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强吻 - 重生之快意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快意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这洛星禾卧室房间颜色跟大多数都市女孩都一样,女孩们不是喜欢粉色就是喜欢橘黄色,她卧室的房间里面更是贴满了英雄剧照,甚至连佐罗这种的古老英雄都在列,

“这个坏家伙,怎么跑到我卧室里去了。”洛星禾在清扫着地面上的垃圾,客厅经过刚才的收拾已经焕然一新,她心里面的紧张感也逐渐消失,

刚才之所以想让叶碧煌在门外等一会儿,她确实是不想让叶碧煌看到屋内乱乱的景象,可能是不想让自己在叶碧煌心目中变成一个不会收拾,生活中很乱的女孩吧,

不过这一切都被他给看穿了,叶碧煌甚至还很大度的帮自己打扫了下屋子,

“碧煌,你进我卧室干嘛啦。”洛星禾将簸箕和扫帚放在墙角,朝里屋喊道,

可叶碧煌却沒有回答,

洛星禾略微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叶碧煌在搞什么。”她正想着,突然尖叫一声,一溜烟朝卧室跑去,

“嘿嘿,嘿嘿。”叶碧煌指尖正顶着一个罩罩,另外一只手拿着内裤正在细细端详,这丫头现在莫不是真空的吧,这内衣都在**,八成是真空的,叶碧煌突然感觉小腹处似乎有团火焰在燃烧,想象着洛星禾温香软玉的倒在自己怀中,用迷离的眼神看着自己,叶碧煌就有种兽血沸腾的感觉,

“叶,碧,煌,你在干什么。”洛星禾一溜烟跑到卧室,就看到叶碧煌正拿着自己的内内在把玩着,心中那是又羞又怒,气得瑟瑟发抖,

叶碧煌正在陶醉之中,被河东狮吼吼了声,愣神的瞬间手立刻藏到了背后,可这样的举动怎能满的过眸若晨星观察细致的洛星禾呢,

“赶紧从我**下來,你这个大色狼。”洛星禾喊着冲到叶碧煌身边,伸出小手去拽叶碧煌胳膊,

“嘿嘿,休想。”叶碧煌算是看出來了,这丫头也是一个色厉内荏的家伙,自己要是一直赖在她**她也沒有办法,

洛星禾单手叉腰,单手指着叶碧煌道:“你个坏家伙,怎么突然跑到我卧室來了,还拿人家那个那个”说到关键地方,洛星禾是怎地都说不出來了,

叶碧煌从背后拿出手,伸出中指放在自己鼻尖闻了闻,装作很享受的模样:“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搞了半天都沒听懂,能不能说明白点。”

洛星禾见叶碧煌恬不知耻的模样,羞愤的不知该如何是好,玉手微微颤抖,真的很想扇眼前男子一巴掌,可他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无论如何她都下不去手,

叶碧煌看羞的脸蛋象打了腮红似的,瞬间红了一大片,那娇艳欲滴的小模样,美丽极了,心中更是高兴不已,男人不但喜欢忠于自己的“**”,而且喜欢羞涩的女生,因为这两种女人会给男人征服的快感,

“你真是个坏家伙,为什么,拿人家那东西”

“什么东西啊,洛星禾小姐,拜托你说清楚好不好。”叶碧煌虽然有一只手抽出來了,但还留着一只手,那手刚才握着的是蕾丝花边小罩罩,现在放在了自己屁股后,他手指轻轻摩挲着,那花边花纹的凹凸不平的感觉很是舒服,

叶碧煌瞧洛星禾那动人的美态,尤其是含羞带怯的神情,心中甚是高兴,如此水灵灵又腼腆害羞的女人正是叶碧煌喜欢的类型,

不知何时,叶碧煌心中已经充满了征服洛星禾的想法,

“就是人家的内衣啦。”不愧是泡过酒吧的女孩,羞涩起來宛若轻盈的蝴蝶,大胆起來就跟泼辣的舞女一样,被叶碧煌逼的沒办法了,她声音陡然高了几个音调,说出了刚才一直羞于说出的词汇,

“是这个吗。”叶碧煌藏着的另一只手伸出來,只见他的中指上顶着两件衣物,一件粉色蕾丝边内裤,一件粉色蕾丝罩罩,这两件是成套的,也是她做完刚换下來的,

“唰,。”

洛星禾瞬间就将叶碧煌手中的衣服夺了过去,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严厉起來,“大色狼,。”

叶碧煌笑呵呵的盯着洛星禾的红唇,那红唇上面细细的肉棱真的很美:

“我是很色,但我不是色狼,其实我很怜香惜玉的,也从不强迫女人。”

“狡辩。”洛星禾跺跺脚,愤愤不平的朝卧室走去,“赶紧从我**下來啦,收拾收拾东西走了。”

“不生气了。”叶碧煌屁股在洛星禾那软软的**弹了下,喊道,

“生气,为了你生气不值得,气坏了身体怎么办呀。”洛星禾显然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怒气,努力是自己平心静气跟叶碧煌说话,

“嘿嘿。”

刚才将内内拿出來的那一瞬间,叶碧煌就读出了洛星禾的心思,沒想到这小妮子竟然喜欢自己,不过她喜欢自己的理由叶碧煌不太高兴,

她喜欢自己是因为自己曾经救过她,而她最仰慕英雄,

当然,或许就连洛星禾自己都不确定是否喜欢自己,但叶碧煌却可以确定,因为他读到了洛星禾无意识中的念想,

叶碧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微笑,周蕊,洛星禾,这两个叶碧煌总是肆无忌惮的看她们的心思,不知道为什么,看其他与自己亲近的诸如夏娜,蚊子她们的念想他会内疚,会有负罪感,

但当面对周蕊和洛星禾,叶碧煌却可以肆无忌惮的开启星眸,去观察对方所想,而且沒有一点负罪感,反而会感觉很刺激,很新鲜,

洛星禾

这丫头,可爱啊,

叶碧煌走出洛星禾卧室,见她从洗手间走出來,靠在她卧室的门框上笑道:“拿过去洗了。”

洛星禾沒想到叶碧煌竟然跟她探讨这种问題,啐了一口,羞红着脸道:“洗不洗关你什么事。”

叶碧煌咧了咧嘴,伸出手在门框上敲着:

“本人专接洗女人衣服的活,上衣裤子每件五元,内衣每件两元,美女的衣服可以五折优惠,欢迎新老顾客包月包年,各种VIP服务,贴身服务都有,如果是长期顾客,可以附赠美男一名上门服务”

洛星禾还沒听罢叶碧煌的话,就杏目圆瞪,朝叶碧煌來了个高八度的河东狮吼:“你个坏”

“你喜欢我,是不。”叶碧煌声音很轻,很淡,却飘进了洛星禾的耳朵里,

以至于洛星禾原本准备咆哮而出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站在原地,努力使自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你说什么。”可她脸上飘起的浅浅红晕却出卖了她,

叶碧煌嘴角依旧挂着恬淡的微笑,他缓步朝洛星禾走过去,星目中宛若孕育着浩瀚星辰:“我说,洛星禾同学,你是不是喜欢我。”

“别别开玩笑了。”洛星禾承认,自己这段曰子是经常做梦梦到叶碧煌,可这也不能证明自己是喜欢上他了呀,望着叶碧煌那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來,她向后退了一步,“你准备干什么”

声音中极有对未知的惶恐,又有莫名的丝丝期待,

“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

洛星禾的话來不及说完,便被叶碧煌狠狠地吻住

“不”就算是自己喜欢的男孩,洛星禾也接受不了这么快的进度,她伸出双手推拒着叶碧煌,想要离开他的怀抱,不让自己沉沦,

叶碧煌的力气有多大,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

沒有人可以从他怀中逃脱,除非那是他故意的,

就好比说是现在,

“放开我。”刚才和洛星禾的吻只是唇齿相接,舌头并沒有伸进去,叶碧煌故意放开洛星禾看看这丫头有什么反应,

“想让我放开你,容易得很,只要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就好了。”

“我我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就叫人了。”洛星禾拿出了她自认为很厉害的杀手锏,一脸愤愤略加羞涩的盯着叶碧煌,如果小脸再多点婴儿肥,肯定就是一个翻版的愤怒小鸟,很可惜的是洛星禾不肥也不瘦,脸蛋是完美的瓜子脸,配合上那浅浅的黄发,美极了,

“看來你是不合作喽,那我不介意再多吻你一次。”

洛星禾顿时一愣,顿时开始挣扎,双拳开始胡乱敲打叶碧煌的胸口,小脸乱摆,不想让叶碧煌找准目标,但这样可以阻挡的了叶碧煌吗,不可能的,叶碧煌再也忍不住,一歪头,准确而又快速的封住了洛星禾的红唇,温温的,软软的,酥酥的,

唔~~

当洛星禾反应过來的时候,立即推阻叶碧煌,但叶碧煌就是死死不放,不但不放,而且一把搂抱出了洛星禾的小蛮腰,大手慢慢在她的粉背上抚摩起來,

叶碧煌看的出來,洛星禾对他是有好感的,所以他才做出如此举动,女人第一次都有些矜持,男人主动些,主要发挥不怕苦不怕累,死缠滥打的精神,就会成功,

果不其然,随着叶碧煌的热吻,洛星禾挣扎的力度明显减轻了,由刚开始的强力推阻,拍打,变成轻轻的拍打,甚至欲拒换羞的姿态,最后,眼睛也慢慢闭上了,双手搂挂在叶碧煌的脖子上,

叶碧煌抿嘴一笑,这个女人他已经初步征服了,强势的热吻,只求封住嘴唇的姿势陡然一变,他的身体慢慢开始放松,双手轻轻的环住洛星禾的小蛮腰,随意的挥发舌头的作用,用舌尖抵开唇缝,摩擦着洁白的牙齿,再一点点抵开齿缝,抓住那条滑溜的丁香小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