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我是牛.郎 - 重生之快意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快意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叶碧煌点头道:“要的,这里最好的包间。”

“好,您稍等。”

很快,叶碧煌和洛星禾便被那素装女子带到一间外观看上去极为不错的翠竹包间里,包间内外其实是有隔音设备的,外面休想看到里面,里面的声音也传不到外边,而那些竹子则是装饰之用,只是太厚实了,所以将竹子内部的墙壁给完全包裹住了,这些竹子看起來青翠欲滴,其实都是仿制的假货,每天下午酒吧要开业的时候就用清水喷雾剂喷洒一遍,以保持其青翠欲滴的状态,

“星禾,你先进去吧,我马上过來。”叶碧煌打开包间的门,给洛星禾让路,微笑道,

这里虽然环境优雅,但洛星禾似乎沒有安全感一样:“你要去哪里。”

叶碧煌道:“我去点点红酒和菜啊,不然我们两个在里面干坐着。”

“这里哪里还是酒吧啊,跟西餐厅差不多了,还有菜。”洛星禾嘟嘟囔囔道,

叶碧煌笑道:“其实就是一个格调比较高的酒吧,这里的菜也不是餐馆中那种大碟的菜,而是小碟的下酒菜。”

“还下酒菜”洛星禾一阵无语,她皱了皱鼻子,道,“好吧好吧,一切随你。”

过不多时,叶碧煌就走了回來,他轻轻敲门,

“门就开着,不会推啊。”洛星禾轻轻拉开门,迎面而來的是百合的花香和叶碧煌那副迷人的微笑,“送给你。”

闻到香甜的百合花香,洛星禾禁不住喜上眉梢,眉开眼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百合的。”

接手过來的同时也把门关上,

叶碧煌眼见洛星禾欣喜的样子,心里想:你以为我神眸是无用的啊,

叶碧煌轻轻一笑道:“因为只有百合的纯洁高雅才配得起你高贵的身姿,百合洁白清秀,不媚不俗,高雅而深幽,有不羡牡丹的妖艳和玫瑰的情稠,完全符合你的气质。”

洛星禾明媚的妙目异彩闪耀,芳心愉悦地道:“虽然你这个人色了点,但说话还是蛮甜的嘛,嘴唇抹了蜜。”

叶碧煌微笑望着洛星禾,心想这洛星禾的确高傲,都被自己强吻了竟然还不服输,非要在口头上占点便宜,看來这洛星禾的确心气很高,更加激起了叶碧煌征服的斗志,

“你刚才尝过了,应该知道我嘴上是否抹了蜜。”叶碧煌笑眯眯的望着洛星禾,一幅调侃模样,

洛星禾见叶碧煌盯着自己发楞,羊脂白玉般的香腮倏地飞红,芳心羞羞地暗道:他不会乱想些什么吧,这个混蛋,见面了就欺负我,以前还好好的,这两次就太过分了,可是我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出來呢,这样岂不是更加让他为所欲为,

叶碧煌发现洛星禾白皙的娇颜微红,神情迷离矛盾的不知在想些什么,便柔声问道:“星禾,你沒事的吧。”

沈迷于春思中的洛星禾霍然一醒,娇容微微一红道:“哦,沒事,你坐吧,刚才都点了些什么。”

叶碧煌在洛星禾对面的竹椅上坐下,说道:“也沒有点什么,就要了几碟菜,一瓶红酒。”

“哦这样啊。”洛星禾突然间沉默下來,两人之间似乎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静默,好在这时那素衣女服务员轻轻敲门,

“进來吧,什么事。”叶碧煌温声询问道,

素衣女孩轻轻抬起手中的水壶,将竹桌上面的茶具摊开,笑道:“先生,我是來给你们添水的。”

洛星禾就把百合花放下,似乎拿着百合花被别人看着有种羞涩的感觉,素衣女孩轻轻将水杯倒满,递给叶碧煌道:“來,给你。”

叶碧煌在接过杯子时,指尖轻抚了她柔嫩的手背,似挑逗,又似无意,笑道:“谢谢。”

那素衣女孩敏感的收回了双手藏在身后,可指尖造成的轻颤是挥之不去,娇靥微红,掩饰过去道:“请你们稍等,马上饭菜就來了。”

说完匆匆的离去,好似怕了叶碧煌一样,

叶碧煌嘴角露出一抹浅淡的微笑,这女孩很素雅,身上穿着一身大体白色调的粉边套裙,很可爱的模样,如果不是脸上有些麻子,那就更完美了,这女孩身材也不错,但也是有缺陷的,她的头发发质似乎不太好,叶碧煌眼神很好,可以从她头发中看到一抹白色,看來这女孩平时营养跟不上,精神也焦虑,所以头发才这么难看的,现在的黑色应该是染了色的,

“嘿,好看吗。”洛星禾看叶碧煌望着那女孩的背影怔怔的摸样,心中有些不舒服,撅着嘴巴道,

“挺好看的。”叶碧煌轻轻嘬了口手中水杯的水,放在桌子上微笑道,

“哼,色狼一个。”洛星禾似乎有些不服气,看那小嘴巴撅的,都能挂个油瓶了,

叶碧煌瞧着洛星禾迷人的身段,暗想,褪下衣服的她又是何等的迷人,饮了一口水,才细细的打量起这包间屋内的摆设,装潢整体沒有太多的奢华和虚荣,只是简单的雅致和点缀,典雅,舒适,大方,屋内所有的布置都以绿色为主,大多都是以竹子为主題,大至家具,小至零碎的装饰品,

沒过多久,那素衣女孩就开始陆续端上來叶碧煌所点的饭菜,不多时功夫,所有饭菜都被端上饭桌,叶碧煌跟洛星禾两人坐在那竹质餐桌上,适合两人的木质餐桌,在摆满菜肴之后,显得小而不适了,叶碧煌望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不禁食欲大增,迫切的想尝试一下这里酒吧的美食的味道如何,可看來看去好像缺少了点什么似的,脑中一亮,原來是美酒,美人,美食,怎可少了美酒呢,美人与美酒本來就是密不可分,如果说美酒可以让人为之深深陶醉,那美人无疑能带來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美人在怀美酒在唇,就是人生一大快事,

“星禾,你不觉得少了些什么吗。”

叶碧煌笑道,

端坐好的洛星禾听了一愣,细细地看了餐桌一番,疑惑不敢肯定地道:“好像沒有吧。”

“你不觉得少了美酒吗。”

叶碧煌提醒出來,

“刚才你不是点了酒了嘛,再等等喽。”洛星禾瞥了叶碧煌一眼,抿嘴笑道:“你这家伙竟然还是个酒鬼,嘻嘻。”想起上次跟叶碧煌在酒吧相见这家伙竟然说自己是牛郎,洛星禾心中就一阵來气,后來还被这家伙侵犯了,

不过最后好在他收手了,

回到家她才发觉原來自己被骗了,这家伙怎么可能是牛郎嘛,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在那里喝酒,而且还喝那么贵的酒,这是牛郎喝得起的东西吗,简直不可思议,牛郎可以一个人对付三个壮汉吗,要知道那三个壮汉可是绝顶好手,平曰对付十几个人也不在话下的**,就这么被这个家伙轻轻松松就搞定了,

思來想去她还是不相信叶碧煌会是一个牛郎,无论如何都不相信,

叶碧煌微微一笑道:“非也,非也,古人说酒色不分家,有此美人在场,又岂可沒美酒相配呢。”

洛星禾闻言莹白细腻的娇靥微微晕红,芳心又羞又喜,叶碧煌的口气虽有调戏之言,但洛星禾却是感到甜蜜和幸福,也许是每天归家面对空寂无人的房子太久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人能陪伴自己共进晚餐,可她还是沒忘了彼此的身份,心却不由自主的在慢慢产生变化,这是她始料不及的,娇声道:“真是口齿抹了蜜,讨厌死了。”

叶碧煌正准备接口,那素衣麻脸女孩刚好走了过來,只见她手中拿着一瓶葡萄酒和两只高脚杯,叶碧煌心中暗暗的高兴,美人不仅对他的调戏之言沒丝毫的生气,而且还顺意的拿來了美酒,

叶碧煌从洛星禾手中接过葡萄酒和开瓶器,“砰”的一声软木塞被打开了,浓郁的酒香立刻缭绕在两人之间,叶碧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赞道:“好酒。”

洛星禾唇边含笑道:“你怎么知道就是好酒呢。”

她以为叶碧煌最多是在自己面前装装样子,不是真的知道此酒是否好酒,毕竟她对叶碧煌一点也不了解,不知道叶碧煌生前曾经干过各种活计,做过厨师,对红酒品质的好坏是了如指掌,只是叶碧煌平时不怎么表现出來而已,

叶碧煌笑而不语地往两人的酒杯中倒了三分之一,递了一杯给洛星禾,口中笑道:“首先是软木塞的学问,理想的软木塞状态应该是只有底部是湿的,而其它的部份保持干燥,太干或太湿的软木塞都表示空气已经进入酒内,也就影响了酒的品质,理想的状态应该是软木塞的底部是湿的,而其它部份保持干燥,另外若软木塞潮湿的部份,带有酸味或不好的味道,表示这瓶酒可能已被开过。”

洛星禾小小惊诧了一下,接着又装作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有什么的,书上电视上看过也不奇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