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吵吵闹闹 - 国家建造师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国家建造师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随后的几天勉强算得上是我来京城的最清闲的几天,军队有杨开武帮着训练,除了那首《精忠报国》之外,我又教了他们其他的一些军中歌曲,什么《十五的月亮》,《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咱当兵的人》,等等十几首歌。

反正现在晚上有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一没电视二没有电影,军营的生活除了训练之外就几乎没有其他的事情,枯燥无比,这很容易让士兵产生心理疲劳。

同时我和三皇子的赌约的事情也传到军营,所有士兵在气愤的同时心里也憋着一口气,以前他们当强盗被人看不起就算了,现在当了兵还让人看不起这心里就不怎么舒服。

再加上我们对他们都还不错,把他们当兄弟般对待,心中也有为我争气的念头。

于是他们是白天拼命的训练,就是为了在四个月的比武上击败御林军。

我看这样不行啊,于是便叫他们白天训练,天黑之后就在校场上教他们唱歌,只要我能唱的都教他们,哪怕是一些情意绵绵的情歌也不例外。

其实教他们情歌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肚子里面的军歌本来就有限,只有教些情歌了。

再说,谁说军人就不能唱情歌?军人还不是可以有自己的爱情?不过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两千多人一起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多少差的味,不过实在很壮观!说实在的我现在真地感谢当初军训。

因为我不仅仅教会他们唱歌,还教会他们拉歌。

同时我打算偶尔举办个什么军营歌谣大赛。

原来社会不是有个什么超女,俺们也来个超兵,选出我们军队人的歌手来。

一般唱歌都要乐器伴奏,但是现在没有吉他电子琴,一天我突然想到当初在飞雪门口用琵琶冒充吉他的事情,于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影影之后,影影非常感兴趣,找上了京城两个著名的乐器制作大师,用了两天的时间,做出了一把大周的吉他,我也亲自试了试,还行。

于是当晚我就带着四女赶到了军营。

当知道其中三女就是他们头的老婆时,所有人欢呼让隔壁的御林军差点以为是敌袭。

也在这天晚上,我把大周的吉他引进了军营。

因为在家里无聊,我便抽时间开始教静儿等人学国稽,飞雪等人则在旁边弹曲助兴。

静儿四女自小都学过舞蹈,学起来非常的快,没有几天就学会了。

一天晚上在军营的时候我突然来了兴致,和静儿当着两千多人就跳了一曲,结果没有多久整个军营大多都会跳国标,而且还有了自创。

于是在半年之后,我的这两千兵马便有了军中三最的说法:最能打,最能唱,最能跳。

我们这边的做法也了起邻居的一些意见,主要就是他们的士兵刚刚睡着,我们这边一曲嘹亮的《精忠报国》就把他们全部惊醒。

但这仅仅是个开始,《精忠报国》之后又是其他的一些歌曲,一会掌声一会叫好声,而这种情况没有一个半时辰是不会结束的。

有些将领也跑去打算找十王爷要他制止一下,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人。

最后还是王爷的亲兵告诉他们说他一早就到隔壁去了。

这些将领不信,等上瞧望塔一看了发现自己的主将正和隔壁那个训练士兵地小将坐在一起,偶尔还跟着吼上几句。

等他回来时,有些不死心的将领还要去找找他,但是他微微一撇嘴,淡淡的说道:“别人那才叫带兵,那才叫当兵!”既然主将都不管了,这些下面的将领们也不好贸然过来。

而那些士兵晚上也被吵着睡不着,于是兵马靠近我们这边的一些将领就发了狠:你们会唱?我们还是不是会唱。

我们没有人教,我们就学你们还不行?于是这一下晚上更加热闹了。

两边的士兵比试还没有开始,就先在这唱歌上较量起来,先是晚上各唱各的,而且声音一个比一个大,弄得我不得不加大了都军营治疗嗓子嘶哑的药物地投入。

在我和王爷的授意下,这种比较激烈的比试没有持续多久,而是改成了比较和平的方式。

每当我们这边要准备开始时,他们那边也准备要开始了,大家在合唱一曲《精忠报国》后,便隔着墙壁开始了拉歌比赛。

对于几千人马来说,这一堵墙并不是问题了不过,有些人对于我们的做法很不满意,其中之一就是兵部侍郎古刃践。

在我叫士兵晚上唱歌的五天,朝廷又派人叫我去上朝,说给挑选的劳动部地官员已经选好。

本来我还以为会很快,满意想到选来选取太师和宰相选了整整五天,我不由的摇摇头,要想这两个人真正地做到亲密无间的合作,还是有很大地难度。

上了朝之后,我发现几天都没有看到人影的大皇子也在,他一看到我,便面露喜色,看样子这几天他定又是去“亲民”去了,而且收获不小。

等大臣们三叩九拜之后,景王刚刚问道:“诸位爱卿可有事启奏?”本来这话是说给太师和宰相说的,但是依旧有人不识趣,那就是我们的兵部侍郎古刃践大人。

景王话刚落,他就站了出来,道,“微臣有事启奏!”景王微微皱皱眉,道:“说!”听到景王允许,古刃践便开始滔滔不绝起来:“启禀皇上。

为臣要参邓龙!他目无法纪,扰乱兵营,教士兵唱一些低俗的曲子,同时盅惑人心,让我大周军营就如一些低等之地,夜夜笙歌,长此以往,我大周的士兵定会毫无斗志,如何能保家卫国?”累王听了不得不在皱眉头,这件事情他听话说过,一天晚上乔装之后也跟着十王爷去兵营过,曲子中虽然有些说得是儿女情长,但是有些曲子还是比较适合军队唱的,景王还正打算把一些到其他的一些部队中去,比如那首叫《精忠报国》的,就很有气势。

“邓爱卿对于古爱卿的话有什么不同的异议?”景王问道,他知道依我的性格对于古刃践的指责绝对不可能无动于衷,还不如就让我在说得了,自己也落得清闲。

“有!”我大声说道,然后走出了列子,对景王道:“微臣对于古大人的指责微臣只有四个字!”然后扭头对着古刃践,想都没有想,道:“关你鸟事?”景王等大臣目瞪口呆,没有想到我竟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良久景王才说道,“大殿之上,注意用词。”

我这时也才反应过来,连忙纠正道:“应该是关卿何事?”“这么不关我的事?”古刃践叫道,“我可是兵部侍郎。”

“可是我的军队又不在你的兵部管辖内!”我淡淡的说道:“再说,我教我的士兵唱曲子,那是为了缓解他们的压力。

您古大人是人,我士兵也是人,只允许你古大人了回家之后左拥右抱,就不准我引士兵唱唱情歌。

我还不妨告诉你,我们现在兵营中流行的一首曲子就叫做《月亮代表我的心》,就是当初我唱给我老婆的!”“你……”古刃践怒道,:“这样下去,这兵还是兵吗?”“怎么兵不是兵?”我反问道:“我的两千兵马原来全是囚犯,现在没有一个跑,而古大人兵部的兵,最近听说有了逃兵了。”

古刃践顿时哑口无言,最近新兵逃跑的事情皆有发生,而且是屡禁不止。

本来还以为可以瞒住上面,没有想到几天被我捅了出来。

“古爱卿,可有此事?”景王脸上微微有些发怒。

“启禀皇上……”古刃践犹豫了一会后说道:“却有此事。

不过微臣已经派人将那些逃跑的士兵抓了回来,严惩不贷!”“严惩?”我微微一笑,道:“真正的威武之师不是严惩出来的。

士兵保家为国,不应该强迫,而是应该自愿。

我们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要保家卫国比强迫他们保家卫国更重要。”

然后我不在理会他,而是向景王说道:“启禀皇上,微臣正想向皇上请旨,请皇上恩准微臣每月将兵营开放几日,允许普通老百姓进到兵营里面,与兵同乐。”

“这是为何?”景王疑惑道。

“启禀皇上!所谓军民军民,这军队是和百姓分不开的,我们军队说是保卫国土,实际上就是保卫老百姓的安全。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军队并不能被老百姓所了解,老百姓也对我们有很多的误会,以至于近年来招兵越来越难。

所以我想通过开放军营,让老百姓看看我们的军队平时是怎么训练的,怎么生活的,让他们了解我们的军队!”“微臣认为,军队和百姓的关系应该是鱼与水的关系。

谁都离不开谁,只有得到百姓爱戴的军队,才是真正的无敌之师!而且微臣也向让士兵知道,在面对敌人他们退缩了的话,倒下的将是和他们父母一样老百姓!”“军队是神圣的,而他神圣之处就是在面对外敌入侵的时候,他们是用血肉组成的钢铁长城!敌人要入侵我们国,掠夺我们的百姓,就必须踏过我们军队所有士兵的尸体,哪怕就是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