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 血腥试炼(上) - 异界魂神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异界魂神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本书要上架了,再更新最后一章免费的,请大家多多支持!】

跟着普尔西尼在夜色中潜行了二十多公里,面前出现了一个满是荆棘的沟。

“刺牙的人就在里面,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昨日被你杀了那几个人以后,今天他们安静了很多,所有的人都在这里,没有什么行动。”伏在草丛里,普尔西尼开始给林随风做着最后的介绍。

林随风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谷内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不过用心听的话,能听到里面会传出一些细微的声音,确实是有人在里面。

“这里这么多荆棘,我们从哪里潜进去呢?”谷内荆棘茂盛,林随风没有找到合适的潜入点。

“谁说要你潜进去了?你现在可以站起来,然后杀进去了。”普尔西尼没好气的说道。

“啊,什么,杀进去?”林随风脑子一时有点抽筋。

一个人单挑二十多人,林随风已经是鼓起了好大的勇气了。这时候竟然要他直接杀进去,这是不是也太威风了点?

“怎么,不敢啊?”普尔西尼的眼神中带上了鄙视。

林随风讪讪的笑道:“不是不敢,只是我这个人比较低调,我们能不能用比较低调一些的方法啊?”

“低调?奇神宗的人出场,还没有低调行事的。”普尔西尼轻哼了一声说道。

林随风提出了异议:“不对吧,据我所知,所有奇神宗的弟子在没有暴lou身份前,都是非常低调的,不说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的身份,甚至没有人能看出他们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你老人家这么说,难道是要我大喝一声‘奇神宗前来剿匪,速速出来送死!’”

“嘿,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小子还油嘴滑舌的?我老人家这是在锻炼你多方面的能力,省得你以后习惯了低调,怎么高调都不知道。”普尔西尼伸手在林随风头上拍了一下,笑骂道:“赶紧给我去办事情,要是敢泄lou了你的身份,我老人家可要清理门户了!”

既然老人家对自己这么有信心,林随风也鼓起勇气,在草丛中站了起来。也是在这时候,林随风发现似乎直接杀进去比潜进去难度还低一些。

刺牙既然是杀手组织,那么警惕性应该是很高的,所以他潜进去的话,最大可能就是杀掉几个小兵兵,然后就被大部队给包围了。而像他这样大摇大摆的杀进去,对方多半会派一些人来扑杀自己,兴许还能让自己多杀几个。

想明白这个,林随风也就有了策略,他抽出一把追风刀,就在沟外砍起了荆棘,做出一副开路进沟的样子。

赫特是刺牙这个分队的大队长,林随风刚开始砍那些荆棘,他就听到了,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里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

过了有十多秒,一个黑衣人灵巧的钻了进来,半跪着报告:“报告,发现一个年轻人,正在往这个方向过来。”

“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现在才来报告?”赫特极其不满的盯着那黑衣人问道。这附近他们有人随时监视着周围的情况,这次人都到了才发现,让他心中恼火。

“回队长,他是突然出现的,之前并没有发现有人。”那个黑衣人回报道。

他们的谈话都是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只有离得近的人才能听到,这时附近一个闭目养神的黑衣人走过来,半跪到赫特面前说道:“队长,我去把这小子解决了!”

“好,你带三个人过去,把那小子解决了。”

赫特命令一下,那黑衣人立刻便领着三个属下,钻入了荆棘林中。

赫特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低声喝道:“特一!”

只听空中微微传来“嗖”的一声,一个黑衣人凭空出现,半跪在赫特面前。

“这个小子出现的比较奇怪,你跟在一号后面,如果有什么意外,就由你亲自出手!”赫特下令道。

那个黑衣人也不说话,只是微微向赫特点了一下头,然后身形骤然向后暴射,也没入了荆棘林中。

看着特一消失的方向,赫特喃喃的说道:“这家伙黑天半夜的来到这里,我怎么感觉这么不踏实呢?不过以特一魂王的实力,应该能解决了。哎,这次的任务还真是失败,莱斯特公爵和哈德尔公爵还没有打起来,我们就已经损失了九个人了。”

特一不知道的是,这九个人里面,有六个都是被林随风干掉的。至于其他三个,那就是普尔西尼的杰作了,他要打听关于刺牙的消息,只有找他们下手了。

一号带着三个人,先从其他地方出了这条布满荆棘的土沟,才从后面向林随风包了过去。

这些杀手都是极擅长潜行的,林随风竟然没有注意到有人绕到了自己的身后。

就在林随风一边砍着荆棘,一边注意这沟内的动静时,突然感觉两道凌厉的杀意从身后传来,立刻想也不想的就施展出了风云决,只见他的身体像是化为了飘渺的云雾,在夜风中轻轻的摇摆着。

两刀寒光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同时刺到了林随风的背后,一左一右,都是一击毙命的要害!

就在匕首再往前递半寸就能在林随风身上添个窟窿时,林随风的身体突然轻轻的一飘,擦着匕首尖闪了过去。

第一次把风云刀应用于实战,林随风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似乎自己已经和周围的空气融为一体,只要有细微的气流变化,自己就能感觉到。身后两个黑衣人出手极其快捷,但是却免不了会带上一点气流波动,林随风正是凭借这点气流波动进行闪避的。

一下闪开对方的偷袭,林随风已经转过身来,就看到那两个黑衣人眼睛中带着几分诧异的神色。

虽然心底诧异,黑衣人手上动作丝毫不慢。一击落空,他们并不强攻,而是迅速的和林随风拉开距离。

来不及去追击这两人,因为另外两人的联手攻击同时到了。

匕首在夜空划着寒芒,像毒蛇之牙一般迅速的刺向林随风身上的要害。

这两人招式和以前林随风见到的黑衣人一模一样,就是简单的刺杀。但是林随风却能看出来,这两人的速度要比以前遇到的黑衣人更快!

要是没有打通地极窍,林随风全力施展瞬影步,最多能躲过三波这样的联手刺杀。昨晚四个人单个刺杀,他也不过是躲过了十几波,就被逼得出尽绝招,更不用说今天这速度更快的四人了!

但是打通了地极窍,情况就大大的不同了,林随风可以从容的闪开这种程度的攻击,甚至可以在他们接近的时候展开反击!

要知道黑衣人的招式极其凌厉,而且一击既走,从不和人缠斗。只有把技巧掌握到了极高的程度,才能抓住那一瞬间的机会进行反击。

举刀一撩,“叮叮”两声,先后和两位黑衣人的匕首相碰。借着对方匕首上传来的力道,林随风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形,不仅躲开了这两人的一击,而且还恰好正面对上另外两人的第三波攻击。

风云决果然玄奥无方!若是昨日之前,林随风和对方兵器相碰,绝对只有吃亏的份,想从兵器上借力的难度太大了!尤其是像这种弧线运动,更是瞬影步最不擅长的,想要如此恰到好处的躲闪,瞬影步绝对做不到!

瞬影千重施展出来,林随风的身影瞬间化为了七八个。

那两个黑衣人目光一凝,双手匕首挥舞,竟然也化为了一片虚影,林随风的每一个身影都被笼罩在匕首的攻击范围内。

“叮叮”

又是两声轻响,林随风再次从匕首上借力,闪开了这第三波攻击。

刚刚躲开这两人的攻击,另外两人的第四波攻击又到了。

“好快!看来这四个人,就是师父说的精英杀手了,施展的是三四星的奥义技。这每一波的攻击频率,比那些普通杀手分四波攻击还要快上很多,而且还是两人合击,威力更要打上不少啊!”林随风心里暗暗想道。

尽管敌人的实力不弱,但是林随风丝毫没有畏惧。这时候才是面对四个人,等下将会面对二十多人,其中甚至还有魂王级别的高手,因此多了解对方一些是必要的。

现在林随风如果反击的话,有把握三招内解决掉这四个人,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边打一边研究起对方的魂技来。

双方都是以快打快,场内响起一片“叮叮叮叮”的声音。林随风就像是一缕不可捉摸的微风一般,在四个黑衣人如潮水般的攻击下四处飘荡,但是却没有一道攻击能落到他的身上。

黑衣人也是越大越是心惊,他们的战术,就是凭借配合与速度打乱对手的阵脚,然后再击杀。但是现在,他们丝毫把握不住战斗的节奏,那年轻人的身法变化万端,愣是让他们找不到规律,根本无法把握战斗节奏。

不过十几个呼吸之间,林随风就和黑衣人交手了上百招,渐渐的把他们的套路看在眼里。

“差不多了,再拖下去他们可能会有援兵,先解决掉吧。”

“叮叮”两声,林随风又一次和对方兵器相接,但是这一次他竟然不躲反进。

黑衣人反应更是不慢,手上匕首瞬间化为一片影子,向林随风笼罩过去。

这一招,林随风已经见他们施展过几次,手中的刀一挥,就像是无孔不入的清风一般,竟然毫无阻碍的就穿过了匕首形成的虚影,甚至都没有和匕首相碰。

“嘶——嘶——”两声,匕首形成的虚影瞬间消失,两个握着匕首的手凌空飞起——只是一刀,林随风就同时削断了两个黑衣人的右手。

黑衣人脸上刚刚lou出惊恐的神色,正要用左手的匕首,一道寒光掠过,两个黑衣人的脖子上同时出现了一道血丝。

另外两个黑衣人这时候又联手杀到,恰好看到林随风一刀割断了两个同伴的脖子,正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他们。

后退已经来不及了,两人同时暴喝一声,脚在地面上猛的一跺,就像两个炮弹一般像林随风撞了过来,同时双手匕首挥舞,就像两台高速移动的绞肉机一样,向林随风绞了过去。

这是林随风第四次和黑衣人交手,但却是第一次听到黑衣人在战斗中,用嘴发出声音。

“看来这是杀招了!”林随风手中的刀一挥,狂风绞杀施展出来,向两个黑衣人反绞了过去。

同样是狂风绞杀,林随风此刻施展出来,那威力可不能同日而语了!

“叮”的一声传来。

在那一瞬间,林随风的刀和两个黑衣人的四把匕首至少碰撞了上百次,但是却只发出一声响声。

论实力,对方是魂帅,比林随风高了一个等级,硬拼肯定不是对方的对手。林随风这一招狂风绞杀看似和对方硬拼,其实他的每一刀,都击在对方匕首的侧面。

在这上百次的接触中,黑衣人的匕首已经偏离了原来的轨迹,中间留下的空隙足够林随风整个人通过。

只是一闪,两个黑衣人一左一右,在林随风的两侧扑了过去,咚的砸到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闪身而过的一瞬间,林随风分别在他们的胸口补了一刀,一刀致命!

长舒了一口气,林随风觉得心中无比的畅快。

能以魂将的实力,轻松杀死四个魂帅,这让他觉得很有成就感!

就在他杀死四个黑衣人,精神稍微松懈的时候,没由来的,感觉脑后一股死亡的气息迅速接近中。

没工夫去回味那感觉来自哪里,林随风下意识的就地一滚,一缕寒风从头顶刮过,就看到一个黑影出现在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