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被钓上来的海豚美 男 - 至尊狂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狂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七十章 被钓上来的海豚美 男

“嗯!小姐!这宁家少主不知道怎么搞的,明明知道当初下毒的事情是宁端做的,竟然还让他参加比赛,真是岂有此理。”葡萄一脸愤怒的道。

“这件事不是证据不足嘛!不让他参加比赛,那十九长老岂会善罢干休。”冷若雪轻笑着道,其实在她看来,宁端参不参加这个内部比试根本不重要,毕竟,宁端的实力在宁家根本排不上号,而宁山的毒解了之后,宁端以及宁熙儿什么时候才会受到家族惩罚也就不在她关心的范围内了,更何况,她们都已经惩罚过宁端了,至于宁熙儿,也是早晚的事。

“十九长老真是隔应人啊!跟个苍蝇似的。”莲子心有感触的道,在宁家住着的这些天,她也没少听到这十九长老的大名,而且,当初小姐被带进主宅质问的时候,那十九长老貌似还找过自家小姐的麻烦。

“小姐!听说宁熙儿是宁少主的妹妹,你说他会不会…”葡萄有些不放心的道,虽然话并未说完,不过,冷若雪一听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看着葡萄和莲子你一言,她一语的说着,冷若雪有些哭笑不得的道:“这你听谁说的?”

“宁家的一名侍卫告诉我的,小姐,宁家少主竟然瞒着我们这件事,你说他想干什么?”葡萄一脸怀疑。

“葡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宁浩阑没告诉我们这件事,应该是他觉得没有那个必要,换言之,也是宁熙儿在他的眼里不算什么,所以,我们不要乱猜忌了,更何况,他若真敢包庇宁熙儿,我也不会放过他。”冷若雪想了想,淡笑着道。

“嗯!那我们就看他的表现吧!”葡萄非常慎重的点着头,而她这副认真的表情,倒是把冷若雪给逗笑了。

“哈哈!葡萄!你越来越可爱了。”冷若雪伸出雪白的玉手,在葡萄美丽的脸蛋上摸了把,调戏道。

“小姐!你调戏我!”葡萄涨得满脸通红,气鼓鼓的道。

“嘿嘿!”冷若雪坏笑着,而此时,暂停了一段时间的比赛也正式开始了。

正如冷若雪所想,这次,宁山赢的毫无悬念,十分顺利的进入了下一轮的比赛,而宁家众人见到宁山毫发无损后,也深感惊奇,因为当初他们都清楚,宁山是中了忘魂,可是看他现在精神熠熠的样子,就知道他没事了。

冷若雪炼制出忘魂解药的这件事,在宁家只有少部分人知晓,因此,他们见到宁山后,都忍不住私下里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着。

不过,无论他们的反应如何,都不在冷若雪观注的范围内,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初赛很快便结束了。

初赛结束之后,宁家共有五百名族人进入了下一阶段的比赛,而从比赛的中后期开始,所有的比赛都将在主赛场进行了。

初赛参加人员的实力差距较大,因此,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悬念,不过,从比赛中期开始,将会有真正的竟争出现了,而且,所有的队手也不在按照年龄进行分组,而是由抽签决定。

休战了三天之后,中期阶段的比赛正式在主赛场拉开了战幕。

冷若雪坐在主席台的贵宾席上,美眸环视着四周,今天来看比赛的宁家族人比前一阵子多出了不少,整个比赛场地几乎坐满了人,而且,参加比赛的人员,气势也十分高涨,看样子对比赛都势在必得。

赛前,她特意去看了宁大哥和宁山,宁大哥虽然情绪内敛,不过,她看的出来,宁大哥的心里也是憋着一股气的,在加上宁山的出事,因此,这次的比赛对宁大哥来说,也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至于宁山,到底是年纪小的关系,喜怒都形于色,不过,信心到是蛮足的,看到他这个样子,冷若雪也就放心了。

“冷小姐真是厉害啊!竟然能炼制出忘魂的解药,我们宁家大长老研究了那么久,都没能炼制出来的东西,你几天就弄出来了。”这时,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冷若雪的耳边响起。

冷若雪听到这话,轻抬美眸,看向声音的主人。

“这不是十九长老吗?好久不见了。”冷若雪淡笑着打起了招呼,至于十九长老口中的言语,则被她红果果的无视了。

“是啊!冷小姐真是厉害,我们大长老都炼制不出来的东西,你几天的时间竟然就炼制出来了。”十九长老见冷若雪避重就轻,又忍不住道。

“我是运气好。”冷若雪淡淡的道,忽略了十九长老口中的言外之意。

“是啊!我们大长老就没你这样的运气,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十九长老感叹着,脸上还尽是遗憾。

“十九长老是在替大长老抱不平吗?”听到他这话,器师总会大长老轻撩眼皮,似笑非笑的开口道。

“想不到十九长老和你们宁家大长老的关系这么好,不过,你们家的大长老又没在,你这马屁拍的是不是有些多余呢!”冷若雪也略带嘲讽的笑着道。

“你…”十九长老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是!他是想要挑拨冷若雪和自家大长老的关系,而且,原本他也以为,自已那话说出去之后,会得到不少长老的附和,谁知道根本就没有人搭他那茬,不仅如此,器师总会的那位和冷若雪还一个鼻孔出气,真是气死他了。

“我什么?唉!这世上怎么总是有这种人,自己不招人喜欢也就罢了,还总想蹦出来隔应别人,你说万一他哪天碰到个脾气不好的,被人宰了可怎么办啊!”冷若雪貌似自言自语的道。

“小姐!这种人即使被人宰了也活该!”边上站着的葡萄连忙道。

“冷小姐,你的婢女真是太不懂规则了,咱们在这里说话,一个婢女哪里有插嘴的份。”冷若雪和葡萄的一搭一唱,令十九长老万分的恼怒,不过,老祖宗还在这里,所以,他即使对冷若雪在不满,也不敢苛责于她,只好将怒气发泄到葡萄的身上,可是,葡萄听了他的话,只是鄙视的轻瞟了他一眼,便不在看他,而这也着实将他气的够呛!

“言论自由嘛!而且,我这个主人很民主,葡萄虽然是婢女,也是有话语权的。”冷若雪不以为然的道。

不过,她的话却令葡萄更加的挺胸抬头,骄傲不已,眼神又挑衅的看了眼十九长老,眼中的鄙视都懒得掩饰了。

“婢女就是婢女!冷小姐岂可主仆不分!”十九长老强忍着心中的怒气,不赞同的道。

“那十九长老教教我,怎么样才算是主仆有别?难道成天打骂属下,才能显示出当主人的威严吗?”冷若雪淡笑着道。

“呃!至少当仆人的,得有仆人的规则,像她这样的,主人说话的时候随意插嘴,可绝对不行啊!”十九长老想了想,指着葡萄道。

“十九长老!她是我的婢女,行不行得我说的算,若是别人看不过眼,那可就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唔!您老人家很闲吗?”冷若雪有些指桑骂槐的道。

“我怎么会很闲!我忙的狠!”十九长老咬牙,心里暗恨,该死的冷若雪,竟然骂他是狗!不过,他若是知道,在冷若雪的心里,他连狗都不如,估计会更气。

“那您老人家快去忙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冷若雪催促道。

她的话,让葡萄‘噗嗤’笑出了声,而十九长老则涨红了一张老脸。

“呃!家族比试是宁家的重中之重,我怎么能随意离开!”十九长老额头冒出了冷汗,给自己找借口道,不过,随后宁家家主的话,却让他的生活越加的陷入黑暗中。

“没关系,如果十九长老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批准你可以离开了。”宁家家主不咸不淡的开口了,而他这话虽然深得冷若雪的心,但听在十九长老的心里,却十分的不是滋味,呜…老祖宗竟然帮着外人欺负他,可是,他却不敢怒不敢言,当然,也没打算就此离开,否则,他的老脸可要丢尽了。

“十九长老!干爹都同意你离开去办你自己的重要事情了,你怎么还坐在这儿呢?”冷若雪看十九长老半天没动地方,遂好心的提醒道。

“呃!什么事情也没有家族比试重要。”十九长老强扯出一丝笑容道,眼神还委屈的望向其它的长老,可惜,却没有一个人肯替他说话,其实,在其它长老的心里,都觉得十九长老有些咎由自取,你说现在老祖宗还在这儿呢!他没事找冷若雪的麻烦干嘛啊?那不是吃饱了撑的呢!

“那你就老实呆这儿吧!”宁家家主轻瞟了眼十九长老道,他现在真是怎么瞅这十九长老怎么不顺眼,唉!宁家怎么会有这样的晚辈呢!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是!”十九长老小声应道,老祖宗都发话了,他敢不老实吗?本来想给冷若雪找点不自在,谁知道自己一点便宜没占到不说,还被老祖宗给嫌弃了,他心里这个郁闷啊!而其它和他有同样心思的长老,见十九长老没能在冷若雪那里讨到什么好,自然也不敢开口了。

没有了烦人的苍蝇,冷若雪的耳边也安静了下来,而她也可以专心的看比赛了。

此时的主场地中,共有五座擂台,每座擂台上正捉对厮杀,比赛的档次明显比初赛强了不少,不过,冷若雪在宁家认识的人不多,因此,他们的比赛也引不起她太大的兴趣。

中期阶段的比赛,分为五天进行,每天一百人参加,而宁山和宁海的比赛分别排在了第三天和最后一天,所以,除了这两天,冷若雪基本上属于打酱油的,其实,若不是看在干爹的面子,她甚至都想回房睡觉了。

仿佛知道她兴致不高似的,比赛刚开始没多久,宁艳便来找她了。

“若雪妹妹!我们去城里转转吧!”宁艳在冷若雪的耳边小声提议道。

冷若雪看了眼宁艳,心道,这位宁家大小姐还真是任性妄为啊!本来她是不好意思离开的,不过,人家宁大小姐都不在乎了,那她还在乎什么啊!看了眼宁家家主,她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宁艳便将她拐出了宁家主宅。

“你想带我去哪?”走在主城的街路上,冷若雪有些好奇。

“带你去抓鱼吃。”宁艳笑咪咪的道,脸上尽是得意。

“呃!”冷若雪抹了把额上的冷汗,有些无语了,宁艳将她从宁家带出来,就是为了带她抓鱼?这事怎么听着这么不靠谱呢?就连跟在她身旁的葡萄和莲子都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可不是一般的鱼,不过,也不好抓就是了。”宁艳美丽的脸蛋上尽是向往,其实,她是听宁熙儿不停的在自己耳边念叨着冷若雪怎样怎样,有些烦了,才会拉着冷若雪出来的。

“这鱼在哪?”冷若雪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不过,眼看着她们都要出城了,真不知道宁艳想带她到哪去。

“距离宁家主城不远有个寒潭,鱼就在那里面。”宁艳笑着道。

而她口中的不远,指的是从宁家主城到那里,飞大约半个小时就到了,这对于神界的人来说,确实是不远的距离。

出了宁家主城,宁艳便拿出了自己的飞行兽,并示意冷若雪等人坐上去。

她的飞行兽是一只美丽的仙鹤,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实力为七级圣神兽,看上去有些高傲,甚至对宁艳这个主人都有些爱理不理的。

冷若雪见状,忍不住打趣道:“你这只兽兽好像有些自恋啊!”

“嗯!它并不满意我这个主人。”宁艳有些无奈的道,做为一个被兽兽嫌弃的主人,她很委屈的好不好。

当她们坐到那只仙鹤的背上,仿佛为了验证宁艳的话似的,它稍显粗鲁的直飞天空,而且,还时不时的晃动几下,不过,它眸中那恶作剧般一闪而逝的眸光,却没能逃过冷若雪的眼睛。

“这只鸟的羽毛不错,蛮柔软的,应该够做一床被子了。”冷若雪软弱无骨的小手,轻柔的抚摸着那只仙鹤背上的绒毛道。

“呃!”宁艳听了冷若雪的话,额上情不自禁的滑过数道黑线,暗道,冷若雪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想用鹤儿的羽毛做被子吗?这可不行啊!她哪里舍得。

那只仙鹤名叫鹤儿,冷若雪的话说得很大声,自然也听进了它的耳中,不过,它却根本没当一回事,因为它很清楚,主人才不会允许那个实力低微的女人如此对它呢!

而葡萄和莲子这两个二十四孝婢女,听了冷若雪的想法,立即附和道:“小姐的主意真好,用这只仙鹤的羽毛做出来的被子肯定暖和又柔软。”

“嗯!艳姐姐不是想送我礼物吗?我不要别的,就送我点这只鸟的羽毛吧!”冷若雪说着的同时,更是将手伸到了鹤儿背部羽毛最厚实的部分,那里的羽毛浓密柔软,手感极好。

“若雪妹妹!这…”宁艳有些为难,她是说过想送冷若雪礼物,可是,却没打算送鹤儿的羽毛,要知道,鹤儿平时最宝贝的就是那一身雪白漂亮的羽毛了,若是她将鹤儿的羽毛送了出去,鹤儿还不恨死她啊!可是,看冷若雪的样子似乎又很认真,所以,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艳姐姐!就这么说定了。”冷若雪不容她拒绝,并笑咪咪的道,接着,她又对葡萄和莲子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帮小姐我拔毛。”说完,她的手抓住鹤儿一簇浓密的羽毛,直接连根拔起…

刹那间,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冲天而起“啊!”

被拔了毛的鹤儿,疼的全身颤抖不已,还在空中,庞大的身躯便不受控制的剧烈晃动了起来,冷若雪等人见状,只能抓紧它身上的羽毛,而且,一边抓着一边拔,看的宁艳心疼不已。

鹤儿心里又气又怒,强忍着身体的疼痛降落了下来,刚一落地,它便想将冷若雪几个人从身上甩下来,不过,早有准备的冷若雪等人,却根本不会给它这个机会,反而抓紧时间在拔毛。

宁艳见状,连忙给鹤儿求情:“若雪妹妹,别拔了,这很疼的。”

“艳姐姐!你别急!等我拔够了,自然不会在拔的。”冷若雪轻笑着道,还给宁艳使了个眼色,言外之意就是让她别管。

宁艳也看出来了,冷若雪这是在给她报仇呢!虽然心里暖暖的,但是一想到鹤儿要受苦了,她还是有些心疼,不过,她也想看看冷若雪能将鹤儿训化成什么样子,所以,只好眼不见为净的走到了另一边呆着,否则,她一定会阻止的。

见宁艳离开了,冷若雪三人更加肆无忌惮的拔起了鹤儿身上的羽毛,而鹤儿虽然想反抗,却怎么也甩不掉背上的三个女人,这不禁让它恼怒不已。

只见鹤儿不停的在半空中飞上飞下,想将冷若雪三人从背上弄下去,有她们在,它即使想幻化都没有办法,而且,背部疼的它都快要哭出来了,更可气的是,冷若雪拔够了它背上的羽毛后,又盯上了它脖颈处更加柔软的羽毛。

那里的羽毛更加的柔软,但是拔起来也更疼,活生生的被拔掉了羽毛,鹤儿想死的心都有了,同时,它也更加的郁闷,它堂堂的七神圣神兽,为什么拿三个实力不如它的人类一点办法都没有呢!它怎么也想不明白。

冷若雪、葡萄和莲子三人,手上的羽毛上下翻飞,飘荡在半空中,而她们手中的动作更是迅速无比,几乎是眨眼的工夫,鹤儿身上的羽毛就会少掉一块,不过,她们三人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因为鹤儿并未求饶。

不知道过了多久,折腾的精疲力竭的鹤儿终于崩溃了,放声大哭的哀求道:“呜…不要在拔我的毛了!我错了!”它是真的怕了,堂堂的七级圣神兽,竟然拿三个弱小的人类毫无办法,这要是传出去,肯定没有人会信,可是,用尽了力法,它就是甩不掉她们,所以,只能服软了。

“错了?你错哪了?”冷若雪轻抬美眸,淡淡的笑着道,可是手上的却作却没有停下来,而且,所到之处,鹤儿身上的羽毛便离它而去。

“我、我不该瞧不起你们!”鹤儿小声的道,黑亮的双眸中,泪水在打转,可是,想哭又不敢哭,那委屈的小模样真是让人心疼不已,可惜,除了它的主人会心疼,冷若雪三个人根本不在乎,而自己的主人又没有在眼前。

“还有呢!”冷若雪继续问道,拔毛的动作依然如同行云流水般的流畅。

“我不应该给主人脸色看,呜…我以后不敢了。”鹤儿不傻,它很清楚冷若雪为何会如此对它,而它之所以不将自己的主人当回事,除了因为主人实力低外,也是因为主人对它的纵容,可惜,现在连主人都不帮它了,所以,它只能对这个恶魔低头,毕竟,这个恶魔才不会心疼它。

“看来你还挺明白的!哼!身为兽兽,竟然敢给主人脸色看,你真是太不趁职了,也就艳姐姐纵容你,若是换成我,早就把你揍的服服帖帖了。”冷若雪训斥道。

听她所言,鹤儿虽然嘴上一言不发,可是心里却忍不住腹腓着,你除了会拔毛,还会干别的吗?还想把它揍服,凭你的实力可能吗?它活了这么久,没听说过小小的中级神人能把七级圣神兽给揍服的,不过,这话它绝对不敢说出来,而且,脸上还得摆出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因为它怕冷若雪继续拔它的毛,呜…它丢了圣神兽的脸,丢了仙鹤一族的脸,它没脸见同类了!它在心里自怨自艾着。

“你以后给我老实点,否则,我见你一次,拔你一次,把你身上的毛都拔光,看你还敢不敢得瑟。”见鹤儿不说话,冷若雪又继续警告道。

“我真的不敢了。”鹤儿连忙道,心里泪流不止,现在在它的眼里,冷若雪绝对是恶魔的化身,它哪里在敢招惹啊!

“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这次就放过你了。”冷若雪大人有大量的道,而被拔了毛的鹤儿还得对她感激涕零。

“谢谢高抬贵手!”鹤儿一副小媳妇样的道。

“小姐!这点羽毛恐怕不够做被子的,要不在拔点吧!”看到鹤儿服软了,葡萄仍然坏笑着提议道。

她的话,吓得鹤儿小心肝乱颤个不停,心里更是忍不住暗骂着,坏人!坏人!这几个女人真是太坏了!呜…主人,快来救我脱离魔爪吧!

“没关系,下次有机会在继续拔。”冷若雪看了眼浑身颤抖的鹤儿,非常善良的没有同意,凡事都得见好就收嘛!之后,她又叫回了宁艳,准备继续上路。

宁艳回来后,看着鹤儿身上参差不齐、长短不一的羽毛,心里涌起了深深的同情,而鹤儿见到她后,竟然无比的亲热,热泪盈眶的直接将头扑进了她的怀中,见状,她愣了愣,随即便反应过来,轻笑着伸手抚摸着鹤儿的头安慰着,可是,心里却忍不住在想,还是若雪妹妹有本事啊!鹤儿对她还从没如此亲近过呢!

安慰了会儿,她们继续上路,而这一次,鹤儿明显乖巧了很多。

不多时,她们的目的地终于到了。

冷若雪跳下鹤儿的背,看着宁艳所说的寒潭。

这个寒潭面积并不是很大,也就十多平方大小,潭水很深,虽然能看到白色的鱼儿游来游去,但是潭水却深不见底,不仅如此,这寒潭也异常的寒冷,距离寒潭还有段距离,她便感觉到了冷冽的寒气。

看这周围景致如画,气候也温暖怡人,可是,这里却有一座与周围景色并不协调的寒潭,这可真是太奇怪了。

冷若雪心中虽然有着疑惑,但是也并未多想,因为看这寒潭在这里出现似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若雪妹妹!我和你说哦!这里面的鱼味道十分鲜美,只要用想的,我就会流口水,不过,那些鱼儿太狡猾了,很难捕捉。”宁艳本来很兴奋,不过,只要一想到有可能吃不到美味,她的心里又郁闷了起来。

“艳姐姐!这座寒潭应该有年头了吧?”冷若雪淡笑着问道。

“嗯!这座寒潭虽然不大,不过,在神界还算小有名气,特别是这里的鱼,保你吃过还想吃。”宁艳有些流口水的道。

“那怎么才能把这里的鱼抓上来呢?”冷若雪走到潭边,看着欢快游动的鱼儿道。

这潭水温度太低,下潭里去抓鱼显然不现实。

“嘿嘿!我早有准备。”宁艳说完,便从储物镯子中取出了四个鱼杆,分别递给了冷若雪、葡萄和莲子三人。

冷若雪看着手中的鱼杆,心里十分无语,原来宁艳是带她来钓鱼的,不过,这里的鱼吃什么?

正想着的工夫,她便看到宁艳走到潭边拔了几株生长的十分茂盛的水草,那水草呈银白色,上面似乎还挂有冰珠,水草的叶片呈半圆形,非常厚实,但那水草的温度也是非常低的。

“这是鱼饵?”冷若雪手里拿着水草,看着宁艳问道。

“嗯!只有用这种水草,才有机会钓到寒潭中的鱼,不过,也得看运气,因为这里的鱼儿很狡猾。”宁艳解释道,说完,她已经动手将一片水草叶子挂到了鱼钩上,并将鱼线抛进了寒潭之中,而她自己则拿出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了潭边。

看着宁艳一整套的动作,冷若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原来,这里的鱼是吃素的。

不过,想归想,她还是老老实实的给鱼钩挂上草叶,在潭边钓起鱼来。

刚将鱼钩放到水里不久,冷若雪的鱼杆便有了反应,她轻轻一拉,一条巴掌大的白色鱼儿便被拽上了岸。

“若雪妹妹,你的运气真是太好了。”宁艳一脸的羡慕嫉妒恨,明明是她先下的杆,可是,她的鱼杆却没有任何的动静,这真是太欺负人了。

紧接着,冷若雪的鱼杆又接二连三的钓上鱼来,就连葡萄和莲子都各钓上了两条鱼,可是,宁艳的杆却仍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不禁让她越发的郁闷起来。

“你们真是太欺负人了!”宁艳忍不住抱怨道。

“我们只是运气好而已,不过,我们钓上来的鱼儿都不大,这里的大鱼可都给艳姐姐留着呢!”冷若雪笑着安慰道。

“算你会说话!”宁艳听了冷若雪的话,心花怒放,继续专心的钓起鱼来,唔!她一定要钓条大鱼上来。

不过,直到葡萄和莲子烤好了鱼,宁艳的鱼杆都没有什么动静。

吃着手里的烤鱼,宁艳愤愤不平,一双幽怨的眼睛更是时不时的飘向冷若雪,呜…她运气怎么这么差呢?

看着宁艳孩子气的举动,冷若雪失笑不已,并又递给了她一条鲜嫩多汁的鱼,这寒潭里的鱼,味道还真是不错,和她镯子中的有一拼了。

宁艳接过鱼,咬牙切齿的啃着,仿佛要将自己心中的怒气全都发泄在那烤鱼上似的,突然,她看到自己放在岸边的鱼杆动了动,遂连忙跑过去拉住了险些掉进潭中的鱼杆。

“啊!若雪妹妹!是条大鱼,快来帮我!”宁艳紧紧拉着鱼杆,不过,被她钓上来的那条鱼似乎个头不小,正在水下努力的挣扎着,和她打起了拉距战。

只见潭中水花飞溅,潭水不停的上涌着。

“来了!”冷若雪见状,连忙和葡萄、莲子一起跑到了宁艳的身旁,帮她拽着那鱼杆,这次宁艳钓上来的鱼果然不小,她们四人都险些拉不住。

和水下的大鱼僵持着,冷若雪见这样拉距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便将暗黑虎王夫妻从房子中移了出来。

暗黑虎王一出来,便笑咪咪的对冷若雪道:“小丫头,想我们了吗?终于舍得让我们出来放放风了。”

“别废话了,快点帮忙!”冷若雪看到一出来就得瑟的虎王,没好气的道。

“好咧!看我的。”暗黑虎王庞大的身躯往冷若雪的边上一站,巨大的爪子抓住鱼杆,轻轻一提、一拉,轻松无比的便将水里的大鱼拽上了岸。

顿时,众人都有些傻眼了。

呃!这是鱼吗?冷若雪看着被拽上岸的巨大生物,有些无语,因为这分明就是一只…海豚,这海豚身长近两米,体型如同一座小山似的,全身呈淡蓝色,身上的皮肤泛着淡淡的莹光,一双水汪汪的黑色大眼睛,此时正愤怒无比的瞪视着她们。

冷若雪想不明白,寒潭里怎么会有海豚,海豚分明就是海里的生物,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而且,貌似这只海豚的实力还不低,达到了八级圣神兽的实力,和…暗黑虎王的实力应该不相上下吧!不过,水里的兽兽到了陆地上,那就只有找虐的份了,因此,即使这只海豚的实力不低,冷若雪也不看好它,更何况,也不知道这只海豚怎么弄的,身上竟然被鱼线给缠住了,难怪它会被钓上来。

看到那海豚狼狈的样子,冷若雪都有些同情它了。

“我想钓的是鱼。”宁艳小声的嘟嚷着,似乎有些嫌弃这只海豚,其实,这也不能怪她,毕竟,人类都是生活在陆地上的,因此对于人类来说,只有陆地上的兽兽才最适合他们,至于水里的,在人类的眼中,等同于废物,也显少有人会契约水里的兽兽。

听到宁艳这么说,那只海豚气得不停的从鼻孔中喷着泡泡,可是,因为有暗黑虎王夫妻的存在,它还是多少有些惧意,但是,也不甘示弱的朝着宁艳吼道:“那你钓我干嘛?我又不是鱼!”

海豚很怒,可是,又不敢过于得罪冷若雪等人,呜…谁让它现在势单力孤呢!这要是换成水里,它又哪里需要害怕这些人类啊!

“我说了我想钓的是鱼!你吼什么?”听到海豚吼她,宁艳的脾气也上来了!

“都给我闭嘴!许也不许吵!”看到一人一海豚险些打起来,冷若雪有些头疼的吼道。

她的话还挺管用,宁艳和那只海豚瞪了眼对方后,真的消停了下来,不过,宁艳是给冷若雪面子,而海豚则是给冷若雪身边的虎王夫妻面子。

“你怎么会在寒潭中出现?”冷若雪将目光转向那只海豚问道,打死她,她也不相信会有海豚生活在寒潭中,所以,她得先问清楚才行。

“我来自于无尽之海,那里有个海眼通向这里,所以,我自然就跑到这里来喽!谁知道自己竟然会那么倒霉的被你们给钓了上来。”海豚相当郁闷,说完之后,低垂着大脑袋,不在言语。

“来自于无尽之海?你不好好的在海里呆着,跑到这寒潭干什么?”宁艳有些恼怒,这只臭海豚,耽误了自己钓鱼不说,它还先委屈上了,真是岂有此理!

而且,那无尽之海离宁家神域距离相当遥远,这只海豚就算是散步也散不到这里吧!

“你以为我想来吗?我还不是被逼无奈。”海豚委屈的都快要哭了,一双大眼睛也更加的水润。

“莫非你在无尽之海呆不下去了,所以,想换个地方?”冷若雪听了海豚的话,猜测道,虽然她不知道无尽之海在哪里,不过,既然是海,那面积应该不小,就算是因为抢地盘,也不至于将一只八级圣神兽给逼到寒潭中吧?

“不是,是有人想抓我当契约兽!我不愿意,当然只能逃了。”海豚实话实说道。

“谁会那么没眼光,找只海豚当契约兽啊!你们在陆地上又没什么大用。”宁艳一脸鄙视的道。

“你少瞧不起人,我虽然在陆地上实力不能完全发挥出来,不过,在海里我可是显少有对手的!”海豚有些不服气的道。

“你是人?”宁艳一脸好奇的上下打量着面前的海豚,眼中尽是问号和惊奇。

“你…”海豚被宁艳气的说不出话来,头一转,看向了冷若雪道:“妞,只要你肯帮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海豚的话,让冷若雪有些风中凌乱,虽然不是第一次有兽兽叫她妞,不过,从一只海豚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她还是有些没办法适应。

“你想我怎么帮你?”看了眼满脸期待的海豚,冷若雪决定无视它口中那个‘妞’字。

她向来热心助兽,更何况,海豚也是她前世比较喜欢的一种动物,现在这只会说话的海豚开口求着她了,只要在她能力范围之内,她是不会拒绝的。

“先帮我将身上的鱼线弄掉吧!”海豚要求道。

“嗯。”冷若雪颔首,接着,便走上前解开了缠绕在海豚身上的鱼线。

海豚获得自由后,立即化身为人,顿时,一个绝色美男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美男,身材高大,有着一头淡蓝色的及腰长发,一双璀璨的星眸闪烁着动人的光芒,看向冷若雪的目光中,隐隐有电流闪过,粉嫩的红唇轻启,一道灵魂契约便从他的口中念出,随着契约规则的降临,将他和冷若雪笼罩在其中…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人或兽兽都有些傻眼,因为他们谁都没有想到,那只海豚竟然自主签订了灵魂契约,而他甚至都没有征求过冷若雪的意见。

契约规则消失之后,冷若雪便看到了宁艳、葡萄和莲子那略带同情的目光,这不禁让她有些哭笑不得,而当她将目光转到了罪魁祸首的身上,却看到那罪魁祸首正一脸娇羞的看着自己,顿时,额头上的冷汗流了下来。

虽然她已经习惯了,总是有兽兽未经她允许便自主契约的事实,不过,这并不代表着她不会生气。

“你…”冷若雪刚说了一个字,便被面前的美男给打断了。

“你说过会帮我的,不可以说话不算数哦!”海豚美男坏笑着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