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招供 - 重生之快意纵横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快意纵横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他看了眼叶碧煌,然后疯狂的尖叫了一声,双肩剧烈挣扎,双腿疯狂的弹动,想要向后退去。

“啊,,啊,,啊,,,。”

萧宇的声音很尖锐,叶碧煌感觉自己的耳朵都有些受不了了。

叶碧煌笑着轻轻拍了下萧宇的脸颊:“喂,看到我沒必要这么害怕吧,叫的我耳朵都疼呢,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呢。”

萧宇被叶碧煌轻轻拍了一下,不知为何,原本那慌乱的心理渐渐的就平和了下來。

他怯懦的不敢与叶碧煌的眼眸对视,闪躲着叶碧煌那锐利的眼神,道:“你你干嘛。”

“啪。”叶碧煌猛的拍了下萧宇的脸颊,声音很是响亮,他原本和善的笑容瞬间便的冷冽起來,他冷冷道:“我干嘛,你说劳资干嘛,因为你这家伙嘴巴太严实,导致我明月姐昨天审讯你审讯的头昏脑胀,今天我特地來,让你招供的。”

萧宇被叶碧煌删了一巴掌,他很是疼痛,但想让他在警局招供,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

萧宇很明白,他一旦招供,等待他的就是死刑。

死,谁不怕。

萧宇不是神,他只是一个人,最多就是一个比较有胆量比较有魄力的人罢了,他也怕死,他怕得要命,,。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说的。

既然下定了决心,萧宇的眼眸渐渐变得通红,他也敢于叶碧煌对视了,他看着叶碧煌,不说话。

“啪,,。”叶碧煌一巴掌再次拍在萧宇的脸上,他这一下更重了,萧宇感觉好像是一块板砖砸在自己的脸上,老疼了。

“你瞪我干什么,不服气是不是,你说,心里是不是很不服气。”叶碧煌说着,轻轻的拍着萧宇的脑袋,虽然都沒用多大的力道,但萧宇还是感觉很疼,很疼。

“先生,在这里不允许打人。”那澳门警察终于看不过眼了,男警司站出來,想要制止叶碧煌的行为,。

叶碧煌轻轻的推了下那警司,然后冷冷的盯了那男警司一下道:“我的事情你不废话,如果你看不惯我的行为,可以向明月汇报,如果她让我停手,我就停手。”

其实叶碧煌來之前,就已经给东方明月说过,他会采取一些非常手段,东方明月也是同意了的,她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手段沒见过。

那男警司望向东方明月,似乎是希望东方明月可以制止叶碧煌的行为。

但他失望了,只见东方明月轻轻摇头,示意他站在一边不要再动作,男警司心里很不舒服,但因为东方明月是国际上派來的刑警,官阶比他大好几个台阶,他也不敢有所动作,只能乖乖的站在一旁。

那女警司倒是很有自知之明,并沒有出來阻止叶碧煌,她只是站在一旁看着,昨天凌晨将萧宇抓获的时候她也是在现场的,她清晰的看到叶碧煌坐在快艇上优哉游哉,而萧宇却十分害怕,哆哆嗦嗦的模样。

现在沒人阻止叶碧煌了,叶碧煌自然可以大展手脚,他再次扬起手掌,另外一只手按在萧宇的肩膀上。

“啪,,。”

叶碧煌一巴掌比一巴掌用的力道大,这一巴掌更加响亮了。

不知为何,萧宇只感觉自己被叶碧煌打到的地方仿佛被铁片刮过一样,非常疼痛,他甚至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说不说,我现在问你,你要不要将你以前自己犯下的错误给全部如实招供出來,如果愿意的话,点个头,不愿意的话,就摇头。”

“摇头个屁啊,劳资就是不愿说,你怎么着我。”萧宇这次是硬着头皮,下定决心什么都不说了。

叶碧煌冷笑道:“不说是吧,那就打到你说为止。”说着,叶碧煌便扬起了手掌,他一面给萧宇的身体里面灌输将疼痛感加倍的木马,一边钢化自己的手掌。

“啪,,。”

“啊,。”

萧宇感觉自己的脸仿佛被遥远飞过來的速度飞快的足球击中一般,实在是太疼了,他有种自己被扇到外太空的感觉。

“呵呵,感觉怎么样。”

叶碧煌刚才那一巴掌可不轻,钢化了的手掌碰上了正常人的皮肤,萧宇的脸颊仿佛被板砖抽过一样,都渗出了细细的血丝,很是吓人。

他的脸颊仿佛动漫中那些被打了的反派一样,高高的肿胀了起來。

萧宇轻啐了一口吐沫,却被叶碧煌轻轻的闪开,沒有吐到叶碧煌的身上。

“啪,,。”

再次一巴掌,萧宇感觉自己的脸仿佛被天空中砸下來的花盆击中一般,他的脑袋快要掉了。

“啊啊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萧宇终于忍不住了,他痛苦的大叫起來,双手剧烈抖动想要去抚自己的脑袋,却因为手铐的缘故,只能咬牙切齿口流口水,颇有种脑残人士,不能自理的感觉。

主要是叶碧煌打的太重了,他的脸部肌肉有些无法控制。

“呵呵,不要打了,只要你说,我就不打了,不然的话,继续”

“你”萧宇的意识清醒些,他的眼眸在挣扎,疯狂的神色溢于言表,相信此刻如果不是因为手铐拷着他,他一定会疯狂的扑到叶碧煌的身上撕咬的。

“啪。”

“啪。”

“啪,,。”

叶碧煌一巴掌接着一巴掌,他控制着力道,招招如同板砖,让萧宇很是痛苦。

萧宇严重的暴戾神色渐渐地消失不见,他目光中出现了屈服,挣扎的神色。

说实话,叶碧煌的力道,任何一个人挨了三巴掌之后肯定就会昏迷了,可在叶碧煌的巴掌下,想让谁醒谁就醒來,想让谁昏谁就昏。

萧宇多么希望自己此刻可以昏迷过去,可他不知道的是,那是他用不可能做到的奢望。

“啊,,,求求你”

“啪。”

“求我什么。”叶碧煌说这话,轻轻的伸出手帮萧宇按摩了下里那家,萧宇那流着鲜血的里那家渐渐恢复了正常。

“告诉你,你要是想的话,我可以帮你治疗好,再打你,治疗好,再修理你,这就看你个人意志力如何了,反正我是不嫌烦”叶碧煌冷笑看着萧宇,“你最好乖乖的将我明月姐想知道的东西给说出來,不然等待你的将是无尽的痛苦。”

东方明月和那两名警察俱是一愣,他们沒想到叶碧煌的手段竟然这么残酷而直接。

萧宇也吓傻了,他也不顾自己此刻形象看起來像一个傻子了,赶忙道:“我说,我说,我愿意说,你们问吧,只要不打我就行。”

叶碧煌扬起手,但看萧宇满脸口水,十分恶心的模样,撇了撇嘴:“好吧,我就在旁边看着,你要是说的有一点不属实,哼哼”

说着,叶碧煌便咔嚓咔嚓的揉起自己的五指关节起來,萧宇吓的浑身发抖,看那模样,恐怕要是再吓唬他,他就要大小便失禁了。

叶碧煌走到一边,然后对东方明月道:“明月姐,现在萧宇已经很听话了,你想知道什么,就文话去吧,他要是不说,我在修理他。”

东方明月点头道:“好的。”

就这样,在叶碧煌那宛若精钢的铁巴掌之下,萧宇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数给说了出來。

东方明月对今天从萧宇口中所得知的一切非常满意。

“碧煌今天真的十分感谢你,如果沒有你的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才可以从萧宇口中获得我想要知道的信息呢。”东方明月对叶碧煌表示诚挚的感谢。

叶碧煌笑道:“其实只要你们手段严苛一些,那萧宇也是会招供的。”

东方明月摇头苦笑道:“虽然你让他招供的手段轻描淡写的,但我知道其中肯定是有玄机的,因为我采用的手段比的手段激烈的多,但那萧宇却都沒有招供”

“这为什么从萧宇身上看不到伤痕。”叶碧煌问道。

“当然了,我们采用的是比较隐蔽的手段”

“原來如此。”

就这样,接下來的几天时间里,叶碧煌基本上就算是闲置下來了,他沒事的时候就去找找那几位老人,帮他们治治病,余下的时间就是跟东方明月一起逛街,看电影,不然就是呆在东方明月的住处休息。

赚够了钱,叶碧煌也想家了,他已经有些归心似箭了。

更加重要的是,他准备接下來腾一大段时间,好好地修炼一番。

几天过后,叶碧煌将众老给治好,跟东方明月越好再见,互相留好联系方式之后,叶碧煌就坐上了飞机,朝浦海飞去。

叶碧煌回浦海的消息,基本上是沒人知道的,当然了,如果有人提前询问的话,那叶碧煌自然也是不会隐瞒的。

这不,刚下飞机,叶碧煌便看到了安素颜挎着个包包站在机场的门口,四处张望着。

“哈哈,颜颜姐,我好想你啊。”叶碧煌偷偷摸摸的绕道安素颜的身后,伸出双手将安素颜抱在怀中,搂着她的纤腰,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她肩头的秀发中。

安素颜突然被人从背后抱着,浑身一颤,手中包包下意识的朝自己肩头砸去,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哎呀,颜颜姐你砸我干嘛。”叶碧煌有些郁闷的捂住自己被砸的额头。

安素颜白了叶碧煌一眼,转过身來,伸出手轻轻揉着叶碧煌的额头道:“谁让你不声不响的从背后接近我的,我还以为是哪个流氓呢。”

其实叶碧煌哪里疼,他只不过是装的很疼而已。

叶碧煌嘿嘿一笑:“颜颜姐,我现在突然想问你,我离开家这么多天,你是不是想死我了啊”

安素颜轻轻按了下叶碧煌的额头:“得,又嬉皮笑脸了,看來你的额头根本就不疼,我工作的都忙死了,哪里有时间來想你啊,你就别做梦了。”

“啊。”叶碧煌装作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颜颜姐,原來你沒想我啊,我伤心了,呜呜”

或许是叶碧煌装的很像的缘故,安素颜也拿他沒辙,她只好道:“我是沒想你,可是心碧可是想死你了,她天天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天天念叨,,碧煌怎么还沒回來啊,一直都沒给我信,是不是根本就沒有想过我啊,这个负心汉,气死我了之类的话,嘻嘻,我看你啊,还是赶紧去看看我妹妹吧。”

“啊,负心汉,我那个冤啊。”叶碧煌很是郁闷,“拜托,我不给她们打电话, 主要是不想影响她们的学业而已,沒想到心碧竟然说我负心汉,看我回去不好好地‘修理修理’她,嘿嘿。”

“修理,我看你是欺负我妹妹才对吧。”安素颜还是比较了解叶碧煌的,这厮就是一个大色狼,大色胚,还是一个小无赖。

叶碧煌眼睛一亮:“知我者,颜颜姐是也!嘿嘿。”

“走吧走吧,我的车停在外面,看你这嬉皮笑脸的模样,我就有些头疼啊。”安素颜虽然这么说着,可是面上的笑意却表示她根本不是这么想的,她那样说只是调侃而已。

叶碧煌去澳门的时候什么都沒有带,回來的时候基本上也什么都沒有带。

所以两人清清爽爽的就坐上了安素颜开來的宝马商务轿车。

“当当当当,颜颜姐,你看看这是什么。”叶碧煌从自己口袋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盒子上镶嵌着金边,一看就非常的金贵。

安素颜接过叶碧煌手中的盒子,打开一看,只见金闪闪的项链中满是耀花了眼睛的钻石,一看这项链便是价值不菲。

安素颜将项链拿在手中,满脸惊喜之色:“哎呀,碧煌,这项链好漂亮呢。”

“那是,美饰配佳人嘛,哈哈。”叶碧煌哈哈大笑道。

安素颜道:“这项链花了不少钱吧,你哪里來的这么多钱。”安素颜就是搞珠宝生意的,她对这方面还是比较了解的,这项链一看就价值不菲,至少要几千万吧,叶碧煌就这么简单的轻轻松松的就送给自己了。

安素颜自认还是比较了解叶碧煌的,他手中最多也就只有几千万,他的大部分资产现在都是以股份形式入股安氏集团的,他的手中其实并沒有多少钱。

但这链子,也太宝贵了吧。

叶碧煌淡笑道:“这钱不算多,送给颜颜姐你什么,我都觉得不够好,因为你实在是太动人了,是所有的珠玉都无法媲美的。”

安素颜听了叶碧煌的话,笑靥如花:“哎呦,碧煌,你这去澳门一趟,嘴里跟抹了蜜一样啊,说,是不是骗了很多小姑娘。”

叶碧煌苦着脸道:“骗了很多小姑娘,拜托,我去澳门,连小姑娘的手都沒碰过呢。”东方明月应该算不上是小姑娘吧,人家都快三十了呢。

“真的。”安素颜似乎有些不信。

叶碧煌重重点头:“当然是真的,十足的真金。”

安素颜道:“你送我这么珍贵的东西,叫我怎么报答你好呢,哎,碧煌,你真的让我压力很大啊。”说着, 安素颜还轻轻的捏了下自己手中的项链,愈发明白其中价值。

叶碧煌淡淡笑道:“颜颜姐,我送给你的东西,代表的是我对你的情谊,你不用想着到底要用什么东西來回报我,回馈我,我需要的,紧紧只是你爱我,你想我而已,别的什么都不如这些如果可以的,我想如果我不在你身边的话, 颜颜姐你可以常常想起我,想起你还有这么一个男人,你永远都不会抛弃他,你永远爱他。”

“碧煌。”安素颜有些动情,她紧紧抓住叶碧煌放在她大腿上的手道,“我会的,我永远都只爱你一个人,永远。”

情人之间的话,无论说的有多肉麻,其实都不会嫌它们太甜腻的,或许这些话说给周边的人听,周边的人会觉得很不适应,但是对情侣间的彼此來说,这样的话说再多都不会嫌多的。

叶碧煌顺势紧紧搂住安素颜,他捧着安素颜的脸,温柔的凝视着安素颜那美丽的大眼睛,以充满虔诚的声音柔声说道:“颜颜姐,我爱你”这一刻,叶碧煌的心里只有她一个。

“碧煌,我也爱你”安素颜定定的望着叶碧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射出万千的柔情,仿佛要将叶碧煌熔化一般,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叶碧煌和安素颜紧紧的相拥在一起,热烈的吻在一起。

一吻勾动了天地情火,他们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他们不知疲倦的你吸我吮,双手也紧紧的把对方搂向自己,好像要把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似的,不知不觉之间,熊熊的情欲之火也在他们的心中越烧越旺,吻已经不能让他们满足了。

一通激吻,安素颜已经有些意乱情迷,她用柔软的小手引导着叶碧煌,媚眼如丝的望着叶碧煌,娇媚的道:“碧煌”她双手紧紧的抱住叶碧煌的肩膀,她用力很大,仿佛要将叶碧煌揉进自己身体一般,她很激动,也很热情。

叶碧煌在澳门的一段时间里,都沒有碰女人,像他这样血气方刚的男人,那样的经历对他來说并不算是什么舒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