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 - 近身保镖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近身保镖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489章、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

一代情爱大师林枫先生曾经说过:女人和男人相比较,在**有着天然的劣势。男人的身体对女人而言,有很多地方不能摸。而男人却对女人的身体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每个角落都想摸。

林枫大师断言“这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只要能够想办法把她按倒,再厉害的女人也要输地一蹋糊涂。”

而且,还举例证明。他曾经当着媒体自爆过,他能够获得音乐女王沈漫歌的芳心,就使用过‘直接按倒’的绝技。听到这个消息后,无数沈漫歌的忠实粉丝捶胸顿足痛哭流涕,后悔自己为何没有主动使用这一招,让这流氓捷足先登。

还有无数的媒体指责其花心,他竟然厚颜无耻地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上申明:什么?有媒体指责我过于花心?这是诬蔑。我是一个矜持的男人,我从来不主动推女人,都是脱光衣服躺在**等着女人来推。

此解释一经媒体报道,立即轰动全国。林枫同学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特别是韩国民众,更是对其使尽辱骂之能事。据林枫好友雷达秘密爆料,林枫曾经创下全国换玻璃最快记录,平均每三分钟一次。

叶秋无意间看到过有关林枫大师的传记,对这句话记忆深刻。所以,他将计就计地一个后坠,就把蛇女给按倒在地上了。

虽然搂着这么一个身绘蛇皮的女人很是恶心,身上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是能够将这条滑不溜鳅的小蛇给抓住,也是值得的。

男人啊,关键时刻是要豁出去的。

蛇女再次挣扎,可是自己的左腿被叶秋夹的更紧了。以她的力气,根本就没办法从叶秋的双腿间把自己的小腿给拔出来。

眼见叶秋的拳头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蛇女竟然猛地仰身。她的腰部弯曲成了S型,脑袋向后挺过去。

叶秋怎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虽然打向其面部的一拳落空。可是左手的一拳却实实在在的砸在她的小腹上。

嘭!

一拳下去,响起了皮肉撞击的声音。蛇女刚刚伸到后面的脑袋被她这一拳又给打了回来。

叶秋刚才落空的右拳没有松开,又一次闪电般的向她的面部打过去。

蛇女大惊,嘴里兹兹地响了几声后,一排青色的**突然间向叶秋喷了过去。

既然能够被称为‘蛇女’,又怎么会不懂得用毒?

叶秋知道,蛇女几乎是全身皆毒,它身上的指甲、牙齿、毛发都有巨毒,叶秋在和她交手的时候,一直避免触碰到这些东西。本来对于叶秋来说,它那枯草一般的头发是最好的下手目标。只要能够抓住她的头发,即便她的身体多么灵活,也一定得束手就擒。

可是叶秋知道,如果自己一把抓上去的话,自己有可能在三十秒内就会死亡。

在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十大毒物排行榜上名列首位的,便是澳洲的箱水母。人若触及其触手,30秒钟后便会死亡。而蛇女这颜色如海澡般的头发就是用箱水母的毒液浸泡过的。即便是以蛇女的惊人抗毒体质,也没办法承受这种巨毒的攻击姓。所以,她的颜色和普通印度女人的头发颜色有着很大的区别。

叶秋不知道她是如何从嘴里喷出毒液的,或许和毒蛇一样,也长了几颗毒牙。这样的秘密极少被外界知道,因为蛇女一般都是捕食者,很少有人能够将其击杀研究。

不过叶秋却明白一点,蛇女喷出来的毒液自己是万万沾染不得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上最毒的蛇类是艾基特林海蛇,而印度人却将这种蛇给捕捉过来,挤出它的毒液,喂给一种名叫做婴儿肥的手指长短的小蛇。

这种蛇巨毒无比,即便是眼睛蛇王被它咬上一口也会立即死亡。而蛇女喷洒出来的毒液,便是提取婴儿肥的唾沫和粪便而成的。杀伤力异常惊人。

穿心红,婴儿肥,以及还有一种不知名的蛇种,就是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蛇王塔米勒的护身三大法宝。而蛇王的肚子里,便养着一条婴儿肥。

这个老怪物,什么时候成了那个黑夜叉的走狗?

这一次,轮到叶秋惊慌躲闪了。

双腿死死地夹着蛇女,将她的身体牢牢地绑定在自己身上,然后大力地向左边翻滚过去。

那青色的**喷洒在草丛上,刚才还生机勃勃的野草立即枯萎起来。

叶秋直看地头皮发麻,要是自己不小心沾上一点儿,不是要掉下来一块肉不可?

想起刚才蛇女要摘桃子时被自己躲开,叶秋心里又庆幸不已。多么危险啊,要是让她摸了摸小弟弟,那可是要断子绝孙的事。

蛇女见一击不出,嘴巴兹兹地嚼动了几下,又是一股混合着红色血液的**喷射而出。

叶秋慌张逃开,心里却是暗恨不已。这女人还真当自己是机关枪了,喷射个没完。

叶秋再一次夹紧她的双腿,然后翻身躲开。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给这个女人逃跑的机会。

这个毒人实在是太危险了,以印度人睚眦必报的作风,她这一次失手逃脱,肯定会寻找一下次报复的机会。

如果这次让她跑了,下次她要是在唐果林宝儿她们身上动手脚怎么办?

躲开她的第二次攻击,叶秋不待她再次酝酿出口,一拳砸向她的下巴。

先把这怪物的嘴巴打歪,看她还怎么喷射毒液。印度人不仅仅吃饭用手抓,还喜欢随地吐痰,实在不是个讲究卫生的民族。这对有洁癖的叶秋来说,简直是不可原谅。

蛇女转头想躲,叶秋的膝盖猛地上顶,抬着她的屁股将她的脑袋送到叶秋的拳头下面。

啪!

叶秋这一拳使足了力气,一拳砸在蛇女的下巴处,她的整个下巴都被叶秋打脱臼了。额骨断裂,甚至响起了喀嚓的响声。

蛇女的身体也被打地向后面仰去,直直地躺在叶秋的大腿上。

叶秋一个翻身跳起来,然后用脚踩着蛇女的身体,让她的挣扎反弹成了无用功。

“怎么样?到底是不愿意说话,还是不会说话?你来找我的目地是什么?”叶秋冷笑着说道。和人打了半天,总得知道人家找上门来的目地是什么。

难道说那个印度阿三就因为自己和龙女关系稍微好一些,就要杀自己灭口?

“兹——兹——”蛇女凶狠地瞪着叶秋,那被砸扁的嘴巴使它发声都变形了,仍然豪无畏惧地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反抗着,想从叶秋的脚下翻身,挥舞着那乌黑色的指甲要去刺叶秋的小腿。

叶秋穿着单薄的西裤,这样的厚度很容易就会被她刺穿。如果让她手指甲里面的毒液侵入身体,事情可就麻烦了。

叶秋气愤不已,这女人实在是不知道好歹。都被自己推倒了,还敢这般的张牙舞爪。

右脚踩在她的胸口,左脚猛地抬起,然后对准她挥动的手狠狠地踩了下去。

咔嘣!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起,叶秋将她的整只手的手指都给踩断。

“斯——兹——兹——”蛇女吃疼之下,反抗的更加激烈。躺在地上的身体拼命的蠕动着,另外一只好手再一次抓向叶秋的小腿。

一不做,二不休。叶秋可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又有样学样的把她的另外一只蛇爪给踩断了。

蛇女‘斯斯’地叫着,双腿一次次地弹起来,又被叶秋给狠狠地踩了下去。

远处有电筒的光纤射过来,还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西门家族的保镖卫队反应也足够的快,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已经找准了方向摸了过来。

看来,他们发现自己失踪后,担心自己的安全。还是派人出来寻找自己了。

当然,叶秋知道,有林宝儿和唐果这几个女人在。即便西门向东想偷个懒都不行。惹火了这几个姑奶奶,怕是林宝儿都敢用枪顶着他的脑袋。林大小姐怕过谁来?

叶秋为了预防万一,把自己随身携带的子母夺魂枪的子枪借给了林宝儿。这女人绝对是一枪在手,天下我有的霸气王者。

是时候结束了,叶秋不想让他们看到这个全身绘满蛇皮,只会学蛇嘶叫的女人。

“看来你是真不会说话了。”叶秋遗憾地摇摇头,右脚用从她的胸口向前移动,踩在了她的脖子上。

只要他稍微用力,这条小蛇的生命即将在今天结束。用蛇女的肉泡酒,乃是治疗各种毒姓的最好良药。有‘万金难得一两’的传言。可是叶秋却实在没兴趣拿这个去卖钱。

有心割下来一块去送给西门老头子,怕是他都不敢收这厚礼吧?不过,家里的老头子倒是很喜欢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说实话,叶秋都有些不舍得杀她。天知道培养一条蛇女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不仅仅是寻找一个有天赋的女童极其的困难,她的培养过程更是一步都不容有失。要是自己是蛇女的主人,怎么着也得拼命保她姓命。

可惜,他们是对手。为了自己和自己身边的女人着想,他不能放她离开。

叶秋的脚开始用力,蛇女的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

然后听到‘咔嘣’一声脆响,蛇女的脖颈被踩断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