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轻吻 - 重生之快意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快意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市委书记办公室,

随着叮铃铃电话声响起,苏正奇拿起电话,

“喂,是书记吗,我是明宇,这边开始派遣数百名警犬搜查那三名歹徒,飞机也调來了五架。”原來电话那边是蓝宇明,他今天也听说了这件事情,听说苏正奇的女儿苏雯和自己女儿的同桌叶碧煌被抓走当做人质,他就立刻就通知手下全程开始搜索务必不要放过一丝蛛丝马迹,

苏正奇严肃道:“五架不够,请你那边的人再给我调十架,越多越好,以后我会重谢,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关键,我的女儿可是在他们手里”说到这里,苏正奇不由声音有些低沉,原本处理公务一本正经的他现在却仿佛失了方寸一般,

蓝宇明也有些黯然道:“行,我那边的人手尽量给你争取,我我尽力。”刚说着,蓝宇明就挂断了电话,

苏正奇知道,蓝宇明也是有背景的,而且是军方背景,只是他一直都偏居一隅,并沒有出头的意思,才只当一个副局长,

苏正奇这边又给嘉兴市,湖州市,盐城市,常州市的市委书记挨个打了电话,通知他们调动全员警力在浦海市边缘进行搜索,对方都是好声好气的答应了,并且对这苏正奇一通安慰,

苏正奇忙了半天,焦头烂额,终于将所有的事情部署完毕,整个人头脑发胀浑浑噩噩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接下來到底该去做些什么,最终望着窗外呢喃道:“女儿,爸爸能做的都做了,希望你命大,一定要活着回來,一定不要出事啊……不然爸爸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苏正奇说着,拳头握得紧紧的,任谁都看得出他的无限愤怒,

“什么,你说我家儿子被抓了,一群抢劫银行的歹徒。”叶俊峰一下子就从破旧的沙发上跳起來,他面前的小桌子摇摇晃晃的,上面的东西被震的七零八落,

“是这样的。”蓝宇明默然道,

叶俊峰上前抓住蓝宇明的衣领,情绪有些失控:“你们这些警察是怎么办事的,为什么我儿子被抓现在还沒有救出來,去给我救人啊。”说着叶俊峰将高出自己半头的蓝宇明推开半步,

蓝宇明眉头微皱,显然对叶俊峰现在的态度有些不喜,但是对方家属在歹徒手中,这种情绪也实属正常,他也不能说什么,就算当初在叶俊峰被诬陷为贪污的时候他都沒有这么激动过,这么多年一直背着黑锅他也是天天乐呵呵的从來沒有过什么不开心,

今天算是他见过的叶俊峰情绪波动最大的一天,

蓝宇明顾左右而言其他:“嫂子呢,嫂子出去了。”

叶俊峰哑声道:“她出去买点味精。”

蓝宇明道:“告不告诉嫂子,你自己做决定,我只是來通知你这件事情而已”

叶俊峰又大声咆哮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给我派人去找啊。”

“我告诉你,不单单是你儿子被人抓了,咱浦海市市委书记的女儿苏雯现在也在歹徒手里,现在整个浦海市都沸腾了所有有关部门都在忙碌都在搜查,部分边防部队都出动了,我们已经在尽最大的努力,你再着急也沒有用。”蓝宇明情绪不知为何也有些失控,说完这句,蓝宇明音调有些低沉,“好了,我來也就是跟你道个信,我那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我该走了。”刚说完,蓝宇明就掀起门帘子准备离开,

叶俊峰上钱抓住蓝宇明的胳膊道:“蓝局长,请将我儿子给救回來,求求你了。”刚说完就准备下跪,与此同时院子里面的院门响起嘎吱的被推开的声响,

蓝宇明赶忙扶住叶俊峰道:“我们会尽力的,现在全城都在努力你等消息吧”

正说着苏玉就走进來,一眼就看到蓝宇明,她笑道:“蓝局长來啦,这是准备走,怎么不多坐一会呢。”

蓝宇明微笑道:“不行呢,我局子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所以不能在这里久留,嫂子,我走啦,有事情回聊。”

“恩,好的。”苏玉微笑道,

叶俊峰站在院子门口,一脸忧愁的看着离去的蓝宇明的背影,心中愈发焦急,

苏玉见状道:“老公,你站门口干什么,快进來啊,对了我们儿子今天怎么这么晚都沒有回家,是不是到哪里疯去了。”

叶俊峰扭头看着自己的妻子,口中道:“玉儿,碧煌,碧煌他”

“碧煌怎么了。”苏玉扭头问道,

叶俊峰强颜欢笑道:“沒什么,可能一会就会回來吧。”刚说完这句,他心中就宛若燃烧而起的草原,再也无法平静下來,

叶碧煌的手指在苏雯的臀部摸索着,苏雯感受得到,她脸越來越红越來越红,仿佛熟透的红苹果,叶碧煌手指摸过的地方有一股火辣辣的灼热感,让苏雯忍不出生出了一种全身燥热的感觉,苏雯甚至全身颤抖起來,然后发出一声声的低哼,

“咦,苏雯你怎么了,手很疼吗。”叶碧煌可不知道苏雯身上的变化,他这个时候手臂被嘞的生疼哪里还管得了其他,

“唔,沒事,你尽快吧。”

苏雯强行压抑住自己身体悸动的感觉,艰涩的说出让叶碧煌快一点的话,其实她内心深处却是渴望叶碧煌再慢一点再慢一点或许她可以飞的更高

“哦,好。”叶碧煌意识到苏雯可能是有些难受,毕竟做出这样的动作让两人原本狭小的空间更加拥挤了,绳子变的更加紧绷,

于是地下室就出现了神奇的一幕,两个人被粗大的麻绳紧紧地捆绑住,但是两人却是面对面站立着紧紧地贴在一起,男孩的手在女孩的臀部摸索着,甚至伸出邪恶的中指在后兜部分按捏着女孩口中发出类似于哭泣的娇吟声,

“呼呼,终于拿出來了,“叶碧煌长舒了一口气,单手将纸巾的袋子给蹭掉,然后道。”苏雯,把手递给我,“

“哦,好,“苏雯乖巧的将受伤的手碰触着叶碧煌的手臂,叶碧煌小心翼翼的摸索着拉住苏雯的手,他小心翼翼竭力不碰到苏雯的伤口,然后用纸巾将苏雯的手给擦干净,

叶碧煌将苏雯的手给拉上來,然后勾头轻轻吐出口水,

“叶碧煌你干什么”苏雯看到叶碧煌吐口水,立刻尖叫道,

叶碧煌抓紧她的手:“别动,口水可以清理伤口,消毒,不然你伤口会感染的。”

“哦,,。”

在黑暗中看着叶碧煌的脸庞,竟然是如此的帅气,为什么从前的自己沒有发现呢,叶碧煌是如此的温柔也是如此的细心,上次江老师的事情是如此,这次事情也是如此,

他真的是一个细心的好男孩,一个可以值得托付终生的男孩,

黑暗中苏雯看着叶碧煌的脸庞,越看越入迷,越看越心动,从未有过一个男孩给过她这种感觉,可是想起自己好朋友蓝沐溪跟叶碧煌之间的关系,苏雯又纠结了,

“叶碧煌,如果我说如果我们活下去的话,我可不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不知道为何,苏雯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巨大的勇气,她声音很清脆,在这寂静的房间里面格外清晰,

叶碧煌停住了,他抬起头,看向苏雯的脸庞,

此刻的苏雯,是这么的美,她的身形略显高大,,只是相对于女生而言,对于叶碧煌而言她还是矮一些的,

苏雯身体高挺而又修长,冰肌雪肤光润如玉,如同牛奶般光润白皙,紧身的白色质地的校服把她的身材完美的体现出來,上衣的三个扣子自然的打开,露出白皙高耸的姓感酥胸,玲珑浮凸,

一张俏脸微微带着羞色,弯曲而浓密的睫毛向上微翘,笼罩氤氲着的秋眸,看上去有些激动,挺翘的琼鼻下如棱的樱唇微微张合,缝隙间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

“你真美。”叶碧煌避过了她的问題,

“你还沒回答我的问題呢。”都说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如今仿佛倒过來了,苏雯倒是紧追不舍,叶碧煌反而是避之不答,

“唔,苏雯,我可以吻一吻你的脸庞吗。”

“可以。”

叶碧煌轻轻地将嘴唇贴在苏雯的额头上面,感受着少女的体温,十秒钟过去了,叶碧煌松口,然后对苏雯道:“对不起苏雯,这生死关头的感情是做不得数的,等我们出去再说吧。”

叶碧煌突然想起自己重生后发出的极尽风流的誓言,自己似乎沒有认真履行啊,这不,,美女送上门來了自己还变着法拒绝,

“你是喜欢蓝沐溪是吗。”

“是啊,我倒是挺喜欢她的。”叶碧煌微微一笑,

“难怪你不想回答我的问題。”

“苏雯你不懂,我是一定要救你出去的,无论如何,你相信我就好未來还有更加美好的曰子等着你呢。”

“恩,我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