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送她离开 -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哎,这就对了嘛。”苏暮满意地点了点头,站起了身來。”你也该饿了吧,起來吃饭吧。”

在苏暮无耻的逼迫下,纪如璟无奈地喊出了这么一句结婚以后才能叫的称谓

为了避免这货再次惦记上要爱爱的事情,她飞快地伸手拉过被单盖住了自己的娇躯。”你先去帮我把衣服拿过來"

一说到这个,苏暮就忍不住偷笑了起來。”你不是喜欢穿这件衬衫么。”

回应苏暮的是他最近配置的抱枕纪如璟羞恼地嘶吼了起來。”你个混蛋去不去拿啊。”

眼看着纪如璟好像有点恼羞成怒的味道,苏暮急忙干笑一声。”是是我这就去!尊贵的女王大人。”

纪如璟无语地看着这货磨磨蹭蹭的背影,要不是现在起來怕他兽性大发,真想上去踹他两脚解恨,她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抱怨了起來,真是的,以前怎么沒发现这个家伙那么混蛋呢,真是看错人了,偏偏就喜欢上这个既花心又混蛋的家伙,想当初那个纯洁的小受呢,去哪里了,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想起昨日的种种,纪如璟忍不住又是嘴角含起一抹笑意这一天过得挺愉快的呢就是这身子有点吃不消啊

接下來的时间里,苏暮异常地老实,贼手沒有胡作非为,也沒有要求和纪如璟爱爱,而纪如璟呢,也是老老实实地放弃了生个孩子的念头,更是沒有了诱惑苏暮的举动,将自己完美的娇躯严严实实地包裹了起來,就差把那鸭舌帽和墨镜拿出來带上了,

尽管两人都是老老实实的,但是依然在家里度过了相当愉快的一天,在纪如璟的要求下,苏暮将两人分开后所遇到的事情完整地叙述了一遍,当然关于推倒了谁谁谁自然是跳过的!

听着苏暮诉说那些惊险的经历,纪如璟不由暗暗咋舌,沒想到能力者的生活居然那么惊险刺激,特别是苏暮在巴比伦的经历,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怪物在苏暮的口中被完整地还原了出來,听得纪如璟那是一愣一愣的,从某方面來讲,主要是苏暮的口才变好了神一样的忽悠,

最终的结果就是纪如璟无比向往能力者的生活,暗暗叹息自己居然只是一个无能力者,要是她有那六个小丫头一样强大的能力,说不定也许就能呆在苏暮的身边经历这些刺激的事情了

快乐的时光永远是短暂的,一晃眼就到了第二天,也是纪如璟该离开的时候了,

大清早两人便偷偷摸摸地离开了苏暮的家,來到了机场,

在停机坪上,纪如璟拉着苏暮的大手,轻叹了一口气,给了苏暮一个拥抱。”好了,你就送到这里吧。”

苏暮迟疑了一下,作出了最后的尝试。”真的不留下來么。”

"不了我还沒做好准备,你也沒有准备,留下來只会影响你我的生活,乖啦。”纪如璟温柔地伸手摸了摸苏暮的脸颊,

"如璟"

"苏暮"

就在两人深情对望,准备來上那么一个浪漫的吻别时,一个不合时宜地声音忽然从停机坪一边的绿化带冒了出來。”我吐,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那么肉麻啊,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两人疑惑地扭过头去,那个从绿化带里冒出头來小脸上满是鄙视的美少女可不就是那天被他们抛弃在活动现场的秦涵么,

超级大电灯泡出现了,苏暮翻了个白眼,伸手将纪如璟揽进了怀里,不满地哼哼道。”怎么,你羡慕啊。”

"羡慕个鬼。”秦涵哼哼唧唧地从绿化带里爬了出來,三步并两步就走了过來,伸出小手将纪如璟从苏暮的怀里抢了过來,不满地嚷嚷了起來。”好你个纪如璟,要走了也不告诉我,这两天是不是在温柔乡里过糊涂了,嗯,居然不告诉你伟大的闺蜜。”

瞬间苏暮和纪如璟好不容易培养出來的气氛被破坏地一塌糊涂,纪如璟苦笑地掐了掐秦涵的脸蛋。”我就知道你会來的,干嘛还要通知你,好啦,别闹,我得登机了。”

秦涵不满地撇了苏暮一眼,轻哼一声,赖在纪如璟身上哼哼了起來。”纪姐姐,那我们下次再一起出去旅游好不好。”

"好好好我什么都答应你。”纪如璟苦笑着应了一声,这一次的确是有些对不住这个丫头了,

安抚了一下秦涵,纪如璟轻笑一声拉起苏暮的大手。”苏暮,我要走了,记得要想我。”

"嗯。”苏暮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头送上了一枚狼吻,

纪如璟飞快地推开了苏暮,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撇了撇站在一边两眼发直的秦涵,示意不要再秦涵面前腻歪

再沒有做停留,纪如璟轻轻点了点头,登上了停在一边的豪华运输机,

"好啦,别看了,人都走了,瞧你这德行,魂都勾上去了。”秦涵笑嘻嘻地伸手在苏暮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苏暮愣了一下,古怪地看了秦涵一眼,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她这个举动是不是太亲昵了一点,

也许是注意到了刚才自己那举动的不妥之处,秦涵小脸微红的推了苏暮一下。”愣着干什么,运输机可是马上要起飞了,这里很危险的,咱们走吧。”

"去哪。”苏暮小心翼翼地问道,跟这个古灵精怪丫头在一起可要小心一点,不然要是将自己的魅力发挥得太大,把她给吸引住了,那纪如璟可是要找他拼命的,在个人魅力这一方面苏暮可是很有自信的,

"去哪,当然是请我吃饭。”秦涵轻哼了一声,拽着苏暮就走,还不忘扭头对着依然停留在那里的运输机挥了挥小手,

"哎,你等等,为什么我要请你吃饭啊,你坑了我那么多钱,明显应该你请啊。”苏暮不满地应了一声,他还惦记着他那死得不明不白的一亿零花钱,那可是一亿啊,说沒就沒了

秦涵扭头恶狠狠地瞪了苏暮一眼。”你还好意思说,那天募捐活动,是哪个混蛋把我一个人丢在现场的,还把我亲爱的闺蜜给带走了,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我被灌得跟烂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