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吃醋的宁家主 - 至尊狂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狂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一百八十二章 吃醋的宁家主

他和宁老头心照不宣,一直有联姻的打算,不过,两人的眼光都太高,各自的晚辈中一直未有让对方满意之人出现,所以,两个老头一直挑挑捡捡,宁浩阑和程轩的婚事便一直耽搁了下来。

他在家中听闻宁老头认了个干女儿,宠爱有加,在加上程轩这臭小子又跑来了宁家躲避他的婚事,因此,他便前来宁家探望,顺便一箭双雕,看看宁老头的干女儿和自己这个不孝孙辈。

见到了冷若雪后,他满意至极,没想到宁老头竟然有如此眼光,不过,这小丫头貌似不太好搞定的样子,思及此,他又偷瞄了眼程轩,看到程轩那副小心翼翼、一脸警惕的模样,他心里突然烦燥了起来。

这个臭小子成天就知道惹他生气,不过,他却有一个软肋,那就是不喜欢成婚,只要家族中有人提出让他娶妻生子,那就跟要了他的命似的,用他的话说,自己逍遥自在的多好,可不想找个拖累。

本来,程轩做为他选定的接班人,他不但对他寄予了厚望,也宠爱有加,程轩若真不想成婚,他也不会逼迫他,不过,这臭小子太喜欢惹他生气了,因此,只要他生气,就会拿他的婚姻大事做文章,而他一但如此,程轩便会离家出走,久而久之,他们两人心中反倒也心照不宣起来。

他可以容忍程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以容许他不想结婚,可是,却无法容忍程轩给他弄出来同性的绯闻,所以,一听到这个消息,他便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就怕此事成真,更可气的是,当他非常慎重的将这个消息告诉宁老头和器师总会大长老的时候,两人却差点笑的背过气去,真是气死他了。

不过,现在看到了冷若雪,他心中却有了另外的想法。

程家家主一把拽过程轩,另一只手则拉着冷若雪,径直走进了主院的花园之中。

身后的宁家家主和大长老对视了眼,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笑容,并一同走了进去。

在花园的凉亭坐下后,程家家主又打量起冷若雪来,良久,才如同诱拐小白兔的大灰狼般,一脸和蔼的道:“小丫头,我很喜欢你,有时间带你去我们程家玩玩如何?”

“谢谢程家主美意,只要有时间我一定去TXT下载桃运狂医。”冷若雪看了自家干爹一眼,虽然不知道这老头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既然这程家主是干爹的朋友,面子他总是要给的。

“那择日不如撞子,你今天就和我走吧!”程家家主乐呵呵的道。

“呃!”冷若雪有些傻眼,这是怎么个情况,这程家家主还是个行动派,如此心急如焚想让别人去家里做客的倒也少见,不过,她现在可不能去。

“程老头,你是特意来撬我墙角的?”宁家家主听了程家家主的话,气黑了一张脸并略带不悦的道。

“哪能呢!我可是真心实意想要招待你的宝贝干女儿,你得理解我的一片苦心啊!”程家家主很委屈,还不动生色的暗踢了程轩一脚,不过,程轩却没有弄明白自家老祖宗的意思,因而并未顺着他的话去说。

见状,程家家主更气了,心里不停的暗骂,这个小兔崽子,怎么如此没眼色呢?

“谢谢程家主了,不过,我现在不能去程家,而且,我已经决定等宁家的家族比试结束,就回神之大陆了。”冷若雪淡笑着道,不过,她的话却如一枚炸弹,将宁家家主的大脑炸的一片空白。

只见宁家家主如同被抛弃的了怨妇般,极其哀怨的瞅着冷若雪,哽咽着道:“雪儿丫头要抛弃干爹了,呜…我怎么这么命苦呢!”

“唉!雪儿啊!你这一回神之大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了。”大长老也一脸的伤感,精明的眸子中,眼泪若隐若现。

冷若雪看到他们唱作俱佳的样子,额上挂满了黑线,暗道,干爹、大长老,你们要不要如此夸张?她又不是一去不回了,干嘛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不知道的,还不得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啊!

“呜呜…”看到冷若雪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宁家家主和大长老两人竟然抱头痛哭起来,看傻了在场众人。

其中程家家主最为愧疚,因为如果不是他提出让冷若雪去自已家族做客,冷若雪也不会说出要回神之大陆这样的话,唉!这可如何是好呢?

“干爹、大长老!你们要不要如此夸张啊!”冷若雪很无语,来往神界和神之大陆,对于干爹和大长老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桩,现在这两人偏偏弄这么一出,为的是哪般啊!

“雪儿丫头,你真的决定等比赛结束就回去吗?”宁家家主忍不住问道,心里却在想着,要不要将家族比试无限期延后呢?

“嗯,干爹!回神之大陆之后,我就可以安心修炼,争取早日来神界和你们汇合了。”冷若雪安抚道,其实,她已经感觉到了晋阶的壁障,只是这里毕竟是神界,她怕弄出的动静太大,到时一发不可收拾,另外也是不想自己的底牌过早暴露,因此,回神之大陆晋阶是最稳妥的,但以干爹的固执,只怕不会轻易让她离开,所以,她已经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

宁家家主听了冷若雪所言,知道她心意已定,不过,他就是舍不得,唉!修炼无经年,雪儿丫头若是真闭了关,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了,他若是想了可怎么办呢!

见到自家干爹纠结的样子,冷若雪知道不能逼的太急,所以见好就收的转移了话题。

“干爹!程家主贵客上门,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招待下?”冷若雪轻笑着提议道。

“对!对!应该好好招待我下。”程家家主闻言大喜,呜…自己总算是受到重视了,真是不容易啊!还是女儿好!女儿是爹的贴心小棉袄!此时此刻,他看向冷若雪的目光更加的火热!

原因为何?因为他来宁家多次,不过,却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的重视,宁家那死老头每次看到他,都一副不欢迎的样子,好像他是上门来打秋风的穷亲戚似的,唉!只要一想到这些,他就泪流满面,好不凄凉,但即使这样,他在宁老头这里受到的待遇也算是好的,至少每次来,宁老头虽然板着脸,也没有任何的特殊对待,但至少吃喝不愁,相对于姚家那老东西,他知足了,要知道,若是换成姚家那老头上门,食宿都得自理。

“招待个屁!雪儿丫头,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我们宁家都快揭不开锅了,哪有钱好好招待他,有什么就吃什么得了!”看着程家老头一脸的期待,宁家主一桶冰凉的冷水直接浇到了程家主的头上,浇了程家家主一个透心凉。

呃!自家干爹的话让冷若雪滴下了数滴冷汗,她情不自禁了抹了把额上的冷汗,暗道,干爹和程家主的样了不像是有仇啊!怎么会如此对待他呢?她心里纳闷不已。

仿佛看出冷若雪的心思,大长老偷偷给冷若雪传音道:“雪儿啊!宁老头在咱们这些老友中间,吝啬是出了名的,除了我的待遇能相对好点外,其它人的待遇…唉!慢慢你就知道了,顺便告诉你一句,姚家家主来宁家做客,每次都是食宿自理的,温家则更惨,别看他们和宁家是姻亲,他们若是住在宁家,那可比住在最好的客店里最贵的顶级套房还要贵。”

“这样啊!”冷若雪明白了,但更多的则是无语,不过,既然干爹有这个特点,她这当干女儿的也不好拆干爹的台不是,所以,她装聋作哑了,反正程家家主估计也习惯了。

冷若雪不说话了,并一边喝着茶,一边目视着远方,让人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宁家家主见状,心里也颇不是滋味,他知道,雪儿想家了。

“宁老头,你就不能大方一回吗?”见气氛有些沉闷,程家家主佯怒道。

“可以啊!不过,你得付一半的饭钱。”宁家家主自认很大方。

“你…”程家家主为之气结,转念又道:“我自己去山上打猎行了吧!”

“你想去什么山上打猎?宁家神域内的山,都是我属于我们宁家的,那里的猎物当然也不例外。”宁家家主气死人不偿命的道。

“你、你想让我付打猎的钱吗?”程家家主气得胸口上下气伏着,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正是如此!你很聪明。”宁家家主乐呵呵的道,和程家老头斗斗嘴,使得他因雪儿要离去的伤感减轻了不少,所以,他当然不会放过这老头。

“姓宁的!我今天总算是看清你了!”程家家主怒火中烧。

“今天才看清我啊!我以为你早就看清我了呢!不过,现在也不晚!”宁家家主看似抱怨的道。

听着他们的对话,宁浩阑和程轩的额上情不自禁的滑落了数道黑线,他们两人心中此时想的很一致,都是,这两个老头真是太丢人了。

不过,冷若雪却从他们两人的对话中,想到了自己以后的事。

虽然她准备回神之大陆了,不过,她在神之大陆只怕也呆不多久,总有一天她会来神界常住,可是,她在神界还没有住的地方呢!总不能等她来那天,还住在宁家神域之中吧!现在她住在这里,没什么负担,宁家人也不敢说什么,因为在很多宁家人的眼中,她只是客人,总有离开的一天,所以,纵有不满,宁家人也不敢当面给她脸色看。

但她一但成为了神者,可以生活在神界了,若是那时在来宁家,先不说宁家人会不会欢迎,她也难免有寄人篱下之感,所以,如非迫不得已,她是不愿意住在别人家里的,因此,找一块固定的地盘也就成了她的当务之急,可以提上日程了,不过,寻找领地之事却是急不得。

神界虽然很大,但是神界的家族众多,很多像样点的地方差不多都是有主的,而无主之地,要么地处偏远,要么危险丛丛,都算不上是理想之地。

不仅如此,如果她想找领地,也只能从无主之地下手,因为在神界,依靠神力抢夺别人的地盘是会被人视为公敌的,当然,若是别人自愿依附,那就另当别论了。

神界的无主之地?选哪里好呢!

冷若雪的思绪慢慢的飘荡着,直到感觉自己被人轻推了下,她才回过神来,而推她的人正是大长老。

“雪儿丫头,你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出神。”大长老一脸担心的问道。

“我在想领地的事。”冷若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道。

“领地?嗯!是该想想领地的事了。”大长老点点头,以雪儿丫头的妖孽程度,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来神界了,若是到时没有住的地方,也挺舍手的。

“领地有什么好想的,到时来这儿住就好了!”宁家家主瞪着冷若雪道。

“干爹!我的属下不少,总不能全来宁家住吧!”冷若雪忍不住道。

“有什么不可以的?宁家地方大,你那点人根本不算什么!”宁家家主不以为然的道。

“干爹!我的属下野惯了,住在这里只怕不方便。”冷若雪有些为难的道,真住这里的话,若是不想和宁家人发生冲突,她的属下们只能永远呆在自己的院子中不出去,可是,那可能吗?

“怎么会不方便?雪儿丫头,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给他们脸色看的。”宁家家主知道冷若雪的顾滤,因而保证道。

“干爹!您的心意我领了,但是俗话说的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所以,为了让爷爷他们生活的开心,属下生活的逍遥自在,我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有个领地,而且,我在昊天大陆也有几个依附的家族,到时他们来了神界,总不能也一起住在宁家吧全文阅读最强高手在都市!还有我们冷家,在昊天大陆上也有不少族人。”冷若雪十分含蓄的道。

宁家家主听了冷若雪的话,皱着眉头深思了起来,虽然他知道雪儿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他心里就是转不过这个弯,因而板着脸一直没有开口。

“宁老头啊!虽然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雪儿丫头顾滤的极是,住在宁家主宅确实不够方便,所以,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大长老好言相劝道。

“就是!雪儿丫头又不是没有家族的人,怎么能和你们宁家人一起住呢!不知道的,还不得以为雪儿丫头的家族是你们宁家的附属家族啊!如此一来,他们在神界哪里会有太高的地位。”程家家主也劝道,如果不是自己家族实力太弱,恐怕没有哪个家族会愿意成为别人的附属家族,因为在神界,附属家族在主家的眼中等同于仆人,即是仆人,又怎么可能会受到别人的尊重,所以,他才不信宁老头会舍得自己的宝贝干女儿被人病垢呢!

“就你们会做好人是不是?我倒成了强人所难的了!哼!”听了大长老和程家家主的话,宁家家主更怒了,尼玛!被这两个老头一说,他反倒成了恶人了,想想就来气,说完,他甩甩袖子,生气的转身离去。

“干爹!”看到自家干爹被气走了,冷若雪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雪儿丫头,不用搭理他!那老头就是欠抽,晾他几天就好了。”程家家主媚笑着道。

“嗯!他是害羞了。”大长老也赞同程家主的话,因此,对于宁家家主的拂袖而去,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雪儿丫头,听说你的手艺不错,我晚上能不能解馋可全靠你了。”程家家主一脸期待的又道,现在他发现,宁老头不在这里捣乱好的很,嘿嘿!但愿那老头别脸皮超厚的自己回来,他坏心眼的暗忖着。

“好!一定不会让程家主失望的。”冷若雪点头道。

“嘿嘿!雪儿丫头,你看我们都这么熟了,我都叫你雪儿丫头了,你怎么还叫我程家主呢!”程家家主有些不满的道,并不遗余力的和冷若雪拉近关系。

“呃!那我应该叫你什么?”冷若雪无奈的问道,心里暗自腹腓着,我们没有很熟吧!全是这老头自来熟,而且,她也有些为难,这老头和干爹可是一个辈的,她可不能乱叫人。

“嘿嘿!叫我叔叔就好,我的年纪被宁老头小些。”程家家主笑咪咪的道,对于冷若雪的上道,他非常满意。

“那叫您程叔叔吧!”冷若雪道,话都到这份上了,她可不能不给程家主面子。

“嗯嗯!乖!”程家家主开心不已,心里却不禁在想,暂时叫叔叔,以后在改。

看到自家老祖宗对冷若雪的热情和自来熟,程轩有些傻眼,叔叔?他这就多了个长辈吗?之前他叫冷若雪姑奶奶,可是叫着玩的,那现在呢?他应该叫冷若雪什么?

“程叔叔!您先聊着,我回去准备吃的,晚饭的时候在派人来请您。”冷若雪很有礼貌,说完,便程家家主和大长老各施了一礼,才转身离开。

看着冷若雪的背影,程家家主忍不住感叹:“唉!有个女儿是好啊!”

大长老仿佛看怪物似的看家程家家主,淡定的提醒道:“程老头,你女儿不比宁老头少。”

“多有什么用?没一个贴心的!成天算计着想要多弄些好处,还有这个臭小子,也不省心!天天就知道惹我生气!”程家家主瞪着程轩,火大的吼道。

“老祖宗!”程轩很委屈,呜…他这是躺着也中枪啊!凭白受了无妄之灾,皆因为老祖宗的嫉妒之心。

“你委屈个屁!”程家家主拍了下程轩的头,也气哼哼的离开了,留下了瞠目结舌的三人。

冷若雪回了住处后,便吩咐葡萄、莲子准备晚饭,还给了她们一张晚餐的菜谱,让她们按照上面的菜来做。

看着手里的菜谱,葡萄和莲子额上滴落了豆大的汗珠,天啊!怎么这么多?吃得了吗?

“小姐!晚上吃这些?”葡萄忍不住问道。

“嗯!晚上请程叔叔吃饭,得多弄些。”冷若雪淡笑着道。

“程叔叔?什么程叔叔?”葡萄瞪大眼睛,美丽的小脸蛋上全是大问号,她和莲子并未跟着去宁家主的住处,所以,并不知道自家小姐口中的程叔叔是谁。

“程家家主。”冷若雪轻飘飘的道。

“啊!程家家主?是程家的老祖宗?”葡萄确认道。

“程家家主有很多吗?”冷若雪有些纳闷。

“不多!不多!只是各大家族的代家主对外也是被人称为家主的。”葡萄连忙道。

“哦!”冷若雪点点头。

“小姐!那程家老祖宗很难侍候的,我们不知道他的口味,万一做出来的菜他不满意,会不会惹恼了他啊?”葡萄很担心,巴掌大的小脸都纠结到一起了。

其实,她是从没做过菜给老祖宗辈的人吃,所以,心里紧张不已,就怕自己做出来的菜那些挑衅的老祖宗们不喜欢,进而影响到自家小姐。

“不会!别担心,按照你们平时的水平做就可以,而且,那么多菜你们两人也做不完,我也会跟你们一起做的。”冷若雪坏笑着道。

“啊!那还好!”听到冷若雪也会一起做,葡萄放心了,随即转念一想,小嘴又噘了起来:“小姐!你好坏,之前也不告诉我们,害我们白担心了一场。”

“哈哈!早告诉你们,哪能看到你们纠结的样子啊!”冷若雪理所当然的道,其实,她就是故意的。

“小姐!”葡萄幽怨的眼神飘了过来,委屈不已。

“葡萄!你们先去厨房将菜准备好,对了,在让二长老去领点菜,就说晚上要招待程家家主,我们手里的那点菜不够。”冷若雪无视了葡萄幽怨的眼神,淡定自若的吩咐着。

“嗯!”葡萄点点头,便和莲子一起离开了。

她们走后,冷若雪想了想,让青爵准备了点神界没有的菜,又抓了几条银雪鱼,统一装到一个空的储物戒指中,接着,她也朝厨房走去。

冷若雪、葡萄、莲子以及闻迅赶来帮忙的宁博,四人忙活了一下午,等菜装备的差不多时,冷若雪便吩咐二长老去请人了。

程家家主、大长老以及仍然黑着一张脸的宁家家主刚一走进院子,便闻到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好香啊!我有口福了。”程家家主乐得脸上都要笑出花了,到了他们这样的年纪和修为,追求也越来越少了,能打动他们的,最简单的也只有美食了。

“哼!”宁家家主冷哼一声,甩了甩袖子,独自一人径直朝餐厅走去。

“嘿嘿!这老东西还在生气呢!”程家家主开心的笑着道。

“程家主、二长老,里面请吧!”陪在他们身边的二长老,抹了把额上的冷汗,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着,心里紧张不已,脸上还得陪着笑。

呜…家主为嘛生气啊?他很确定自己这几天没招惹过家主,可是,家主也给他脸色看了。这是迁怒!绝对是滴!他欲哭无泪,他这是替谁背了黑锅啊?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宁家家主确实是在生气,并且气了一下午,但是,这气愤中更多的则是嫉妒!他红果果的嫉妒被雪儿丫头热情款待的程家老头,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让那死老头进他宁家的门。走了一路,宁家家主也腹腓了一路。本来,二长老去请他的时候,他想赌气不来的,可是,却又不想便宜了程家那死老头,所以,他来了!哼!只要有他在,那死老头就甭想吃好这顿饭!

进入餐厅,坐在主位上后,宁家家主心里还愤愤不平的在想着,一定要让程家这老东西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当看到菜一样样的端上来后,宁家家主谁也没让,直接就狼吞虎咽的狂吃起来,看到他这副模样,大长老也不客气了,随着他们两人的风云残卷,熟知这两人习性的程家家主,也大吃特吃起来…

三个老头极其护食,而且,吃着碗里的还看着盘里的,三人自成领地,摆满了他们抢到自己面前的菜,嘴里吃着,眼睛还紧盯着,生怕被人抢夺。

当程轩和宁浩阑也来蹭饭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两人都瞪大了眼睛,半张着嘴,脸上尽是不敢置信,呃!他们这吃相、这做派也太难看了。可别说自已认识这三人啊!有两位还是他们各自的老祖宗。现在他们十分庆幸这是在家里,如果在外面也这个吃法,只怕宁家、程家以及器师总会的面子都要被他们给丢尽了。

冷若雪、葡萄和莲子端着做好的最后一道菜走进餐厅,同样看到了一片狼籍的餐桌上,有三个不顾形象的半大老头在大吃特吃,黑线顿时自额头上滑了下来。

呃!这、这个吃相,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他们饿了几十、上百年了呢!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冷若雪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