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九章 晚饭后 - 重生之快意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快意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周蕊撅着嘴巴道:“在我这么一个大美女身边,你还想着其他女人,我不高兴了我生气了。”说完弹腾着双脚,一幅小女孩闹气模样,

叶碧煌还真就从未见过女孩跟自己撒娇,新鲜感大增,心中平添一股柔情,忍着笑意,温柔道:“蕊蕊,都是我不好,说了不该说的话,你别伤心了,从今往后,我会好好疼爱蕊蕊的,好吗。”

叶碧煌顺势将成熟周蕊拥抱入怀温柔软语安慰道,“我们两个一起的时候,我不谈别人了,这样你满意吗。”

周蕊叹息一声百倚靠在叶碧煌宽阔健壮的胸前,幽怨娇嗔道:“我在你心中地位那么低,还有什么幸福啊。”

“谁说你在我心中地位低,告诉我我现在把他打的他妈妈都认不出來。”叶碧煌一本正经地说道,摆出双拳紧握的姿势,肌肉隆起,“你在我心中也很重要的,我相信会越來越重要”叶碧煌始终相信男人的赞美永远是女人的开心良药和暖心秘方这一句话,

见叶碧煌这般死不正经模样,周蕊只觉心中很是幸福,别的她什么都不要,只要眼前男子不抛弃她就好了,当初钓金龟胥的想法早已烟消云散,此刻她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眼前这男孩,

“油嘴滑舌油腔滑调,真是服了你了,都不知道你这张嘴巴骗了几个女孩子了。”周蕊芳娇嗔道,

说话间,她情不自禁伸出手爱抚着叶碧煌的头发,

“我说的是实话嘛。”

叶碧煌不动,默默享受着怀抱周蕊丰腴熟美胴体,温情款款地调笑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情愿把心掏出來给你看看。”

“大坏蛋就是花言巧语,你倒是把心掏出來给我看下啊。”

周蕊被叶碧煌屡次三番的夸奖赞美拍马屁说得芳心大喜心花怒放,爱抚着叶碧煌的肩膀温柔叮嘱道,“老公,你以后记得对你的女朋友或女人温柔一点,女孩子都喜欢男孩子对她温柔一点的,不过说真的,上次跟你在一起去风秀集团的那个女孩,看起來可真漂亮啊,我看了都嫉妒,嫉妒死了。”

“我们蕊蕊不比她差多少,你现在需要的就是气质气质是可以培养出來的。”叶碧煌搂抱住周蕊说道,

周蕊感觉叶碧煌的怀抱那么宽阔温暖,叶碧煌的依赖感激发了她的慈母的疼爱本姓,娇羞爱怜地道,“那我该怎么培养气质呢,你说的那么容易,要做起來很难呢。”

周蕊的问话让叶碧煌一愣,确实,气质这东西该怎么改呢,叶碧煌思來想去,终于找到了一个最适合周蕊的方法,但他却说不出口,因为那个方法就是,,放下你对钱的执念,

说实话,这句话太空洞了,说出來周蕊一定会不开心,觉得自己看低了她,

看來这玩意需要她自己去悟,自己去想了,

“这个我不知道,需要你自己想办法。”

叶碧煌感觉这样的拥抱刺激无比,情不自禁再度雄姿勃**來,撒娇耍赖地调笑道,“好了,蕊蕊,我们不说这些了,我们两个相处这么长时间了,给我讲讲你的往事。”

“这沒什么好讲的,其实只有一句话,小时候我是个丑小鸭,家住农村,一直学习成绩比较优秀,天天就知道学习,从來也沒有男生追过我,那时候扎两个大辫子,小脸黑黑的,不喜欢打扮,记得高二时候还喜欢梳洗下,但仍旧两个辫子,比较俗气,高三学习太过紧张就沒再继续,大学时候我常常泡在图书馆,可后來却因为家庭原因,沒能上研究生只好到浦海这边找工作工作后学会了打扮,才发现原來我整理一下也挺漂亮的嘻嘻后來就遇到了你拉~~~当时还想着钓金龟婿來着,可沒想到你这个坏人竟然那么色当时那般对我”

“嘿嘿,别怪我啊,当时我就感觉你目的不纯,想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后來觉得你还蛮不错的就改变了注意现在看來,我当时真的做了个正确的决定。”

叶碧煌口中热气喷到周蕊的耳根处,周蕊立刻感觉到叶碧煌的火热顶住她柔软的小腹,而且叶碧煌还耍赖般摩擦着她丰硕高耸的酥胸,挑逗得她麻酥酥的,玉体酸麻酥软,心慌意乱地推开他的怀抱,羞涩柔媚地娇嗔道:

“别玩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现在还是大白天呐。”说罢拉着叶碧煌往客厅走,虽然都是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但客厅比卧室敞亮多了,她觉得自己在卧室会安全些,

“白天又怎么了……白天就不行啊……”无奈的叶碧煌嘟嘟囔囔,整个人被周蕊拉着走,

周蕊拉着叶碧煌的手边走边想,一直以來,她对男人都有种既渴望又厌恶的感觉,当初接近叶碧煌也是为了他的钱,后來渐渐喜欢上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昨晚意乱情迷中竟就失身于他,今天还在.他的劝慰赞美调笑还有挑逗之中,体会到了他所给她带來一种奇妙美好的感觉,尤其是这个大坏蛋身体极强,屡次沦陷在他的征伐之下,让她的成熟的身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而且暗喜自己拥有能让眼前小男人勤耕不缀的美丽魅力,她春心萌动,满心喜爱地看着身旁这个英俊潇洒健壮强悍的叶碧煌,不由得心慌意乱心猿意马:这个就是自己托付终的男人,这个就是自己的男人,看起來有些瘦,但肌肉却这么坚硬,他是那么的强壮,好帅,

想到这些,周蕊情不自禁地粉面绯红脸颊滚烫,

晚饭后的时间,叶碧煌觉得特别的漫长,好不容易十点钟了,卧室里透着温暖的灯光,叶碧煌清晰可见周蕊那张白嫩的俏丽脸蛋,染着浅浅的红晕,洁白的肌肤,娇柔的身躯而眼花缭乱,为她丰满圆润的胸部和诱人的体息而心跳冲动,使得她原本艳丽姓感的脸庞,这时更是得妩媚动人,这副迷人的丰腴身躯,充滿着成熟女子的诱惑;而容貌却又清纯得如末经人事的处子一般,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美却在这曼妙的身子上溶和在一起,确实令人血脉贲张,也令人生起了要彻底**这份清纯,尽情享用这份诱惑的欲念

迫不及待的叶碧煌扑身而上,而周蕊则仿佛遇到大色狼一样娇呼一声,被叶碧煌压在身下,

周蕊肌肤滑腻绵软,柔中带轫,叶碧煌越摸越入迷,动作也愈益细致,周蕊初尝禁果之时,虽亦有巅峰享受,却也夹杂着痛苦,和如今纯享受截然不同,在现今如此舒适享受之下,她竟有不知身在何处之感,叶碧煌从美女群中磨练出的爱抚技巧,既实用又煽情,周蕊虽然理智尚未全失,但身体自然的反应,却益发的敏锐高亢,

周蕊急喘喷出的醉人鼻息如催情的春风灌入了他的鼻中,使叶碧煌的脑门发胀,**如焚,何况艳如桃李,全身滑嫩肌肤都散布着女人特殊体香的周蕊,鲜嫩的红唇终于被逮到,叶碧煌立即将他的嘴印在她柔软的樱唇上,她紧闭着娇艳欲滴的姓感小嘴就是不肯张开,他强硬的将嘴唇贴上并粗重地喘着气,舌尖不断在周蕊圣洁的双唇中探路,两人交缠着,渐渐变成了恋人一般所做的深吻,

叶碧煌恣肆地品味着周蕊,贪恋着她口中的香甜,逗弄着柔软的舌头,他尽情用舌去舐她光滑的贝齿,丝丝的香津玉液渗入他的口中,甘醇却让人血脉贲张,她柔软的芳唇娇嫩可口,她檀口吐出的气息芬芳好闻,她的丁香嫩舌让他吸吮的流连忘返,直到她被他吻得快窒息的时候,才放开她稍作喘息,

此刻周蕊已被叶碧煌完全制住动弹不得,只好美眸含羞紧闭,丽靥娇羞,桃腮晕红如火,叶碧煌温柔的闻着她的眼角,眼眸中全是深情和爱护,

而叶碧煌这时已决定展开总攻,他双管齐下,小兄弟则挥戈前进,直捣黄龙,

刹时间,周蕊只觉胀满充实,又有虫行蚁爬般的搔痒,钻心撕肺的直往体内漫延,紧闭媚眼的周蕊脸颊被**烧得通红,她眉头紧蹙,小嘴微张,鼻翼开合,轻哼急喘而气息香甜,虽然她极力压抑,但浓浓的春意,已尽写在她娇艳诱人令人怦然心动的面庞上,叶碧煌看來己掌握到压在身下这位娇艳美人的痒处,

随着叶碧煌动作,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來,周蕊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随着叶碧煌的动作,一阵酥麻的感觉直涌周蕊的脑门,本能不由自主地扭动着香嫩光滑玉洁、曲线玲珑香艳的雪白身躯,美妙难言喘息着,娇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