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给谁提亲? - 至尊狂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狂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七十章 给谁提亲?

“认输!认输!我认输!”夜宵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口中的血则不停的,从掉了几颗牙齿的地方流出来…

“停!”裁判见有人认输了连忙喊停,在打下去,恐怕就要出人命了。

“我赢了?”夜辰很无辜的看着裁判。

“你赢了!”裁判有些无语的说道,这什么人啊!

夜辰从擂台上走下来,直接来到冷若雪的身边。

“雪儿,我赢了!”

“嗯,我看到了。”冷若雪有些无奈的道。

风陌然与狄飞、火情与庞森的比赛,都以风陌然和火情的胜利而告终,这样,第一天的五场比赛就结束了。

冷若雪等人在比赛结束之后,一起回了‘雅阑阁’。

随后两天,又接连进行了10场个人赛,其中冷若雪、夜辰、风陌然、火情、木黎都是两战全胜,暂时并列第一。

三天的决赛之后,会有两天的休息时间。

“呵呵,丫头啊,个人赛咱们学院可一定得拿到冠军啊!”会客室里,秋长老笑眯眯的说道,个人赛可是学院比试中,最重要的比赛了。

“秋长老,月影学院的庞森三场比赛全都输了,咱们最好还是提防点月影学院吧,免得他们狗急跳墙。”冷若雪提醒道,庞森是月影学院硕果仅存的独苗,月影学院可是把希望全都押到他的身上了。

“这倒是,月影学院的卑鄙可是出了名的,这样吧,这两天你们都留在‘雅阑阁’,别出去了,即使非出去不可,也别一个人出去。”秋长老想了想说道。

“嗯。”冷若雪等人点了点头,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几人开完会之后,冷若雪回了自己房间,并直接进了‘乾坤镯’。

“姐姐。”青爵现身,出现在冷若雪面前。

冷若雪抱起粉嫩的小奶娃“我说青爵,你怎么都不长大。”

“等姐姐解开我的封印,人家自然就会长大了。”青爵解释道。

“唉!那还不知道得多久呢?”冷若雪郁闷了,逆天决共九层,可是她现在连第二层都还没有突破呢,这样不行啊!她决定了,等学院比试结束之后,她要专心修炼。

“姐姐,有人敲门。”青爵提醒道。

“哦。”冷若雪出了‘乾坤镯’,打开房门,妖孽正站在门外。

“怎么了?”冷若雪看着妖孽问道,她回房之前可是和他们说过,没重要的事不要打扰她的。

“皇甫涟来了,你要见他吗?”夜辰有些不悦的道。

“他来干嘛?”冷若雪有些不明所以,绝美的脸蛋上尽是疑惑。

“不知道,你要不要见他啊!”

“那见见吧!”冷若雪有些无奈的道。

冷若雪离开房间,同妖孽一起来到会客室,皇甫涟正坐在会客室里和她爷爷聊着天。

“冷小姐。”皇甫涟见到冷若雪后,情不自禁的站起身。

“太子殿下,请坐。”

“不知道太子殿下前来,所为何事?”冷若雪直接问出自己的疑问。

“不要叫我太子殿下,叫我皇甫涟就好。”皇甫涟不想冷若雪和自己太生份,连忙说道。

“好。”冷若雪也不矫情。

“是母后让我来的。”皇甫涟解释道。

“皇后娘娘有什么事吗?”

“皇甫玉醒过来了,不过已经成了傻子,母后让我提醒你,小心点,徐贵妃不会放过你。”皇甫涟将他来此的缘由像冷若雪解释了下。

“代我谢谢皇后娘娘的关心,我会小心的。”冷若雪客套的说道。

“我要转告的事情说完了,我先告辞了。”皇甫涟站起身说道,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讨女孩子欢心,母后临来前叮嘱他的话,让他很为难。

“爷爷,您怎么看。”送走了皇甫涟之后,冷若雪问道。

“雪儿啊,这些天我们还是提高警惕吧!”冷擎天想了想说道,徐怜儿那人有多坏,他很清楚,所以他不能在让她伤害到自己的孙子、孙女了。

“对了,雪儿,我那天在比赛场地好像见到了七皇子。”冷擎天突然想起来,说道。

“七皇子?他来月都了?”怪不得冷若雪最近总感觉有人在盯着她,会是七皇子吗?

“爷爷,不用管他,估计他是和徐娜儿一起来的。”冷若雪想了想,猜测道。

“嗯。”

“爷爷,我先回房间了。”

“好。”

两天的休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个人赛决赛第四天的早上,冷若雪等人来到比赛场地,抽好了签之后,就坐在了擂台边上等着。

冷若雪今天的对手抽到了风陌然,而且,她今天是第一组上场。

比赛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在裁判下令之后,两人走到台上。

“裁判,这场比赛我认输。”比赛刚开始,风陌然就对裁判说道。

“你确定?”裁判看着风陌然确认道。

“确定。”

“那好吧!今天第一场比赛,冷若雪胜。”裁判无奈的宣布。

“风大哥,你们这是干嘛?”下了台后,冷若雪有些不悦的问道,四场比赛了,四个对手居然全都认输。

“雪儿,我们这是有自知知明啊!我们几个哪里是你的对手,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时间呢?与其这样,不如保存实力对付其它人。”风陌然笑着解释道。

“就是啊,小姐,咱们都是自己人,不用计较这么多啦,一致对外才是最重要的。”冯达凑上前来说道。

“雪儿,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啊!”妖孽也附和着。

“别告诉我,你也打算认输?”冷若雪看着妖孽问道,她一直都摸不清这妖孽的实力,真的很想和他好好战一场的。

“嗯嗯,雪儿,你是咱们家的一家之主,我哪打得过你啊!你一定要对我手下留情啊!”妖孽看着冷若雪讨好的说道。

“我是一家之主?”冷若雪美眸紧盯着妖孽问道

“嗯嗯,你绝对是!”

“那我的话你一定会听喽!”冷若雪轻笑着道。

“听,一定听!”

“那我要是不许你认输呢?”冷若雪莫测高深的看着妖孽,美眸中闪过一丝算计。

“雪儿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手下留情好不,要是想对我使用家庭暴力,等没人的时候你在揍我啊!”妖孽可怜兮兮的看着冷若雪,满脸哀求。

“……”

听了妖孽的话,冷若雪头上挂满了黑线,这妖孽扯得也太远了点吧!她什么时候要对他家庭暴力了?

“哼!冷若雪,靠着队友认输赢了这么多场,你算什么本事,情哥哥一定会打败你的。”这时,西门雅走了过来,满脸不屑的说道。

“哪来的疯婆子?这么没有礼貌!”冷若雪轻轻的扫了西门雅一眼,语气平淡的道。

“该死的,你说谁是疯婆子?”西门雅不顾形象的吼道。

“淡定,淡定,你的情哥哥一定不会喜欢泼妇的,看人家水小姐,比你温柔多了。”冷若雪边说,边特意看了眼,正温柔的呆在火情身边虚寒问暖的水馨然,挑拨道。

这西门雅的心计比起水馨然来可差远了,十个她都不会是水馨然的对手。

“你…哼!”西门雅瞪了冷若雪一眼,可是却含情脉脉的,看了看夜辰,然后,向着火情所在的方向优雅的走了过去。

“情哥哥,雅儿会在台下为你加油的!”

不远处传来了西门雅温柔的声音,冷若雪听到后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这帮女人,真是太会演戏了。

“雪儿,你也要在台下为我加油哦!”妖孽有些撒骄的道,他今天的对手是火情哦,他一定会揍得火情满地找牙的,哼!敢觊觎他的女人,都该死!

“嗯,今天必须赢。”冷若雪点点头,说道。

“放心,放心,我不会让我未来的娘子失望的。”妖孽保证道。

下一组,火情对夜辰。

“雪儿,到我上场了。”妖孽说完,转身走上擂台。

“我不会手下留情。”火情客气的说道。

“没人要你手下留情。”夜辰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龙升学院的人是不有毛病啊!怎么开打之前都喜欢说这样的话。

“那开始吧!”火情也不想在浪费时间了,今年凤天学院的这些学生都是他最大的敌人。

“那还废什么话!”夜辰不悦地道,快点打完了,他好下去陪雪儿。

火情听了夜辰的话,有些恼怒的,直接使出了他最强的灵技‘火云排山’,只见庞大的火属性灵力,像一座巍峨的高山一样压像了夜辰…

“好厉害啊!这应该是你们火家最强的天级灵技了吧!”贵宾席上,一位中年男子对身边,同样年纪的一个男人说道。

“是的,这个灵技,只有像情儿这样的天才才有资格学习,一般的天才可是无法使用的。”那中年男子一脸骄傲的说道,情儿可是他们火家这一代最出色的孩子,同时也是他的骄傲。

“那个夜辰也很神秘,这一战不知道他们谁会赢?”另一位中年男子有些好奇的说道。

“对了,夜兄,那个夜辰不是你们夜家的人吗?”他又转头对自己身边,一直沉默寡言、全身黑衣的中年男人问道。

“是我们夜家旁系的。”黑衣男子紧抿双唇,表情严肃的道。

该死的旁系杂种,居然敢打伤他的儿子,而且天赋又在他的儿子之上,这个夜辰绝不能留,否则将来只怕会对他的儿子造成威胁,黑衣男子在心中思忖着,已经对夜辰起了杀心。

贵宾席上的人心思各异,而台下的冷若雪看着那极其庞大的火属性灵力朝着妖孽压了过去,也有些担心起来,她在台下都感受到了那灵力的威压,更何况擂台上的妖孽,不知道这妖孽有没有办法应付…想到这,她的心不禁揪了起来…

台上的夜辰看着扑面而来的灵力,不以为然的笑笑,随手释放出自己的暗属性灵力,只见那还没有拳头大的黑色灵力毫不畏惧的迎向比它大了百倍不止的火系灵力,很快,拳头大的黑色灵力就被火灵力给包围了,直至消失不见了…

“这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那么点的灵力够干嘛的?”

“就是啊,看来这场比试火少主赢定了。”

观众席上又开始议论起来。

对于台下观众的议论,擂台上的火情丝毫没放在心上,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这夜辰真的只有这么点手段。

“别告诉我,你只有这么点手段,要真是这样,会让我很失望的。”火情战意十足的说道,找到一个好对手可不容易。

“等下你自然会知道。”

“咦!怎么会这样?”观众席上一人发出惊呼。

只见擂台上的火系灵力越来越小,而原以为已经被吞噬掉的暗属性灵力却慢慢的壮大起来…

“这…”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无语了,第一天的决赛,夜辰就用这一招赢了夜家少主,没想到今天居然又是同样的一招,这究竟是什么灵技啊,怎么什么属性的灵力都能吃?

当那小小的暗属性灵力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后,便立即回到了自己主人的身边,邀功似的围着夜辰转起了圈。

夜辰伸出手,将那暗属性灵力捉在手中,片刻之后,灵力就消失了。

“现在到我了。”夜辰淡淡的说道,刚刚可是火情先出手的。

夜辰的话音方落,一丝比头发还要细的黑色灵力袭向了火情,那丝灵力刚碰到火情的身体之后,便将火情一圈圈的捆了起来…

火情一愣,想要挣脱,可是却怎么也挣不开,随即,一个拳头招呼到了他俊美的脸上,甚至全身上下都没能幸免…

台下的冷若雪额上挂着几滴冷汗,这妖孽和他们有仇是怎么地?专门揍人家的脸,夜宵是这样,火情也没能逃脱这个命运,唉!真是可怜啊!好好一个绝色美男又要变成猪头了。

“你这个野蛮人,快住手,不许你揍情哥哥。”台下的水馨然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被揍了,立即不淡定了,不顾形象的叫嚷着。

西门雅看到这种情况也有些愣神,不过,她可没有水馨然那么激动,毕竟,她并不是非火情不嫁的,她只喜欢强者,谁最强她就嫁谁,现在看这种情形,大发神威的夜辰好有男人味哦!

“裁判,我赢了吗?”夜辰依然很无辜的看着裁判。

“你…你赢了。”裁判有些无力的说道,火情虽然没有认输,不过显然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而且,裁判非常肯定,他要是不判定夜辰赢了的话,他肯定会继续揍下去。

“谢谢!”夜辰很有礼貌的道谢之后,淡然的走下擂台。

至于火情,当然是被人抬下去的。

“夜哥哥,你好棒哦!”西门雅一见夜辰下来,连忙第一个迎了上去,有些发花痴的说道。

“不许叫我夜哥哥,滚!”夜辰有些不耐烦的吼道,然后,看都懒得看西门雅一眼,大步流星的直接走到冷若雪的身边,一脸的讨好。

“雪儿,人家赢了,有没有奖励?”妖孽绝美的脸上尽是期待的看着冷若雪。

“你想要什么奖励?”冷若雪似笑非笑的看着妖孽。

“亲我一下吧!”妖孽有些害羞的说道。

“好啊!你闭上眼睛。”冷若雪很大方的同意了。

“好,好!”妖孽心里这个激动啊!雪儿终于要亲他了,他听话的闭上眼睛。

“……”

“亲完了!”冷若雪淡淡的说道。

“亲…亲完了?”怎么这么快啊!只是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而且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哦,好像毛绒绒的…

“雪儿,亲太快了,人家都么有感觉。”妖孽有些不满的道,目光却有些狐疑的看着冷若雪怀中的小银狼,这小东西什么时候跑出来的?

“小枫枫,你在亲他一下吧!”冷若雪对怀中的小银狼说道。

“姐姐!”小枫枫毛绒绒的小脸上尽是害羞,呜…姐姐好坏,它的初吻居然给了一个公的…

“雪儿,是这小东西亲的?”妖孽一脸惊恐的问道,一只手则不停的擦拭着刚刚被亲过的地方。

“是啊,怎么了?”冷若雪装糊涂的看着妖孽,脸上尽是不解。

“呜…人家是要你亲!”妖孽委屈的看着冷若雪,美眸中水花泛滥,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

“你没说啊!”冷若雪脸上表情十分的无辜。

“那我现在说了,你现在亲!”妖孽不依不饶的道。

“不要!你说亲一下的,现在一下已经亲完了。”冷若雪很坚决的说道。

“雪儿,你太坏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妖孽越想越委屈,干脆转过头,不理冷若雪。

“喂!喂!妖孽!”冷若雪用手指轻戳戳他的背。

谁知妖孽不但不理她,而且肩膀不停的抖动着,好像在哭…

这妖孽不会真的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哭吧?冷若雪心中疑问多多,不行,她不能上当,这妖孽最喜欢在她面前装可怜了…

想到这,冷若雪决定了,先不理他,免得他又趁机提条件!

直到当天的比赛全部结束,他们回到了‘雅阑阁’,妖孽一直都不肯理睬冷若雪…

第五天…

第六天…

比赛依然按照计划进行着,可是从第四天的决赛开始,直到第六天的决赛全部结束之后,妖孽一直都没有理过冷若雪…

‘雅阑阁’凤天学院的会客室里。

“小姐,你和夜团长还没有和好啊!”冯达走到冷若雪的身边忍不住问道,这两天多来,夜团长和小姐之间的低气压,弄得他们都不敢大声说话了,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

“他不肯理我,我也没办法啊!”冷若雪有些无奈的道,那个妖孽也太小气了点吧,都两天多了,还不肯理她。

“小姐,男人是要哄的,你是女人,要让着点夜团长嘛!”冯达自认为十分公正的说道。

冷若雪听了冯达的话,额上冷汗直冒,啥叫男人是要哄的?啥叫女人要让着男人?

这话她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是不是说反了啊!虽然,她前世今生都没有接触过爱情,可是也不带这么骗她的吧!

“小姐,你在去好好哄哄夜团长嘛,夜团长很好哄的。”冯达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唉!那好吧!”一直这样下去是不行,没有妖孽在她身边黏着她,她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冷若雪离开会客室,直奔妖孽的房间。

到了妖孽房间门口,她敲了敲房门,可是半晌都没人应。

没人?没听说妖孽有出去啊?冷若雪等了会,转身正准备离开,房门打开了。

“你干什么呢?”冷若雪走进房间,忍不住问道,这个妖孽实在是太反常了。

“发呆!”妖孽冷冷的说道,眸子还有些红红的。

“还生气呢?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冷若雪耐着性子哄道。

妖孽低着头,不说话…

“我和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

妖孽还是不说话…

“你要是在不说话,我可走了啊!”冷若雪威胁道,然后,转过身准备离开。

刚走了两步,就被一双结实的手臂紧紧的抱住了。

“不许走!”妖孽霸道的说道,双臂抱得更紧了。

“你不理我,我还不走?”冷若雪故意说道,可是心里却乐翻了,哼!可不是只有妖孽才会演戏的。

“是你先欺负我的。”妖孽委屈的说道。

“我…”冷若雪刚要说话,就被门外的爷爷给打断了。

“雪儿,火家来人了。”冷擎天在门外,先敲了敲夜辰的房门,然后直接说道。

“知道了,爷爷。”

“妖孽,火家不会是来找你算账的吧!”冷若雪猜测道,这妖孽把火家的天才少主揍得面目全飞,火家会放过他才怪!

“嗯,那你要保护我。”夜辰有些撒骄的道,唔,雪儿好香、好软哦!

“咱们出去看看吧!”冷若雪道,还有三场比赛,个人赛就全部结束了,不知道火家这个时候派人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非得出去吗?”妖孽有些不情愿的道,难得美人在怀,他怎么舍得离开,呜…来得真不是时候,要知道,他这两天的忍耐可全是为了这一刻啊!

“爷爷来叫我们,当然得出去了。”冷若雪说道,要是没有重要的事,爷爷是不会来打扰她的。

“那好吧!”妖孽不情愿的说道,可是抱着雪儿的双臂却不肯松开,还没抱够呢!

“松开啦!”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啊!

“我不!没抱够呢!”妖孽有些任性的说道。

“我们先去看看什么事,回来在让你抱。”冷若雪哄道,这个妖孽有时候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

“这可是你说的哦!”妖孽开心的道。

“嗯,我说的。”

两人离开房间后,去了会客室,火家派来的一位长老正坐在会客室中等着她。

“雪儿,这位是火家的大长老。”秋长老介绍道。

“大长老,您好。”冷若雪客套的打了个招呼。

“呵呵,冷小姐客气了。”火家大长老满意的打量着冷若雪,现在的冷若雪可是今非昔比了,哪里还是那个,人见人厌的傻子啊!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她呢,不过,这样实力与美貌并存的女子,恐怕也只有他们家少主才能够配得上。

火家大长老想到自己此次来的任务,随意的看了眼冷若雪身边的夜辰,微皱了皱眉,这个夜辰虽然实力不错,不过,论身份、地位和他们家少主完全没有办法相提并论,所以,他很有自信的认为,冷若雪听了他的来意之后,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大长老此次来有什么事吗?”冷若雪直截了当的问道,她的时间很宝贵,所以还是开门见山的好。

“呵呵,冷小姐,莫急啊!听我慢慢说。”大长老非常的淡定。

“大长老,有什么事您就直说吧,我们后天还有比赛呢!”冷若雪道,言外之意就是快点说吧,我们没那么多的时间和你浪费。

“呵呵,冷小姐还是个急性子。”大长老笑眯眯的说道,脸上的表情非常和蔼。

“大长老知道就好。”冷若雪被这慢悠悠的大长老弄得都没有什么耐心了。

“呵呵,是这样的,冷大将军、冷小姐,我今天主要是来提亲的。”大长老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不过,他的话就好像一颗炸弹,将在场的人给炸得差点灵魂离体。

“提…提亲?给谁提亲?”冷擎天有些结巴的问道,难道他出现幻听了?

“当然是冷小姐啊!”大长老理所当然的说道。

“什么?”妖孽一听到大长老说的话就怒了,火家的人当他是摆设吗?居然来向他的未婚妻提亲,真是欺人太甚!

“你激动什么?听大长老把话说完嘛!”冷若雪急忙拉住气得想要揍人的妖孽,哄道。

好,他忍!他到想看看这大长老还能说出什么来?夜辰强忍着怒火,瞪视着火家的大长老。

“等等,大长老,哪个冷小姐?”冷擎天有些迷茫的道,他可是只有一个孙女的,而且已经订亲了。

“大将军真是喜欢开玩笑,当然是冷若雪小姐啊!你不是就这一个孙女吗?”大长老努力忽视,瞪着他的那道视线说道。

“大长老,不好意思啊!我孙女已经有未婚夫了。”冷擎天解释道。

------题外话------

谢谢亲华丽水晶、jenhui送的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