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我有爹! - 至尊狂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狂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五百七十八章 我有爹!

部分长老的明确态度,令木铎相当忧桑。

事实上,他也好想这样对洪家人说,可他是盟主,这种话若真说了出去,洪家人不定怎么编排他呢!另外也有可能会让同洪家交好的某些家族觉得他这个盟主不地道。

要知道,之前他对冷若雪说洪副盟主所做的事是他个人所为,和暗黑家族没关系,就已经让某些长老心生不满了,所以,这话他此时万万不能在说。

但不说,又没办法向极力反对由盟里为洪副盟主所作所为买单的家族交待,唉!这可如何是好?

木铎心中无比纠结。而严副盟主做为木铎的铁杆属下,虽然很清楚木铎心中的那点纠结,但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帮盟主摆脱目前困境。

一时间,暗黑家族目前最大的两个主事者,都沉默寡言了起来。

两人关在房间中冥思苦想。

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有人大叫:“盟主、副盟主,大事不好了!”

“怎么了?”一听这话,两人当即打开房间,看向了门口跑得直喘粗气的侍卫。

“长老们和洪家人打起来了!”没等站稳,急得满头大汗的侍卫就急忙道。

“打起来了?”两人面面相觑,并随之淡定下来。

打起来好啊!两人正犯愁如何向洪家说明此事呢!现在有长老和洪家人打了起来,到也省得他们费口舌了!

更主要的是,两人根本不急着出去平息纷争,反而拉着侍卫嘘寒问暖起来,吓得侍卫一脸的不知所措。

最后,两人安慰了侍卫一番,又吩咐他好好回房休息,然后就砰的一声,当着侍卫的面关上了房间。

侍卫愣愣的看着这一幕许久,才转身离开。

房间里。

严副盟主看着比他还要淡定许多的木铎,心中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甚至他还感概了一番,不愧是盟主啊!越是这种时刻居然越淡定。

“盟主,我们什么时候出去解决洪家和长老们的事情?”严副盟主没有木铎那般淡定,所以,他十分好奇的问道。

“急什么,先让他们打个够本在说。”木铎坏笑道。

“那要有人出手太重,闹出人命无法收拾怎么办?”严副盟主不放心道。

“倒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即使如此,我们也要淡定。”木铎摸着下巴,思考了会道。

“呃!”严副盟主郁闷了,知道有这种可能,还淡定得了?但事实是,木铎这个盟主确实淡定得不像话。

而等两人觉得时间差不多,出去平息矛盾的时候,严副盟主惊讶的发现,事情并没有自己胡思乱想的那般严重。或者也可以说,洪家战斗力太差,没几下就被长老们所在家族制服了。

面对有可能是一边倒的战斗,严副盟主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向着洪家肯定不可能,但向着长老们这边,貌似也有点说不过去。想了想,他决定静观其变!

反正他心安理得的认为,自己不是盟主,不需要急着出头。而木铎想当旁观者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过,好在木铎也没打算退缩,所以,他在见到眼前一幕后,当即把脸一板,怒声道:“谁来给我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盟主,都是他们引起的,他们非让我们洪家独自承担冷若雪要求的精神损失费,这真是太欺负人了!”洪家一位很狼狈的长老见木铎如此问了,立即指着边上同样鼻青脸肿的长老们控诉道。

“这本来就该你们洪家来赔偿,事情都是你们洪家惹出来的,凭什么要我们替你们背黑锅?”面对洪家长老的指责,被控诉一方也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这怎么能算背黑锅?我们不是吗?一家有难,八方支援不是应该的吗?”洪家某长老理所当然道。

“呸!谁说是应该的?时咱们就说好了,平时各家各自为政,有事情才互相帮助,可这有事情的前提得是,不能咱们主动惹事!不然有人仗着暗黑家族到处树立强敌,我们这么多家族岂不都要被连累?”控诉方长老辨解道,他的话,也引得在场大部分长老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但洪家长老听到这话却明显高兴不起来。不过,他也不敢过于得罪了目前这些凶神恶煞般的长老们,毕竟,洪家招惹了冷若雪,数名洪家人现在落入了人家手中,他还等着盟里能出面把人救回来呢!所以,面对这些指责,他除了稍稍强辨下,还真不敢把话说得太狠。

随后他转头,看向了木铎,然后泪水迅速涌上了眼眶,并哽咽着道:“盟主,你可得想办法把洪副盟主救回来啊!”

“怎么救?”木铎淡淡问道。

“呃!”洪家长老语塞,他根本没想到木铎会这样问,他天真觉得,听了自己的问题,木铎是应该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把人平安带回来的,可现在,这话让他怎么接?

“是啊!洪大长老,怎么救啊?”有长老兴灾乐祸问道。

洪家大长老万分尴尬,思考了会儿,他才道:“此事得由盟主决定。”

“由我决定?你确定吗?”木铎笑眯眯问道。

“当然,你是暗黑家族的盟主,此事由你决定在适合不过了。”洪家大长老连忙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妨告诉你,洪副盟主只怕是救不回来了,你们洪家少主可以继位了。”木铎一脸真诚建议。

但他这话,却令洪家大长老暴怒不已。此刻,他也顾不得木铎盟主身份了,火大吼道:“木铎,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知道,你平时就看我们家主不顺眼,可你在不喜欢他,我们也是啊!你不说把他救出来,怎么还能阻咒他救不回来?你、你真是太过份了!此事我一定上禀老祖宗,我相信,老祖宗绝对不会不管家主的!”

“随你的便吧!”木铎听见对方要向自家老祖宗告状,根本没想阻止,正好,他也有话想同自家老祖宗说呢!

看到木铎满不在乎的表情,洪家大长老气得愤而扶袖离去。

他走后,严副盟主和部分长老都担心的看着木铎。若严家老祖宗出关,这事情只怕要更加热闹了。

众所周知,严家那老头最是护短外加不讲道理,只怕盟主不是他的对手啊!

“你们看着我干嘛?难道只有严家有老祖宗吗?”木铎被他们脸上红果果的担心弄得万分无语,只好笑着打趣道。

对啊!严副盟主和长老们恍然!他们家里也有老祖宗啊!怎么就被洪家大长老的话给吓到了呢?

不过,也幸好木铎提醒了他们,不然,他们还真没有去打扰自家老祖宗的想法,但现在,洪家老祖宗若出关,其它老祖宗势必也应该告知一声,不然他们可就太被动了。

有了这一想法,以木铎为首之人全都动作起来。

而此刻的冷若雪等人,自然还不清楚暗黑家族因为洪家人被抓即将有大动作了!

半个月之后。

冷若雪等人再次收到银鼠们汇报的消息,有不明势力正气势汹汹的朝着恶魔之城来了。

这次,银鼠们没有要求狙击,反而将沮丧、幽怨的表情挂在了脸上。

冷若雪好奇之余,忍不住问明了原因。

当得知银鼠们是因为这次来的人实力有些强,才没有要求狙击后,她笑了。

这些小东西怎么这么可爱呢?

得知是这个原因,冷若雪对有着玻璃心的银鼠们好生安慰了一番,然后就带着龙叔等人坐等不明势力上门了。

说是不明势力,其实冷若雪一想就知道,肯定是暗黑家族的人又来了。这次,对方只怕是来者不善。

不得不说,冷若雪真相了。

这次,暗黑家族还真是来者不善,而为了体现出自己的强大,他们在恶魔之城的防护森林外,就想要给冷若雪一个下马威。

带头施展下马威的,正是洪家最大的老祖宗,只见他带着洪家众人,在森林入口一字排开,然后随着他一声令下,数不清的神力从洪家众人手中释放…

看着这一幕,边上围观看热闹的严家老祖宗,则一脸担心的捅了捅身旁的木家老祖宗,“木老头,这样没事吗?”

“没事才怪!”木家老祖宗淡定自若道。

“那我们要不要阻止?”严家老祖宗不确定的问道。说心里话,他是不想阻止的,谁让他们严家跟洪家从来都是死对头,他巴不得看洪家老头倒霉呢!

“阻止得了吗?”木家老祖宗看似无奈道。

出关之后,他就听木铎说了最近发生的事,当时,他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洪家在作死!而这次,只怕谁也帮不了洪家。另外,他也听木铎说了些冷若雪的事情,相对于看洪家笑话,他对冷若雪兴趣明显更大。

“好吧!我们看热闹就好。”听木家老祖宗这样说了,严家老祖宗也无所谓了,并心安理得的找地方坐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洪家的攻击一点成效都没有看到,森林还是完好无损,甚至连片叶子都没有从树上掉落,这样的情景,不禁让洪家老祖宗有些着急了。

“木笙、严亭,你们还不快点来帮忙!”洪家老祖宗朝两人大吼了一声,而两人只回了他个淡淡笑容,显然,两人谁也没打算上前助对方一臂之力。

“你们快来!”见两人谁也不动,洪家老祖宗继续吼着。

“洪水啊!别白费力气了,这里分明就是有阵法的,任你消耗在多的神力也无济于事啊!”严亭无奈提醒。

“嗯嗯,这里的阵法相当高明,只怕把我们的神力全都搭进去,也莫可奈何。”木笙也道。

“该死!你们怎么不早说?”洪家老祖宗暴怒吼着。

“切!你给我们说话的机会了吗?”严亭给了洪家老祖宗一个大白眼道。

“……”好吧!他承认自己是有些着急了。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洪家老祖宗自认能屈能伸,所以,在和对方刚刚吼过后,他也能拉下脸来询问对方意见。

“凉拌!”木铎回了句。

“不行!我们得快点进去,多耽误一会儿,那些孩子就得多受罪了。”洪家老祖宗有些着急道。

面对洪家老祖宗的急切,木笙和严亭谁都不忍心告诉他,都这么久了,你家那些个孩子该受的罪只怕全都受遍了,所以,应该也不差这点时间了。

“木铎,这里你们不是来过吗?带路吧!”轻叹了口气,木笙转头吩咐木铎。爱子之心、人皆有之!虽然他并不怎么喜欢洪家老头,但却不能否认对方对自家孩子的关爱之情,而这也蛮让他感同身受的。

木铎闻言点点头,然后,带头走进了恶魔之城外的防护森林。

与此同时,冷若雪等人也由院中的光幕,看到了对方的一举一动。

“雪儿,他们进来了。”宁家主坏笑着道。

“唉!好久没见到这些老朋友了。”龙叔也随后感叹。

“龙叔认识他们?”冷若雪诧异问道,看样子这次来的人中,也有一些是老古懂啊!

“认识几个。”龙叔笑笑道。

“那我让他们快些进来吧!”冷若雪有些期待道。

“嗯。”龙叔点头,他知道,若没有雪儿帮忙,那些人没准会就此迷失在森林中。

不多时,已经有些狼狈的木铎等人,才由银鼠们带路,找到了冷家主宅。

见到冷若雪,木铎顿时热泪盈泪。

这森林,真是太欺负人了。明明上次走过的,可这次他却仍然迷了路。呜…他觉得好丢脸。

而冷若雪见到木铎,则是淡淡一笑问道:“木盟主,精神损失费带来了吗?”

“……”

木铎做梦也没想到,冷若雪见了他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正常说来,不是应该先寒暄下,客气客气吗?哪有人一上来就直接问钱的?

“没带来?”见对方愣呆,冷若雪眨了眨眼睛,猜测着。随后,她又立即不满道:“没把钱带来,你们来干嘛?”

“……”好明显的厌恶啊!难道他们没带钱,就不能来恶魔之城了吗?

虽然木铎很想这样问问冷若雪,但看到冷若雪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他觉得,自己还是别找那个不自在了,因为问了,也只会令自己难堪!

木铎瞬间沉默,而本来就憋着一股气的洪家老祖宗,听了冷若雪的话,却格外不满道:“小丫头,你们恶魔之城抓了我们的人,凭什么和我们要精神损失费?告诉你,我们不会付你们任何精神损失费,相反,你还得把抓的洪家人给我交出来,否则,今天我和你们没完!”

“你又是哪位?”看到突然说话的老头,冷若雪故作不解问道。

“小丫头,他叫洪水,是洪家老祖宗。”严亭听了冷若雪的话,抢着回道。

“滚蛋!你才叫洪水呢!我是洪隋!”洪家老祖宗朝着严亭吼道,顿时,严亭缩了缩脖子,退后一步不说话了。

冷若雪闻言笑笑道:“我不管你是洪水,还是洪隋,我只想知道,你打算和我们怎么个没完法?”

“……”洪隋愣了愣,怎么个没完法?他没想过啊?事实上,他只不过是吓唬吓唬冷若雪罢了,原以为,一个黄毛丫头吓吓就会害怕,就会乖乖交出洪家人来,谁知却和他想得不一样,人家非但没害怕,还问他想怎么个没完法?

从没想过要如何回答的洪隋,纠结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这时,他又听冷若雪道:“我只要钱,不要命!当然,如果你想和我们没完的话,我们也会奉陪到底的!”

“……”

这、这是要开打的节奏啊!

木笙等人同时暗道。

随后,他们便也如愿听见了冷若雪的话:“你们也是想和我没完的?”

“……”

不是!

感觉到冷若雪来者不拒的架势,众人忧桑的退后了好几大步,以求和洪隋拉开距离,免得被这小丫头误会了。

但他们退后的有些晚了,只见冷若雪往正中央一站,大气禀然道:“来吧!谁先上,我一律奉陪!”

“……”

能不这样吗?木笙等人不约而同暗道,事实上,除了气势汹汹涌的洪家人,他们没有人是特意来和冷若雪打架的!他们更多的则是围观看热闹,但现在,冷若雪显然也将他们算了进去,这真是太令人不愉快了!

这时,冷若雪见众人没什么反应,只好亲自点名。

“就你先来吧!”勾了勾手指,冷若雪盯上了一名老头。据她所知,这老头是洪家大长老,所以,就先拿他来杀鸡儆猴了。

而洪家大长老听了冷若雪的话,却一脸愤愤不平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今天老夫就让你知道下我的厉害!”

话刚说完,洪家大长老还没来得及摆开架势,就直直的化为一道流星,朝着不知明的方向飞了出去。

是冷若雪出脚了!

见到这一幕,围观的暗黑家族之人瞬间惊悚!

这、这真是太可怕了!要知道,洪家大长老实力可不低,至少面上看,比起冷若雪还要强上几分,可就算这样,还是被冷若雪一脚踢飞了!还是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而猛然反应过来后,洪隋却愤怒的快要爆炸了!

好个胆大的小丫头!当着他的面,居然还敢对洪家人出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霎时间,洪隋想都没想,就朝着冷若雪攻去!

而冷若雪则不慌不忙的闪过,并笑眯眯一脸挑衅道:“要和我没完了?来吧!”

“小雪雪,这人让给我好不?”就在这时,冰麒的声音在冷若雪耳边响起,紧接着,一道小小的冰蓝色身影落到冷若雪怀中。

此刻,冰麒的头上仍然趴了只更加娇小玲珑、雪白无杂色的猫咪。

看到冰麒这一形象,木铎的嘴角不自在的抽了抽,然后,悄声给老祖宗传音提醒。

木笙听完,立即迫不急待的打量起冰麒。

“小冰冰,你打得过他吗?”这时,冷若雪看了眼冰麒,貌似有些担心道。

“打不过有什么关系,我有爹!”冰麒一脸自豪道。

冷若雪听见冰麒如此自豪的宣布这一喜讯,额上顿时挂满了黑线,好吧!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有了后台的冰麒,确实没有人惹得起啊!

同情的看了眼洪隋,冷若雪松开冰麒,默默的退出了战斗圈。

洪隋见冷若雪就这样离开了,心里的火气瞬间又窜高了几分,并扯着嗓子对冷若雪吼道:“该死的臭丫头,你自己怕了,就放出个小蓄生来吗?”

冷若雪无言,对洪隋的同情又多了几分。

而洪隋,则是被冷若雪的目光弄得莫名其妙,更主要的是,对方那眼神让他太不舒服了。

不过,冷若雪也不想解释太多,反正一会儿洪隋就会自已发现,他犯了多么严重滴错误!

但现在,洪隋显然没有意识到。见冷若雪不理自己了,洪隋的目光只好又转到了冰麒身上,并恶狠狠吼道:“小蓄生,既然你主人把你放了出来,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你才是小蓄生!你全家都是!还有,小雪雪不是我主人!”冰麒淡淡的回道。

“可恶!”听到眼前小狗居然敢骂自己,洪隋的火气噌的一下又上来了,然后,抬起手他就准备教训冰麒。

谁知冰麒不慌不忙,并如法炮制的扯着清脆的嗓子吼了起来:“爹啊!有人又要杀你儿子了!救命啊!快出来,不然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可爱的儿子了!”

这熟悉的一幕,令木铎等已然见识过的暗黑众人全部黑线,更要主的是,他们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全都不忍心的别过脸,不敢看这即将发生的一幕。

果然,随着冰麒话音落下,冰魄如愿从天而降。

一把将玩得兴起的宝贝蛋抱进怀中,冰魄眯着冰蓝色的寒眸,质问着:“是你要杀了我儿子?”

听见这话,洪隋愣了愣。

想不到对方的爹真是一叫就出来啊!再者,这当爹的实力好像也在他之上…

洪隋有些纠结,现在该怎么办?

“聋子还是哑巴?”见对方不回答自己的话,冰魄有些不耐烦的再次问道。他可以陪着自己儿子乐此不疲的玩着拼爹的游戏,但却没兴趣陪着别人一起发傻。

“爹放心,他不聋也不哑!”冰麒坏笑着通风报信。

洪隋闻言,越发郁闷。

如果此刻他还看不出来这小狗是在耍着自己玩,那他这么多年只怕也白活了。

“如此说来,你是瞧不起我喽?”冰魄闻言,继续配合冰麒。

“……”

洪隋彻底无语,他还什么都没说呢,好不?

“爹,他肯定是瞧不起你,而且,据我所知,他是替洪家被抓的族人报仇来的,还要和我们没完!”冰麒继续挑拨。

“洪家人?报仇来的?还要没完?”冰魄淡淡问道,随后突然气势一提,威压尽放道:“来吧!我陪你一起没完!”

“爹,我建议我们先下手为强,不然让他知道洪家人是被爹抓的,到时我们父子可就要倒大霉了,所以趁他还不清楚,咱们得尽快出手。”冰麒又坏笑道。

听完这话,无论是冷若雪一方还是暗黑家族那边,都无语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随后,众人同情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洪隋身上。

这分明就是在逗弄傻小子啊!

而洪隋听了冰麒所言,则愤怒的立即眯起眼睛质问道:“我们洪家人是被你们父子抓的?”

“不错!”冰魄点头。

冰麒则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惊叫:“爹啊!被他发现了,这可怎么办啊!”

看了眼冰麒,冷若雪抹了把额上冷汗,心里暗自腹腓,冰麒,戏过了!

但冰麒显然不在意戏是否演过了头,并表现出了一副惊慌换措的模样,看得冷若雪越发无语。不过,冰麒的二十四孝老爹,却觉得自家娃怎么看都可爱。

摸了摸冰麒身上绒毛,冰魄安慰道:“不怕,有爹在!”

好吧!有爹在!

对于宠孩子没有底限的人来说,根本就是没有任何道理所讲的。

这时,眼见自己被无视的洪隋,则又忍不住跳出来刷存在感,并大声吼道:“你们好大胆子,居然敢抓我们洪家人!快点将洪家人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死了!”淡淡的瞥了眼洪隋,冰魄酷酷的吐出两个字。

“死了?什么死了?”洪隋傻傻问道,有些没太明白。

“真笨,我爹当然是在说,你们洪家被抓的人已经死翘翘了!”冰麒出声替惜言如金的爹解释了一番。

“我们洪家人死了?”听了这话,洪隋的怒火已经无法抑制,不过,愤怒的他倒也没完全失去理智,接着,他又转头对木笙等人大声道:“恶魔之城杀了我们暗黑的人,我们要与他们不死不休!大家一起上!消灭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