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章 帮忙 - 重生之快意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快意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扭捏了半天,夏娜终于下定决心,说出内心想法:“碧煌,我想请你帮个忙,你能不能帮我治一下我爷爷”

她见叶碧煌摇头,赶忙道:“你要多少钱都可以,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帮帮我行吗,虽然我知道你很累。”

叶碧煌心下有些为难,这事情本不该自己管,当时决定要给自己父亲治病的时候,心中就承受莫大压力,

叶碧煌微笑道:“老同学要我帮忙,我自然是要帮的,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件事情。”

“哪三件。”夏娜一听叶碧煌答应,顿时喜形于色,

叶碧煌突然转移话題:“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夏娜一愣,心道他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可是现在自己有求于他,不能忤了他的意,当下道:“挺好啊,嘻嘻。”

叶碧煌接着道:“你会不会给我发好人卡。”这句话其实属于变相表白,也不属于,反正就是试探姓的问夏娜她的想法,

夏娜心中自然有叶碧煌的影子,亦不可能给他发好人卡,当下微微摇头,

叶碧煌微笑道:“我要你答应的三件事,第一,这事情你要跟你父母商量一下,你自己做主不行,我并不能保证百分百的成功率,所以需要你们家人的一致同意;第二,手术这种事情,我答应了你,也冒着很大的风险,失败了,你可以怪我,但不能恨我。”看夏娜准备说话,叶碧煌轻轻摇头,示意别说,接着道,“第三点,如果手术成功,那你得请我吃饭。”

夏娜听罢叶碧煌的要求,也突然知道了他的担心,心中暗道自己考虑不周全,如果爷爷真的出事,自己真的可以保持住内心不怨恨他吗,

应该是可以的吧,

夏娜暗暗对自己道,她点头:“好,我答应你的三点要求,这就去和父母商量。”

叶碧煌苦笑这再次拉住她的手,道:“夏娜,我估计需要休息两天才能帮你,今天体力消耗实在是太大了。”

“这样啊, 抱歉,我有些着急了。”夏娜满脸歉意道,胸前的两团软肉在她双臂的挤压下愈发突出,衣襟口处显露出一片春光,

叶碧煌眼睛掠过夏娜丰满的身躯,后退一步,松开手掌,道:“你今晚和家人好好商量商量吧。”

夏娜轻轻点头,

第二天下午,夏真和刘梅梅两人就找上叶碧煌,刚开始夏娜的父母还不相信,可是后來也听病房里面的小护士说了,楼下302一个叫做叶俊峰的人患脑淤血,昨天很神奇的好了,

这下他们才真正相信,听夏娜说她已经跟叶碧煌商量好了,只是他昨天刚做完手术,还很累,必须要等明天才行,

虽然坐不住,还是要等,毕竟是人家帮忙,自己肯定不能强求,

夏娜还说了,叶碧煌有能够救治脑淤血病人本事这件事情不能跟别人说,他是一个低调的人,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这个本书,

夏真还有刘梅梅自然点头答应,

等了一天,两人最终还是沒能忍耐住,商量好之后一并下楼來找叶碧煌,

叶碧煌正坐在302病房给自己父亲削苹果,听到门打开的声音抬头一看,是夏娜的父母,心中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和父母打了个招呼,随即离开房间,

“请问你叶碧煌叶先生吗。”面对这个可能掌握自己父亲生死的年轻人,纵使他是自己女儿的同学,他也用上了敬语,

“我是,叔叔阿姨,我对你们有印象,你们两个是夏娜的父母吧。”叶碧煌点点头,“不用对我这么客气,称呼我碧煌就可以了。”

夏真还有刘梅梅两人激动点点头,夏真道:“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碧煌,我听说你能够看脑淤血脑血栓的病。”

叶碧煌看了看四周,道:“确实会,夏娜告诉你们了。”

“恩,娜娜给我们说了。”

“不好意思,我今天有些累,明天我在帮你们看看老人好不好。”叶碧煌今天体力还未恢复完毕,估计明天精神和体力才可以回到巅峰状态,老人的身体素质应该不如自己父亲,到时候消耗的精力肯定更大,

夏真道:“好好,沒问題,我们两个只是下來确认一下,毕竟这事儿事关重大,我们还以为小娜是开玩笑呢。”

叶碧煌摇摇头,道:“她沒有开玩笑啊,我可以帮忙治,只是老人身体素质比较差,我不能保证百分百啊。”

夏真立刻道:“能治就好,能治就好,脑淤血这方面我们也懂一些,就算是一些著名的医生,治疗成功率也沒有超过百分之十的呢。”

叶碧煌点点头,道:“既然你们知道这手术的危险姓,那就好。”

次曰,叶碧煌专门去买了一包针灸作为掩人耳目的道具,一大早來到医院,就看到俏生生的夏娜站在302病房门口处等着自己,

“呦,这么早啊。”叶碧煌笑着和夏娜打招呼,

夏娜上前,抓住叶碧煌的手臂,讨好道:“那是,高手自然有不同的待遇嘛。”

“得得得,这[***]散下的,我跟我爸爸道个早安,立刻就去治疗你爷爷。”夏娜拉住自己的胳膊,两团软肉在自己的胳膊之上蹭來蹭去,一股体香扑鼻而來让叶碧煌心跳加快,

夏娜立刻嘴角弯弯,亮眼睛眯成月牙状:“就知道你最好了。”

叶碧煌走进房间,将手中的早饭交给自己父亲,跟父亲到了个早安,然后在自己父母暧昧的目光下跟夏娜离开了房间,

两人齐肩走上一层楼,走进夏娜爷爷的病房,夏真还有刘梅梅两人一早就在病房里等待,

叶碧煌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针灸所用针具,然后道:“夏娜,你带着你父母出去,我施针的时候是不能有人看的。”

夏娜神色有些迟疑,先前叶碧煌可是从沒提出过这个条件的啊,

夏真已经四十多,生活阅历非常丰富,以为叶碧煌这门技术不想外传,所以不让别人看,赶忙拉着自己老婆还有夏娜的手离开了房间,

叶碧煌走出病房, 对门外三人道:“时间可能会很长,你们守住门,无论是谁都不让进,否则手术失败不要怪我。”

夏真三人立刻答应,要问为什么他们对叶碧煌这么有信心,那是因为有叶俊峰这个活生生的例子,

叶碧煌走进病房,将病房门反锁,这才对夏娜的爷爷夏科文进行治疗,

依样画葫芦,叶碧煌将体内的“真气”输入夏科文的胳膊,老人的血管比起中年人的叶俊峰细的多,叶碧煌的真气在其中运行非常缓慢,叶碧煌飞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真气给运送到老人的头顶,

一來到头顶,叶碧煌的视野立刻由视界变成了真气的感受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