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归于平静 - 终极电能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终极电能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李智被带到黑泥河镇派出所,仅仅呆了三个小时,就被放了出來,

山里中携带枪械的尸体,撇清了李智的干系,刘洪生腿上的枪伤,正是这些持枪人所为,这些人为什么在雨天到深山老林中,还带着大量的武器,派出所民警给出了自己猜测的答案,

那座山头是风水宝地,这些人要在其中安葬骨灰盒,结果被雷劈了,要不然,下着雨,他们带着骨灰盒到山上干嘛,

民警脑补的答案,李智未曾得知,心知肚明的进去,沒有得到预期的惩处,稀里糊涂的出來,

李智心里沒有多少惊喜,反而心事重重,刘洪生跟自己不熟,却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死,想到这,李智有些侥幸,幸亏沒有在安平实施那理想型的政治理念,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为自己而死,

终究不是冷血的人,李智对刘洪生的死有些撇不下,

多时未到黑泥河镇,李智从派出所出來,徒步走向了柳玉的家,这个跟自己有点关系的学生妹,现在在做什么,

走进柳玉的家,李智看到一位大婶,正在院子中洗衣服,

见李智到來,这位大婶还有些愣神,稍稍辨认后,她惊喜的看着李智说:“你來了。”

李智点点头,打量了一眼大婶的脸色说:“看样子恢复的不错,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身上的水泡已经结疤,到医院查了查,说是血毒已经被清理了,以后注意点不会再犯了。”大婶感激的看着李智汇报道,

“那就好。”李智欣喜的点头,问道:“柳玉呢,最近在干什么。”

“她爸让她上学去了,年纪轻轻的在社会上晃荡不太好,何况还是女孩子。”大婶说道,

“你家男人呢。”李智有些担心那个瘾君子,

“自从你來了之后,他再沒有犯过毒瘾,到建筑工地找了份活,干的挺好的。”大婶看着李智,眼中有些许的泪光,

见一切都好,李智说:“这样挺好的,我也放心了,走了。”

“我叫小玉回來吧,你们见一面。”大婶提议道,

李智摆手,沒有回话,快步离开,

坐车回到五岳村,已经是中午时分,看着自己的家,李智叹口气,拿着钥匙打开家门走了进去,离开的时间不长,却是有些留恋这里的气息了,这是自己的家,

烧壶水,沏杯茶,坐在屋内,静静的喝着,茶香很浓郁,让人贪恋,这是一种活着的气息,活着才能享受到这一切,

吃了午饭,李智赶到五岳村的西头,直接从墙头上跳了进去,

见李智突然來上班,维修班的那些人还吓了一跳,一个个好像见鬼了似的,盯着李智直倒退,

“看你妹啊,沒见过活人。”李智抄起对讲机别在身上,转身走出休息室,

危机已经过去,李智不需要再干户外电路检修的工作了,

“他不是被警察带走了吗,怎么又回來了。”武清心中疑惑着,看着同事问道,

“我说,外面的传言是不是真的,一百多个死人,就在他面前刷刷的倒下。”刘大成不解的问道,

维修工都沒有明确的结果,无奈耸肩,不敢耽搁的带上装备出门,真正掌权的班长回來了,可不能拖拖拉拉的,真容易挨揍啊,

皱着眉头在汽机房溜了一圈,李智踢了踢正在运转的150千瓦的大电机,背着手离开,

刘大成和其他维修工对视着,不明所以的摇摇头,

配电室,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兴许是女孩子太多的缘故,空气中有种淡淡的清香,这种味道跟男孩子身上的汗臭味,不可同日而语,

坐在方佩瑛的身边,李智嗓音沙哑的问道:“陈慧在你那怎么样,沒有给你惹麻烦吧。”

方佩瑛不动声色的缓缓转着脖子,看向李智说:“你什么时候回來的,警察沒有为难你吧。”

李智摇头说:“进去的时候,感觉是罪有应得,出來的时候,感觉是心安理得,原來,我不该死。”

“莫名其妙。”李智的答复,方佩瑛有些揣测不透,她提醒道:“发丧还沒有结束呢,明天还有一天,你不过去看看。”

李智摇头,说:“看死人沒意思,徒增心伤,刘洪生的闺女不是回來了吗,让她经受一次生离死别吧,这对她是种磨砺。”

方佩瑛稍稍回想了一会,说:“能给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怎么你刚换了新工作,就闹出这么大的乱子。”

李智歪着头,瞪着方佩瑛说:“你少在这乱扯,好像哥们是绝世祸胎似的,有人要死,有人要生,只是赶巧,跟我有毛的关系。”

“好吧。”见李智有些动怒,方佩瑛不再刺激他,岔开话題说:“你的那个小女友真沒得说,医术很好,脾气也很好,做饭的手艺更好,还沒少提及你,她说你之前是开医馆的,很挣钱,怎么不继续干了。”

“她还跟你说了些啥。”方佩瑛说的这话,让李智有些担忧,陈慧那个单纯的丫头片子,不会脑袋一热把自己的过往都讲出來吧,

“沒了,就说你是开医馆的,医术也很好,还有很多手下,好像曾经还有什么成就,我忘了,回去问问。”方佩瑛三言两语把陈慧出卖了,

“嗯”李智点头说:“这么着吧,你也甭问了,今天晚上就让丫头跟我回去吧,至于你的病,到我那治吧。”

说着话,李智拿出手机,给陈慧去了一个信,让她准备东西,下班跟自己回家,

李智刚把手机放下,方佩瑛就侧过了身子,紧盯着他说:“我不允许陈慧跟你回去,我跟她相处的挺好的。”

李智翻翻白眼,摇摇头说:“这沒得商量,老子还指着她给我挣钱呢。”

“你,。”一听这话,方佩瑛当即急了,她瞪着李智说:“你是个男人不,怎么让一个女孩子给你挣钱,有本事自己挣啊,别欺负老实人。”

说着话,方佩瑛拿出手机,联系起陈慧,

“你真是闲的。”李智站起身说:“小丫头闲着不是那么回事,她会难受的,她学的医术不赶紧实践,会淡忘的,你呀,也是淡吃萝卜闲操心的主。”

听着这话,方佩瑛看了李智一眼,犹豫着把手机收了起來,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

吃了晚饭,李智拉着陈慧上了临街的二楼,摆上瓜果,一人一杯茶,李智看着热闹的街面说:“丫头,你确定不走了。”

陈慧坚定的点头说:“不走了,我早晚嫁人,早晚都得离开爸妈。”

“行,那就别走了。”见陈慧态度坚决,李智也不勉强,提议道:“我想把下面的门头房整理一下,给你开一家卫生室,街面上的大夫能力稀松平常,钱也不少挣,你完全能胜任。”

“好啊。”陈慧毫无异义的点头答应下來,

李智斟酌了一会,说:“既然你同意,那明天就开始准备吧,我请个假,去给你采购设备。”

陈慧点头,

事情敲定下來,李智陪着陈慧喝会茶下了楼,走进了街面上的网吧,

找了个角落上的机子,李智在电脑上调出了一组数据,快速的敲打起键盘,随之李智操作,显示屏上出现了一组代码,

李智随手修改了一下,一个窗口显示出了一组数据,看着上面的状态,见是冻结,李智随手修改成了正常,

将数据修改完,李智清除了浏览记录,下机回了家,冻结我的银行存款,真是脑子兑水,笨的出奇,老子研制的顶牛软件,能把整个安平市的所有电脑黑一遍,还怕你这点小把戏,李智对自己的编程能力很自信,

入夜,夜黑风高,一个黑影贼悄悄的走进了陈慧的房间,

黑泥河镇,虽已入夜,却是比五岳村看起來繁华,最热闹的街面上,一栋六层楼还亮着灯,

二楼,一间面积比较大的房间内,马少秋等人齐聚一堂,

“怎么样。”马少秋看向孙盖慈问道,

“我们先是调查了电厂的档案记录,人名和年龄沒错,就是李智,只是家庭住址篡改了,改成了南云省,也就是本地的原著居民,公安局的档案也是这么记录的,我们侵入后,沒有发现入侵痕迹,这手段,也只有他能够做到。”孙盖慈快速的回道,

“在电厂中,我查明他已经是维修班的班长,还是电厂经理引荐的,他应该用了一点手段,他的女友陈慧在这里,跟一位女职工住在一块,暂时沒有事干,那位女职工叫方佩瑛,我见了,比较漂亮,是不是脚踩两只船,不得而知。”姜梦汇报道,

“龙啸羽呢。”马少秋追问道,

“失踪了。”孙盖慈说,

“少秋。”崔东看向马少秋,提醒道:“龙啸羽带來的人很可能已经全军覆沒,我和项猛带着人联系了一下当地的帮派,有一条私下的情报,电厂对外输电线路,昨天好像出点问題,引來了雷电,当场劈死了很多人。”

“警方已经捂盖子,沒有报道这件事,据警方内部透漏,这些人都有武器,人数众多,并且面目全非。”

“嗯”马少秋点头说:“若是这样,龙啸羽应该是已经遇难,只是,我有个疑问,李智是怎么做到的。”

“我感觉咱们不宜再追查,李智既然隐居在这里,就是不想跟咱们联系。”姜梦提醒道,

“嗯”马少秋点头说:“我想在这里建立个分部,权当是给他打后援吧,其他人都离开吧。”

“让谁在这里。”项猛跃跃欲试的问道,

“李奎。”马少秋说,

“为什么。”大家不解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