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猿猴,你想太多了! - 至尊狂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狂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十七章 猿猴,你想太多了!

临近傍晚时分,冷若雪等人总算是抵达了凤鸣山的山脚。

一路上,他们都忍受着那只黑色大雕的魔音穿耳,早都有些不耐烦了,所以,他们对于小孔雀刚一到达了凤鸣山,便急不可待的将那只黑雕给拽到了一个偏僻无人的隐蔽角落,全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冯达,今天咱们就在这里扎营吧!明天在进山。”冷若雪看着山脚下空旷的地势,吩咐着。

“好。”冯达应道,然后,便带着一众属下兄弟去搭帐篷了。

“原公子,你带帐篷了吗?”冷若雪看着站着不动的猿猴,轻笑着问道。

“没有,带那东西干嘛?”猿猴有些傻傻的问道。

“当然是睡觉用的,难不成你打算露宿荒野吗?”冷若雪就知道这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二世祖肯定不会带这些露营用的东西,所以,才故意问滴!

“呃!我什么都没带。”猿猴哭丧着脸道,他很少离开一盟,所以,这些东西他根本用不到,更何况,不管他去那里,自己的那些属下都已经替他打点好了,哪里还需要他动手啊!

“那怎么办?”冷若雪故作无语的问道,还轻叹了口气。

“我…我守夜好了。”猿猴想了想道,他知道,宁小姐的这些属下都不喜欢他,所以,他是不能够指望着他们中的谁会善心大发,将自己的帐篷让出来给他住的,在这点上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那怎么好意思,你可是原盟主的公子。”冷若雪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没关系,给宁小姐守夜是我的荣幸,晚上你们都去睡觉吧!有我和黑蛋守夜就可以了。”猿猴略带讨好的道。

“那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冷若雪假意的推辞了下,便不在拒绝。

“啊!美人!在来!在来!”突然,黑雕痛并快乐着的声音传进了冷若雪等人的耳中。

众人的额上滴满了黑线,全都不约而同的腹腓着,这是个什么情况,虽然此时他们的心里都很好奇,可是,却谁都没有过去瞧瞧,呃!主要是他们害怕会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嗷!嗷!”紧接着,又是数声压抑般的嚎叫,黑雕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听到这声音,冷若雪等人心头的疑惑更重了,好奇心也被彻底的勾引起来了。

“呃!那个猿公子,你的兽兽叫得这么惨,你不过去看看吗?”冯达面色有些古怪的问道。

“这个…不用了。”猿猴有些怕怕的道,听这惨叫声,他可不敢过去啊!

猿猴的话立即换来了冯达等人的鄙视,他们的脸上、眸中都明晃晃的写着,‘这什么主人啊!兽兽在忍受着非人的虐待,可是,当主人的却一点担当都没有,哼!谁若是当了他的兽兽,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啊!嗷!”不远处的嚎叫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而冷若雪等人的好奇心也坚持了半个小时…

随着哀嚎声越来越微弱,冷若雪等人心里不禁胡思乱想起来,不会是出了兽命了吧!别看小孔雀平时一副乖巧无比的模样,发起狠来也要兽命啊!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在众人胡思乱想的时候,小孔雀心满意足、神清气爽的迈着八字步,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主人!”小孔雀飞奔到冷若雪的身边,讨好的蹭了蹭。

“满意了?”冷若雪轻抚着小孔雀头上柔软的羽毛,有些无奈的笑着道。

“还凑合,主要是那只死鸟蛮配合的,主人放心,它还活着呢!”小孔雀一脸坏笑的道。

“美人,为了你我会好好活着的。”这时,黑雕有些虚弱的声音从角落里传了出来…

而这一次,小孔雀听到黑雕叫它美人,居然奇迹般的没有发怒,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深感不可思议,唔!莫非两只鸟达成了某种他们不知道的协议吗?

不过,随后当他们看到扭扭捏捏的从角落中走出来的黑雕时,他们便释然了,同时,也全都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哈哈!”

“哈哈!”

众人看着黑雕现在的模样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同时,他们也在心里感叹着,这小孔雀真是够绝的,居然将黑色大雕身上的羽毛全都给拔掉了,唉!怪不得用了这么久呢!此时的黑雕,全身上下都光秃秃的,连根汗毛都找不到,可见小孔雀的手法是多么的干净利落了。

“黑蛋,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猿猴看到自己兽兽现在光秃秃的样子,吓了一大跳,同时忍不住在心里想到,黑蛋这个样子还能飞行吗?而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美人说我太黑,它不喜欢,所以就帮我改造了下。”黑蛋身上的皮肤微微泛红,竟然有些害羞的道。

“你…”猿猴快要被这只笨鸟给气死了,虽然很想揍它,不过,当着宁小姐的面他却不敢表现的太过暴力,免得被宁小姐嫌弃。

“美人说我现在的样子好看多了。”黑雕一副坠入情网的情圣模样道。

“好看你个头,你现在还能飞吗?”猿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低吼道,他还不敢吼得太大声,怕被心仪的宁小姐听到。

“嘿嘿!现在当然不能,不过,等过段时间我的羽毛重新长出来,我就可以飞了。”黑蛋不以为然的道,只要能讨美人欢心,一身羽毛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猿猴被黑蛋气得浑身上下直打颤,话都说不出来了。

“淡定,事已至此,你节哀吧!”冯达走上前安慰道,随后,其它人也都纷纷有样学样的拍了拍猿猴的肩膀,以示安慰之意。

“谢谢你们的关心,我没事。”猿猴感动的道,呜…他终于被他们所接纳了,他美滋滋的想着,不过,众人若是知道他现在的想法,肯定会告诉他,你想太多了。

“走,跟我们去打猎吧!”冯达接收到妖孽的眼神,便搂着猿猴的肩膀,将恋恋不舍、极不情愿的猿猴给强行拽走了…

“打猎!我没说要和你们去找猎啊!”猿猴的声音不远不近的传进了冷若雪的耳中。

冷若雪轻笑笑,有些娇嗔的看了眼妖孽,美眸中明显写着‘你好坏!’

“小孔雀,把这只秃毛雕带到别的地方呆会,我和你主人有话要说。”妖孽看着正瞪大双眸不停的打量着他们的黑雕,轻声吩咐着。

“是。”小孔雀应道,然后,便拽着黑色大雕的翅膀离开了…

“雪儿,现在灯泡都走了,真好。”妖孽将冷若雪搂进怀中,略带得意的道。

“你啊!”冷若雪无奈的笑笑。

“我想和雪儿单独呆会嘛!”妖孽轻笑着。

“嗯,我知道。”冷若雪点点头,反手抱住妖孽的腰。

就这样,两人一直互相搂着对方,虽然没有多余的言语,可是,却温馨无比,而他们之间那种亲密的氛围,却是任何人都插不进去的。

直到听见了脚步声,两人才不舍的松开了对方。

“小姐,我们回来了。”冯达故意大声道。

“嗯。”看着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冯达等人,冷若雪点点头。

“看来你们的收获不错嘛!”冷若雪见到他们手中拎着的兔子,不禁有些感叹的又道。

“是啊!嘿嘿!这山里有很多的低阶灵兽,一逮就是一窝。”冯达看着手中肥美的兔子,开心的道。

“呃!原公子这是怎么了?”冷若雪突然瞄到躲在众人中间狼狈不已的猿猴道,只见他身上的衣服居然都破了,而且,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这不禁让她有些诧异,唔!冯达等人应该不至于又把他揍了一顿吧?

“他这是被兔子给弄的。”冯达强忍着笑意道,说实话,他长这么大还从没见到这么笨的人呢?非但连只兔子都抓不到,反倒还被那些智商不高的兔子给当成了猴子耍。

“那些兔子太狡猾了,我…我一只都没有抓到。”猿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呜…本来他是不想去打猎的,可是,后来听宁小姐的属下说,他们家小姐最喜欢吃兔肉,所以,他才想要好好表现一把,也在宁小姐的面前露露脸,谁知道最后反而丢人现眼了。

“没关系,多抓几次就好了。”冷若雪轻笑着安慰道,可是心里却忍不住腹腓着,这样一个二世祖,抓不到才正常呢!要是被他抓住兔子,那兔子得多傻啊!

“猿公子,本来嘛!你没抓到兔子晚上应该是没有饭吃的,不过,咱们小姐心地善良,自然不会看你饿肚子,所以,你去找条小河把这些兔子都收拾干净吧!若是有一点不干净的地方,晚上就别想吃饭了。”冯达坏笑着吩咐着。

“我…我不会收拾兔子。”猿猴有些怕怕的道,呜…飞行了近一天,他早就饿了,若是晚上不让他吃饭,他会饿死的。

“林原,你给他打个样。”冯达转头看了眼林原道。

“好。”林原从戒指中取出了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然后,又拎起一只已经死掉的兔子,手脚利落的扒皮、去内脏,不到一分钟,一只足有十多斤的巨兔便被他收拾干净了。

“给你,就照着这个标准来。”林原将收拾好的兔子塞到了猿猴的手中,并提醒道。

“呃!”猿猴有些傻眼,这…这还能算是人吗?速度也太快了点吧?他那群属下虽然偶尔也会给他烤东西吃,不过,速度和这人的没法比啊!

“呃什么呃!快去收拾吧!记得一定要洗干净啊!”林原有些不耐烦的道。

“我不知道哪里有河。”猿猴小声的道。

“我们回来的路上不是遇到过一条河嘛!离这里又不是很远,你去那里洗就行。”林原有些无语的道。

“哦!可是,这么多兔子我怎么拿啊!”猿猴的问题又来了。

“尼玛,你是三百六十五问啊!怎么这么多的问题,这些兔子又没让你用手拿,你的储物戒指是玩具啊!”林原耐心用尽了,忍无可忍的吼道。

“这么凶干嘛!”猿猴小声的嘀咕道,脸上尽是委屈。

“快去!”林原瞪着眼睛吼道。

“啊!我这就去!”猿猴连忙将其它人手中拎着的兔子收到了戒指里,然后,便认命的去收拾了。

不过,没多久他又回来了。

“别告诉我,你这么快就收拾好了?”林原有些不敢置信的道,尼玛的,这不是出鬼了吗?

“那个…可不可以将你的匕首借我用下。”猿猴怕怕的缩了缩脑袋,小声的道。

“给你,别弄丢了。”林原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然后,深吸了几口气,将已经收回戒指中的匕首递给了猿猴。

“嗯。”猿猴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便又离开了。

“冯达,你们让他去收拾兔子,他行吗?”冷若雪看着猿猴如同上刑场般的离开了这里,不禁有些头疼的问道。

“小姐,咱们也是从啥都不会过来的,人啊!就得多锻炼,所以,我们现在是在给他机会,他得感谢我们呢!”冯达不以为然的道。

“看样子今天晚上是吃不成兔子了。”冷若雪对于猿猴收拾兔肉的速度没报任何的希望。

“嘿嘿!谁说吃不上了,我们手里还有呢!”冯达从自己的戒指中掏出了十多只肥美的巨兔,略带得意的道。

“唉!你们真是越来越坏了。”冷若雪感叹道。

“嘿嘿!要是指望着吃那二世祖收拾好的兔子,估计明天早上也吃不上,所以,我们当然得做两手准备喽!”冯达很不以为然的道。

说完,冯达等人便一起动手,不多时,兔子肉便放到火上烤着了…

可是,直到冷若雪等人吃完了晚饭,天色越来越黑了,那猿猴竟然还没有回来,这不禁让冷若雪有些好奇起来。

“冯达,你带人去找找那猿猴吧!现在我们还没有离开一盟,若是他出了什么事,原盟主还不得把我们吃了?”冷若雪有些无奈的道,唉!这只猿猴还真是个麻烦,虽然她很想将这只猿猴丢在这里喂狼算了,可是,现在还不是和他们翻脸的时候,否则,她早就一走了之了。

“嗯。”冯达点点头,随即便带着人进入凤鸣山寻找猿猴。

片刻后,冯达等人抬着只剩下一口气的猿猴回到了营地。

“这是出什么事了?”冷若雪看着浑身血肉模糊、呼吸十分微弱的猿猴,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我们去河边的时候,他就这个样子了。”冯达解释道。

“把这个给他吃下去。”冷若雪拿出一粒丹药,递给了冯达道,唉!现在猿猴还不能死啊!她的戏还没演完呢!

“嗯。”冯达接过丹药,撬开了猿猴的嘴,将丹药丢了进去。

不一会儿的工夫,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猿猴便苏醒了过来,而他身上的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

“宁小姐!呜…我以为自己在也见不到你了!”猿猴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便是向冷若雪痛哭流涕的表达自己的心情。

“停!原公子,你别光顾着哭,你先和我们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冷若雪很好奇的问道。

“我…我正在河边收拾兔子肉,来了一伙人把咱们的兔子全都抢走了,还打伤了我。”猿猴小声的解释道。

“哦!那你怎么不大声救救?”冷若雪有些不理解,这二世祖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最近接二连三的受打击呢!唉!真是个倒霉的孩子。

“对手人太多,又都很凶,我还没来得急说什么,便被他们给打伤昏过去了。”猿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呜…现在他才知道,他爹果然没有骗他,这凤鸣山真的很危险,他才来这么一会儿,这小命就差点交待在这里了。

“你的匕首也被他们给抢走了。”猿猴不敢看林原,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补充道。

“谁抢的?”林原瞪着眼睛,恶狠狠的质问道,那匕首可是小姐为他们炼制的,他们每人一把,要知道,让自家小姐炼一次器有多么的不容易啊!所以,那匕首绝对算得上是千金难求,而他们平时也很珍惜,都不舍得用那匕首来杀人,唔!就是时常用来切肉。

“不…不知道。”猿猴被林原那凶狠的表情吓得身体有些哆嗦,说话也结巴了。

“那你可还记得那些人的样子?”冷若雪淡淡的问道。

“嗯,他们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猿猴恶狠狠的道,这都是第二次了,他长这么大,唯二的两次被人揍,第一次找不到人,所以,第二次揍他的这些人,他就算是翻遍了整个凤鸣山也要将他们找出来!

“那就好,明天我们进山顺便找找吧!”冷若雪淡定的道。

“宁小姐,这是你第二次救我了,呜…我决定了,我一定要…”猿猴的以身相许几个字还没有说出来,便被妖孽给打断了。

“小姐,你到时间休息了。”妖孽坏笑着提醒道,在原家父子面前,他的身份不是雪儿的未婚夫,而是侍卫。

“哦!好。”冷若雪很无奈,她知道,这醋坛子八成又吃干醋了。

随后,冷若雪便与妖孽钻进了一间帐篷。

“他…他怎么也进去了?”猿猴有些傻眼的看着那个美如妖孽的男子,居然也跟着宁小姐一起进了帐篷,便有些不淡定了。

“他是我家小姐的贴身侍卫,当然有权利进去了。”冯达连眼皮都没掀,语气有些淡淡的道。

“贴身侍卫也不用如此的贴身吧!”猿猴有些妒火中烧的道,呜…为什么那个可以贴身保护宁小姐的人不是他啊!苍天啊!你真是太不公平了。

“切,你不是也有暖床的丫头嘛!以我家小姐的身份,有这么个贴身侍卫有什么稀奇的。”冯达很不以为然的道。

“呃!你怎么会知道?”猿猴有些心惊的道,这事他可是告诫过身边的人谁都不许说出去的啊?

“你以为自己那点破事还真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啊!”冯达有些无语的道,其实,他对这猿猴的八卦还真没什么兴趣,不过,这些事情都是那只黑雕为了讨好小孔雀才告诉它的,而小孔雀又转述给了他们听。

“那宁小姐知道吗?”猿猴有些紧张的道。

“我们都知道了,你说我们家小姐会不会知道?”冯达不答反问道。

“完了!完蛋了!这可怎么办啊?”猿猴郁闷了,宁小姐若是因为此事对他印象不好了,那他可怎么活啊!呜…虽然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可是,万一宁小姐介意呢?

“别想太多了,好好守夜吧!”冯达拍了拍猿猴的肩膀,提醒道,嘿嘿!虽然他不会读心术,不过,光看猿猴的表情,他就猜到那家伙心里在想什么了,其实,他很想大吼一声,‘猿猴!你想太多了!’

说完,冯达便钻进了自己的帐篷,而其它人也都纷纷回了自己的帐篷。

眨眼间,外面就只剩下一个处于失魂状态的男人,外加一只坐在火堆旁取暖的秃毛雕了。

唉!没毛的雕儿可真冷啊!黑蛋忍不住在心里感叹着,不过,至少它已经哄得美人不在生气了,相比它那个主人,它觉得自己幸运多了,而它主人,要走的路还很漫长。

黑蛋胡思乱想了一通后,便坐在火堆旁,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主人…

直到猿猴灵魂归体,感觉到了一道注视着他的目光,才不情愿的抬起头:“黑蛋,你盯着我看干什么?”

“主人,这里有火,你不冷吗?”黑蛋提醒道,唉!主人有些傻了。

“哦!”经黑蛋这么一提醒,猿猴才发现自己现在确实挺冷的。

他站起身,挪了几步路,也走到火堆边上坐了下来,不过,坐下后,他又感觉到肚子饿得发出了抗议声,呜…近一天没吃过东西的他,饿了。

“黑蛋,有吃的吗?”猿猴无奈之下和自己的兽兽要起了吃的。

“没有,主人,你的储物戒指中不是有干粮吗?”黑蛋提醒着。

“哦,是吗?”猿猴有些半信半疑的朝戒指中看了眼,果然在里面发现了几块硬绑绑的干粮。

猿猴认命的拿出干粮啃着,心里则心酸不已,呜…从小到大,他几时受过这样的待遇啊!他越想越委屈,可是,还得含着泪将那硬绑绑的干粮吃光…

到了下半夜。

越来越冷了,猿猴和秃了毛的黑蛋都冻得浑身打颤,即使身在火堆旁,都无法驱散夜晚的寒气,所以,一主一兽只好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

隔天。

冷若雪等人从帐篷里面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景象。

“晚上很冷吗?”冷若雪有些不解的道,这又不是在山里,冷也应该冷不到哪里去吧!更何况,他们的身边不是还有火堆吗?

“嗯,很冷!”猿猴感觉到自己都快要冻僵了。

“还真是个二世祖啊!连这点苦都吃不了,这要是在深山里,我们第二天见到你们的时候,是不是只能见到两块冰雕了啊?”冯达略带鄙视的嘲讽道。

“我…”猿猴瘪了瘪嘴,却无言以对。

“做早饭吧!”冷若雪有些无奈的道。

“嗯。”片刻后,冯达等人手脚利落的做好了早餐,而猿猴看着他们麻利的动作,则又傻眼了。

吃早饭的时候,猿猴好像八辈子没有见过食物似的,狼吞虎咽的吃着,弄得冯达等人十分无语,这人…是得多饿啊!

“不好意思,我太饿了。”猿猴看着大部分的食物都进了他的肚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他觉得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没吃过如此好吃的东西呢!

“没关系,我们会给你记帐的,吃掉的东西你都得付钱。”冯达笑眯眯的道。

“嗯嗯,钱不是问题。”猿猴连忙道,只要不在让他饿肚子。

吃完了早饭,众人又简单的收拾了下,便朝着凤鸣山里走去。

凤鸣山里当然不会有真正的凤凰,它主要是因为形似凤凰而得名。

从远处看,整个凤鸣山就是一只正在鸣叫、展翅欲飞的凤凰。

而凤鸣山的景色在神之大陆上又是出了名的秀丽,在加上山里面的兽兽实力都不是很高,甚至连九级超神兽都少得可怜,圣神兽更是不见踪迹,因此,很多的家族势力都喜欢带着族中的晚辈来此历练,所以,冷若雪等人刚进山不久,就碰到了好几队人马。

其中有一队,则正好是他们想要找的人。

“宁小姐,就是那些穿着蓝色衣服的人打伤了我。”猿猴小声的对冷若雪等人道。

“哦!”冷若雪听了猿猴的话,美眸看向那支以身穿蓝衣为主的队伍。

那支队伍人数大约三十人左右,实力大部分都是初级神人,不过,带队的几人却有着高级神人的实力,而他们的服饰基本都是蓝色,衣服上还绣有图腾,衣摆的左下角处有一个小小的姚字,他们中间只有一名女子身穿耀眼的红衣,也使得她在队伍中格外的出挑。

那名女子极其美丽,身段妖娆、性感撩人,虽然说容貌或许不及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宁家小姐,不过,气质上却是比宁家小姐好太多了。

唔!这只猿猴不会是因为见色起异,所以才被打劫的吧?看着不远处的美丽女子,冷若雪忍不住暗自思忖着…

------题外话------

谢谢亲忻翌忻投的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