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苏雯的心 - 重生之快意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快意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叶碧煌接到的电话是安素颜的,

“喂,颜颜姐,这早上才分开多大一会啊,你就想我啦。”叶碧煌对安素颜的称呼有三个,一个是颜颜姐,一个是颜颜,一个就是老婆,

如果是第一个的话,一般是有旁人在的场合,或者是两人相隔比较远,无法动手动脚的场合,如果是第二个,那差不读就是两人幽会的在状态了,如果是第三个,那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搂在一起或者说处于某种昂扬向上的状态,

“呸,说什么呐你,我给你打电话是有喜讯了。”

“有喜讯,开什么玩笑,颜颜姐你有喜啦。”叶碧煌额头都快要渗出汗了,自己每次完事以后都用特殊方法给安素颜按摩过了啊,怎么可能会有喜了呢,自己才17岁,美好的人生还沒开始正式享受呢,他可不想当爸爸,这也太难了吧,

“喜个屁啊,天天脑子里面净装些什么东西,我找你是因为你要的那些鱼,有戏了。”

“哦,原來是这样啊。”叶碧煌长舒了一口气,

安素颜道:“怎么滴,就算是我有喜了,你也该高兴不是,怎么好像大喘气的样子。”

叶碧煌苦笑道:“颜颜姐你应该理解我的,我才17岁,拜托我自己都沒成年,怎么可能去当爸爸,大好人生还沒正是开始呢让我担责任,压力山大啊。”

“噗嗤,。”安素颜笑起來,“好了,我就通知你这件事,下午放学來找我吧。”

“好吧。”

两人聊了两三分钟,挂断了电话,

“碧煌,是谁來的电话啊。”萧秋箬问道,

叶碧煌眼皮子一跳,他谁都不怕,现在就怕萧秋箬这小妮子伤心,到底该怎么办呢,叶碧煌心中很快就有了定计:“呵呵,前段曰子拜托颜颜姐帮忙办事,她今天做好了,就通知我声。”

最逼真的谎言,就是半真半假,

“哦。”萧秋箬轻轻点头,

叶碧煌微笑道:“好了,快要上课了,我要走了,你们两个也回班学习吧,拜拜。”

“再见。”

“拜拜。”

萧秋箬和安心碧两人甜笑着朝叶碧煌挥手,

放学后,叶碧煌站在班级门口,在思考,到底是叫上俩妹子呢,还是不叫俩妹子呢,

最终叶碧煌还是决定叫上安素颜和萧秋箬,毕竟昨天放学就沒送她们两个,今天再这样的话,两女肯定会抱怨的,

“秋箬,一起去颜颜姐那边吧,她要带我去一趟花鸟市场。”

“花鸟市场,干嘛。”

“额,当然是去买宠物喽,嘿嘿。”

安心碧也追问道:“说,你什么时候跟我姐姐勾搭上的,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两个平曰私下有联系。”

叶碧煌满头黑先道:“什么叫做勾搭,别忘记,我可是你们家的股东,跟你姐姐之间的关系也算是熟识了吧,请她帮我做点事情,有什么不对的。”

安心碧皱着小鼻子,嘟嘟囔囔道:“谁信你,。”

叶碧煌拍了拍车前面的座位:“秋箬,來,坐这里,至于你,安心碧,你爱坐不坐我准备走了哈。”

见萧秋箬已经稳稳当当坐在自己怀里,叶碧煌装模作样准备启动车子,安心碧赶忙拉住叶碧煌,撅起小嘴道,“你这家伙,把我姐妹哄走了,就留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啊。”

萧秋箬看到安心碧表情,噗嗤轻笑出声,

叶碧煌斜着眼睛从安心碧那紧绷的滑嫩胸部划过,最后落在车后车座上:“恩哼,要走的话就赶紧给我乖乖坐上,以后不要那么多废话,不然的话我就真走了哈。”

安心碧小屁股一扭,最终还是抗不过叶碧煌的目光,坐在了车后座上,双手轻轻放在叶碧煌的腰间,拽着他的衣服,

叶碧煌微微一笑:“这才乖嘛。”然后蹬着自行车轻轻行驶在自行车道上,

而路旁走出來一位帅哥,他似乎不认识叶碧煌似地,看到叶碧煌三言两语将两个美女勾搭上手,最后坏中搂着一个美女,背后一个美女趴在他背上,就这样高高兴兴满脸红光的骑着车走了,心中不由嘀咕,,难道单凭一张帅脸这样就可以勾搭到女生,我这些年是不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不行,得实践实践,

正在这时,这帅男旁边路过了一个气质型的美女,她从身边走过,微风迎面吹來,秀发披散在肩头,就宛若是河中最美丽最大方的那朵河莲,只见她嘴角露出浅淡的笑意,目光清澈,那微风经过了少女的秀发转变成了香风,那香风,带着一股少女的淡淡的体香,那是一股浅淡的清香,让人通体透畅,少女长了一张圆圆的俏脸,水汪汪的如水蜜桃一样的眼睛,突显出几分清纯,薄薄的樱唇,嘴角的边上有一层旁人不易发现的绒毛,整个五官看起來非常精致,给人一种美丽的感觉,

少女一身合体的运动衣,将个曼妙的身材尽情的显现了出來,红色的上衣,紧紧的贴在少女的身上,如同少女的第二层皮肤一样的,使得少女上半身的轮廓,看起來是那么的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一对玉女峰虽然不大,但是在上衣的紧紧的包裹之下,却显得别有一风味,尤其是印在了红色上衣之上的紧紧的包裹着玉女峰的贴身衣物的轮廓和花纹,更给少女充满了青春热力的身体带來了一**惑的味道,

挺翘的**,在运动短袜的包裹之下,显得是那么的丰满而充满了弹姓,在视觉之上给人带來一种张力十足的感觉,虽然沒有用手去摸,但是谁也不会怀疑,那样的**,会给人带來一种什么样的美妙感觉,

长长的,洁白的,沒有一丝瑕次的**,看起來是那么的均称,此刻,正在少女有力的运动之中,**之上的肌肉,正在轻微的抖动着,张显出少女**的惊人弹姓以及修长的美,虽然沒有任何的修饰,但是此刻,那**完美得近乎一件美极了的工艺品,使人看到了以后,会忍不住的生出几分想要把玩的冲动來,

帅男见到如此美女,眼前一亮,吞了口吐沫,鼓起自出生以來最大的勇气,努力装作很平和的样子,走到美女面前:“这位美女,可不可以看在我长得很帅的份上,让去请你吃顿饭。”

那女孩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东西,听到有人在跟自己说话,轻轻抬头,眼神中满是淡漠:“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是的。”帅男摆了个自认为还比较帅的POSS,

女孩轻轻摇头:“对不起,我对你不感兴趣,请你让开。”这女孩的目光就宛若是万年寒冰一样,冻的人瑟瑟发抖,

“额,呵呵,好吧。”男生觉得面子上很尴尬,赶紧错步让开,原本鼓起的勇气就像戳破了的皮球一样瞬间瘪了下去,他从小到大还从沒被女生那样看过呢,感觉好像自己浑身都快要冻僵了,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刚才那男生比我帅,不然的话他轻轻松松勾搭两个美女,我却一个都勾不上,

男生有些苦恼,

那女孩见男生离开,脸上露出淡淡无奈的笑,依旧稳速向前行进:“沒想到除了叶碧煌,省一高还有这么厚脸皮的人存在。”

沒错,这个女孩就是苏雯,恐怕省一高能称得上有河莲气质的人,也就只有她了,苏雯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其他人呢,她本來就是个高傲的女孩子,以前沒有男生可以接近她,自叶碧煌闯进了她的心扉之后,以后就更不可能有男生接近她了,纵使刚才那男孩那么帅,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校草级别的男生,但她依旧可以不假辞色,以前吧,她特别高傲,对男生的幻想也颇多,她认为配得上自己的男生必须要高大,帅气,威猛,要能赚钱,还会体贴人,温柔,但自从遇到了叶碧煌之后,她就深深喜欢,深深爱上了这个男孩,纵使他跟想象中的有些差距,但她依旧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她,

她是市委书记家的千金,纵使她竭力遮掩这个事实,也总是有些人知道的,再加上她天生丽质,自然引得一群狂风烂蝶在身后追逐,可以这样说,从初中到现在,给她递过情书的男生绝对可以组成一个加强连,这还不算那些暗地里面喜欢她却从來沒有表现出來的男生,

刚才走出校园的时候,她还看到叶碧煌跟安心碧和萧秋箬共骑一辆车,心里面就酸酸的,暗骂叶碧煌这个花心大萝卜,但她有什么办法,其实是她先喜欢上叶碧煌的,从初中就开始了,但这家伙一直对自己不假辞色,直到最近才有缓和,纵使她知道叶碧煌很色,很花心,但仍旧不愿离开他,她宁愿自己偷偷在私底下跟叶碧煌天天打电话,发短信联系,平曰里一有机会就偷偷幽会,有时候她也问自己叶碧煌到底有什么好,其实她也说不出來,但就是觉得叶碧煌笑容坏坏的,在关键时刻他的勇敢他的笑容几乎可以占满她的心扉,那种被枪指着脑袋依旧可以笑着将她揽在身后的男孩,她怎么可以忘得掉,怎么可以再在心里面塞下其他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