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找寻 - 吸血鬼少女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吸血鬼少女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我在大厅门口,呆站了好长一段时间,可能是在想些什么,可能只是不知道该想些什么。等我清醒过来,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而我也不在乎过去多久。我只是一脸平静的合上门,走进了大厅。

当我把书包放下,在沙发上坐定时,突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以前的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在等着爸爸把晚饭准备好,或是已经开始吃晚饭了,虽然那种时候我们也只是对坐着吃饭,很少会开口聊聊天,说说地。但是那种平静是这么的舒服,这么的安心。

可现在,爸爸不在,我又该做些什么呢?我在心中不停的问着这个问题。

“明天的早饭和午饭都已经准备好了,就放在冰箱里,你早上自己热一下就可以吃了。”我突然想起两前天的那个凌晨,爸爸出门前对我的说的这些话。

它们现在不是还在冰箱吗?我只要把它们拿出来,热一下不就行了。这么想着,我就从冰箱里不管是早餐还是午饭,随便拿了一份出来放在电炉上热起来,还好热饭这点小事我还是会的。接下来就像爸爸在时那样,端上一杯红茶,一个人坐在厅中的沙发上慢慢的品着,同时等着晚饭的“煮”好,等着……

我很想说,等着爸爸的回来,但是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不停的告诉着我,他再也不会回来,爸爸再也不会回来,那么从此我不是又要回到孤独一人的时候,可是我不想再回到那个听不到任何人说话,说话又没有任何听的时候,突然有种恐惧感袭来,正中心脏,一阵剧痛,右手急忙捂着胸口,可是疼痛转瞬即逝。

这是错觉么?可是为什么我还会有错觉呢?也许真得是我越来越像人了,吃饭、睡觉、上学,还有生病。一个正常人类会发生的事,在我的身上也一件件的发生着,现在我都已经有错觉了。

“咝咝咝!”电炉上的小锅发出了这种急促的声音,我想应该是晚饭已经热好了吧!我急忙放下手中的杯子,跑进了厨房,把电炉关了。当我把锅盖打开时,从里面不断着涌出大量的热气,挺香的,不过就是有点焦味,也许是热米饭时的水放少了,但是总得来说还不错,毕竟我还是第一次用锅这种东西,还好以前有看妈妈煮过几次,不然现在可就惨了。于是,我用碗盛了一碗饭,一个人就着一些同一锅中热好的菜,津津有味的吃起来。也许是自己动过手的东西,所以吃起来特别有味道。等我吃完晚饭,洗着碗筷已经快八点钟了,可是门外一点动静都没有,爸爸还是没有回来。

算了,也许这次也像那天那样,爸爸只是回来晚一点罢了,我这么期望着又回到沙发上,静坐着喝着早以凉了的红茶,不断得等下去。一分种,十分种,半小时,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五小时,整整五个小时过去了,可是厅中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静静的坐着等着。可是心已经彻底的冷了,如被冰封般一丝温度都没有。

爸爸不会再回来了,也许他已经不想再照顾我这个什么都不会的女孩了!

但是我不相信,爸爸一定不会把我扔下的,因为他说过他是为了我活下去的,我就是他的生命啊!没有了我,他就什么也没有了,所以我相信他永远都不可能会不要我,除非是他出了什么事,身不由已。

对了,一定是他出了什么事,没有办法回来,而不是不想回来,所以只要我找到他的话……

想到这,我突然站起身向楼上的卧房跑去,因为我已经决定今天要好好的睡上一觉,等明天天亮后,就立即出发去找爸爸,不论他在哪里,发生了什么,只要他还活着,我就一定要把他带回来,让我们回到从前,一个慈爱的爸爸,一个安听话的女儿,两人相依为命,共渡余生。

有了盼望,我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可能是一天以来想得太多,大脑在累的原故,所以但梦中一片空白,不过睡得还算舒服,一觉醒来已是八点过半了。我急忙刷牙洗脸,穿好平常的衣服,因为今天不打算去学校,所以不用再穿校服了,就一个人急匆匆地出门去了。

虽然天气还是不怎么好,但是此时的古道两旁,树枝上鸟鸣声不断,听起来很是乐耳。我一步步干劲十足的走着,因为有了希望,所以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有精神,有活力。现在终于明白人们常说的:“精神决定一切。”

我知道爸爸他们的公司在什么地方,于是坐上了爸爸以前常坐的那号公交车,过了五站就到了公司的大门口。这是一家很大的公司大楼,不知道爸爸工作的部门究尽在哪里。所以我想随便找个人问问,也许正好有人认识爸爸他也说不定。这是正是上班时间,门口的人流量很大,但每个人都是形色匆匆,我根本插不上嘴,就已经被抛得远远的。

人一下子都进了大楼,门口只剩下我一个傻傻的在那站着。看来现在我不得不进大楼自己去找了,如此思索着,我就向大楼走去,可是就在这时,有个保安出来拦住了我,示意我不得随便进入。

“你认识林有成吗?”我只能站在那个保安的面前问道。

“不认识,快走,快走!”那个保安催促我离开,深怕我给他惹来什么麻烦。

“可是我必要找到我的爸爸。”我不想放弃这最后的一线希望。

“我都说了我不认识,快走吧!快走吧!”那个保安还是不停的赶我走。

“小安,出什么事了?”突然从我背后由远及近驰来一个声音问道。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当然转头望时,只见一辆黑色的大奔已经驰进了门口,车窗上的黑色玻璃,遮着车内的一切,这样的距离让人无法看得分明。

“总裁,有个小女孩说要找她的爸爸,我说不认识,可她就是不肯走。”当那辆小车停在我们身边时,那个保安必恭必敬的回答道。

“总裁,可是他的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我心中寞寞的想着。

“静儿,你怎么会来这儿?”车窗下移,一张熟悉的脸伴着那声熟悉的语气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