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 小醋瓶子 - 重生之快意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快意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请问,还有人想要竞标吗,还有人吗,再给两分钟的时间。”他话音刚落,叶碧煌这边就飞速的写上了所有的价格, 不是比箱子里自己看中物品的最高出价高一千,就是高五千,反正就是高那么一丁点

叶碧煌快步走上前,在三个箱子里面投入自己所填表格,

三分钟过去了,终于,再也沒有人去投标,

“现在沒有人投标了,请举办方拍公证人员來做一个公证 现在开始读标。”说着,工作人员就走上台,全程进行监视,另有曼妙身材的工作女郎,身着紧身塑料衣,在读标,

二十分钟后,五十件物品读标完毕,而所有的物品最高出价还有出价人全部都记录在案,

“现在,我开始宣布,得标者,一号竞价最高者:王子鸣,竞标价格:4万,二号最高竞价者,宋容,竞标价格:9万,三号最高竞价者,方坤,竞标价格:7万,四号最高竞价者,周子龙,竞标价格:4.5万,五号最高竞价者,孙红竞标价格:5.3万,12号最高竞价者,安素颜竞标价格:4.5万,45号最高竞价者,安素颜,竞标价格:5.5万,50号最高竞价者,安素颜竞标价格:49万,”

由于叶碧煌这家,是唯一一家独揽三件原石的,引得众人纷纷围观,

“不是吧,是不是作弊啊,好像沒一件都比第二个价格要高上一点点。”

很多人脑中出现这个疑问,确实,叶碧煌出价实在是太诡异了,原本他还想着自己是不是在所有人最高价那边加上一千块完事,可是后來还是沒这么做,因为这样做实在是太明显了,虽然就算是连主办方都查不出蛛丝马迹,可是被一些小肚鸡肠的人惦记上也不太好,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嘛,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关键问題就是他身边,有一大堆的大美女啊,

1997年9月份,网易公司成立公司正式推出全中文搜索引擎服务,再过一年,马化腾创办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再过两年, 1999年11月 盛大成立,推出天朝领先概念的图形化网络虚拟社区游戏“网络硅谷”,

叶碧煌站在窗台边,心中默念着自己脑海中的信息,这些信息好像突然之间冒出來一样,又好像是在某些报道中看到过,突然间他想起,自己曾经在电脑里面存了不少的新闻,当初救了柳易烟也全凭的那些新闻,可是后來随着电脑模板的消失,这些个隐姓的资料也纷纷不见,

原來都印刻在自己脑子中了啊,自己需要的时候,它们就会出现,

这三家公司,叶碧煌很了解他们的历史,包括发迹背景,这些全部都是未來在互联网上面的巨头,霸主,

要是可以在源头的时候,做一些控制,哪怕是一个公司,叶碧煌就有信心,自己可以凭借超前的意识,让整个公司遥遥领先在整个互联网的潮流前端,

更何况,他想要的更多,他想要同时控制这三家公司,

“什么时候去做呢。”叶碧煌轻轻叹了口气,马化腾,丁磊,陈天桥,这三个人,都是天之骄子,天之宠儿啊,不过沒关系,老子比你们更嚣张,更受老天宠爱,将來注定你们全部都是我的手下,

叶碧煌握紧拳头,

“砰砰”房门响了,

叶碧煌道:“谁啊,进來。”

“碧煌,是我。”萧秋箬弱弱的声音从房门外传來,她推开门,走到叶碧煌身边,

“怎么,丫头,睡不着。”叶碧煌摸了摸萧秋箬的脑袋,她那秀发披散着,颇为可爱,

萧秋箬顶了顶自己的脑袋,将叶碧煌的手拍掉:“讨厌你,把我突发弄得这么乱。”

叶碧煌不答话,只是深情注视她双眸,

“明天我就该走了呢。”萧秋箬幽幽道,

叶碧煌双手一环,将萧秋箬报到**,哈哈一笑:“傻丫头,这有什么啊,我们就分开三天,上次分开20多天你都乐意,这次三天都不乐意了。”

“不是沒什么”萧秋箬吭哧吭哧两声,沒再说话,只是将小脑袋顶在叶碧煌的怀抱中,过了会才闷声道,“安心碧好像喜欢你。”

“吓,别吓我啊你,丫头你是不是发烧了。”叶碧煌眼皮子一条,赶忙伸出手摸萧秋箬的脑袋,装模作样道,

萧秋箬哼唧两句:“你别以为装装样子就可以蒙混过关,就知道打马虎眼,我也不说你了,你这家伙,不准跟安心碧搞暧昧,知道不。”说完,这家伙的小爪子就揪着叶碧煌的耳朵,一连气呼呼的样子,

“好好沒问題,我保证。”叶碧煌为了避免自己耳朵惨遭屠戮,赶忙举起双手做发誓状,

萧秋箬得到叶碧煌的保证,脸上的表情这才缓和下來,伏在叶碧煌的胸膛上,感受着他胸膛的温暖,

叶碧煌笑道:“你这丫头,你不是全天候跟我在一起嘛,明天的时候,你跟她就走了,我又沒什么机会”

“嗯哼。”萧秋箬抬起小脑袋,盯着叶碧煌,眼中的意思很明显,,有机会也不能上,

“哈哈,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叶碧煌赶忙干笑以表示答应,

(这,小醋瓶子啊,以后咋办,萧秋箬这边肯定很难搞定以后生活提心吊胆喽,果然不是每个女生都能接受一夫多妻生活的,这醋坛子要是打翻了,说不定惹出什么祸來的,)

萧秋箬则是环保着叶碧煌的腰,脸上表情满是甜蜜,她心中却充满担忧,

(碧煌啊碧煌,你为什么这么优秀呢,你这样让我压力很大啊,优质女生真的可以配得上你吗,以后我到底可不可以做你的贤内助,)

两个人贴的如此紧,心中想的事情却如此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两者彼此之间都不愿意失去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