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邹姨的那声“靖哥哥”】 - 重生之玩物人生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重生之玩物人生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73章【邹姨的那声“靖哥哥”】

前门四合院,晚七点五分。

天色灰蒙蒙的,半黑不黑,一抹皎洁的月光在众多繁星的追捧下隐隐约约露出了痕迹。

秋风习习,我紧了紧衬衫领口,捏着院门把手,推门走进院子,只见爸妈屋里亮着灯,微弱的电视声飘入耳畔,在报天气预报,好像说燕京明天最高气温二十五度。我回头看了眼邹月娥,一路上,她都用那种错愕的视线盯着我后背,现在也没收回去,似乎尚没能接受我送她美容院的事实。

我揉了揉眉心,小声儿道:“去我屋吧,咱们细说。”

吱呀,旁边杀来开门的动静,邹奶奶推门而出,“……咦,月娥,回来了,怎么不进屋?院里傻站着干什么呢?”

邹月娥嗯了一声,“这就回。”

邹奶奶话音顿了顿,急切道:“你不是跟陈老板吃饭去了么,怎么样了?”

看看我,邹月娥淡然道:“就那样呗,你要遛弯去是吧?先去,回头再说。”

邹奶奶急不可耐地追问了几句,但邹月娥却不回答,无奈,老太太瞪她一眼,踩着布鞋吧嗒吧嗒地走出四合院,往东一拐,估计是去[***]广场溜达去了。见得如此,我询问的手势指了指东屋,“……要不,去你家?”邹月娥没言声,高跟鞋嗒嗒走到门前,先一个进了去,坐到里屋床板上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我跟了上去,在她电脑椅上坐稳,与邹姨面对面坐着。她今天穿的是一身OL职业装,白色衬衫,白色修身裙,黑高跟鞋,配着一丝不苟的盘发,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知姓的气息。又看了我一会儿,邹月娥往肚子里灌了口酒,一抿嘴,神情动容道:“说实话,我倒现在也无法相信你能有钱买那么一家高档会所,靖,别蒙我了行不,你邹姨这人胆小,经不得这么折腾。”

我汗了一下,“你问七八遍了,说了是我买的了。”

“可……”邹月娥捏了捏太阳穴,捂着脑门道:“可你哪来的钱啊?”

我拿捏着语言,娓娓道来:“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嗯,是这样,早些天还暑假的时候,我去潘家园赌了块翡翠毛料,呃,你知道赌石吧,靠那个一夜暴富的例子很多,我就从里面赚了二十多万,然后又捣腾了一些瓷器什么的,最后去浙江赌的鸡血石原石,又大赚了一笔,还开出一块纯血大红袍,这一块石头就卖了一千万,喂喂,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行不?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了,在昌化镇时还看到韦斌和凉子了,呵呵,我狠狠黑了他们一把,现在嘛,估计俩人已经倾家荡产了。”

邹月娥眨巴眨巴眼睛:“古玩?收藏?”

我道:“是啊,因为我爷爷的事儿,我爸妈不让我碰这些,所以一直没跟他们说,怎么?还不信?你跟琉璃厂打工也不少天了,应该知道赌石是比什么行当都暴利的吧?我无非是运气好一点罢了,至于那么惊奇吗?”

邹月娥瞅瞅我:“……你赚了多少钱?”

“一千四百万吧,准备都给你投进美容院里呢。”

邹月娥倒吸着冷气,身子向后一靠,平躺到**轻轻拍着脸蛋:“……你让我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咝……一千四百万……赌石……古玩……上帝……不都说十赌九输么……这……怎么可能……”她丰腴的**把裙摆挤出一道道褶子,让我忍不住有上去摸一把的冲动。

大约三四分钟后,我瞥了眼她衬衫下面印出的文胸的痕迹,道:“冷静好了?”

邹月娥一呼气,扶着床单坐起来,“……好了,我信了,你现在是个千万富翁了,嗯,然后呢?”

我道:“什么然后?”

她慢悠悠地走去冰箱前,拿出听可乐,啪第一声打了开,递到我手里,呵呵一笑:“顾大老板,顾靖大人,您请喝饮料,嗯,然后你准备怎么发展美容院?想请我给你打工?先说好哦,你邹姨现在可是香窝窝,不少人争着抢着给我抛橄榄枝呢,没有足够的工资待遇,邹姨可不回去你那儿,交情归交情,工作归工作,咱们得分清楚。”

我呆呆:“啥意思?”

邹月娥一摆手,打断道:“行了,知道你跟陈平说的话是成心气他,想把邹姨留住,嗯,现在谈谈待遇吧,好的话,我就给你干。”

我一拍脑门:“邹姨,你说什么呐,在王府井时不是告诉过你了么,不是气话,这美容院就是送你的,我一个点股份也不要,既然你是老板,你想给自己开多少工资就开多少呗,怎么发展也是你的事儿,不用问我。”

邹月娥拿着酒瓶的手臂微微抖了抖,干笑道:“别开玩笑了。”

我正色道:“没玩笑,头几天我都和裴老板说好了,你走时她也绝对不会拦你,放心,有块不错的三峡石我便宜了市场价四五万卖了她,当做是带你去四平美容院学习经验的学费,算是两清了,你们该是好朋友还是好朋友,以后有工作上的问题可以问她。”

“……原来,你都为我铺好路了。”邹月娥一垂眼皮。

我呃了一声:“你是不是生气了?抱歉,想给你个惊喜,事先就没和你打招呼。”

邹月娥慢慢摇摇头:“不是生气,只是在想,我邹月娥何德何能,你这样,唉,我受不起,真受不起。”

“没什么受不起的。”我拿出一张事先准备好的存折,轻轻放到了邹姨的大腿上,“里面是装修费、设备费和美容院建成后的启动资金,我留了几十万,剩下的钱全在这里了,对了,我自己计算了一下,这美容院一千二百多万应该能运作起来,嗯,所以剩下的一百万,你买辆车子,有驾照吧?那就行,记得别买中低档车,你以后也是大老板了,要买就买个高档的,奔驰啊,宝马啊,反正架子得端起来,哦,去工商税务办手续的事儿我可不管了啊,太麻烦,具体流程我也不懂,你到时跟裴老板打听打听,嗯,记得用你名字注册公司。”

红色的工商银行存折在邹月娥手里以细微的幅度颤抖着,抖了好久也没停,邹月娥幽幽叹了口气,左手扶住右手腕子,似乎在控制着发抖的手,“我曰曰夜夜都在想,如果能有家自己的美容院,短命十年我也愿意,可如今,怎么还是感觉不那么真实呢?靖,邹姨不是做梦呢吧?你掐我一把?”

我眨着眼睛把屁股挪到**,紧挨着她坐下,手臂一抬,捏了捏邹姨的脸蛋:“掐了。”她的脸蛋太漂亮了,一直是我想捏的地方,奈何以前没胆量,今次可得着了机会,嗯,软乎乎的,像超市软包装的棉花糖一样的手感,又细又腻,好像还甜甜的,啊,真想咬上一口。

邹月娥眼中似有一汪春水,“不疼呢,是在做梦。”

汗,我把手抽回来,“别装蒜了行不?我哪舍得弄疼你呀?”

“……呼,我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吃吃一笑,眯眼斜看着我,“你的这个礼物,杀伤力太大了,早把邹姨震得晕头转向了,呼……”她笑着把手捂在胸口,吸气,呼吸,吸气,“……心跳好快,我发誓,这辈子也没有像今天这么兴奋过,仿佛心脏都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呼,受不了受不了,我得去洗把脸,洗把脸。”

见邹月娥如此激动,我这叫一个有成就感呀,人都快飘到天花板上去了。

等脸上滴答滴答往下掉水珠儿的邹月娥折身回到里屋,她飞快坐到我边上,“靖,我需要再次确认一遍,你真要把这一千多万的美容院白白送我?还要给我买辆车?奔驰?宝马?”

我道:“存折都在你手上了,还能有假吗?嗯,而且投资这么大,我估计你这个法人代表,以后弄个燕京户口也没问题,呃,当然了,以你的手段,用不了多久就能回笼一部分资金吧,那时你再买套房子,不,买套别墅也够了。”

邹月娥吐了口气:“……不反悔?”

“我是那种人嘛?”我翻翻白眼。

“明白了,明白了。”邹月娥拍拍胸口,做了个深呼吸,逐而把头迅速凑近一些:“快,把美容院图纸给我看看,要有不合理的地方,我再给改进改进,呼,等不及了,三楼怎么布置好呢?地板什么颜色好呢?店名起什么名字好呢?”

我边把图纸拿给她,边琢磨道:“这么大的店,名字必须唬人,嗯,叫‘贵族女人美容会所’咋样?‘贵族女人养生会馆’也行,呃,如果要都有人起过了,那咱们叫‘月娥贵族美容SPA馆’?”

邹月娥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两句,“……贵族吗?行,我看行。”

我笑道:“先别定,到时候你拿主意吧,来,看看图纸,走廊背景色要什么?”

邹月娥拿在手中翻了翻页,讶然道:“手稿?这是你自己画的?”

“是,跟网上查了查资料,又跟几个业内人士交流了一下,瞎设计,我也不知道好不好。”我的膝盖与她翘起的二郎腿隐隐碰到一起,传来一阵肉丝袜的细腻触感,磨得我腿上痒痒的。

“画的真好,设计得也棒。”邹月娥赞叹道:“香薰养生浴池?木屋式的桑拿房?健身室?酒吧?上帝,这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太大手笔了,呼,心脏不行了,怦怦怦怦的,跳得太快了。”

在我的印象里,邹姨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那种人,不管遇见好事儿坏事儿均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谁也看不出她心里到底想着什么,但今天,似乎例外了一把,她好似个刚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高兴得不行。

“……这里画的什么?”

“这是二层多余的屋子,我对那些美容设备不太了解,所以空出来几间你自己发挥吧。”

“也是,整整三层啊,地方太大了,感觉把能想的都放进去,也填不满呢。”

“呵呵,怎么会富余地儿?等你适应了这里,就该觉着地方不够了,嗯,先把王府井总店弄好吧,以后看情况还得开几家分店,燕京啊,全国啊,都给他打上贵族美容院的牌子。”

我和邹月娥讨论了很久很久,畅想着美容院的未来,都很兴奋。

“……别说了,再说下去的话,我都迫不及待地想走马上任了。”蓦地,邹月娥随手把图纸丢到**,双臂一勾,缠在我脖子上,沾着酒精的姓感嘴唇贴了上来,吧唧一声,重重亲了我脸蛋一口,“……知道吗?邹姨都快爱死你了,谢谢,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说罢,她又是吻了我额头,一连亲了八九下。

亲得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讪讪一笑:“你喜欢就好。”

邹月娥脸蛋离我仅有一两厘米的距离,她笑呵呵地眯眼瞧着我:“喜欢,喜欢得快要死了,来,乖乖坐着,再让邹姨亲几口。”她屁股一抬,扭着小腰坐到了我腿上,边勾着我脖子,边凑过嘴唇,轻轻咬住了我的下唇,还拿******。

嘴很痒,心也很痒。

邹姨那风搔的小模样让我脑子呼地热了起来,简直太勾人了。

我回抱着她,用力吸着她的小舌头,一手从前面***她的衬衫里,“……你可真是个狐狸精。”

“是吗?”邹月娥眯眼一笑,略侧头,**地把舌尖***我耳朵眼*,“靖哥哥……”

我了个晕!

她那一声“靖哥哥”叫得我这个热血沸腾啊,要死了要死了,天底下怎会有这么勾魂的女人啊!

邹月娥抱着我的脑袋亲了一会儿,突然,身子一正,笑吟吟地从我腿上下了来。

我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眼巴巴地看着她胸脯。

“好了,兴奋也兴奋过了,呼,满足了。”邹月娥正色地看看我,苦苦一笑,“……抱歉,我想过了,这个美容院,我还是不能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