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你以为我在说笑话? - 至尊仙皇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仙皇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六百一十四章 你以为我在说笑话?

夏尘嘿嘿一笑:“我是烂泥,的确是烂泥,就我这点微末水平,怎敢在小烈哥面前抖威风?你可是神通四重,家族中排行老二的传说人物,还望小烈哥大人大量,别跟小弟我一般见识。”

“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楚小烈恍若未闻道,“从明天起你再不会在小雪面前出现,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想动手背上一个残杀家族子弟的恶名,所以你自己动手吧。”

众人悚然一惊,楚小烈的意思很明白,显然是要夏尘当众自裁,还真是够狠。

夏尘愁眉苦脸道:“小烈哥,我实在下不去手啊,小雪姐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毕竟是我的亲堂姐,我就这么戳瞎她的双眼,实在于心不忍,还是你亲自下手吧。”

嗯?众人一愣,这都哪跟哪啊?

楚小烈额头上青筋暴跳,厉声道:“你是装傻还是真傻?”

夏尘莫名其妙地道:“不是你说得吗?让小雪姐从明天起再也看不到我,小弟我也不想离家出走,只好顺从你的意思意,把她眼睛戳瞎了。”

众人尽皆晕倒,这三公子简直是怪物到了极点。

“你……”楚小烈眼里射出无与伦比地寒光,以他的聪明,哪还看不出夏尘只是在装傻。

不料他刚吐出一个字,夏尘忽然又怪叫道:“啊,我倒忘了,小烈哥,神通三重修士是拥有神念的,戳瞎眼睛也能看得见,那就干脆向一不做二不休,把她神念也毁了吧……”

“畜牲,你给我死吧!”楚小烈身为楚家三代中的第二人,本来也算是沉稳有度,却被夏尘几句装傻充愣的话刺激得暴跳如雷。

他放开楚小雪,神念化成重重利剑,就要将这天杀的畜牲刺成透明窟窿。

然而他只踏出一步,就突然僵住。犹如中了定身法般一动不敢动。愤怒的颜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一道若有若无的神念之枪就抵在他后脑勺上,轻柔若三月的杨柳春风,坚硬若仙人手中的神兵利刃,随时可洞穿他的一切生命。

“杀啊。你怎么不杀了?你不是要为楚小雪那个贱人报仇雪恨吗?怎么不杀我儿子了?”楚夫人冷酷讥讽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

楚小烈脸色变了。

“娘亲。你终于感受到我的呼唤了?差一点,我就要被小烈哥刺成筛子了,娘亲,我深深懂得了一句话。世上只有妈妈好!”夏尘泪奔到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楚夫人旁,深情地说道。

他刚才一直在发出神念,暗中召唤楚夫人,总算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这个便宜老娘赶到了。

楚夫人顿时眉开眼笑:“好儿子。有娘在这,就是你爹那个老畜牲,也不敢动你一根毫毛!”

夏尘登时无语,心想我还想拿楚小刀他们一个话把呢,你倒好,我这便宜爹直接就成老畜牲,那我不还是畜牲?

“秦红梅,楚小红欺辱我妹妹,害她如此神伤。这样嚣张跋扈的废物,你还护着他?这畜牲就是我楚家的耻辱。”

楚小烈被楚夫人威逼着,不敢稍有异动,心中暗恨自己为何不早点动手,结果等到了这畜牲靠山过来。不由得脸色铁青地喝道。

啪!一记清脆地耳光狠狠抽在他脸上,即使身为神通四重修士,楚小烈的半边脸也肿了起来。

“小辈,我没空听你屁话。跪下,向小红磕头认错。”楚夫人凛然道。语气霸道无边。

楚小烈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刚刚他还要强逼夏尘自裁,转眼之间居然就要向这人渣天跪地道歉,哪里能承受这种屈辱,怒道:“秦红梅,你以大欺小,算什么长辈,若是我爹我娘在此,你焉如此?”

“你爹?你娘?”楚夫人露出讥讽的笑容,“就那两个刚踏破神通五重的废物,我秦红梅一只手都能把他俩拍死,不信就把他们召唤过来试试,看看他们敢放一个屁不?”

“你!”楚小烈听她出言辱及自己的父母,心头更是愤怒,却是无话可说。

秦红梅身为家主夫人,和楚震风一样都是神通五重巅峰。楚家其他几个兄弟虽然也都是神通五重,但是却和楚震风秦红梅相差甚远。

到了神通境界的后期,即使是同境界的差距也是相当巨大的,否则楚震风家主的位置也不会这么稳。

若非有神通五重巅峰的母亲罩着,楚小红也未必能活到现在。

“娘,小烈哥也是我们这代子弟中的人杰,俗话说士可杀不可辱,你就不要折辱他了。”夏尘忽然道。

楚夫人一怔:“小红,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折辱他一顿,保不准这混蛋以后再找你麻烦,娘又不能时时刻刻保护你。”

楚小烈冷冷地看着他,眼里的恨意丝毫未减,他自然不会因为楚小红为他说话,就打算心软,反而杀机更深。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夏尘笑嘻嘻地道,“士可杀不可辱,既然不可辱,那就直接杀了吧。”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他的笑容忽然消失,脸色变得无比狰狞。

众人顿时脸色一白。谁也没有想到,这位三公子竟然这么狠。

楚小烈脸色也是一变,但是随即恢复平静,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意。

他根本不相信夏尘有敢杀他的胆量,这个废物他很清楚是什么性格,顶多是吓吓他罢了。

楚夫人脸上也现出犹豫之色,她虽然溺爱儿子,但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楚小烈身为楚家三代中的第二人,地位可比楚小红这废物高多了。

若是杀了楚小红,楚小烈顶多是被责罚一顿了事。但是如果是夏尘杀了楚小烈,那就是闯了弥天大祸,恐怕老祖楚天鹰都要因此勃然大怒。

虽然不公平,但是没办法,即使是在家族内部,实力也是决定一切的因素。

于是劝道:“小红,楚家严禁子弟私斗,如果伤了他性命,恐怕你四叔楚震雨那里会说不过去,娘保证,他以后再不敢找你麻烦。”

“他以后不敢?那可不一定。”夏尘似笑非笑地道,“娘,你不懂,如果你只是折辱他向我道歉,这厮不敢反抗你,却只会更恨我,说不定哪次你不留神,我就会死在他手上。”

楚小烈脸色再次一变,这句话几乎就是说到了他心坎上,这小子还真不傻。

不过他丝毫也没有否认的意思,冷笑道:“畜牲,看来你也有几分眼力,既然你知道我会如此,以后你最好和你娘寸步不离,否则让我抓住你,你想痛快死都难。”

“你在我手上,还敢威胁小红?”秦红梅怒道。

楚小烈冷笑道:“我就是威胁他了怎么样?秦红梅,你儿子不敢杀我,但是我却敢杀你儿子,这就是区别。他这个废物死了都没人会在意,你想保护他,最好永远把这畜牲拴在裤腰带上,那才叫精彩,哈哈。”

“你!”秦红梅气得眼冒火星,脸色铁青。

“我说什么来着,娘,这厮就不能留他。”夏尘叹气道,“你想揍他一顿,让他以后再不敢惹我,那是不可能的,有些人就没记性,只有杀了他才不会怀恨在心。”

他看着楚小烈,摇头晃脑地道:“小烈哥,也不是我说你,你也真是愚蠢,即使想杀我,也应该低调点求求饶,事后再图报复才对啊。现在命悬在我手里,还要这么硬气,你说我就算是想放过你,可能吗?”

楚小烈哈哈一笑,讥讽道:“低调?跟你用的着低调吗?我就是想杀你,你又能怎么样?你这废物,除了仗着你娘之外,还有什么能耐?杀我?你有种试试?恐怕你连只鸡都不敢杀。”

噗!他话音刚落,一道雪亮的锋芒便从夏尘的手上激射而出,瞬间穿透了他的心脏。

楚小烈虽然是神通四重修为,但是气息被楚夫人牢牢压制住,没有任何防御。他肉身又不比夏尘的变态,如何能抵挡裂天锋芒的突然击杀。

夏尘露出一丝森然的笑意:“小烈哥,你以为我在说笑话?”

全场死寂,众人都惊得呆了。

众家丁侍女们犹如石雕木塑,面色惊恐。

楚小伟、楚小光和楚小刀三人呆若木鸡,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

楚小雪脸色苍白无比,震惊地张大了嘴巴,浮现出不敢置信的表情。她的伤心、委屈、愤怒和耻辱跟眼前这一刻相比,不值一提。

楚夫人秦红梅脸色也一下子变得没有了血色,突然之间有些惊惶,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个懦弱的儿子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凶狠,竟然真敢当众下手杀了楚小烈,这可如何是好。

楚小烈也呆住了,他慢慢低下头来,眼角抽搐着,低头看着胸口处依然散发出炽烈寒光的锋芒,脸色僵硬无比。

这个部位是心脏,已经被锋芒绞成了粉碎。如果是常人,早已经倒地毙命,但是神通四重修为何等强大,足可肉白骨,活死人,洞穿肉身的伤势并不算什么。

但是刺穿心脏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夏尘的锋芒在他肉身里停留着,化作万千攒刺,凶狠而无情地绞杀着他旺盛的生命。

楚小烈脸上突然流露出莫大的恐惧,只有当死亡近在咫尺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生命是多么的宝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