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被阴险伏击 - 终极电能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终极电能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李智早就知道这人的存在了,在扔出石头后,就撒开腿跑向了一侧,眨眼间已是在十米开外,

那名全身伪装的士兵,一通攒射无果后,脸色郁闷的淌着海水回到了岸上,

李智缓步走回來,围着这个士兵转了一圈,然后,脸上带着浅笑,咂舌不已的说:“好强的伪装术啊,要不是我眼神超乎常人,还真不容易发现你。”

那位士兵抱着枪,扫了一眼李智,目视前方大声地喊道:“大家当心,这小子眼神很好。”

“草。”

见这士兵居然当着自己的面通风报信,李智爆着粗口在他身上摸索起來,找了一圈,李智在他后腰处找到了接收器,耳朵上找到了防水耳麦,

拎着这些玩意,李智得意的笑了笑,然后一屁股坐在沙滩上,仰着头对这个士兵说:“你啊,别不服气,现在在四点钟方向,距你所站处二十一米的水里,还有一个人,你朝那地方开两枪。”

那士兵瞥了一眼李智,沒有应话,但眼神却真的朝四点钟方向看去,脸上满是忧色,

瞥着这士兵的表情,李智已经完全的确定下來了,自己刚开发的这搜索能力,已经完全的成功了,

意念感应着那个潜藏士兵的位置,李智起身,从身边士兵手中拿过枪,随口问了一句:“实弹,还是空蛋。”

“橡皮染色弹。”

见子弹沒有杀伤力,李智当即端起枪口,对准了水面,

咻咻,

李智连开两枪,两个子弹被先后的打了出去,子弹穿破海水,直接钻了下去,

哗啦,

一位士兵摇着头,晃着脑很是狼狈的溅起一团水花,从海面上现身了,那士兵朝李智这边看了一眼,郁闷不已的淌着水走到了岸上,

李智伸出四个手指,朝身边的士兵晃了晃,说:“还有四个,就在礁石群中,你们还真是下血本啊,一次性出动六个人对付我,太瞧得起我了。”

刚上岸的士兵摘下头盔,甩了甩头上的海水,好奇的看向李智说:“你怎么看见我的,还打的这么准呢。”

李智得意的扬起脖子,毫不谦虚的说:“我曾经用AK把直升机打下來了,打你还不是小菜一碟。”

听着这话,岸上的两个士兵,对视一眼,脸色有些抑郁,

“怪不得要让我们测试你呢,原來你的眼珠子有问題啊。”那士兵犹豫了一会,很服气的总结了一句,

“何止呢。”李智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接着厉声喊道:“爆。”

在余音未消之际,李智突然化作流光,端着枪冲了上去,

看着李智那攀登礁石,如履平地的动作,两位士兵再次的对视一眼,眼神中既有无奈,又有震惊,这位哥不是一般人啊,看他那样子,哪像个人,简直就是一头敏捷的猿猴,

四声爆响中,李智快速的转移着位置,连连扣动了扳机,一梭子橡皮染色弹打完,他扛着枪,大摇大摆的从礁石群中绕了回來,

在他的身后,四个士兵耷拉着头,顶着头盔现身了,他们的头盔上均有两个耀眼的彩癍,很明显被爆头了,

李智回到那两个士兵的跟前,把手中的枪一扔,一屁股坐在地上,趾高气扬的显摆道:“咋样,很厉害吧。”

“厉害,的确是厉害。”

这两个士兵毫不吝啬的赞扬了一句,接着说:“你真有透视眼不成,怎么知道他们的位置呢。”

李智扬着头,白眼一翻,说:“不告诉你。”

“草,你小子怎么回事,怎么把我们的设备报废了。”

那走过來的四个士兵拎着报废的语音接收器,气愤的叫嚣起來,

李智看了看他们四个人,不当回事的摆摆手,然后站起身,拍着屁股说:“是不是只有你们六个,若沒人了,我可走了。”

沒人理会他,一个个的苦着脸,怜惜不已的瞅着自己的装备,

见沒人答话,而自己感应中也沒有了其他电气设备的存在,李智一甩胳膊,直接走人,

一看李智离开,这六个人脸上的郁闷当即消失,变成了浓浓的期待,

李智赶向延明的军车时,偷偷的瞥了一眼身后的六人,心里有些困惑,他们测试的任务完成了,怎么不离开呢,还在等谁呢,难道这里还有埋伏的人,

心中担忧着,李智放缓的步子,紧张兮兮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四周是柔软的沙滩,连块石头都沒有,这种地方除了有地雷,基本上就不会藏人,再说了,李智在这呆了也不是一时半会了,真有人埋在沙子中,早就窒息而亡了,至于地雷吗,那是甭想了,先前延明可是把吉普军车开过來了,根本就沒有吊事,

你妈呀,难道是故布疑阵,吓唬我,

李智再次扭头朝那六个士兵看了一眼,他们还在原地站着,像是要晾制干尸,

“草,这搞得啥东西,难道是心理测试。”看着现在的情况,李智当即想到了一种结果,

心理测试,李智可不怕,那无非是利用了人的疑心,李智很自信已经将周围的电气设备完全排查了,周围再沒有潜藏的人,

疑心尽除,李智当即昂首阔步奔向了延明所在的车子,

李智刚奔出去五米远,突然在沙滩上鼓起四个大包,四个枪口迅速的对准了李智,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咻咻咻咻,

李智正憧憬着找延明好好的显摆一番呢,就听到身后扣动扳机和飞弹破空的动静,

他心中一惊,赶忙的來了个侧空翻,向旁边闪躲,还未等他落地,十几个彩色斑点已经在他身上绽放开來,

感受着身上轻微的疼痛,李智气恼的自责了一声,草,大意了,

在地上打了个滚,李智爬了起來,将身上的情况瞅了瞅,从头盔到后背,再到大腿,全是彩色斑点,按照演习的说法,自己这样就是阵亡了,还是被打成了通透筛子,

你妈哎,真彻底,枪法不赖,这耐性也是杠杠的,

既气恼又气愤的扭头看了看地上趴着的四个人,李智翻着白眼,郁闷无比的走向了延明,眼见着要通过测试了,居然出了这么个岔子,李智的心中很是不舒服,

看着李智耷拉着头走路的姿势,地上的四名士兵带着满脸喜色爬了起來,

那六个凑在一块的士兵见李智吃瘪,顿时畅快的笑了起來,

延明远远的瞅着这边的情况,脸上当即有了喜色,小子你不是很拽吗,测试沒通过吧,哈哈哈,

延明心里偷乐着,李智走到了他跟前,满嘴火气的谴责道:“咱们好歹是人民军队,怎么能够这么阴险呢,怎么能够这么不要脸呢。”

延明翻了翻眼皮,很无语的看了李智一眼,心里只想骂娘,小子,论无耻,论阴险,好像沒有人比得上你吧,你说这话就不嫌害臊,

教官毕竟是教官,有良好的军人修养,延明沒有跟李智打嘴仗,一摆手说:“上车,中校有事情跟你谈。”

李智攀着车厢,直接双腿一弹,跳了上去,

在驱车赶往军分区办公大楼时,延明深有感慨的说:“小子,单看你这身板,真以为你是软蛋,沒想,你这身体素质还真不错。”

“过奖。”李智谦虚一句,接着自傲的说:“你也不看看咱是谁,咱是一般人吗。”

“当我沒说。”

延明见李智随棍上,很无奈的回了一句,

李智再次见到姜云中校时,是在一间办公室内,让李智坐下后,姜云手中转着中性笔,低着头一阵打量手中的文件,

李智探头看了一眼,那是一张表格,上面有自己的照片,照片很清晰,上面的人穿着军装,很帅气,李智非常的满意,

姜云打量了一阵,在李智即将失去耐心时,挑了挑眼镜,说:“坐正了,像什么样子。”

李智赶忙撤去二郎腿,挺直了腰杆,目不转睛的看着姜云,

被李智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姜云避开他的视线,说:“你今天的测试报告,我看了,体力方面沒得说,出手很快,虽然沒有章法,但卓有成效,下面的反恐应急测试,算是有脑子吧,沒有傻愣愣的冲上去,只是,这个测试结果,你也明白,侥幸成分太大了,最多给你个及格。”

“我也沒有什么兴致,挖掘你的秘密,你心中有数就行了,最后的结果,还需要我说吗,你阵亡了,我原想着,给你兑现许诺的,现在看來还不是时候。”

听着姜云这通废话,李智试探的问道:“啥许诺,是不是要给我晋级上尉的事情。”

姜云点点头,说:“对,就是这个,按你的成绩,就算是上报,也过不了,不过呢,给你个机会吧。”

李智见姜云给自己玩起了弯弯绕,很是不舒服的翻了翻白眼,靠在了椅背上,事情看似峰回路转,出现了转机,但李智很明白,这阴险的中校是在榨取自己的价值,

见李智不搭话,姜云皱了皱眉,紧盯着李智说:“你不愿意。”

“说真实目的。”李智很痛快的回了一句,

“给军队提供十万瓶药剂,每瓶五百块钱。”姜云见李智把话说透了,也不再隐瞒,直接把话挑明,

李智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下,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了喜色,很是痛快的说:“沒问題,为国家做事是我的荣幸。”

李智回答的这么干脆,姜云还有些不适应,李智的做派,姜云了解过,这小子无利不起早,典型的奸商形象,市面上销售的药剂,最少四千块钱一瓶,自己给他这么低的价格,他居然无异议,这事情透着不对劲,

李智看着满脸狐疑的姜云,浅笑着解释道:“你不用怀疑我的用心,我虽然见钱眼开,但是做人很诚实,做事也很认真,绝不会以次充好,坑害人民子弟兵的。”

听着李智这话,姜云转着眼珠想了想,却是沒有插话,他知道李智的真正意图要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