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 至尊狂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狂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四百九十六章

感叹了下,黑色凤凰又将眸光转到了雾涟的身上,以防受刺激过大的雾涟狗急跳墙。舒悫鹉琻但它显然有些多滤了,雾涟至今尚未回神。不过即使如此,它也不敢掉以轻心,否则,万一未来冥后少根汗毛,倒霉的肯定是它啊!

冷若雪面对这种情况,既管很快就恢复了理智,但她心中的不安却越来越重,她不知道妖孽在显露了真正实力后,后果会如何,可她知道,妖孽都是为了保护自己。

一时间,冷若雪心中百味杂陈,既想看到妖孽傲视天下,可又怕…她觉得自己好矛盾。

不知道过了多久,雾涟也终于在妖孽睁眼前清醒了过来,但她嘴里却不停的念叨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不!这不是真的!”

雾涟疯狂尖叫,自欺欺人的不愿意相信眼睛看到的事实,然后她又发疯般朝着仍未醒来的妖孽冲了过去,冷若雪和黑色凤凰一见,连忙如同两尊战神般,挡在了妖孽面前。

“我要杀了你们!”雾涟彻底疯狂了,硕大的花朵毫不犹豫的朝着冷若雪和九幽冥凤狠狠撞了过来,同时成千数万的藤条自花朵底部甩了出来,张牙舞爪的就想要将两人捆住。

为了保护妖孽,冷若雪和九幽冥凤都不敢躲开,冷若雪手中不停挥舞的寒影,更是大发神威接连砍断了无数的藤条,但奈何藤条数量太多,几乎是眨眼的工夫,冷若雪和九幽冥凤就被数根藤条紧紧捆住了。

见到这一幕,雾涟笑得十分得意,并恶狠狠的道:“冷若雪、死黑鸟,我要杀了你们!”

雾涟说话的同时,藤条也越缠越紧,不远处的龙叔等人看得心急如焚,不过没等他们冲过来,就又有藤条朝着他们攻去。

龙叔等人努力闪躲藤条的攻击,不过这次雾涟下了狠心,甩出的藤龙数量实在多了些,他们躲过了一边,另一边的藤条又迅速的缠了上来,根本令人防不胜防。

这样的情况,不禁令他们更加心急,不少人更是又沦为了藤条的阶下囚,此时此刻,他们唯一期盼的就是,妖孽能尽快醒来。可惜的是,直到他们全都成为了雾涟的俘虏,妖孽还是没能清醒。

雾涟得意了!并肆意的狂笑起来,那笑声,恶魔之地山脚下的众强者都听得一清二楚,不过他们不知道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敢继续上山查探。

“我就说你们今天死定了!”笑够了,雾涟才将目光转到冷若雪那张绝美脸蛋上道。

看着冷若雪的眸光,更是火热无比,对此冷若雪心知肚明,这家伙是把自己当成食物了,不过,雾涟能不能将自己吃下肚子,冷若雪真不敢保证。

“这下子你没什么可说的了吧?有本事你跑啊!你们再跑啊!哈哈!你们跑不掉的!”雾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受刺激过大,那话既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对冷若雪等人说的。不过,冷若雪等人谁都没搭理她,九幽冥凤更是一脸鄙视的看着她,连个正脸都懒得给她。

“你个死鸟,你不说要对我用强吗?来啊!我等着!”雾涟继续挑衅九幽冥凤,而九幽冥凤只轻轻吐出了两个字:“白痴!”就又将雾涟给惹毛了。

“你说谁白痴?你现在可是我的阶下囚?你的生死都在我手上,居然还不老实点?你不想活了吗?”雾涟很火大,越看九幽冥凤越觉得碍眼。

“我想活啊!可我不认为自己是你的阶下囚,别忘了,我家主人可要恢复实力了,到时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九幽冥凤冷笑道,心里早将雾涟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但骂完它才反应过来,雾涟那老妖婆根本没祖宗,它等于是白骂了。

而雾涟听了它的话,却笑得越发猖狂:“哈哈!你们都在我的手中,就算你家主人恢复了实力,又能把我怎么样呢?”

她承认自己是有些忌惮那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实力也提高了不少,所以她并不认为对方轻易就能将自己如何,再者说,还有天地规则保护她,因此她绝对算得上是有恃无恐。她很自信,那人不敢真杀了她。

“你的意思,有我们给你当人质,所以你不怕妖孽?”冷若雪眨巴眨巴美眸,一脸纯良无辜的问道。

“当然,冷若雪,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也会让你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个被我吃掉,最后才会轮到你,如何,我很照顾你吧?”雾涟笑眯眯道,能将冷若雪等人悉数擒获,她心情大好,说话的语气也放柔了些。

“嗯,我用谢谢你吗?”冷若雪不恼不怒的道,说话的当下,她明显感觉到身体一疼,好像有什么尖利的东西刺进了自己身体,然后,体内血液疯狂流失,对面的雾涟则面露享受,仿佛在品尝美味大餐一般。

冷若雪知道,这家伙在吸食自己的血液,不过,雾涟只吸了一点就停了下来,然后一脸满足的道:“真不愧是混沌神体,这血液真是美味啊!冷若雪,你放心,我不会马上杀死你的,我会留着活的你给我生产血液,等榨干你身上的每一滴血液后,再将你杀掉。”

雾涟一脸得意的说着,本以为说完这些话,冷若雪会害怕或者会有点异常反应,谁知道人家仍然面不改色,就好像啥事都没发生一般,这不禁有些让雾涟百思不得其解。

“你也吸点我的血吧!我的血也很好吃的。”突然,九幽冥凤死皮赖脸的要求道。

“滚!谁要吸你的血!”雾涟听到这话,气得整朵花又剧烈颤动,心里更是忍不住暗骂,尼玛!这家伙的血能吃吗?多脏啊!要知道,她对血液要求可是相当高的,只有神界之人那火热的血液才最适合她。

唔!下一个吃谁呢?

吼完了九幽冥凤,雾涟又关心起自己的进餐顺序。美眸在龙叔等人身上轻轻扫过一圈,最后,她将目光定在了东方越身上。

走到东方越面前,雾涟淡淡一笑道:“东方越,你以为自己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哼!你现在还不是被我抓住了。”

东方越闻言,也回了个淡笑,然后一脸嫌恶将头转向另一边根本不去看雾涟,就好像雾涟是什么脏东西,看了会污染了自己眼睛似的。

“东方越,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东方越的态度,让雾涟火气又上来了,不过,面对凶神恶煞般的雾涟,他还是没表情。

“我要杀了你!”雾涟继续吼,张牙舞爪的藤条在空中胡乱飞舞,以显示着她的愤怒。

“这话,你已经说了好多年了。可我还活得好好的。”终于,东方越愿意给她点反应了。

雾涟听见这话,被狠狠的噎了下,这时,她又听到耳边传来了冷若雪的声音:“她倒想杀了你,可她舍得吗?”

转过身,雾涟又走回了冷若雪身边道:“听这话,你貌似还挺了解我。”

“一般般吧!”冷若雪一点也没打算谦虚。

“那你说说,我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了你?”雾涟强忍怒气问道,冷若雪脸上那副‘我已经将你看穿’的表情,令她十分不爽。

谁知她这话说完,又收到了冷若雪大大的鄙视,然后就听到冷若雪淡淡道:“你刚刚不是说过了,要留着我为你生产血液,又怎么可能会舍得杀了我,雾涟神主,想不到你记忆退化的这么快,才说完的话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啊?”

冷若雪一脸恍然。

这表情,又差点将雾涟给气疯。连做了几个深呼吸,雾涟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上了冷若雪这狡猾女人的当。

可是,无论她如何自我安慰,看到冷若雪那张丝毫不畏惧的绝美脸蛋,她这心口都仿佛堵着一口闷气,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心里憋屈的难受。

见雾涟不吱声了,冷若雪也识相的闭上了嘴巴不在气她。

良久。

雾涟才咬牙道:“冷若雪,你死定了!”

她已经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在她眼中,冷若雪就是块难缠的滚刀肉,威胁没用!吓唬同样没有!所以她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眼前这可恶女人了。

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冷若雪听完她这话,还一脸纯良的建议:“咱们换个说法行不?这话听得我耳朵都起老茧了。”

“冷若雪,你真不怕死?”雾涟磨牙问道。

“我怕啊!不过,我不看好你能杀了我。”冷若雪故意挑衅道。

“你、你…”雾涟被这话气得直抓狂,如果可以,她现在就想杀掉冷若雪,但她还真舍不得,要知道,混沌神体相当难得,没了冷若雪,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遇到下一位拥有混沌神体的人了。

“我没说错吧!”冷若雪见对方语塞,继续挑衅。

龙叔等人见到

此情此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雪儿这分明就是故意往雾涟头上撞的啊!而雪儿的目的,肯定也是想将雾涟的注意力从他们身上拉回来,说白了,都是为了保护他们。

一时间,众人心里暖暖的,虽然全部被擒了,不过有雪儿在,他们不害怕,大不了一死嘛!死了正好去九幽冥狱,那里是暗主的地盘,他们同样不会吃亏,照样有吃有喝的。

这样一想,众人更加淡定。

就在这时,被气得抓狂的雾涟手又朝着龙叔等人一指,吼道:“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他们?”

冷若雪眨眨眼,再眨眨眼,然后才道:“我不信!”

“你凭什么不信?”雾涟这次真是被气得不轻,吼声都破音了,尖利的嗓音将山脚下的众多强者都吓得浑身哆嗦。

“你没空杀他们。”冷若雪自信满满的道。

“……”

这话不止雾涟愣住了,就连龙叔等人都同样傻眼,这话大有深意啊!只是他们不知道是什么?难道说暗主醒了?一想到有这个可能,龙叔等人各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

雾涟也想到这个可能了,眸光惊疑不定的瞥向了妖孽,见那人仍然紧闭双眸,长长的羽睫覆盖了眼睑,眼周留下两排阴影。这分明就是还没醒来!

看完这一眼,雾涟放心了,她可不能自己吓自己,更不能上了冷若雪的当。但她刚这样想,突然,她感觉到花心底部也就是化形后的肚子部位传来了咕咕声,那里不知道为什么瞬间疼痛了起来,好像有要方便的感觉。

尼玛!这是怎么个情况?修炼多年,实力强悍的她根本不需要方便了,可是现在她却想要上厕所了,这是怎么回事?

雾涟怒火中烧!火红双眸瞬间像利刃般盯上了冷若雪,并恶狠狠吼道:“是不是你干的?你居然给我下毒了?”

话虽这样说,但雾涟还是没办法相信,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而且这又是什么毒?要知道,她本身就是一朵毒花,普通的毒对她根本不起作用,但现在,她这感觉却相当不舒服。

听到雾涟疑似被下毒,龙叔等人全都一脸崇拜的看向了冷若雪,雪儿厉害啊!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就对雾涟那老妖婆下了毒,嘿嘿!真是解恨啊!想到这儿,他们全都忍不住笑了。

听着笑声,雾涟更加恼火,但她肚子实在疼的厉害,四处寻找了一圈,她愣是没发现太隐蔽的地方。这全都得怪他们之前的偷袭和战斗,已经将恶魔之地的几座山基本都夷为平地,树木更是全部被烧毁,现在放眼望去,几乎没什么阻碍的一眼就看得到远处了。

如果雾涟真想找地方方便,那她非走光不可!这一结果,让雾涟越发抓狂!

这时,冷若雪见雾涟憋得好像蛮难受的,才好心解惑道:“我可没给你下毒,我只是给自己下了点药,你又吸了我的血,所以才会中招。”

冷若雪这话说得那叫一个云淡风轻,但雾涟听在耳中,却觉得好像魔鬼上门一般,她真是恨死眼前的女人了!

“你给自己下的什么药?”雾涟又恶狠狠问道。

“放心,不是毒药,我只是吃了些消食的丹药,说白了,就是能让自己拉肚子的。”冷若雪相当诚实道。

“该死的!你吃消食的丹药做什么?”雾涟觉得她早晚有一天会被冷若雪的逻辑给逼疯,不行!她得尽快除掉这女人,否则,她说不定会被活活气死。

“这几天消化不好,有些便秘。”冷若雪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便秘?”雾涟大叫出声,尼玛!她就没听说过神还会便秘的,这女人肯定是故意在整自己。

雾涟瞬间想通,怒火更盛,喷火的双眸更是紧紧瞪着冷若雪吼着:“把解药给我拿出来!”

尼玛!她要受不了了。

“没有解药,消食的丹药怎么可能有解药。”冷若雪一脸无辜的道,脸上红果果的写着‘这不关我的事。’

“怎么可能没解药!”雾涟根本不信这话,她直觉冷若雪是故意不交出解药,想看她出糗。

“拉几次肚子就好了,要什么解药啊!”冷若雪看白痴般看着雾涟,有些好笑的道。

nbsp;“我现在不想拉肚子!”雾涟磨牙,如果可以,她现在就想将冷若雪撕碎了吃下肚子。

“那恐怕不太可能,我就是因为便秘才吃的,所以,你怎么可能不拉肚子。”冷若雪无奈道。

“那你为什么没事,没想拉肚子?”雾涟看冷若雪活蹦乱跳的模样,心里直发堵,这家伙肯定是在骗她!

“我便秘太严重了,丹药没起效果,之前我还以为这丹药过期了呢!但现在看来,还是有用的。你快去找地方方便吧!要不然到时可太难看了。”冷若雪好心建议。

“这不用你操心!”雾涟涨红着脸扯着嗓子吼道。

吼完,她又寻摸了一圈,始终下不定决心,可这肚子却越来越难受,她真心受不了啊!而且拉肚子这种事真是她有生以来头一遭遇到,她相当不知所措。

算了,随便找个地方吧!这样下去可不行!

雾涟放下了骄傲和高贵的自尊,决定先解决了身体需求后再回来收拾冷若雪等人,这次,她决不在放过这些人,包括冷若雪在内。

打定了主意的雾涟直接瞬移离开。

见她真的走了,九幽冥凤眨了眨漆黑如墨的大眼睛,一脸无语的问道:“她丢下我们找地方上大号了,我们怎么办?”

“能怎么办,当然是等着喽!”冷若雪不在意的道。

“呃!不想办法逃吗?”九幽冥凤忍不住问道。

“你逃个我看看?”冷若雪瞥了眼将九幽冥凤捆得死紧的藤条道。

“我还是老实呆着吧!”九幽冥凤很识实务,没被抓的时候,这藤条想弄断一根都不容易,更何况现在。

就在两人聊天的这会儿工夫,解决完身体需求的雾涟也回来了。看到冷若雪,雾涟心头的火气又噌噌的窜了起来,然后她嗖的一下出闪到冷若雪面前。

“有事?”冷若雪故作不解的问道。

“我要杀了你!”雾涟还是这句让冷若雪有些听腻了的。

果然,冷若雪给了她一个大白眼,并一脸不满的道:“你还有没有点新意?要不要我教你几句新的?”

“你受死吧!”雾涟方才感受了一番从未有过的经历,心里对冷若雪的恨意呈倍增长,所以她改了主意,要先拿冷若雪开刀。

说完,她将花盘中细小的吸管伸出到冷若雪面前,看着不停蠕动的密密麻麻的吸管,冷若雪又感觉到阵阵恶心,这东西就不能长得可爱点吗?她宁可死在可爱的、毛绒绒的小动物之手,也不想成为这些恶心吸管的粮食。

可惜雾涟听不到她的心声,细细的吸管在闻到冷若雪鲜美血液味道后,更是蠢蠢欲动的兴奋不已,那些吸管仿佛有意识似的,叫嚣着、狂舞着就朝着冷若雪伸出了它们的魔爪…

龙叔等人见状,连忙大声辱骂起雾涟,想分散她的注意力。

“雾涟,你这个没人爱的老女人,欺负小女孩算什么本事!”

“雾涟,你如此恶毒,难怪御大人不喜欢你。”

“雾涟,你这个丑八怪,我没见过比你还丑的老女人了,你这辈子注定了没有人爱。”

众人七嘴八舌的骂着,一个个的全往雾涟身上撒盐,哪壶不开专门提哪壶,听得雾涟额上青筋突突直跳,然后就见雾涟指挥着自己藤条,将龙叔等人的嘴给堵上了,她耳根才清静了下来。

“雾涟,丑八怪、老女人,没人爱。哈哈!”还能说话的九幽冥凤重复着龙叔等人刚才骂她的话,笑得十分肆意。

“你给我闭嘴!”雾涟喝斥着,不过九幽冥凤可不归她管,所以,黑色凤凰仍然聒噪的不停在她耳边重复这几个字,听得她心头火起。

但她还算尚有一丝理智,仍然将要对付的目标放在了冷若雪身上。伸出去的无数吸管也瞬间到了冷若雪面前,正准备深深刺进冷若雪皮肤时,突然,她感觉到极为剧烈的一痛,然后,就见自己的吸管全部断成了两截掉在地上。

掉在地上的吸管,还没有完全死掉,并在地上不停蠕动,接着,一双大脚狠狠踩在了那些吸管上,那些还在顽强动弹的细小吸管,才真正消失在这世上。

p;“可恶!谁干的!”雾涟强忍疼痛抬头,眏入眼帘的则是一双冰冷的黑眸,那黑眸中仿佛有一漩涡,要把人吸进去似的,给人一种幽暗阴冷的感觉。

是他!他醒了!雾涟心中大惊,之前眼前男人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为何醒来却消无声息?雾涟想不明白。而醒来的妖孽也没给她想明白的时间,直接几个黑色光刃自手中飞出,就直接砍断了捆住冷若雪等人的藤条。

获得自由的龙叔等人,连忙聚集到了妖孽身旁,而那些藤条也仿佛畏惧了妖孽与生俱来的威压,吓得缩回了雾涟身旁。

“你真要为了这个女人与我做对?”雾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心中略带紧张的问道。

“是又如何?”妖孽淡淡道。

“你就不怕天地规则的惩罚吗?”雾涟威胁道。

“为了保护我的女人,天地规则的惩罚又算得了什么!我是不会让你有机会伤害雪儿的。”妖孽看了眼冷若雪身上的伤,冷声道。同时心里也自责不已,他觉醒的晚了,还是让雪儿受伤了!

冷若雪察觉到妖孽的心思,安抚的看了他一眼,示意自己没事。雾涟看着眼前两人旁若无人的眉目传情,心里相当不是滋味。

尼玛!这对狗男女!真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雾涟妒火中烧,不过还没等她发难,一心为自已女人出气的妖孽,就直接朝雾涟发起了攻击,雾涟见状,吓得惊魂未定连忙闪躲。

以前,她就没少被这男人修理,这都给她心里造成阴影了,所以,哪怕她的实力比那时强上不少,面对妖孽时,她心里压力仍然十分大。

而妖孽的攻击,既凌厉又迅猛,根本不给她任何思考喘息的机会,自己的藤条在已经恢复了全盛实力的暗主面前,根本不堪一击,面对这一形势,雾涟愤恨不已。

更主要的是,眼前男子步步紧逼,出手快狠准,根本毫不顾念以往的情份,一心置她于死地,这样的结果,是她始料未及的。

“你真的不念我们多年旧情,要为这个女人出头?”丝毫不占优势的雾涟,故意将话说得暧昧,还趁隙挑衅的看了眼冷若雪。

她在堵冷若雪不知道自己和妖孽之间的关系。

可惜冷若雪根本不上当,甚至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反倒是妖孽十分诚实的道:“我们有旧情吗?我怎么不知道?在我的记忆中,好像认识你那天开始,我就一直想要杀了你,不过以前你有御那笨蛋撑腰,又很少出现在我面前,所以我就算想下手机会都不多,但今天,休想我放过你。”

妖孽说完,攻势更猛,手中接连发出的黑色光球,直接在半空暴涨成巨大黑色球体,球体光圈暴涨之后又接连收缩,然后砰平的几声巨响,球体在雾涟眼前爆炸开来,雾涟周围的藤条瞬间被炸得粉身碎骨,就连花朵最外层那美丽的火红花瓣,都被炸得支离破碎,惨不忍睹。

雾涟被伤得不轻。

见自己受了伤,雾涟心中怒火滔天,仅仅短暂的交锋就让自己伤得如此重,这样的结果,让她根本无法接受。

事实上,这么多年过去,雾涟每天都想方设法用各种手段提升自己的实力,而她的实力也确实大有进步,面对妖孽时,本也不至于如此轻易现出败相,但她心里对妖孽的忌惮实在太深了,所以在与妖孽战斗时,她总是不由自主的先怯场了,如此,正好给了妖孽一击即中的机会。

而妖孽当然不愿意放过这样的机会,他每一招基本上都可以算得上是致命的,但雾涟实力较以前强了不少,所以想要轻轻松松杀掉雾涟也有不小的难度。

不过在妖孽的步步紧逼,杀招不断的攻击之下,雾涟慢慢的连招架之力都有了,更别说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