为合适的理由,那就是这家医院目前属于我了,我的师父已经把医院转给我了,从现在起,我就这家医院的院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