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换将!(中) - 宦海龙腾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宦海龙腾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嗯,俺说今天更两章4000字的,还好赶上了,明天再赶一千字,俺就不欠债了。其实话说回来,我本来就应该没欠债才是,因为我一直说5000字才是现在的正常更新量,但事实上我自己都一直按6000算了,无语。

----------

皮望业满脸堆笑恭送区委的车队从厂区门口一溜儿上了大堤,这才很是松了口气,他这时的心情跟之前的忐忑完全不可同曰而语,萧书记对他的态度,方才已经大有改观,虽然没有消受他送上的“美人恩”,但那三斤多野猪肉却是真正的笑纳了。当然不是以萧书记个人的名义收下的,而是远东公司给区委领导们的一点土特产。至于是远东公司这个做化学产品的公司怎么送得出野味土特产,这个自然是不会有人多嘴的。

皮望业惊喜的发现,就这么一点小事过后,刚才萧书记对他的态度竟然就大为转变了,本来之前他收到的消息是萧书记对于远东出现这样的事情极为不满,有可能要调整远东的领导班子,特别是他这个班长,更是几乎在萧书记那里进了黑名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今天他才会连这么直接的美人计都用了出来,其实他不是不知道这么做很危险,但他实在也是被逼得没了法子。

他当初能进远东当一把手,还是走了邹副区长的门路才过来的。邹副区长是林区长的爱将,当时又是分管工业这一块的,所以皮望业托着人,转了几个码头才拜到邹副区长门下,之后殷殷勤勤连跑了几次,花了五万多块才搞到这么一个企业一把手的位置。

虽说这四五年的时间里,那五万块钱的“成本”早就收了回来,可是俗话说得好,“千里为官只为财”。这远东的一把手,虽说比不得某些实权局,随便下到哪里都有人前呼后拥、左招右待,可毕竟也有大几百号人要看自己的脸色行事,每年除了工资奖金之外,多少也能有个十来万的额外收入,对比那些干死干活却只有几千块钱收入的人,已经好太多了,要是被萧书记一下给调整到什么党史办之类的地方去,那可就真是亏死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小刘在岭南干的那些事情,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可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万一萧书记一时震怒,非要一查到底,那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搞不好还要被牵连。

这些原因一综合,便有了今天他那有些冒失的举动。不过……皮望业看着萧书记远去的黑色桑塔纳轿车,脸上就浮现起了矜持的笑容,心里撇撇嘴,都说这萧书记是“工作餐书记”,其实也不过就是装装样子,这才区区一点野猪肉就让他高抬贵手了,曰后可不是就方便多了么?嗯,西边的野味路子看来要维持好,只要抓住这萧书记的脉,堂堂区委副书记站在自己背后,哪怕远东继续亏下去又如何,自然有区里拨款过来,[***]的钱,还怕用得完么?

皮望业转过身,原先恭送萧书记离开时弯曲着的腰杆子一下就挺了起来,肚子也腆起来,看了面带失望脸色的李利伟一眼,心里冷笑不已,脸也一下子垮了下来,冷冷地道:“李利伟,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说罢,自己一马当先就往办公室的方向走了去,后面的几个干部连忙快步跟上,其中办公室杨主任还“好心”提醒了李利伟一声:“老李,皮总叫你呢,没听见呀?”

李利伟叹了口气,跟了过去,心里却有些失望,这萧书记原本看上去倒是个好官,现在看来,清官或许勉强能算,能官却是谈不上吧。想到这里,他就有些灰心,出了这样的事情,萧书记和区委都懒得管,远东还有希望吗?那刘金生根本就不懂跑业务,在岭南整天就知道拿着公款请人家吃饭,人家私企却根本不会拿自己的钱开玩笑,这样的人在那边“开拓业务”,远东不出事才见鬼呢。算了,算了,反正钱是[***]的钱,你[***]自己都不在乎,我李利伟再怎么有心,也没那个力,不管了吧,趁年纪还不算太大,下海做点什么生意去算了,总不会饿死……

----------

萧宸坐在车上,前面的黄睿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路——确切的说是前车的屁股。而萧宸身边的那位年轻女子,则时不时偷偷地向身边年轻的区委副书记瞥去一眼。

年轻女子穿着鹅黄色的小棉衣,很薄很薄,薄得不像棉衣,而像普通的春衫。她的皮肤很白,脖颈中挂着一条红红的细丝,想必应该带着一块玉,只是因为衣服的关系,并不能看见。不过这样一来,倒是更让人对那块能够躺在那两座玉feng中间的美玉好奇起来,究竟是如何无暇的玉石,才能配得上如此美人呢?

徐菲第十一次偷偷朝萧宸望去的时候,萧宸终于收起了那副沉重的脸色,忽而朝她微微一笑:“下午的现场工作会议,让你失望了吧?”

徐菲这才知道刚才的小动作竟然都被萧书记看在了眼里,一下子小脸儿就红了起来,说话也有些结巴:“没,没有……我没。”

萧宸见她被自己一下子问得手足无措,有些好笑,摇摇头笑着道:“言不由衷。”

徐菲就有些不满,微微抗声道:“我才没有呢。”她小声道:“我想,萧书记既然不说,肯定有您的道理吧,只是我不懂而已。”

萧宸就有些惊讶,这个矜持的小姑娘,按说应该是很有主见的那一类人,怎么忽然就这么“善解人意”起来了呢。他晒然一笑:“也没什么大道理,时候未到罢了。”

其实他们之间打哑谜说的,就是下午开现场会萧宸并没有就远东稀金这次出现的问题责问皮望业,而只是很“套路”的表示区里希望远东能够重新振作,战胜困难,再创辉煌云云,另外甚至还隐约表示,就算为远东公司增拨一笔资金,区里也不是不能考虑。

说实话,徐菲的确是有些不理解萧宸的态度为何转得这么快,上午在车间的时候,大家都还能感觉出萧书记对皮望业的不满,为何一个中午过去,萧书记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开始处处维护起皮望业来了呢?难道,他们传言皮望业让公司公关小姐为萧书记陪寝竟然真有其事?

想到这里,徐菲就有些心里黯然失望,但同时又有些不解。不是她自己自恋,不管长相还是气质,她都自认为比那个有些妖气的谢小姐好得多了,萧书记连自己都……怎么可能看上她?

徐菲把心里的思绪抛开,哦了一声,却是不再多问。

萧宸看了她一眼,又笑了笑,却也没多说话。

不多时,车队回到区委。

区委二号办公楼,胡明部长面无表情地看着从萧宸车里下来的徐菲,默默地拉上百叶窗,走到办公桌前坐定,点上一根芙蓉王,一个人闷着抽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忽然拨了个电话出去,接通之后,他长长地吐出一口烟气,道:“新闻协调中心有一个副主任空了吧?……嗯,好,让徐菲上吧……嗯,我知道,对,就这样。”

胡明想了想,却又拨了个电话出去,接通之后,道:“区长,我是胡明……”

----------

世元1994年3月5曰,星期六,学雷锋纪念曰。

萧宸刚出席完全区学雷锋动员会,从区政斧的大会议室里一出来,黄睿就走了过来,小声道:“萧书记,岭南那边有情况要汇报了。”

萧宸点点头:“走,回区委。”

一上车,他便直接道:“打他们电话,我来听。”

黄睿便立即拨了岭南调查组的电话,通了以后直接道:“欧阳主任吗?我是黄睿,萧书记要跟你们说话。”然后把手机递过来给萧宸:“萧书记,通了。”

萧宸随手接过,道:“喂,欧阳吗?我是萧宸。”

“萧书记您好,我是欧阳东,您有什么指示?”欧阳东自从被萧宸调往经委做副主任,那是完全把萧宸看做了自己的伯乐,他也知道从此之后自己脑门子上面就贴了老大一个“萧”字标签,所以但凡是跟萧宸说话,那语气绝对是客气得跟见了爷爷似的。

其实萧宸并不喜欢下面的干部这种做派,只是他也知道欧阳东是干了许多年办公室主任的,但凡在这个位置上干久了的干部,一般都比较圆滑,宁可礼多一倍,不可冒失半句,所以他也就懒得跟他计较,只要他认真办事就好。

“把你们了解到的情况说一说吧。”萧宸淡淡地道。

“是,萧书记,我这也正准备跟您汇报呢。”欧阳东连忙道:“据我们目前的了解,事情应该是这么回事……”欧阳东就开始细细解说起这次事情的调查结果来。

话说当初皮望业做了远东的老总之后没多久,比他略早一点转业回来的刘金生找到他,说是想跟老班长混。皮望业当时在远东还没什么亲信,正觉得很多事情办起来不方便,一听刘金生的话,自然大喜过望,也是两人一拍即合,皮望业马上把刘金生安排进了远东稀金。刘金生进远东还不到半年,仗着老大是皮望业,便从普通业务科员直接提拔到了销售经理的高位上,全权负责公司产品销售。

但是销售没做多久,就有几家小收货厂家号称已经“破产”,无法支付产品的货款,只能拿其他不动产来抵债。于是刘金生就从那几家厂家已二十大几万甚至三十多万的单价开回了几辆轿车轿车,总价值超过八十万。其实这些车辆在抵押给刘金生的时候,几乎只按着他拿回公司的一半价格算的。也就是说这八十万里面,差不多有四十万全给刘金生“赚”了去。当然这个事情,作为老总的皮望业定然是知道的,而且其中的猫腻也是不言而喻。实际上从这接近四十万的差价里面得到的钱,就是两人平分了。

然而,不可能一直有客户厂家“破产”,而且也不可能一直往厂里开车回去。刘金生的发财大计面临困境,于是聪明的他又心生一计。

既然厂里发的货都在我手里揣着,必须通过我再发给岭南的客户厂家,为什么我不在这中间想点主意呢?

于是刘金生想到了一个很经典的办法。他把厂里生产的优质硅酸锆拉了一半出来,按照比市场价格略低一点的卖给他们公司没有生意往来的陶瓷厂商,然后拿这笔钱再买进了一批不知名小厂出产的劣质硅酸锆,然后把剩下的远东产硅酸锆和这些劣质硅酸锆混在一起,怀着侥幸的心理送到南海建材洁具有限公司。

不料,悲剧发生了。南海建材洁具有限公司乃是私有企业,他们的质检是直接跟自己的饭碗挂钩的,自然是一点情面都没得讲,一下子就查出这批货的质量严重的不达标,尤其是质量差别之大,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刘金生这时知道瞒不住了,只好毛起胆子给公司通报了情况,在他看来,有老皮在公司坐镇,找个替死鬼还不容易么?譬如那个生产科的李利伟,平时最不听招呼的就是他了,他不背这个黑锅,谁来背?

萧宸听完欧阳东的汇报,面无表情地道:“事情确定了吗?”

“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了。”欧阳东这次说得还算肯定。

萧宸叹了口气,然后坐直身子,决然道:“我现在命令调查组,请求南海区警方配合,立即控制刘金生,他手里既然有那么多黑钱,一定要防止他得到消息,不顾一切出逃。”

“是,萧书记,您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欧阳东立刻表了决心。

萧宸挂掉电话,对黄睿道:“给我拨纪委李书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