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血偿,果应 - 折剑仙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折剑仙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西诺城中,秩序井然,尤其是夜晚,万家灯火敞亮,加上街边表演各种有趣魔法的表演,惹得路上行人止步围观,老人微躬的身形和小孩可爱的身影在人群中走动着,强壮帅气的小伙携带着年轻美丽的小女孩在旁观看,不时说些笑话,惹得身旁少女嬉笑。

街道上,各种美味香味依附着风飘飘然着,即使冬意袭人,但是走在街上的行人依旧络绎不绝,自从某个魔法师说晨练和傍晚散步能有效提升自身体制后,傍晚散步已经成为热潮,尤以少男少女们喜爱,人约黄昏后,嬉笑的看着夕阳落去,看着一种和谐变幻,看着那一抹落去,给人的深思与烂漫……

“嗒嗒……”一阵阵仓促慌忙的马蹄声出现在街道。

“让开,紧急军情!”一对骑兵大声呐喊着,奋力的拍打着坐骑的臀部,慌乱的人群四散开,避开这些嚣张的报信官,以免受马蹄之苦,甚至惹得他们大怒的话,后果很严重。

“也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了,报信的居然那么快!”

“亨利城主好像去征服兽人部落了,会不会出事了?!”

“就凭那些低贱的兽人?你看看,那边那个就是兽人了,那熊样也可以战胜我们的军队!”

街边的普通居民看着远去的骑兵,稀稀疏疏的讨论着,这一夜,这一个话题,话题永不停息,这就是永恒。

……

“辛辞队长,机会我给了他了,是他自己没有珍惜,您可以开始了。”法爵乐莲娜看着亨特那帅气的脸庞,看着他走过来时眼神的飘飞,那是对她亵渎的眼神,眼中多的是厌恶,没有因外在而对亨特有过改观。

“是的,小姐。”辛辞也是八阶高手,不过他是八阶后期,抽出腰间一柄普通的配刀,表情肃穆,只见拔刀间,刀光分散射向亨特身后侍卫,仅仅拔刀一瞬,亨特身后的所有四阶武士全部死去,身形未动,只是脖间一闪过后,脑袋滚落在了地上,身体随之倒地,几声咚鸣过后,亨特呆立,停住了向前踏出的脚步,身形向后一转,快速向门外奔去,脸色苍白,额间汗滴滚落,后背只觉凉飕飕的。

“听风,你个老东西!我母亲的嘱托……”一边跑着,亨特大声吼叫着,似乎感受到了死神的临近,他怕死,怕死的要命,因为他还有太多的东西没有挥霍,包括那些落入他手里的美女们,急忙将自己的底牌亮了出来,为的就是安全。

“听到了,你个小家伙,每次都是这样,快死的时候都叫我老东西。”黑影破窗而入,听风抱起亨特就要跑,“这就是你的调查!下次调查清楚了!”随手一掷,亨特便被他丢出门外。

“快走,记得留住性命。”说完话回身一枪挡住辛辞射来的刀气,格挡后,手中银枪半空挥舞,半月轨迹挥向法爵乐莲娜他们。

“嘭!”法爵乐莲娜的屋内一片狼藉,尽管辛辞已经格挡住了攻击,可是两人刀气与枪气碰撞间,也使得屋内摆设倒地,法爵乐莲娜**的被褥以及传单此刻已经凌乱。

“小姐,你退后,你们几个看好小姐!”辛辞面对着听风说着话,表情淡然。

“战刀辛辞,领教了!”

一刀劈出,无回刀势,身形随之展开。

“无名听风,战刀你小心了!”

看着辛辞攻来,听风银枪再挥,双手摆动,枪尖轻佻,走偏门射出,迎向辛辞。

血色一抹斩山河,银光几点破乾坤。

法爵乐莲娜脸色浅红,俏眉舒展,津津有味的看着他们的打斗,似乎自己置身事外,只是一个路人一样。

血刀即战刀,杀伐意浓,身形转动,刀色随之。

听风即无声,听风无声,身形跳动,银枪刺出。

刀气纵横,银枪无回,比斗中,他们都控制着各自力度,使得整间屋子内保持着平衡,否则整栋旅社都撑不住他们的摆动,早就坍塌了。

“剑神徒弟,无名听风,哈哈,爽!继续。”

“你也不错!”

刀挥,枪点。刀避,枪延。

比斗越来越快,他们的一刀一枪渐渐看不清了。

“不如我们去外面比斗吧。”辛辞豪迈的问道。

“好!我等你!”听风率先一枪在旅社墙上轻点后,破墙而去,一揽无回,势如破竹,不一会儿便化为星点银光远去。

“小姐,你自己保重,我去会会那厮,好多年没碰到同级的比斗了,你们保护好小姐。”

“是队长!”沉稳的声音从辛辞的一名弟子口中发出。

“辛辞,自己保重好自己。”

“谢谢小姐关心了,放心吧,我去了!”身形快速移动,逐渐化为红点远去。

……

“快,快再去调集军营中的几万大军,把、把旅社给我团团围住!!”从旅社楼上跌跌撞撞跑到一楼后,亨特大声的对着门外的侍卫们大声呐喊着,可是那些侍卫依旧一动不动的站着,“死了吗?还不跟老子……”亨特随手推去,手上力气很小,“咚!”可是那身前侍卫倒地了。

快速跑出旅社,亨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脸上的汗珠已然很多,有些已经汇入水珠从苍白的脸上掉落,看着眼前数百名四阶武士惶恐的大喊着,“都死了啊,还不快护送我离开这里!”那些四阶武士依旧未动,声音嘶哑的继续吼叫了几声,回应他的是几百名四阶武士频频倒地的声响。

“啊!啊……”亨特惊恐的大声吼叫着向着城主府方向奔去,谁知忽然身前多了几个黑衣人,转过身去,身后也是多了几个黑衣人,左右望去,两边都是黑衣人。

自己被黑衣人包围住了,他们身上的杀气,亨特惊恐的指着四周的黑衣人。

“老爷旨意,犯小姐者,杀!!”三十声的“杀”字念出后,亨特七窍开始流血,脸上带着痴痴的笑,呵呵哈哈的笑着,惨淡脸上鲜血顺势滴落,傻傻的在街道上自顾自的走动着,口中痴痴念着“杀!”,三十名黑衣人看了看法爵乐莲娜的方向,看到法爵乐莲娜会意的笑容,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街道上多了一个痴痴傻傻的行人,没有人的街道上独自行走着,是他的恶名让街上无人,是他种的因,使得他只能寂寞孤独傻傻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