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天岚宗主 - 至尊仙皇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仙皇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五百七十七章 天岚宗主

地面上的神通一重修士齐声大哗,惊惧到了极点,拼命向四散逃去,更有人哭爹喊娘,跳着跃到了天空上。

但是他们的速度又怎么有夏尘快,炎火呼呼声响,一扫而过,不到两息之间,又有百余名神通一重修士变成了袅袅青烟。

天空上的神通二重和神通三重修士心惊胆颤着,能飞多高就飞多高,哪里还敢追击,唯恐被这可怕的火焰烧成渣。

偌大的天岚宗众多修士,除了几名四代祖师之外,不下千名的神通修士竟然被夏尘逼得鸡飞狗跳,还不断有人惨叫着变成一截截的火炭。

王河冲三人只感觉脸上热辣辣的,又疼又臊,象是被人狠狠扇了几巴掌。

索非烟面寒如霜,伸手一点,脚下的绚烂凤凰立刻发出一声清脆的嘶鸣,前冲而起,瞬间便扎到了炽烈的炎火之中。

雄雄炎火立刻覆盖在凤凰身上,但是凤凰本就是不死火鸟,又怎么会在意区区炎火,张嘴一吸,那百丈火焰居然化成一道洪流,被凤凰吸进了口中,就此消失不见。

夏尘脸色一变,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这凤凰并不是真正的神鸟,而是法宝幻化出来的凤凰形态,不过能逼真如此,又给他极为强大的压迫感,毫无疑问是一件极为厉害的法宝。

但是这压迫感的比起凤凰身上的天岚圣女,显然又是小巫见大巫。

神念气息从索非烟身上绽放出来,化成强大的威严,似雾似烟,布满毫光,显得她神圣之极,犹如仙子降世。

夏尘修行至今,虽然见过神通境界超过索非烟的女修,但是若论强大和威严,却是远远不及,天岚圣女。果然名不虚传。

她凌空一指,凤凰再次激越嘶鸣,巨大的尖嘴张开,吐出一道笔直的毫光,射向夏尘。

夏尘吃了一惊。刚想要闪避。但是凤凰双翅展开来,发出道道绚烂光芒,将他笼罩其中。

那绚烂光芒似乎有禁锢能力,夏尘顿时感觉身如千斤之重。连移动一步也是费劲,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毫光集在自己胸膛上。

他大叫一声,仰天向后倒去,随即被绚烂光芒带起,落在索非烟脚下。

“你威风得也够了。该躺下了。”索非烟低头俯瞰着他,冷冷道。

她虽然秉性高傲,但是城府甚深,并非喜怒形于色之人,只不过夏尘刚才一番大开杀戒,让她心中也颇为凛然。

夏尘被毫光击中,胸膛剧痛,全身力气更仿佛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脸色涨得通红。不但动弹不得,就连话都说不出来,竟是被索非烟以无上神通禁锢了。

见到天岚圣女出手擒住夏尘,众人这才呼啦啦地围了上来,面现愧色。

这么多人围堵追截。都没能拿下夏尘,反而被夏尘大肆反攻,直到圣女亲自出手才将其拿下,身为两部修士。实在是令人汗颜。

不过看见动弹不得的夏尘,众人脸色立刻发青。恨得咬牙切齿。

几百名神通修士丧生在这小畜生手里,若不折磨他到死,怎么能消得了心头之恨。

索非烟自然了解众人的心思,只是烽火七星图的隐秘都要落在夏尘身上,此时再怎么恨意难消,也不能将他杀死泄愤,朗声说道:“此人杀我数百天岚宗优秀弟子,此仇不共戴天,请大家且先忍耐几日,我会亲自动手将此人生命活祭,让他死得惨不堪言,以谢死去同门在天英灵。”

圣女殿下发话,自然无人敢违逆,众人虽然还兀自愤恨难平,但是也都没了声息,如果说眼神能杀人的话,夏尘已经是被千刀万剐。

“粱部和严部执事弟子一下死去同门的人数,这场祸事虽是夏尘一人所为,但是和燕赵脱不了关系。不能就此这么了了,而且仅凭夏尘一个人也死不顶罪,再加上秦副宗主之子秦师叔的死,一并记在燕赵帐上,我索非烟日后,一定会向他们为死去的英灵讨个公道。”索非烟道。

众人听她如此说,心头的愤恨渐渐消去,只余下悲伤,都是默默点头。

现在就算把夏尘碾为肉泥,也消不了心中的恨意,只有杀上,将修士杀光,才算是报仇雪恨。

索非烟又安抚了几句,随后便让众弟子散去。

“殿下,夏尘本来就是送死之人,但是他连杀我宗门数百名神通弟子,损失如此惨重,是否要向上面交代一下前因后果?”许金凤见到众人走开,立刻焦虑地向索非烟低声道。

“不错,殿下,虽然损失的都是严部和粱部的神通一重二重的弟子,但是这么多人,是我天岚宗极大的损失,至少要向负责统领两部的五代祖师有个解释的好。”张太吉也焦急道。

他们身为四代祖师,在夏尘屠杀百多弟子时竟然袖手旁观,虽说是碍于天岚圣女的命令,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解释清楚了,恐怕严五代祖师和粱五代祖师会撕碎了他们。

王河冲黑着脸不说话,心想要是早让我出手,何止损失惨重。

索非烟心思玲珑,哪还看不出三人想什么,淡淡道:“是我下的诏令让两部修士生擒夏尘,与你们无关,如果两位五代师祖问起,我自会应对,你们不用担心。”

三人脸色一红,虽说就是等着这句话,但是被揭破用心,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索非烟也不耽误,淡淡说声告辞后,便驱动凤凰法宝带着夏尘直奔圣女宫而去。

张太吉三人虽然不知她要夏尘有何用,但是前因后果结合,也隐隐猜测出几分相关真相。

只是这与他们自然没什么关系,而且索非烟已经把严粱两部修士损失惨重的责任承担下来,他们也算是落得一身轻松,于是也立即转身离开。

索非烟回到宫中,那巨大的凤凰闪烁着五彩霞光,倏忽之间突然变小,转而化成一道霞光,落在纤纤玉手的掌心里,随即便一闪而逝消失。

她缓步走入光明大厅,神念一动,便将夏尘毫不费力地掼在地上,淡淡道:“站起来,我有话问你。”

夏尘身子一动,立刻感觉到禁锢已除。但是凤凰法宝的绚烂光芒却没有消失,而是化成一道道游转不定的细丝,深入他的体内,将经脉缚住,力量尽失。

他一骨碌站起来,不卑不亢地道:“殿下想问我什么?”

索非烟美眸射出极其动人心魄的目光,似乎要将他看透,半响道:“你潜力如此巨大,为何还要让你来送死?”

夏尘一愣,没想到这位圣女殿下居然会先问他这句话,耸了耸肩膀道:“得罪了人,所以被牺牲。”

这句话说的十分言简意赅。

索非烟微微一笑:“如果你不是来送死的使者,我还真以为你就是要推出和我抗衡的典型,可惜了,你这个七座烽火台大圆满的天才,几日后就要被活祭。”

夏尘叹了口气,心想王中帝虽然也是天才,但是又如何能和你相提并论,左公子还妄想王中帝能和天岚圣女抗衡,真是可笑。

他淡淡道:“既然殿下觉得可惜,那就放了我吧,等我回到,必定会为殿下立下长生牌位,日日祈祷,祝福殿下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索非烟一愣,随即笑起来,她绝色无双,笑起来更是动人:“好胆识,好口才,不过你杀了宗门这么多弟子,还要让我放过你,是不是痴心妄想?”

夏尘不动声色道:“我是顺着殿下的意思做的,借刀杀人完成得这么好,殿下不更应该放过我吗?”

索非烟脸色微变:“你说什么胡话?”

夏尘缓缓地道:“我可没有说胡话,殿下明明出手便可以将我擒下,却偏偏费劲辛苦诏令其他弟子围堵我,不就是要借我的手来杀鸡儆猴吗?我虽然很弱,但是并不傻,当然要让殿下满意。”

索非烟淡淡道:“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你很快就要死了,最好不要乱说,说不定还能死得痛快点,否则就是被炼魄抽魂,死了也不能解脱,可就追悔莫及了。”

夏尘正要说话,忽然脸色一变。

索非烟脸色同时剧变,喝道:“什么人,敢闯圣女宫?”

她举起手来,手心刚刚绽放出璀璨的光芒,一个威严的声音便在光明大厅内响起来:“非烟。”

夏尘脑中嗡的一声,这声音就象是天钟,响彻心扉,一时间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震撼感觉。

“父亲……”索非烟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放下手,脸色却突然苍白了许多。

一个只有半尺左右的青色小人凌空虚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走来,停在两人面前。

他身体泛出淡淡地青光,显得有些虚幻,象是投影,然而却又栩栩如生。

虽然只有不到半尺高,但是站在夏尘和索非烟面前,这青色小人却如同巨人一般,让人情不自禁生出仰视的心里。

夏尘手足僵硬,心里无限震惊,听到父亲两个字,他立刻便知道了这青色小人是谁。

天岚宗宗主,神通七重修士,索震天。

神通七重神游境,不但修成元神,更可元神离体,瞬息之间遨游天地,上穷碧落下黄泉,扶摇直上九万里,可谓是天下于胸中,脚下步步生辉。

抬手之间,移山倒海。

神通七重,就是仙,就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