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忍辱负重的大人 - 至尊仙皇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仙皇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三百一十二章 忍辱负重的大人

嗡嗡嗡……楼内楼外的声音震天,几乎就要把整个楼盖掀开,声势之大,几乎前所未有。

四人顿时手脚冰凉,刚刚被刺激出来的愤怒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限恐惧,任何量变都会引起质变,如此多的人,哪怕只是看着手脚也会软了。

“怎么办?”陈凤娇和公孙莹毕竟是女子,看到这种大场面情不自禁发起抖来,浑然没了主意,现在大厅内大厅外足有数千人之多,四人就算再强大,也不可能把这几千人都杀了。

东方白脸色煞白,眼角不住地跳着,但是口气却依然狠厉:“肯定是有人想整治我们,不用怕,只要我们找出几个叫嚣得最厉害的,当众杀了,剩下的人虽多,但都是一群乌合之众,肯定一哄而散。”

他虽然这么说,但是语气却颤抖的却非常厉害。

“不错。”李少东脸上肌肉也是抽搐不停,“如果我们现在退让,就等于是给他们脸了,这些人肯定会得寸进尺,就算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我们淹死,必须以牙还牙,打得他们疼了,自然而然就不会再有人敢得罪我们了。”

“最关键的是名声。”他咬牙切齿地道,“这么多人指责我们,如果我们退让,就等于默认了他们口中的传言,以后说不定会给我们编出多少花样来,今天就是杀多少人,都不能退让。”

“好,就杀他个痛快!”陈凤姣和公孙莹两女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狠毒的杀气。能做上后天五国十强的人物,自然不会畏惧发狠。

“我猜你们是不是想杀几个吵嚷最凶的,然后以为我们都是别有用心的一群乌合之众,被你们一吓。就会鸟兽群散啊。”那年轻修行者冷眼旁观,似乎听到了四人低声商量着什么,不屑地一笑,突然冷笑道。

四人刚要准备大开杀戒,闻言顿时脸色一变。

“你们再做出这个愚蠢地决定之前,最好先推开窗户看看,是不是我们都是别有用心地人,只为破坏你们的名声而来。”那年轻修行者又道。

四人面面相觑。一起向着窗外看去,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

只见酒楼外面已经看不到任何风景了,黑压压的全部都是人,一眼望去。竟然无边无际,至少有数万人之多。

如果是有人刻意针对他们的阴谋,绝不可能拉来这么多人。几万人一起指责他们几个,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酒楼里随意杀人。背后捅刀子的事情已经败露,这是众人愤怒的自然集会反应。

如果他们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再去当众杀人,把对立情绪激化。很有可能会被愤怒的众人围攻,继而被撕扯得粉碎。

数万人。就是一个一个让他们去杀,也要累得手软。就算是后天十重巅峰,毕竟也是凡人,不是神通修士,根本不可能对抗。

想到这里,四人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眼里也带了浓浓地恐惧和绝望之情,公孙莹和陈凤娇紧紧抱在一起,牙齿不住地打战。

看见四人终于变得恐惧起来,众人的底气不禁更足,种种恶毒的讽刺、嘲笑伴随着口水脱口而出,铺天盖地,宛如一场浩大的批判会。

大厅内的修行者情绪更是激动万分,血红着眼睛,恨不得就要上前将这群禽兽不如的家伙轰成渣滓。不少人的亲朋好友都死在陈凤娇等人手上,此刻终于有机会报仇雪恨,当真是恨不得生吞其皮肉。

若不是那面容冷冽的年轻人和一些理智的修行者拼力阻挡,此刻酒楼里已经是一片混乱,饶是如此,嘶喊声怒骂声还是响彻云霄,惊天动地。

到了后来,众人已经不再是嘲讽和辱骂,而是换成了更加剧烈更加富有煽动性的一句话:“杀了他们,杀了这些渣滓,还我五国的清白!”

东方白和李少东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上汗珠大粒大粒地滴落,两人各自手执法宝,全神戒备着,手都在发抖,唯恐有人带头冲上来,马上就会演变成万马奔腾的惨剧。

他们是后天十重巅峰不假,但是如果被人潮人海淹没,同样只有死路一条,现在修行酒楼都被围堵得水泄不通,就是长了翅膀都飞不出去。

“你发了传信玉简没有?”东方白咬牙道,“师门长辈再不来,我们就要撑不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对付我们,周阳他们四个也没有回来,难道是他们出了巨大的纰漏,把我们也都陷进去了?”

他心思还算聪敏,已经猜出事情突发和周阳四人有关。

“发了。”李少东满脸苦涩道,“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师门长辈亲来也很难把我们救出去,永清城的影响力太大,而且即使回到门派,我们也完了,名声再也挽不回来了。”

他的脸上有着深深地无力和挫败感,嘴唇变成了灰紫色,嗫嚅着喃喃道:“从此我们就是五大国的过街老鼠,人人都要痛骂,看不起我们,当初我们有多风光,现在就会跌得有多惨……为什么会这样?”

东方白也低下了头,脸上肌肉抽搐不停,心里如同油煎般难受,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荣耀名声,一日之间便落到这般田地,当真是从天堂落到了地狱。

“是那个外地的修行者,一定是他,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才把我们祸害这样,等把他找出来,一定要杀了他,我不要一剑杀了他,而要狠狠地戳他一千剑,让他流尽最后一滴鲜血才死。”陈凤娇扭曲着面孔,忽然咬牙切齿道。

“不错,只要我们能捱过眼前这一劫。事后一定血腥报复他,不但要杀他,就是所有和他相关的人,全部杀掉。都要死啊。”公孙莹也狰狞地道。

不得不说,最毒妇人心,两女狠厉起来,比之男人还要恶毒得多。

李少东和东方白相视苦笑,没有说话。连人家的姓名都不知道,怎么报复?

就算渡过眼前的难关,他们也不可能象以前一样。名声完了,也就没有了地位和一呼百诺地权力。不但要考虑生存问题,而且还要防备以前得罪的敌人报复,自顾不暇,还怎么去报复别人?

“大家冷静下来。不要冲动,请听我说几句。”那冷冽地年轻人忽然大声道,也不知道他修为几何,但是说出的话却是充沛之极,人人听的清楚。

喧哗声顿时低了下去。众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他身上,当集体的行为而没有领导时,遵从一个理智的声音便成了自然而然地行为。

“我知道大家都很痛恨他们,恨不得将他们杀了。”年轻人冷冷地扫了一眼四人。“因为他们丢了我们五国的脸面,他们荒**无耻、滥杀无辜、对自己人下手。诬陷别人,是人渣中的人渣。”

四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也不要承受这种当众被唾骂人渣的耻辱。

“但是……”年轻人忽然拉长了声音道,“我们不能杀他们,因为杀了他们,简直是太便宜他们了,就应该让他们活下去,在我们的嘲笑和讽刺中卑微地活下去,让他们终日生活在鄙视的目光中,永远戴着人渣的标签,男的世世代代为奴,女的世世代代为娼,这才是对他们最狠地惩罚,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啊!”众人齐声笑道,心想这年轻人的确够狠,如此让五国十强活着,还不如杀了他们,简直是生不如死。

四人脸上的血色顿时褪得一干二净,尤其是公孙莹和陈凤娇,脸色更是惊惧无比,抑制不住地发抖,如此活着,简直就是噩梦般的场景。

“不过呢……”那年轻人似乎很会卖关子,故意钓着众人的胃口,“五国十强里也不全是象这几个家伙的人渣,大家知道是谁揭穿了这几个垃圾的真面目,让他们别再玷污我们五大国的清誉吗?”

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其实大部分人都只是听到传闻而来,甚至对五国十强究竟有何劣迹都不清楚,只是人云亦云,便迅速传开。

真正在广场见过夏尘揭露周阳等人真面目的修行者,在这数万人中,还不到百分之一。

“好象是一个外地的修行者吧,只是不知道他的姓名。”有在广场出现的修行者小声说道,语气里颇为迟疑。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一个外地的陌生修行者揭穿了五国十强的真面目,恐怕大家都会觉得臊得慌。

“的确是一个外地修行者。”那年轻人严肃地道,“不过这个修行者是得到一位大人的授意后才这么做的,而这位大人就是五国十强中的一员,他早就知道十强中其他人道貌岸然,男盗女娼。为了我们五大国的荣誉,这位大人不惜以身试险,忍辱负重,假装跟这些人渣同流合污,最后的目的就是为了揭穿他们的真面目……现在他终于成功了,他成功地把害群之马从我们五大国里清除了出去,大伙想不想知道这位为了我们五国的荣誉,不惜艰难卧底,劳苦功高,冒着生命危险,有着高尚品德的大人是谁?”

他最后两个字几乎是吼出来,众人顿时都惊呆了。

不少人都热泪盈眶,激动万分,想不到我五大国在被一群人渣蒙羞之后,居然还有一位拥有如此高尚品德和光荣名誉的后天修行者,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三流五国的荣誉啊,我们应该好好珍惜。

于是所有人都用力狂吼道:“快快请出大人。”

满脸凛冽地年轻人忽然露出谦卑地笑容,躬身向着门口,用极尽谄媚地声音高喊道:“有请劳苦功高,忍辱负重,为我五国争得巨大荣誉的……许万龙大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