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还真是蛮拼的 - 至尊狂妻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至尊狂妻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神界 番外 还真是蛮拼的! 文 / 猫猫寶貝

答案当然是没有!

三小娃早就被自家老爹带到他的地盘转悠好几圈了,可以说啥没见识过,还会怕这点高度的蹦极?

人家是非但不会怕,还觉得蛮好玩的。可惜,中年男子不清楚这些,所以,他只能浑身散发着淡淡忧桑并无比幽怨的凝视着三只,特别是睿圣。

中年男子眸中清楚的写着,亲,别玩了,一点不好玩!

睿圣则直接无视了中年男子眼眸中红果果的、一点也不掩饰的恳求,并委屈道:“只有我没玩上了,可惜,某人不肯让我们自己玩!”

说完,睿圣还羞答答的瞅了眼无辜躺枪的工作人员,顿时,某工作人员浑身一激灵,然后,他就接收到了来自于中年男子的眼刀子以及从对方身体由里及外散发的深深怨念。

躺枪的某人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他咋的了?做了啥就要被人这样冤枉?

这时,中年男子一个箭步上前,拉着工作人员到边上交涉去了。

三只瞧着这一幕,暗自偷笑,并走到了昏迷的小帅哥身边,准备围观他。

也许是三只眸光太过火热,没多久,昏迷过去的小帅哥就醒了过来。乍一醒来,小帅哥还有些迷茫,并傻傻的问道:“我这是死了?”

“嗯,你吓死了。”睿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吓唬道。

小帅哥一听,原本迷茫的双眸顿时黯淡了几分,然后他便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呜…我咋就被吓死了呢?偶的人生才刚开始啊!偶还没娶妻生娃,老天怎么可以如此残忍呢?不公平!太不公平了!我要投诉,要抗议…”小帅哥边哭边嚎,嘴里面还嚷嚷个不停。

三只听着他的自言自语,全都瞪大眼睛,漂亮的小脸蛋上满是不敢置信,那个谁…咱们不认识他!真的不认识!

转过头,三只小脸蛋微红,他们都替这小家伙不好意思了,而不远处的中年男子及工作人员自然也听到了小帅哥的碎碎念,顿时,中年男子老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在场的工作人员则全都张大嘴巴,表情和三只如出一辙甚至还夸张了几分。

最后,实在忍无可忍的中年男子见小帅哥没完没了了,直接迈步上前一拳打上小帅哥的头,小帅哥脑袋一疼,愤怒抬头看向袭击他的凶手,一见,就傻愣住并道:“老祖宗,您也死了吗?呜…还好我不是孤单一人!”

“死你个头!咱们都活得好好的!”中年男子满脸恨铁不成钢的怒吼道。

“呃!我们没死?”小帅哥有些傻眼,泪水在眼眶中转了几转,却没敢流出来。

“没死!”中年男子没好气的道。

“那…”小奶娃怎么说他们死了啊?

看了眼神色淡定的小奶娃,小帅哥的疑问愣是没敢说出口,不过中年男子也明白他的意思了,并怒瞪双眸大声道:“人家逗你玩的!”

逗他玩?

小帅哥好郁闷,什么时候他也成了别人逗着玩的对象了?逗他的还是三只小奶娃!这样的事实,太伤他自尊了,呜…想到这些,小帅哥又有些哽咽了。

不过面对暴怒的老祖宗,围观看好戏的三只以及在场的工作人员,小帅哥真没敢再哭出来,但他也知道,今天他是里子面子全都没了,而把他害这么惨的罪魁祸首,正是那三只奶娃无疑。可只要想到老祖宗也没比他强那里去,他顿时心里平衡了。

这时,边上的睿圣见大家都没事了,遂笑眯眯开口道:“轮到我玩了吧?”

“……”

小帅哥默不作声,中年男子想装傻却明知躲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开口道:“嗯,我带你玩!”

虽然这样说了,但此时中年男子心中依然愤怒又无助,方才,和工作人员交涉了许久,对方说死也不答应让小奶娃们自己玩,还说他都跳过一次了,在跳一次也没啥啊!而作为有身份、有地位的堂堂男子汉,他真心不敢说自己害怕,不然传出去,以后他老脸往哪摆?

就这样,中年男子被再一次赶鸭子上架了。

当中年男子和睿圣全副武装好,然后豁出去的闭眼往崖下一跳时,小帅哥心中不由自主的腹腓:“老祖宗为了收个徒弟,还真是蛮拼的!”

默默为老祖宗祈祷着的时候,睿泽又走上前道:“我还要玩!”

“啥、啥?”小帅哥听到这话当即瞪大双眸并又结巴上了。

“我还要玩!”睿泽重复道。

能当没听到吗?小帅哥瞪着眼睛,不吱声。

“装傻是没用的,给他上装备!”睿泽看了眼小帅哥,转头对工作人员道。

工作人员一听,当即上前为已经有些僵硬的小帅哥佩带好装备。

小帅哥一瞧对方要硬来,连忙阻止道:“住手!你们不可以这样,我不想在玩了!呜…不要这样嘛!”

本来一开始,小帅哥态度还算强硬,但见对方根本无视他的话,他就只能装柔弱了,可惜,装柔弱也没用,工作人员继续无视,一名心直口快的工作人员甚至道:“三个小奶娃都不怕,你一成年人有啥好怕的,可别让我们鄙视你啊!”

“鄙视个毛线啊!有本事你们跳一次给我看看!”小帅哥火气上来并大吼道。

“对不起,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们不能玩!”某工作人员有些兴灾乐祸道。

“……”魂淡!一群魂淡!不带这样的!

可惜,小帅哥的反抗是无力的,很快,他和睿泽就被装备好并带到了崖边,睿泽又给睿耘使了个眼色,睿耘表示明白,然后一脚踹上了小帅哥屁股,接着,小帅哥重演了被踹下悬崖的销魂一幕。

伴随着尖叫,工作人员集体捂脸,又在心里默默的为小帅哥点上根蜡,自求多福吧!亲!

事实上,工作人员们是很同情那中年男子和小帅哥的,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不敢不听奶娃们的话,不然,他们也不会强制为小帅哥上装备,至少他们看出来了,这五人中,是小奶娃说的算!

很有自知之明的工作人员,当然要尽职尽责的为奶娃们服务,至于某中年男子和小帅哥,只能对不起了。

当中年男子和小帅哥二次从崖下上来时,两人都是被抬着上来的,只不过,中年男子是清醒的,而小帅哥依然昏迷。

见到他们两人的状态,三只无不遗憾,因为他们根本没尽兴。

唉!三道叹气声响起的时候,中年男子就在想,他怎么就没昏过去呢?

“唉!回酒店吧!”作为哥哥,睿圣很快决定了接下去的行程,虽然还想玩,可瞧着这两只的状态,只怕今天是没戏了。

一听这话,中年男子顿时心中狂喜,但他真是站不起来了,双腿软绵绵的…等等,回酒店可以,可这车谁开?

“没人开车了!”看了眼工作人员,中年男子如实道。

“我们派人送你们回酒店!”接收到某人眼神,工作人员秒懂,鉴于这五人打破了他们公司的蹦极记录,送他们回去是理所当然的。

当五人平安回到酒店,顿时感觉捡回一条命的中年男子和小帅哥,整整在**躺了两天才恢复,不过,恢复是恢复了,但两人还有些蔫。而此刻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现在因为蹦极已经出名了。

作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八千多米蹦极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两人现在可是所有蹦极爱好者的偶像,他们两人的照片,也被挂在了蹦极名人堂中最为显赫的地方,以供蹦极爱好者瞻仰。

不过,由于这两天两人一直卧床并关闭了手机,因此对于这事两人一无所知,直到蹦极公司找上门来邀请两人做代言,他们才清楚事闹大了,他们火大发了!

但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人火了?

中年男子和小帅哥对此很是不解。那三只呢?

问清楚他们心中的疑问后,他们两人才知道,由于那三只年纪太小,所以蹦极公司高层完全把那三个奶娃当成了毫不起眼的小角色,如此,三只自然没有出名的机会。不过,蹦极公司还是打出了亲子蹦极的噱头,但主角却是两名成年男子。

知晓这一情况后,两人默默相对无语,他们才是小角色吧?但好在两人清楚,孩子太小并且以那三只的性格,也未必喜欢出名,因此两人十分默契的替他们背下了这个黑锅。当然,也不能完全算黑锅,毕竟,他们两个也蹦极了嘛!不过虽是如此,中年男子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和三只好好谈谈。

找到三只,中年男子便要求与他们来一场男人之间严肃的谈话。

乍一听到老祖宗如此慎重,陪同的小帅哥差点笑出来,不过,中年男子当即给了他一个眼刀子,所以,他也立即表情严肃了起来。

“谈什么?”三只眨眨眼问道。

中年男子轻叹了口气,然后把蹦极公司的来意说了,三只一听,当即表态:“妈妈告诉我们凡事要低调,所以这事跟我们没关系!”

“……”

中年男子和小帅哥默了,就凭着这三只的表现,还想低调?要不要在低调点?

“那个…这只是个小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希望你们能如实告诉我!”中年男子镇定了下继续道。

“什么?”睿圣问道。

“我想知道之前的馅饼事件,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中年男子直接问道。

“馅饼事件?”小帅哥听了有些好奇。

“什么怎么做到的?”三只装傻。

“那馅饼和大海碗,为啥取不下来了?”咬咬牙,中年男子又问。

“不知道。”三只抬头望着棚顶。

“你们知不知道这事有多严重?如此奇异的事件,若是引起某些人的好奇,说不定你们会被抓去切片研究,以那些人的残忍手段,到时你们可就要受苦了,所以,在事态还没完全失控前,你们最好和我说实话,我好帮助你们摆平此事!”中年男子担忧道。

“这样啊!”三只明白的点点头,可是却没了下文,而一直想听到他们解释的中年男子和小帅哥,等了会儿却不见三只开口,便有些着急的道:“快说啊!”

“说什么啊?”三只一脸无辜。

“说说是怎么回事,我好帮你们想办法啊!”中年男子道。

“嗯嗯,老祖宗可以帮你们的。”小帅哥出于好奇,也帮腔道。

“可我们真不知道说什么啊!”三只继续无辜。

听了这话,中年男子都快抓狂了,事实上,这事他早就想问了,只是三只小娃一直要去玩,还说忙,他又一路陪着,所以一直没腾出时间,不过现在他说什么也得弄清楚。

可惜,三只不肯配合!中年男子郁闷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低吼道:“你们啥都不说,让我怎么帮你们?难道你们就没想过这严重后果吗?”

“我们只是小孩子,不需要想这想那的,玩的开心就好了!”睿耘小声道,然后拿出一枚红色果子啃了口。

“对,这事又没有证据是我们做的,我们完全可以不承认嘛!”睿泽也无赖道。

“还能这样?”小帅哥听了这话,诧异道。

“当然,小家伙,这事都是你家那老奶奶搞出来的,所以,如果真有人找我们麻烦,我们就去找她麻烦,哼!我们可不是好欺负滴!”睿泽恶狠狠道。

“呃!”小帅哥闻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谁是小家伙啊?眼前这三只小奶娃才是小家伙好不好?其实他并不是第一次听到某只这样说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不敢反驳,另外,他还想说,那老奶奶在自家颇有地位。

想了想,小帅哥实话实说道:“那老奶奶,在咱们家有后台,所以,并不是谁想欺负就欺负得了的。”说完,他还看了眼老祖宗,意思很明显,你们也可以找后台,老祖宗就正好。

但三只明显没明白,或者可以说是装糊涂,不过,睿耘还是自信满满回道:“我们也有后台,就是我家妈妈和爸爸!”

小帅哥听完很郁闷,你家妈妈和爸爸管不到我家的事啊!这样想着,他又看了眼老祖宗,然后主动闭上了嘴巴。

中年男子则重重的叹了口气道:“能让我见见你们爸爸、妈妈吗?我需要和他们谈谈!”

“不能!他们很忙没时间见你。”睿圣回道。

又是很忙!中年男子好想抓狂!咋他一有事想和对方聊,不是娃忙就是家长忙呢?他能说,他都没那么忙吗?

郁闷了下,中年男子知道和这三只是谈不通了,也可以说,三只根本不怕事,想了想,他决定静观其变了。

随后几天,中年男子时刻关注着各方动静,并吩咐小帅哥寸步离的跟在了三只身边,而对于他们身边多出来的小尾巴,三只明确表示不在意。

过了半个月,依然风平浪静,中年男子便渐渐放松了警惕。可就在他放松警惕后不久,在某个早上,三只奶娃却被一群凶神恶煞般的陌生人堵在了酒店中。

看着眼前的陌生人,刚刚睡醒的三只很是迷茫,好一会儿,睿圣才淡定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敲门了吗?我请你们进来了吗?”

听了睿圣所言,闯进来的陌生人不约而同的抽了抽嘴角,其中一人则开口道:“小娃娃,胆子挺大啊!”

“还好,一般般吧!”睿圣一副谦虚模样回道。

陌生人们见对方还谦虚上了,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还以为突然出现的他们把三只奶娃吓住了呢!现在看来,人家明显没把他们当回事啊!这让众陌生人感觉有些没面子。

与此同时,房间门再次被撞开,中年男子和小帅哥慌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两人直接跑到三只身边,并紧紧把三只搂进怀里安慰着:“别怕,有我们在他们不敢动你们!”

“我们没怕!”睿圣无奈道,他们三个的样子看上去像害怕了?

“呃!”中年男子和小帅哥听了,顿时感觉自己貌似表错情了,这真是太让人不爽了,不过,现在可不是窝里反的时候,所以中年男子当即一脸愤怒的看向了那些陌生人。

“你们这么多人也好意思欺负三只奶娃?哼!想欺负他们,先过了我这关!”中年男子愤怒吼着。

对面一人听了,则笑笑,并道:“有你给他们撑腰,我们哪敢欺负他们,我们只不过想弄清楚一件事罢了。”说完,那人又将目光转到三奶娃身上,直截了当的问道:“你们三个,是不是有异能?”

之所以这样怀疑,也是因为某女的馅饼事件过于离奇,而异能在幽蓝星又属传说中的东西,因此他们不得不慎重,当然,他们来此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弄清楚这三只小娃到底怎么回事,如果真如他们猜测的那般,他们势必要弄明白对方的异能是如何来的,这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而中年男子听到对方的问题,也一脸诧异的看向三个小奶娃,神色间尽是深思,异能,这可能吗?他实在没办法相信,那传说中的东西,会在三只身上出现,当然,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他也不希望三只有什么异能,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已经把三只当成徒弟的中年男子,显然不愿意三只怀璧其罪。

三只也不负重望的否认道:“我们没有异能!”

------题外话------

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