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两个日本人 - 终极电能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终极电能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李智看着她的脸色,翘起二郎腿说:“心有灵犀语言重组系统。”

年轻女子愣了愣,不解的摇摇头说:“它是什么原理,能解释一下吗。”

李智不耐烦的翻翻白眼说:“你赶紧找份文件,让老爷子念念,就知道这玩意的神奇之处了,原理吗,脑电波知道呗,就是用这开发的。”

“脑电波。”年轻女子紧盯着李智,将信将疑的找出一份文件递给老爷子,低声说:“爷爷,你念念。”

“好。”设备中传來清脆的回应声,接着一大段声音传來,

年轻女子听着设备中发出的声音,比对着文件,慢慢的瞪圆了双眼,

不等老爷子念完,她赶忙换了一份文件,递给老爷子,再次让他念念,好像担心李智作假,她还把文件背对着李智,

随着设备中源源不断的响起朗读声,年轻女子看李智的眼神郑重起來,

“这设备是根据人类说话时,大脑脑电波产生的特意频率制作的,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频率自然也各不相同,不要想着读出这程序,我添加了自毁程序,一旦对程序进行修改,设备CPU就会烧毁。”李智快速的介绍了一下,并提醒道,

“五十万。”年轻女子问道,

李智点头,

年轻女子拿出一本支票本,快速的填写了一下,递给李智说:“这东西很适用于我爷爷,你是不是给我留个联系方式,一旦设备损坏,我好找你啊。”

李智把支票揣起來,站起身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爷爷的病症在安平能够得到治疗,并且有希望治愈,再见。”

李智说完,表情轻松,毫无负罪感的走了,

“浑蛋,坑人。”年轻女子咬着银牙气呼呼的说,

李智回到陈慧的身边,把支票拿了出來,显摆道:“出去一趟,挣了五十万,厉害吧。”

陈慧探头看了一眼,看着上面的那一串零,吃惊的问道:“你把病人治好了。”

李智摇头否认道:“沒有治好,他自己恢复过來了,我就是兜售了一个设备。”

“真无耻。”方佩瑛气愤的横了李智一眼,

李智斜着眼打量着方佩瑛,靠到陈慧的身上,说:“小慧,你说我给你找个小姐妹好不好。”

“不好。”陈慧态度很坚决,

“你要作死啊。”方佩瑛气恼的说,

飞机抵达安平,已经是晚上了,

在回不回家的问題上,李智和陈慧发生点争执,李智感觉大晚上的回家不太好,容易让老丈人心跳加快,陈慧感觉回來了,就该第一时间见到爸妈,

最后,李智用极其霸道的手段,胁迫陈慧答应在酒店住一晚,明天回去,

方佩瑛的身体不好,陈慧很心软的担任起了护理的角色,李智只能一个人睡了,

夜深人静时,李智打开窗户,坐在凛冽的寒风中,神色严肃的看着沉睡的安平,终于回來了,普普通通的回來了,安平一切都沒变,只有自己变了,

李智一夜沒睡,在凛冽的寒风中挨冻了一夜,身上很冷,但心还在跳,

自己还活着,是该告别过去了,就让这寒风带走那个曾经充满幻想的躯体吧,

看到李智憔悴的脸色时,陈慧还吓了一跳,赶忙追问原因,李智眯着一双色眼,深情的说:“沒有你的夜晚,孤枕难眠。”

“恶心,不要脸。”方佩瑛抢话茬的功夫日臻成熟,

陈慧有些不好意思了,

今天回家,陈慧自然不能带着方佩瑛这个拖油瓶,

李智转着眼珠想了想,对方佩瑛说:“既然你闲的沒事,就到龙凤呈祥附属医院去吧,那里的医生都是医术高超的神医,让他们给你诊断一下,还能活多长时间。”

“我掐死你。”方佩瑛气恼的转身走了,

安平市区的教师村,还比较有名,出租车司机居然知道,

看着陈慧和李智手上的礼品盒,司机很是聪明的猜出了两人的身份,这刚过了年,一男一女带着礼品,毫无意外就是回门的小夫妻啊,

“兄弟这是从哪回來啊。”司机很健谈的问道,

“南云省。”李智沒有隐瞒,

陈慧听着两人的交谈,赶忙把准备好的糖果和香烟塞给了司机,这么一搞,李智和陈慧的关系算是坐实了,

教师村,还有大年的气氛,单元楼下面,满是玩闹的小孩,一辆辆轿车排成长龙,看上去很是气派,

瞅着这些车子,李智看向陈慧说:“你的那辆车呢,不会在家闲着吧。”

“让我爸开了。”陈慧低下头,小声说,

“哦”李智点头,恍然大悟的说:“那今天就不该沒东西,原來,我早已经给老丈人送上礼了。”

在陈慧的单元楼下,陈父和陈母正在等着,看着走來的一双男女,两人的心情当即激动起來,小丫头出去好几个月终于回來了,

由于,李智和陈慧并沒有订婚,今天这场宴席,并沒有其他亲戚,在饭桌上,陈父和陈母完全把李智当女婿看了,说话也沒有生分,

说到爹娘的问題,李智抓瞎了,这事该怎么解释呢,

偷偷的瞄了一眼两人,他们的想法当即飘了过來,

“沒爹沒娘的孩子不靠谱,容易偏激,必须把这事问清楚。”

回想着两人的意思,李智捏了捏眉心说:“我父母都在军营,要进出很是不方便,我会尽快的安排,绝不会误了这事。”

吃了饭,李智实在是不想被审问了,赶忙拐了人家的闺女溜了出來,

“想我的脸皮厚若城墙,居然都无法阻挡你爹娘的攻势,由此可见他们有多强了。”拉着陈慧的手行走在小区内,李智在感慨颇深的说,

“爸妈都比较传统,很多形式都会少的,你多担待吧。”陈慧歉意的看着李智说,

李智点头,说:“我拐了你爸妈的宝贝疙瘩,理应受点磨难的,小阵势,我还扛得住,趁着有空,出去溜一圈。”

“好。”

陈慧上了要了车钥匙,亲自开车带着李智在市区转悠起來,

李氏针医馆,早已经不在了,大牌子换成了保健品的招牌,看着两人曾经共同的记忆,李智和陈慧不由得一阵唏嘘,

“到紫竹园小区看看。”

李智提议道,两人结成露水姻缘的地方,李智还真是想去瞅瞅,

陈慧看了李智一眼,毫无异义的开着车赶了过去,

小区的保安沒换,但却是在记忆中抹去了李智和陈慧,车到门前被堵住了,

大过年的,李智不想揍人,送上糖果和香烟,总算是有了入门的机会,

别墅门前还贴着封条,看样子沒人居住,院落中还有白雪,有些荒凉了,

曾经居住的地方,变成了落魄的光景,李智说不上什么感觉,就是心理发酸,人去楼空,时过境迁,变化终究还是有的,不仅有自己,还有自己曾经的记忆,

“你是李智君。”在李智和陈慧牵着手,看着别墅的时候,两人的身后响起询问声,

李智听着这个称呼,转身看向出现的陌生男子,说:“你们是日本人。”

李智面前出现了两个男子,一身西装,显得很是严谨,庄重,

一人点头,弓弓腰说:“李智君,我们久候多时,你终于出现了。”

“说什么事吧。”两个日本人堵在自己曾经居住的房子外面,李智实在对他们沒有好印象,

“李智君,请你看一张照片。”一人从怀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李智,耐心的等待起李智的反应,

李智接过照片看了一眼,皱了皱眉,把照片还了回去说:“这人我认识,不用给我介绍了,她在新江,我也知道,她怀孕了,我更知道,还有要说的吗。”

“那她已经失踪你知道吗。”一人问道,

李智捏了捏眉心说:“你们应该就在这周围吧,一个星期后,我会过來,最近不要打扰我,不然,有几个,我杀几个。”

“恭候大驾。”两人躬身离开,

“走吧。”李智带着陈慧离开,

居然再次知道了仓泽爱的消息,看样子有了身孕啊,这个消息让李智的心中很是不平静,

她在新江干什么,为什么怀了孕还在那里呢,

“你想离开。”陈慧问道,

李智停下脚步,面对着陈慧说:“有的事我必须担起责任,你说是吗,这里面牵扯到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楚了,给我一段时间,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陈慧咬着嘴唇看着李智不说话,

方佩瑛很识趣,一直沒有联系李智两人,

正月十四,李智带着陈慧在酒店见到了方佩瑛,她的气色看上去并不是太好,兴许是北方太冷的缘故,脸色更加白皙了,

“方佩瑛,想委托你一件事,你能不回去吗。”李智严肃的问道,

“你什么意思。”方佩瑛问道,

李智犹豫了一下说:“这里有比较好的医生,也有一种比较实用的药剂,对你的病情很有好处,我要离开了,不想丫头再回去,想让你陪她一段时间。”

“什么时候回來。”

李智摇了摇头,不确定的说:“也许,时间很多,也许……就是那样子了。”

陈慧和方佩瑛都沒有说话,

离开酒店的时候,李智是一个人,他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人也沒有看到,他能感觉到有眼泪砸落在地面上,但他还是决绝的离开了,

紫竹园小区,李智再次站到了那两个日本人的面前,

“表明身份,说清仓泽爱的一切。”李智要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