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下跪与否 - 至尊仙皇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仙皇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下跪与否

那方祖师也不动怒,依旧中和平气道:“你放心,我没有干涉你的意思,不论是谁犯触门规,都要严惩不贷,我的弟子也不能例外,当然,有些漏网之鱼,虽然暂时没有证据,但是也未必能逃得过去。”

他这话意有所指,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说谁。

夏尘心却是狠狠震了一下,这位方祖师的话倒象是针对他而来。难道他发现了自己灭杀方紫青三人的事情?夏尘不由得有些心虚,但是随即又摇摇头,他不相信自己会留下任何证据。

方祖师又道:“我只是刚刚出山回来,想要见弟子一面,当然,也要好好训戒这两个不肖弟子一番,免得他们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如果你为难的话,我可以和马师兄打招呼。”

战空尘苦笑,祖师都说到这个份上,他又如何能拒绝。于是点头道:“弟子遵命,师叔可以带走岳师弟和徐师妹。”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不会用太长时间。”方祖师淡淡道,“对了,还没忘了恭喜你,小家伙,当年的小女孩已经成为神通一重修士了,时间过得真快,师叔会为你装备一份厚礼的。”

他后一句话是对陈秋水所说,但是口气平淡,却没有半分恭喜的意味。

陈秋水心中一凛,她冰雪聪明,心知刚才打徐芳那一巴掌,恐怕方祖师心里已经有了不悦,低声道:“多谢方师伯厚爱,弟子不敢承受大礼。”

方师祖也不再说话。无形的神念一卷,岳子峰和徐芳立刻飞身而起。须臾之间,便不见了踪影。

战空尘等人还要等着将两人禁足,只好在原地等待,各自苦笑不语。方祖师口中说得严谨公平,要教训岳子峰和徐芳一番,但是身为师傅,哪有不偏向自己弟子的道理?祖师也是人。

“师父。弟子伤势不轻,就先回药园自理了。”夏尘轻声道,他在这里等下去毫无意义,而且对马祖师也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陌生感,便想早点离开。

韩东宇点了点头。

“夏尘,你先别回药园。先上我那里去一趟。”陈秋水走过来道。夏尘点点头。心里安定了不少。

“夏尘,你等一等,我见完子峰和芳儿,还有事情要找你。”忽然,方祖师的声音又响起来。他语气平和中正,丝毫听不出有什么异样。

夏尘身体一僵,不由得有些心慌。连忙点头道:“是,方祖师。”

战空尘等几人也露出意外之色,尤其韩东宇,神色更是有些紧张,不知道方祖师找夏尘干什么?但是既然祖师下了命令,他们也无法改变什么,只好沉默不语。

陈秋水一愣,随即拍了拍夏尘的肩膀。轻声道:“没事。”

夏尘看了看她,又默默点了点头。他心里倒不是畏惧,不过总觉得这位祖师有种高深难测之感。而且身为岳子峰和徐芳的师父这一层关系,也让他异常敏感。

众人并没有等待多长时间,只不过小半个时辰后,岳子峰和徐芳便被方祖师的神念送了回来。两人的神色平静,无悲无喜,看不出方祖师都说了些什么。

“你们可以带我和师妹回洞府禁足了。”岳子峰向着战空尘示意道,也不等对方回答,便和徐芳转身离开,从头至尾,都没有向夏尘看上一眼。

战空尘等人对视一眼,虽然心里有些狐疑,但是也跟了上去。

夏尘眼巴巴地看着众人离开,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寻找方师祖,也不知道这位神秘的师祖是否会用带岳子峰两人那样,用同样的方式把他带过去。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方祖师的声音响了起来:“夏尘,你来吧。”

还没等夏尘反应过来,一道强大的力量直接缠上他的腰身,嗖的一声,直接将他拉得腾空飞起,向着刚才岳子峰和徐芳消失的方向而去。

陈秋水站在原地,远远望着夏尘消失的方向,目光透出思索,不知道在想什么。半响,她这才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却是和战空尘等人走的方向完全不同。

寒冷的夜风扑面而来,看着熟悉的房屋建筑在自己脚下一掠而过,夏尘不由得精神一振,忽然有种斗转星移般地感觉,心想还是祖师带我飞的好,哪象师姐,不管不顾,直接抓了就把我扔在地上了。

他是由方祖师的无形力量带着飞行,看上去就象是自己飞行一般,虽然高空寒冷,劲风扑面,但是以夏尘的修为自然不会在乎,甚至还摆出不同的造型来配合飞行,看上去当真是威风凛凛,犹如仙人驾驭祥云,冉冉而行,只是在夜里飞行,怎么看上去都有点不对劲。

正玄山虽大,但是如此迅疾飞行,片刻之间也到了目的地,神念一收之下,夏尘立刻降落,还没等他看清是什么地方,已经一头扎进了一片流水光幕般的晶莹之光里面。

这是防护禁制……夏尘立刻判断出来,连续经历两次禁制,他对禁纹的排列组合很熟悉,对禁制的类型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禁纹有规律地排开,带着他不断前进,显然,这防护禁制是方师祖布下的,所以才会进入得这么容易。

柔和的光亮扑面而来,夏尘眼前陡然一亮,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来到了一片世外桃源,就仿佛是一处珍惜的自然景观。

精致的小桥、潺潺地溪水,清澈中游动着几尾不大的金色鲤鱼,黄柳垂髫,怡然有趣,不远处,则是层峦叠嶂的山峰,看上去郁郁葱葱,极为赏心悦目。

绿柳如茵的草坪上,结着一道纯粹由竹子构建起来的草庐,根根青翠欲滴,犹如画中一般晶莹剔透,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

一个中年文生在草地中间负手而立,身形巍然不动如山,就犹如画中人一般。

美啊……夏尘不由自主的惊叹着,这般秀丽精致的景色,他从未未见,大概只有注册送58体验金网址前的地球的墨画,才能勾勒出这般美好的小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吧。

难道这就是方师祖的洞府?真真是不错,跟这世外桃源一比,就是药园也成了俗不可耐的场所,更不要提他原来居住的庭院了。

原本夏尘还觉得自己得居住条件不错,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更上一层楼。

噗通!夏尘忽然一头扎在了草地上,只摔得屁股生疼,全身心肝肺一起乱颤。

原本神念之力带着他缓缓下降,可以平安落在地上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距离地面约有数丈的地方时,神念突然消失,夏尘还正在感叹欣赏美景时,结果就突然加速落下,狼狈摔倒。

“我姓方,名叫方青然。”那中年文士忽然转过身来,看着夏尘,开口说道。

夏尘赶紧爬起来,哪敢有丝毫怠慢,低首行礼:“后天弟子夏尘,拜见方师祖。”

他在低头行礼之前,已经偷偷扫了中年文士一眼,这位方青然祖师看上去岁数似乎不大,面貌也不出众,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丝毫不象修炼有成的神通二重修士。只有一双眼睛,清澈透明,让人一看,便情不自禁被吸引。

不过夏尘知道,修为达到神通二重驱物境,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更改外貌,眼睛看到的和真实的很多时候都相差甚远。

而如果修炼到神通三重法术境,以法术驾驭神通,不但可以更改外貌,甚至可以变化年龄和性别,可谓是千变万化。

方青然淡淡道:“我知道修行者不行繁冗之礼,但是即使是子峰和芳儿身为我的亲传弟子,见我也要亲自下跪,你觉得你现在只是行普通礼,合适吗?”

夏尘身体一僵,没想到方祖师第一句是自我介绍,第二句就给他一个下马威,他一个小小的后天弟子面见祖师,如何能够与神通一重修士相提并论?自然是应该双膝跪下,惶恐请罪。

但是夏尘并没有跪下,也没有诚惶诚恐,反而施施然道:“方祖师见谅,弟子以为礼不在动作,而在心里,如果不能礼敬长辈,就是三拜九叩也是枉然,而如果心存善念,即使是平直不礼,也是给祖师最大的敬重,您说是吗?”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如果你非要我跪下,我未必会敬重你,如果你不逼我,就会得到我最大的敬重。怎么选,看您自己。

方青然注视着他,半响,方才缓缓道:“如果我不在乎你是否礼敬我,就是要你跪下呢。”

夏尘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道:“方祖师,弟子斗胆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老祖不在乎你是否礼敬他,就是要你跪下,你会如何?”

“我不会跪。”方青然道。

“那现在,您知道我的选择了。”夏尘又垂下头,低声道。

方青然没有说话,脸色也没有变化,过了很长时间,才淡淡一笑:“古元圣体,有点意思,夏尘,你知道我见你是想跟你说什么吗?”

夏尘想了想,小声道:“我如果说了,您不会怪我吧。”

“你说。”方青然眉毛一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