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逼供 - 近身保镖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近身保镖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486章、**逼供

费翔和这个组织的人打过交道,上次他勾搭上的小明星就是咬毒牙自尽的,聪明人绝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所以,一看到他们进来,就直接吩咐人把他们的牙齿全给敲掉。

陈建州心里暗恨无比,这家伙怎么比自己还像是恐怖组织里出来的?

眼见屋角的几个黑衣男人向自己和楚楚扑过来,两人的眼神再次对视,像是彼此给了自己勇气般,毅然的猛咬组织为每一个外勤人员安装的毒牙。

只要将它给咬破,让里面的毒液进入自己的口腔,他们就会成为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会说的死人,即便是神仙也难以将他们救活。

他们知道出卖组织的下场是怎么样的,他们也无数次的见证过那些叛徒的惨状。或者,那个时候他们会把能够死亡当做是一种奢望。

眼见两人要自尽,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人凤动了。身体飞扑,一把扣住两人身后的后脑穴位,于是,陈建州和楚楚就只能保持着张嘴的动作,无论他们如何努力,上下两排牙齿都没办法触碰到一起。

胪后有经脉能够控制面部神经,这对叶空闲培养出来的人凤来说实在不是一件没有任何难度的事。

陈建州学过些欧洲人的博击之术,可是一个回合就被人拿下了。被人捏住了经脉,他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每一次竭尽全力地想把牙齿向下面咬下去,得到的只是一阵头昏目眩血液倒流。

万物皆有道,倒行逆施,总是会得到一些惩罚的。这也是华夏武术讲究的四两拨千斤。

只要找到了路数,任凭对方有千斤之力,也无计可施。

有人凤的突然出手,那群黑衣人总算是阻止了两人自尽的意图。有人找来绳索,把两人给捆了个结实。

两个男人分别在陈建州和楚楚的嘴里掏啊掏的,然后各自从他们的口腔里面拔出一颗和真牙一模一样的牙齿出来。只是这种牙齿的表面更加的光洁一些,手感也略有不同,并不是非常的难以辨认。

陈建州一边在地上挣扎,一边嘶吼道:“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才好。”一个男人出声说道。

陈建州抬起头,看到一个气端不凡的中年人端着高脚玻璃杯走过来,体内的力气突然间就一扫而光,无力地倒在地上,冷笑着说道:“难怪。原来是你。”

唐布衣笑着说道:“我想,你对我肯定不会陌生。做了那么长时间的猎人,现在成为猎物,感觉一定相当不妙吧?说吧,是谁派你来的?”

“既然我身份已经暴露,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陈建州看着唐布衣,说道:“我不可能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那有这么便宜的事?”小个子张胜冷笑着说道。“我们这么费劲儿的抓你,难道就是为了杀你?你可以不说,不过我手底下有不少折磨人的法子,你可以试试。”

“那就来吧。”陈建州无畏地昂着头。他们这些受过特别训练的人,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

“我倒要看看你有几份血气。”张胜被激怒了,对站在身后的黑衣人喊道:“家伙都带来了吧?挨个儿给咱们这位爷伺候一番。”

“是。”黑衣人答应着,就要招人过去动家伙。

“等等。”人龙给人凤抛了个眉眼后,跑到张胜面前,笑着说道:“张哥,咱们都是有身份的文雅人,不干这种血淋淋的事儿。我有一个办法,很温柔,也很有效。”

张胜可不敢做人龙的大哥,笑呵呵地说道:“龙哥说的对,是我太粗俗了。有什么好办法?我今天可是要向你学一手。”

人龙点点头,走到人凤面前,说道:“亲爱的凤,你手里还有没有那种货?”

“什么货?”人凤一脸迷茫地问道。

“就是你上次喂我吃的**。”人龙一脸羞涩地说道。

人凤最恶心看到人龙这幅故做纯情的德姓,一脚踢过去,说道:“都不知道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猥琐的东西。”

“亲爱的凤,我每天都在想你。”人龙说。

人凤很干脆地把口袋里的白色药瓶丢给人龙,然后用手一指,说道:“滚。”

“我一个人滚没意思,咱们俩一起滚吧?很刺激的。”人龙说完,在人凤发飙以前,嗖地一下子就跑远了。

人龙在房间里招呼,喊道:“把他给我拖进来。”

四个黑衣人分工合作,把陈建州像是拖死狗一般的拉了进来。

人龙从白色小瓶里掏出一粒红色药丸,递给一个小平头,说道:“喂他吃了。”

小平头笑呵呵地接过去,把药丸朝陈建州嘴里塞了过去。陈建州知道自己执拗不过这些人,没有任何反抗地就把药丸给吃了。

“嗯,我怕一粒不够。再多给他吃一粒吧。他的身子骨弱,让他持久一些。”人龙又倒出来两粒,示意小平头再次喂给陈建州。

张胜和费翔站在门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辈,会出声阻止人龙的恶行。

“龙哥,这是什么东西?”张胜指着人龙手里的药瓶说道。

“大补丸。等着看好戏吧。”人龙笑嘻嘻地说道。

他是这种药丸的第一个实验品,自然知道这种**的厉害。上次人凤只喂了他一粒,不到三分钟,他就差点崩溃。这次一下子喂了他两粒,任凭陈建州那玩意儿是钛合金做的,怕是也要被折腾断了不可。

遗憾的是,不知道这**对女人有什么影响力。这个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和研究。

效果很明显,当陈建州像只野兽般地在地上翻滚嘶吼,裤子都被小弟弟尿出来的血液给染红后,终于坚持不住了,大声哭喊求饶。这他妈简直不是人类可以承受的极刑。

陈建州觉得,这种感觉生不如死,那个因为实话实说被人割了小弟弟的司马迁也要比自己幸福太多了。

当初汉武帝要是别把司空迁给割了,每天喂他两粒**,他哪还有力气趴在电脑前写注册送38体验金?

怕是人没太监,书早就太监了!

“真的招了?”人龙把陈建州的脸踩在地上不让他动弹,冷笑着问道。

“招。”陈建州身体还在拼命地蠕动,声音沙哑地说道。

“男子汉大丈夫,可是要说话算话啊。”人龙认真地叮嘱道。“你再坚持一会儿,我去给你找解药。一定要坚持住啊,我很快就来。”

说完,他就这么跑了。

陈建州呆滞了一下,体内那汹涌着长江大河的欲望再一次袭来,直到把他的理智完全淹没。

妈了个逼的,我都投降了,为什么还不给解药?

*******************************************大半夜的回到房间,听到屋子里有兹兹地响声,掀开被子,一条手臂般粗的大白蛇向自己飞扑过来。要是胆子小的遇到这种事,怕是直接就吓晕过去不可。

胆子大的,即便没有吓晕过去,被这种罕见毒蛇给缠住,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这蛇来势极快,叶秋把头一低,躲开了毒蛇的头部攻击后,反手一探,就抓住了蛇的尾巴。

然后那条一米多长地白蛇就成了他手里的鞭子,他抓着蛇尾朝墙壁上和地板上不停地抽打着,直打地手里的白蛇嘶嘶惨叫。

嗖!嗖!嗖!

正打地兴起时,突然间一条条毒蛇爬过阳台,铺天盖地的向自己冲了过来。

在叶秋又一次抽打后,手上突然间一松,那白蛇竟然能够自己断尾逃跑。

叶秋没有理会房间里的那一条条小蛇,身体一跃,踩在房间里的茶几上后,猛然腾空而起,身体在空中飞了两三米后,才落在了窗台上。

见到前面一道黑色的影子闪过,叶秋拔腿就向外面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出声示警。

他必须要把西门家的保镖力量唤醒,不然的话,要是林宝儿、唐果或者冉冬夜中有谁孤枕难眠,偷偷摸地跑到自己房间里来听故事,却见到满屋子的毒蛇,还不直接吓晕过去?

前面地身影很小巧,看起来像是个女人的体型。可是那身影的灵活度简直是世所罕见。

无论前面是树枝花坛还是其它的什么障碍物,她都能极其轻巧的穿梭而过,没有任何停滞的感觉。而且速度极快,奔跑起来像是一朵快速前冲的毒蛇一般。即便是叶秋全力施展,也没办法立即追赶上他。

前面就是西门家族的后门,有两名保镖在保安岗守卫着。两个保镖正在聊天时,见到有人的墙步声奔跑过来。

“是谁?”两人摸出手枪,指着黑影喊道。

唰!

黑影没有停歇,竟然能够再次加速,两个保镖只觉得眼睛一花,人就从他们面前穿过去了。而回身看去,身后哪还有一丁点儿的影子?

叶秋心里暗惊,这次他看地非常清楚。这个黑影跑到后院大铁门前面的时候,没有翻墙,而是身体一侧,就这么直直地从铁门的缝隙里穿了过去。

铁门的缝隙连一只猫都很难穿过,一个人怎么能够这么容易的穿过去?

“蛇女。它一定是蛇女。”叶秋苦笑不已,这次的香港之行,竟然是如此的**澎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