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 被忽悠的凤王 - 至尊狂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狂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四百三十九章 忽悠凤王

冷若雪听到凤王的咆哮,依然笑眯眯的道:“我是谁?我是雾涟神主的幕僚,你没听说过吗?”

“……”凤王愣了愣,这她还真没听过。

不过,孔雀王听了冷若雪的话,额上的冷汗却是哗哗的,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未来主人居然如此能忽悠,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无奈之下选择了认主,究竟是对还是错了。也难怪冷若雪敢和神主对着干,瞧瞧她现在在做什么啊?

明明就是雾涟神主的敌人,居然敢瞎掰自己是人家的幕僚,这话要是传到雾涟神主的耳朵里,对方还不得气个半死!不过,看到凤王因此而石化的表情,孔雀王觉得还是挺过瘾的,毕竟,冷若雪的身份还真不太好暴露,否则能不能走出凤凰领都不好说。

突然,他有些担心起冷若雪来。

虽然早听说过冷若雪的实力,可是他毕竟没亲眼见到过,因此,也就无法确定冷若雪的实力究竟强到何种地步,不过,敢选择和神主对着干,实力必定不弱,但他也清楚,雾涟神主不可能倾尽自己全部实力来对付冷若雪,而凤王就不一样了!

若是凤王恨一个人,那肯定是不死不休的!凤族之中还有不少实力强劲的老凤凰,到时万一那些老凤凰都被凤王派了出来,他这主人…

想到这里,孔雀王不禁有些担忧的轻瞥了眼冷若雪,而这一眼,自然被冷若雪收入眼中,凤王也同样瞧见了,可是,凤王却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对狗男女在当着自己的面眉目传情,真真是太可恶了!

妒火中烧的凤王刚想破口大骂,冷若雪就抢先道:“也难怪你没听说过我,就你这等级,根本就没资格知道我的存在。”

这话,顿时将凤王一噎,要说的话,硬生生的被气了回去,而她也险些被气得吐出一口老血。

看着瞬间脸色苍白难看的凤王,围观的孔雀王无语了,这未来主人气死人的功力绝对的登峰造极了,自认单纯的孔雀王,做梦也想不到,世上居然会有冷若雪这样的人,在他的认知里,人类虽然很狡猾,但这么会气人的,还真没听说过。

但此时看着凤王那一副倍受打击的模样,孔雀王却难得的觉得心里大爽,他活了这么久,认识凤王的时间也不短了,还从没见过凤王如此被人欺负过呢!

这时,缓和了好久,觉得自己终于可以顺口气的凤王,才强忍着心中的怒火问道:“既然本王等级不够知道阁下的存在,那今日一见自是有缘,还望阁下告知您的尊姓大名!”

“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有什么好处?要知道,雾涟神主可是不喜欢我被曝光的!”冷若雪做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模样道。

“……”尼玛!还要好处?只是告诉个名字而已。

凤王心中的怒火,噌噌的往头上窜,丰满傲人的胸脯更是气得剧烈起伏,但很快,凤王就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并一脸便秘的问道:“你想要什么好处?”

“嘿嘿!我要孔雀一族。”冷若雪笑眯眯的道。

“休想!”凤王气得直咬牙。

“怎么,你还想打我男人的主意?告诉你凤王,孔雀王是我看上的男人,你最好不要在打他的主意哟!而且,我不但要孔雀王,还要整个孔雀一族,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大不了让雾涟神主替我讨要,我相信,有了雾涟神主的命令,到时你定会将孔雀一族乖乖送到我面前的!”冷若雪十分不客气的拿雾涟相要挟。

原本,她是想偷偷带走孔雀一族的,可是,现在凤王的出现给了她灵感,她觉得自己静悄悄、偷偷的带走孔雀一族,有点太小儿科了,所以,既然要玩了,就索性玩得大点,反正都已经陷害上雾涟了,那何不把事情弄大点?她就不怕事大!嘿嘿!

冷若雪越想越觉得自己的主意好,笑意更是忍不住在唇边浮现,而这一情景看在凤王的眼中,却成了红果果的挑衅!

凤王心里这个火大!特别是看到自已觊觎已久的男人,居然一脸崇拜、含情脉脉的看着那个丑八怪,她心里这火气更是控制不住的窜了起来。

其实,孔雀王看着冷若雪的眸光中,崇拜肯定是有的,却没有含情脉脉,但此时正妒火中烧的凤王,哪里管得了那么多,只要孔雀王一看冷若雪,她就觉得这对狗男女是在眉目传情。

不过,幸好孔雀王不知道凤王的想法,不然他一定大呼冤枉。虽然冷若雪美丽得天下无双,可是,以他和冷若雪的短暂接触,他清楚的知道,他绝对不敢喜欢上这样强大的女人,太有压力了,有木有?

冷若雪给他的压力,甚至比凤王还要大!

相比冷若雪,孔雀王深深的觉得,凤王反而不算什么了,至少凤王绝对不敢拿雾涟神主当晃子,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忽悠别人!可是,冷若雪做起这些来,却如此驾轻就熟,一看就是个惯犯啊!

不过,只要一想到,这个喜欢忽悠别人的惯犯就要成为他未来主人了,孔雀王突然激动了,他相信,以后他的日子绝对不会无聊了!但也会很危险。因为自己这未来主人,得罪人的功力可是登峰造极的!

但有得必有失,现在他只求能摆脱凤王的骚扰,其它的一切随缘吧!而现在,能帮助他的,也就只有冷若雪了!

其他人,还真没几个敢和凤王对着干的!至于雾涟神主,凤王虽然面上尊敬,私下里只怕也是不怎么在意的!

既然已经决定了自己要站的队伍,孔雀王立即淡定了下来,看向冷若雪的眸光中,又多了一丝尊敬,而这再次刺激到了凤王,因为孔雀王即使在被她逼迫时,都没用过这样的目光看过她!

吃了满满一缸醋的凤王,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决定委曲求全,毕竟,现在她还不能和雾涟撕破脸,接着,就听到凤王一脸无奈的道:“我同意将孔雀一族送给你,不过,既然孔雀一族已经是属于你的了,那它们就不可以生活在凤凰领,而没有了我们凤族的庇护,你觉得它们不会被人类欺负?”

凤王的话里,包涵了两个意思,一是同意冷若雪的交易,但又不忘提醒她孔雀一族的处境,孔雀一族在神界能有这样的地位,靠的全都是凤族的庇护。而她这样说,也是希望冷若雪能想清楚,因为以她的想法,虽然眼前这丑女人自称是雾涟那女人的幕僚,但她可不认为,这丑八怪敢将孔雀族弄到御城去生活!

要知道,在御城生活的,大部分都是人类,很少有兽族会留在那里,因为那里生活的兽族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人类的兽宠,真正的兽族,一定会远离人类聚集的区域,否则,万一不小心被人类捕获并被强制认主,对于兽族来说,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孔雀一族的兽兽,又向来以美貌著称,幻化成人形后,外表看上去也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绝对的男女通杀!而神界偏好这一点的某些人或兽兽,并不在少数,所以,若不是生活在凤凰领,孔雀一族的安全性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特别是孔雀一族的实力,在神界兽族之中也算不上顶尖,这些年,都是因为她看上了孔雀王,因此,孔雀一族才会在凤凰领生活的如鱼得水,甚至有隐隐成为凤凰领第二大兽族的趋势。而凤王相信,若是没有了她的庇护,孔雀一族一但离开凤凰领,迎接它们的命运,只能是被人类捕杀!

她这样说过以后,原本以为冷若雪和孔雀王都会犹豫、害怕,谁知道人家两个居然都跟个没事人似的,根本没将她的话当回事,这个事实,令凤王挫败不已。

同时,冷若雪又笑眯眯的道:“凤王如此为孔雀一族打算,我深表感谢,不过,既然凤王已经同意将孔雀一族当做酬劳送给我了,那它们是死是活,生活的好坏,自然也就同凤王没有任何关系了,所以,你就不必操那个心了!”

见冷若雪一点不领情,凤王心里的火气又窜高了不少,而这时,孔雀王也表态道:“嗯,凤王,您的好意本王心领了,我也相信,我心爱的女人一定会保护好我的!”

孔雀王这样一说,凤王险些气疯了,尼玛!合着自己的话全都被人当成放屁,白说了?

这、这两个家伙真真是太可恶了,居然不理解她的苦心?她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那只傻呼呼的小孔雀吗?

想到这里,凤王又想最后努努力,并道:“孔雀王,你如此相信这人类,可是万一她辜负了你,到时你怎么办?”

“如果真那样的话,我也认命了,唉!谁让我喜欢上她了呢!”听了凤王的话,孔雀王一脸忧桑的道,看向冷若雪的眸光中,还有着一丝淡淡的幽怨,看得凤王又妒嫉上了。

尼玛啊!又来了!当着她的面就这个样子,背着她的时候呢?凤王嫉妒得差点失去理智,不过,幸好她仍然保持着一丝清明,还没忘记将孔雀一族送给雾涟这所谓幕僚的目的,然后,她就直接问道:“现在阁下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说这话的时候,凤王心里还在想,这对狗男女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她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收到?要知道,她也是很关注孔雀王一举一动的,居然还能让这条漏网之鱼漏进了凤凰领,真是岂有此理!

“我叫连雾!你可以称呼我为连大人!”冷若雪淡淡一笑道。

“连雾?”凤王努力回想着这个名字,想了许久,最终确认,她真没听过这名字。

“这是你的真名?为什么在我所知的强者中,没听过这名字?”想了许久,凤王又忍不住问道。

“当然是真名!至于你为什么没听过,这很难理解吗?我说了,我是雾涟神主的幕僚,幕僚是干什么的,你不知道吗?所谓幕僚,就是给人出主意,想办法的,所以,本大人用的都是智慧,而非蛮力,如此,你在强者中没听说过我,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因为我并非强者嘛!”冷若雪笑着解释道,还一副‘你现在明白了吧!’的表情,看得凤王又有些火大了。

但凤王却无法否认,人家说得一点没错,幕僚不就是给主人出嗖主意的吗?她身边也有不少!所以这一刻,她根本没办法怀疑冷若雪的话。

不过,孔雀王听了冷若雪的话,却在心里笑翻了,连雾和雾涟,嘿嘿!不正好是相反的名字吗?自己这未来主人,真是坏得太可爱了。

这一刻,他对冷若雪的崇拜又上升到了新的高度,特别是看到凤王一副了然的模样后,他对冷若雪的崇拜之情简直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而他的崇拜,又把凤王给刺激着了。虽然现在孔雀王已经不归自己管辖了,可是,她还是看不得孔雀王在自己面前就一副**的模样,因此想都没想,凤王又质问道:“既然你只是雾涟神主的幕僚,那你如何能保证孔雀王的安全?”

“这不关你的事了吧?再者说,有雾涟给本大人撑腰,还有谁敢找这小孔雀的麻烦?那不是自寻死路嘛?所以,凤王啊!你就把自己那爱操劳的心放进肚子里吧!我自己的男人,我心里有数!他的安全也不劳你费心,对吧!小孔雀!”冷若雪给孔雀王抛了个媚眼,又将问题扔回到了孔雀王那边。

孔雀王一听这话,立即跟打了鸡血似的,连忙道:“没错!我已经说过了,无论将来的命运如何,我都认命了!所以,凤王不必操心我的安危,我相信,我看上的女人,是不会令我失望的!”

“嗯嗯,还是小孔雀了解我!”冷若雪听完孔雀王的话,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然后,玉臂一伸,就将高大的孔雀王搂进了自已怀里以示亲近。

但被搂的孔雀王,心中非但没有一点雀跃,还提心吊胆起来,因为冷若雪怀里的那只小猫咪,一直在怒瞪着他,而那只小猫咪给他的感觉,压力也是蛮大的!可即使如此,孔雀王也得面带笑容,做出一副幸福状。

凤王见了,不停的喘着粗气,心头愤怒之火乱窜,甚至她还想过,要不要在这里杀掉这碍眼的名为连雾的幕僚?虽这样想过,但要她下手,她还真有点不敢,毕竟,她现在可不想和雾涟那女人真正撕破脸,否则,她还真打不过那女人,再者,还有冷若雪这个大祸害虎视眈眈,如此,她就更不能得罪雾涟了。

不过,对于眼前这连雾的身份,她却还是有点怀疑,想了想,凤王继续试探问道:“连雾阁下,你说自己是雾涟神主的幕僚,不知道可有凭证?”

“要凭证?”冷若雪眨了眨眼睛,她还真没有,不过,沧应该有吧?

没用冷若雪吱声,沧就善解人意的扔出一块牌子到凤王的身上,凤王手疾眼快的接住那块牌子,瞄了眼,顿时大惊失色!

这、这不是雾涟那女人的随身令牌吗?

绝对是的!虽然这牌子她只见过一面,但印象却相当深刻,因为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血红色的令牌,就算那么喜欢红色的凤族,令牌都不是那样血淋淋的颜色。

而眼前的这块令牌,正是血红色的,令牌周身仿佛有血液在流动般,令牌上只有一朵硕大的红色花朵,看上去无比诡异。

这下子,她想在怀疑眼前这个名为连雾的丑八怪的身份,都不太可能了,但随即她却更郁闷了,心里更是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难道孔雀王就是因为那丑八怪的身份,才喜欢上她的吗?难道自己堂堂凤王,长得又倾国倾城,还比不上一个丑八怪?

虽然连雾的身份是雾涟的幕僚,可她心里从未对雾涟有多尊重,所以,她丝毫不觉得眼前这丑女人的身份比自己高上多少?那女人又长得那么丑,她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孔雀王怎么会看上那丑八怪呢?

输在这样一个丑八怪的手中,凤王觉得这是对自己最大的侮辱,但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人家的手中又有雾涟的随身令牌,显然是同雾涟的关系不一般,所以,她只能强忍下这口气,可那种有气无从发泄的感觉,她真心不喜欢。

接着,凤王仿佛捧着一块烫手山芋似的,将令牌还给冷若雪后,就找了个憋脚的借口,灰溜溜的、带着无比的郁闷离开了孔雀族。

再不走,她真心不敢保证,自己能控制得住不去揍那丑八怪!而真揍了她,又绝对是个大麻烦。

凤王离开之后,孔雀王长吁了一口气,天知道他刚才有多紧张,相较于冷若雪的淡定,他深深觉得,自己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而他在沧的瞪视下,也迅速的逃离了冷若雪的怀抱,否则,只怕就要被揍了!

稍顺了顺气,孔雀王才道:“未来主人,现在你可以恢复本来面貌了吧?这副尊容,真心让人接受不了!”而他居然还被这样一个女人给抱了,呜…孔雀王感觉自己万年的清白被毁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冷若雪闻言,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道。

“呃!”孔雀王无语,不过,他还是十分痛快的履行了自己的诺言,认了冷若雪为主。

认主契约刚刚结束,孔雀王突然又接到了侍卫的禀报:“王,凤王又回来了!”

一听这话,孔雀王脸色立即苍白了起来,并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冷若雪见状轻瞥了眼孔雀王,淡定自若的道:“瞧你这点出息,那女人有那么可怕吗?好歹也是个大美人,就能把你吓成这样?”

“你不知道…”孔雀王蔫了,他也觉得自己挺不争气的,可是,凤族天生是百鸟之首,他害怕也是正常的吧?这是它们的种族特性决定的,怨不得他啊!

“淡定些!别怕!有我呢!”冷若雪给了孔雀王一个鼓励的眼神道。

“好吧!”孔雀王得了自家新主人的鼓励,勉强打起精神,迎接凤王的再次光临。

凤王二次回来,就看到冷若雪和孔雀王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顿时她心里又冒起了酸泡泡。

而没等她先开口,冷若雪就先发制人的问道:“凤王不是有急事吗?怎么又回来了?”

“忘了点事!连雾大人,既然孔雀王已经是你的男人了,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应该举行个仪式,我也好正式并慎重的把孔雀王交到你的手上,你觉得呢?”凤王直截了当的道。

“我觉得不好!孔雀一族虽然曾经是凤族的附属种族,可他又不是凤王你的儿子,难道你还想体验把嫁儿子的感觉吗?再者说,我们虽然互相喜欢,但我们毕竟一个是人类,一个是兽族,实在是不宜如此大张旗鼓,所以,还望凤王理解!”冷若雪一脸无奈的道。

其实,冷若雪是怕妖孽知道了此事会发飙,他们两个人还没真正举行过什么仪式呢!若是为了帮助自已兽兽,就把自己搭了进去,到时,那男人非得来个大闹神界不可!想想那后果,她都觉得可怕!

“嗯嗯,没错,我们的关系,不能让人知道的!”孔雀王在冷若雪说完后,也十分配合的道,异族相恋,哪里还有什么仪式啊!这凤王纯属给他们找堵呢!他对此深以为然!

“这…”凤王虽然知道他们两个说的是事实,人族和兽族相恋,若是被人知道,确实会惹来不小的风波,可她实在不想看到这对狗男女和和美美的模样,所以,她心里又开始思考起其它的可能性来。总之,她是一定要做点什么的!否则,心里不平衡!

而面对如此孜孜不倦的想给他们添堵的凤王,冷若雪自然也不会客气,只听到冷若雪轻叹了口气后才道:“凤王,其实我也有一件事情想和你说,只是你刚才走得太急,我没机会说,现在既然你回来了,我们就在好好商量下吧!”

“嗯?什么事?”冷若雪的话,让凤王心底有了很不好的预感,这绝对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是这样的,我之前也说了,雾涟神主喜欢凤修对吧!”冷若雪淡笑着道。

“嗯。”凤王点头,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深。

“其实我这次来看孔雀王,也是代表雾涟神主来和你要人的!”冷若雪无比同情的看了眼凤王,并继续道。

“什么意思?”凤王大惊,脸色都有些变了。

“雾涟神主想娶了凤修,当然,这事也只能私下进行,千万不可以传出去,否则,对雾涟神主的声誉会造成不小的影响,你懂得。”冷若雪轻叹了口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而凤王听到这话,脸色愈发的苍白,冷若雪甚至都能听到凤王咬牙切齿的声音,孔雀王则情不自禁的往自家主人身边挪了挪,呜…他是无辜的,可不要把怒火发泄到他的身上啊!

孔雀王暗自腹腓的同时,对于冷若雪的强大又有了更加全新的认识,主人…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能把凤王气成这样,瞧瞧凤王,原本那美丽无比的脸蛋,都扭曲成什么样了?

他很清楚,凤修可是凤王诸多男宠中,最得宠的一个了,而主人一开口,就把人家给要走了,这、这不是在凤王的心上狠狠插了一刀嘛!

对了,是要给雾涟神主的!想到这儿,孔雀王又有些同情凤王了,最爱的男宠就要被人拐走了,她居然还不知道究竟是谁下的手,而雾涟神主这个大黑锅也背定了!

这对难姐难妹,全都被自家主人给涮了个遍。真是太可怜了!

孔雀王无意中同情的一瞥,恰好被凤王捕捉到了,而这对凤王来说,绝对是红果果的打她的脸!

先是失去了孔雀王,现在自己最宠爱的男子又被雾涟给看上了,真真是太欺负人了!对了,雾涟喜欢的不是御大人吗?怎么突然打起了她男人的主意?

凤王心中这想法一浮现,她就对冷若雪的话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接着,她问道:“雾涟神主喜欢的明明就是御大人,她怎么可能会看上凤修?”这绝不可能!

“话是这样没错,可是,御大人毕竟殒落了那么久,雾涟神主又是个女人,总不可能为御大人守一辈子吧?她也是需要个男人陪伴的,而你家的凤修,又和御大人有几分相似,自然就成了雾涟大人最好的人选喽!所以,凤王,你就忍痛割爱吧!”冷若雪一脸语重心长的劝道。

凤王听完,却是忍不住在心中咆哮,凭什么啊?

不过,听到冷若雪说,凤修和御大人有几分相似后,凤王却对冷若雪的话相信了大半,因为那确是事实,这也是她不愿意让凤修离开凤凰领的最主要原因,说白了,她也是怕凤修会被某人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