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鲨鱼计划 - 近身保镖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近身保镖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只是让叶秋奇怪的是,韩爽也是大一新生,应该正在军营里受训才对,怎么会时间来给自己打电话?

叶秋握着手机还在思考韩家人给自己打电话的目的,冉冬夜在旁边捅了捅他的腰,问道:“怎么了?”

“没事。想些问题。”叶秋等到铃声响到第三遍后,这才按了接听键:“我是叶秋。”

“大哥,我是韩爽啊。”话筒那边传来韩爽开心的笑声。“我还以为你在忙呢,正要挂电话。”

“刚才是有些忙。”叶秋瞟了眼冉冬夜,见到她正在为自己这个小谎言而掩嘴娇笑,见到自己看过去,还特意刮了刮自己的鼻子。会心地笑了笑,说道:“你不是在军训吗?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

“军训一点意思都没有,整天都是正步走稍息,我又不像其它人那样想摸一摸真枪,就先跑回来了。”韩爽坦率地说道。

“你现在在家里?”叶秋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看来韩家没少在自己身上下功夫,自己的事被他们调查的清清楚楚吧。

“是啊。”韩爽的笑声没有了。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大哥,爷爷说——让我请你到家里来吃晚饭。你有没有时间?没关系,没时间下次也可以。”

叶秋心里一阵欣慰,自己果然没有看错韩爽。人虽然很年轻,却很讲义气。没有一些大家族子弟们的恶习,倒是心地单纯透彻的很。

“没事儿。你爷爷都邀请那么多次了,再不去看看他老人家就是我这做晚辈的失礼了。我晚上过去。”叶秋笑着答应了。

“大哥,你真的要来?”韩爽在电话那边开心的叫起来。

“是啊。不欢迎吗?”

“欢迎欢迎。只是——反正我是站在大哥你这边的。我把地址告诉大哥记一下。银溪路六号。哈哈,那我就不打扰大哥泡妞了,再见。”韩爽笑着挂断了电话。

叶秋却举着电话愣住了,韩家的势力可真是无孔不入啊。没想到这星辰俱乐部里面也有他们的人,自己和冉冬夜在一起的事想必已经有人向他们通报了吧。

“叶秋,怎么了?”冉冬夜见到叶秋接完电话后站在哪儿发呆,挥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

“没事。在想一个问题呢。”叶秋用手机拍拍自己的脑袋。“还真是个难题啊。”

“什么问题?”

“有人邀请我去吃晚饭。”叶秋为难地说道。

“这是好事啊?为什么不开心?如果实在不想去就不要去好了。”

“不去不行。可他们说要我带着女朋友过去。”叶秋看着冉冬夜近在咫尺地眸子说道。

冉冬夜突然间就有些心慌了,着急地转过脸去,说道:“让你带女朋友去你就带贝。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可是我哪有女朋友?带谁呢?”叶秋眯着眼睛看着冉冬夜,女孩儿的脸也越来越红。“要不,你冒充一下我的女朋友?”

“啊,这样不好吧?”冉冬夜抬起头说道,一张脸含嗔带喜。

“没事。只是吃顿便饭而已。以后就不会再麻烦你了。”叶秋诚肯地说道。

“好吧。本姑娘就免为其难地做一次你的冒牌女友。不过,你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哦。”冉冬夜假装用豪爽的言行举止来掩饰自己现在脸上的窘态。

“成交。”叶秋举起手,冉冬夜很有默契地将自己的小手凑了过去,轻轻地拍了一下。

叶秋下午没有回去,就在星辰俱乐部里呆着,有冉冬夜这个大美女伴着也不觉得时间漫长。倒是在两人不断的逗乐打趣中,一下午的时间倒是很快就过去了。让人意犹末尽。

五点半的时候,冉冬夜开着自己的甲壳虫载着叶秋去银溪路六号。虽然已经预料到韩爽的家世不简单,但是仅仅这一路所展示出来的东西就足够让叶秋感觉到震撼。

“你一点儿也不担心?”叶秋看着哼着小曲地冉冬夜说道。

“担心什么?”

“不担心我把你卖了?”

“我在你眼里就只值三十块钱呢。”冉冬夜气愤地说道。感情她还一直对叶秋上次掏三十块钱报答她的事儿耿耿于怀呢。

叶秋笑而不语,在军区大院长大的孩子,见到这周围严密的守卫确实没必要紧张。

叶子在银溪路六号停了下来,两人下车还没来得及敲门,韩爽就从屋里跑了出来,说道:“大哥,我就猜到你会在这个时间过来。咦,冬儿,你怎么来了?”

“你这小鬼头。冬儿也是你叫的吗?要叫冬姐。”冉冬夜装作生气地说道。

“别人能叫,我为什么不能叫?哈哈,大哥,快进来吧。我早就知道你泡妞厉害,没想到你把冬儿姐也泡上了。”韩爽笑着说道。

“谁被他泡了?小心我揍你。”冉冬夜对着韩爽挥了挥拳头。

叶秋看着冉冬夜和韩爽打趣的情景,知道自己又押中了一宝。自己跑过去将礼物搬出来。两箱茅苔和几条熊猫烟,这些东西都是在星辰俱乐部里拿的,算不得稀奇,送给暂时还分不清敌友的韩家倒也合适。

“大哥,你怎么带东西来了啊?呆会儿爷爷肯定说我没说清楚了。他最不喜欢别人送礼了。”韩爽看到叶秋提出这么多的东西,赶紧过来帮忙。叶秋也不推辞,就让他接了一箱酒过去。

“你不觉得好奇吗?”冉冬夜跑过来挽着叶秋的手说道。

“为什么好奇?好奇你为何和韩爽认识?”叶秋笑着说道。

“是啊。我一路上强忍着没有告诉你,特意想看你惊讶的表情呢。没想到你表现的这么淡定,真是让人郁闷。”冉冬夜苦着小脸说道。

“本来是有些好奇。不过仔细一想就明白了。你和爱国小六他们都认识,而韩老也是军人出身,你和韩爽认识也没什么不对啊。”叶秋笑着辩解道。

“唉,你一点都不好玩儿。什么都被你猜中。”

上次叶秋在商场救过的老人站在院子里迎客,虽然叶秋做为晚辈,身份又相差悬殊,可叶秋做为他的救门恩人,登恩拜访他理应出来迎接一下。

韩老看到搂着叶秋手臂地冉冬夜微微错愕,然后就指着冉冬夜笑起来:“冉小妞有大半年没来看爷爷了吧?今天怎么有兴致过来逛逛?”

“韩爷爷,我就是因为大半年没来看你,心里一直过意不去。正好你们邀请叶秋过来吃饭,我也跟着他来讨些好吃的。”冉冬夜笑嬉嬉地说道。

“哈哈,那你就不是代表自己来的喽?”韩老爷子取笑了冉冬夜两句,又对叶秋说道:“小伙子,听小爽说你们是水木同学,我证他邀请你好几次过来吃顿便饭,没想到你一直都很忙,今天总算是把你给请来了。”

“抱歉韩老,是我太矫情了。”叶秋笑着道歉。

“矫情的好啊。这次矫情的很好。人心是最难掌控的东西,如果小爽邀请一次就你来了,我们可能又会怀疑你的动机了。”韩老爷子坦白地说道。

叶秋微愣,脸上保持着笑意,心里却在想着韩老爷子这话里是什么意思。和这些活了几十年的老狐狸打交道,不小心谨慎些是不行的。

“哈哈,别想了。我也是就事论事而已。来,快进屋坐。”韩老说着,客气地请叶秋和冉冬夜进屋。

这是一幢三层高的单橦别墅,屋子的装饰简洁而不奢华,这样的风格很适合韩老这样的老人家。墙上挂满了字画,铁画银钩,多是狂草。以叶秋的一点儿鉴赏能力,也能看出这些字写的气度不凡。而且,这些字多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看到叶秋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墙上的那些字上,韩老笑着说道:“小伙子也懂得字?”

“不懂。只是觉得有股舍我其谁的气势。”叶秋笑着说道。

“很不错了。当初小爽说是你用金针治好我的,我都一直觉得惊奇。现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喽。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被咱们丢的差不多了。”韩老感叹地说道。

“老爷子别伤心,年轻一辈也一直在努力。”叶秋笑着安慰,他们这些为了国家奉献一辈子的老人,既使退了下来,也会时刻保持着一颗忧国忧民的心思。

“哈哈,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小爽,你陪冉小妞说会儿话。我和叶秋有些事要去谈。”韩老爷子看着叶秋说道。

“好的爷爷。”韩爽担忧地看了一眼叶秋,答应道。

“韩爷爷,你们要谈什么事啊?我不能听吗?”冉冬夜也停止了和韩爽的打闹,走到叶秋身边说道。

韩老爷子看看两人同样担忧的面孔,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只是要和叶秋谈些私事,又不是要拉他出去给毙喽。”

听到爷爷说不为难叶秋,韩爽才高兴地笑起来。冉冬夜对着叶秋点点头,示意她一直会在外面等他。

跟着老爷子进了他的书房,老爷子将房间门关上后,趴到桌子底下摸索了起来。叶秋正在考虑要不要上去帮忙的时候,他终于一脸笑意地爬了起来。

得意洋洋地对着叶秋晃了晃手里的一包烟,说道:“他们都说我年纪大了,不能抽烟。可我抽了一辈子烟,那能说戒就戒啊?所以啊,我告诉他们,我每天要看一个小时的书,这一个小时不许任何人过来打扰。也就趁着这个时候过过烟瘾。来,小伙子。抽一根。”

韩老爷子说着将手里的烟抛给叶秋一根,自己也抽出来一根点燃,贪婪地抽了两口后,这才将手里的火柴丢给叶秋。叶秋感激的笑笑,点燃了手里的烟,静静地等待韩老爷子的下文。

“叶秋,苏杭一行有什么收获?”韩老爷子坐在自己平时看书的位置上,而叶秋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

叶秋将身体向后仰了仰,这样能够让自己的心里舒服一下,这才开始斟酌用词:“失去了应该失去的,得到了应该得到的。”

“哈哈,好一个得到了应该得到的。叶秋啊,虽然幼凌被你打折了腿,但是我不得不赞你一声,有血姓啊。”韩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

叶秋很无语,心想,自己要是把韩幼凌给捅两刀,这老头会不会颁发自己一面锦旗?

“叶秋,你是个聪明人。其实做个聪明人非常简单,懂得进退就好了。可惜有些人一辈子都没能悟出这个道理啊。”

“多谢韩老指教。”叶秋郑重地说道。

韩老挥挥手,那手指中间夹的香烟就跟着画出一道道弧线。“谈不上指教。年纪大的人都啰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对口味的年轻人,就想多说几句。其实我今天叫你过来吃晚饭,一方面是感激你的救命之恩。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韩老已经报答过我了。”叶秋笑着说道。他们没在韩幼凌的事上为难自己,本身就是看在自己救过韩老一次的份上。

“好吧。那个就不提了。叶秋在部队里的时候,有没有一个人和你提起过鲨鱼计划?”

“鲨鱼计划?”叶秋瞬间就将自己还在部队里时那个姓方的老头子带自己到他屋里的事联系在一起。

“你不知道?好吧,我就和你说说鲨鱼计划。”韩老将手里的烟按灭,一脸严肃地说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