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二十八野心下 - 狩魔手记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狩魔手记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卷二 我的心深如大海 章二十八 野心 下

在酒吧的中央,苏选了最大的一张空桌,坐了下来。一个娇艳的酒吧女郎跑了过来,弯着腰,几乎将过度发达的胸部整个摆在苏的眼前,然后才将酒单放下,柔声介绍。

苏根本没有听她说什么,指着酒单最上端的酒名,再向下一划,将酒单上列着的所有酒都划进了范围,然后将酒单扔回给吧女。妖艳吧女媚笑着,用胸部狠狠地挤了下苏的肩膀,这才向吧台走去。

圆桌上很快就摆满了酒,酒吧里的人也越来越多,空气中开始充斥着酒精和暴力的味道。男人和女人互相碰撞着,男人和男人也在互相碰撞着,噪音中除了吹牛、尖叫外,谩骂和挑衅也开始多了起来。能够在滴血子弹中占据一块地方的人,都会名声雀起,想要借机证明自己的男人并不少。

渐渐的,独自占据整张桌子的苏、梅迪尔丽和少年就变得越来越显眼,可是他们却似犹不自知,偶尔还交谈两句。

“那时候你究竟看到什么了?”梅迪尔丽问着。

苏明白她问的是在指挥部的时候,于是说:“那时我正在计算这片区域的局势,并且监视着感知范围中的区域,却不小心…….嗯,怎么说呢,我……看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另外一个空间?”梅迪尔丽明显收起了漫不经心,认真地问。

“是,它肯定不属于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苏皱眉回答。他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却可以肯定,异空间绝不是什么小事。

“不是幻觉?”梅迪尔丽追问。

“它真实存在。”

梅迪尔丽沉默,开始努力思索。苏则一边回想着当时的经验,一边用多余的思考能力收集着酒吧中一切交谈信息,并且归类分析。很快,他就得到了所要的资料。在酒吧舞池后面的一个包厢中,坐着一个胖大的黑人,就是今晚的目标。这个叫保尼的家伙是滴血子弹的负责人,也是莱德斯马控制这片区域的亲信。苏相信,他应该知道莱德斯马的行踪。

就在这时,一伙从体格上就能看出至少有两三阶力量强化的壮汉挤到了苏的桌旁,为首的是个身高超过两米的白人巨汉,硕大的肚子虽然有些累赘,但是比苏大腿还要粗些的手臂却显示了可怕的力量。

啪的一声,巨汉将一把大口径手枪重重地拍在桌子上,震得十几个酒瓶纷纷跳了起来。

“小子!用这把枪换你的酒,怎么样?”巨汉嘴里喷着带着浓重臭气的热风,一直吹到了苏的脸上。

苏忽然将手中满杯的烈酒一饮而尽,酒浆如火,从喉咙到胃里点燃了一道火线,也将苏彻底点燃。

苏掀去了罩帽,将自己的容貌完全展示在人前,然后站了起来,盯着肩膀就超过自己头顶的壮汉,伸出了右手。在午夜之城,这是较量力量的标志。

巨汉看看苏的脸,看看他的身体,忽然狂笑起来,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几乎整个酒吧中都哄笑起来,更有人大声叫着,要求在角力后把苏剥光。

带着残忍的笑容,巨人握住了苏的手!

两只不成比例的手握在一起的瞬间,巨人庞大的身体猛然飞起,向旁边倒下,接连砸毁了几张桌子,还将两个人压在下面!

凡是看清这一幕的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看到了什么?是苏将比自己庞大的多的巨人抡了起来,再砸在地上?

然而接下来,噼劈啪啪的骨碎声不断响起,巨人整条右臂都扭成了诡异的形状,显然所有的骨头都碎了。不动声色地将巨人的手骨握碎后,苏才抬起头,用低沉而富于磁性的声音问:“谁还不服?”

声音未落,苏的身影闪动,瞬间已出现在另一个端着双管霰弹枪想要射击的大汉前,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把手枪,暗银色的枪身、独特的造型时刻在提醒着人们,这是一把新时代手枪。而冰冷的枪口已抵在大汉的额头。

沉闷的枪声显得有些轻,可是杀伤效果却令人目瞪口呆,大汉的头颅整个炸开,爆成一团血雨,血浆几乎溅到半个酒吧的人身上!

“谁还不服?”苏问。

说完这句话的时间,又有五个人的头颅爆开,他们无一例外都是用枪指向苏,然后被苏用枪口抵在额头上,爆头。这一切发生的极快,没人看清过程,却都记住了五张清晰的画面,那是苏用枪抵住对方额头的瞬间。

瞬杀六人后,滴血子弹酒吧中的人终于明白今晚并不是普通的枪战。然而血腥的杀戮让他们不敢稍有动作,甚至纷纷将枪扔到了地上,生怕下一个被爆头的就是自己。

苏径直走到包厢前,一脚踢开了房间,然后枪口火光连续闪动,房中六个保镖的头几乎在同一时刻炸开,只有中间的胖大黑人瘫坐在沙发中,张大了嘴,呆呆地看着苏。包厢中的女人们则乱成了一团,尖叫着向门口拥挤过来,想要夺门而逃。可是她们的身体忽然都飘了起来,脸色迅速青紫。她们无助地挣扎着,不断尖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控制着她们的希尔瓦娜斯动用了一个很简单的能力,令她们头部附近的空气完全凝固。她们吸不进,也呼不出,只能窒息而死。这是非常痛苦的死亡方式,可是希尔瓦娜斯却似乎对她们有着极大的仇恨,一定要往死里折磨。

苏任由血瞳的少年去做自己的事,看着保尼,淡淡地问:“莱德斯马在哪里?”

保尼挪动了一下肥胖的身躯,喃喃地说:“如果我告诉了你,他会杀了我的……”

砰!保尼的右臂毫无征兆地炸碎了,他甚至没有看清苏是怎么开枪的。

“我没有耐心。”苏说。枪口又指向了保尼的左臂。

保尼杀猪般大叫起来:“别开枪!我说,我说!干,只要你不开枪,我什么都说!”

一分钟后,整个滴血子弹酒吧后半部轰然倒塌,一头淡金碎发的苏如集天使与恶魔于一体,从废墟中走出。他在夜色下站定了一瞬,忽然将裹住身体的斗蓬撕下,露出背后巨大狰狞的电磁动能步枪和一柄榴弹抛射器。新时代手枪依旧在手中,两把军刀则安静地躺在大腿两侧的刀鞘中,随时等待出鞘一击的机会。

厚重的军靴动了,将碎砖乱石踩在脚下,苏辨别了一下方向,就迈着稳定沉凝的脚步,向莱德斯马的住处走去。每一步踏出,他的身上就会发出枪械碰撞的金属撞击声。在寂静的夜里,这节律的声音犹如死神的丧钟,远远地散播出去。

苏忽然将手中提着的斗蓬旋转飞出!斗蓬化作一片乌云,带着低沉啸音,从街角冲出的几名士兵腰间一掠而过,然后将一栋小楼轰然撞塌。

在苏的面前,是一条很长的路。

忠诚于莱德斯马的战士们不断从两边街巷甚至是房顶上出现,然后立刻发现了他们的目标。在空旷的街道上,三个人实在是太醒目了,而且苏淡金碎发,在火光和按照灯下耀眼得象是跳跃的火焰!

一阵狂风从街道上席卷而过,它挟带着硝烟和砂石,并不断拉扯着废弃房屋上的百叶窗,电线杆上断裂的电线也在风中狂舞着。

苏的身影从风中消失了,然后出现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战士面前,将手枪顶上他的额头,这才扣动扳机。

然后是下一个。

冲入长街的战士们看不到过程,却能看到结果。他们的意识中刻印进一幅幅苏扣下扳机前一刹那的静止画面,然后,在他们意识到恐惧之前,已经迎来了最后一幅画,黑暗。

远处的路口上筑着一个街垒,里面的重机枪已经怒吼起来,将上百发子弹倾泄过来。街垒中驻守的是莱德斯马的精锐部队,反应速度和射击精度都要超过普通的战士。

苏在街心站定,举起电磁动能步枪,瞄准、充能、射击!一道明亮的火线几乎是瞬间就击中了街垒,然后就是爆炸和冲天而起的火柱!而在电磁步枪充能的几秒钟内,苏的身周已经飘浮着十几发重机枪子弹,这些都是希尔瓦娜斯用力场拦截下来的。少年的防护力场能力已经提升到了二阶,并且能量亲和天赋使他可以重叠设置三层防护力场,这才堪堪将子弹拦了下来。但若换了普通的类法术能力者,却至少要拥有四阶防护力场才可能拦截众多的重机枪子弹。

轰碎了街垒后,莱德斯马的官邸终于进入了苏的全景图范围。

“我是苏,我回来了。莱德斯马,你滚出来吧,别光是让手下送死。”苏平缓而低沉的声音在整个全景图的范围内响起,只要是范围内的人,都能够听到苏的声音,而且是一样的音量。

这次声音投放,消耗了黑暗之心三分钟内所提供的全部能量,然而产生的震慑却是无以伦比。无论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还是孱弱的平民,都在这宛如神迹般的能力前产生了深深的畏惧。那些亲眼看到苏杀戮方式的战士们更是开始向后退去,他们终于明白自己之所以看到了苏却还能活着,只是因为足够幸运,离苏够远而已。在真正的高阶能力者面前,这些普通的战士就是一群蚂蚁。

莱德斯马的官邸越来越近了,街垒和两边制高点上的狙击阵地也越来越多,苏所遇到的抵抗却越来越弱。许多哨位上,本该在此据守的士兵们都逃了个干净。而那些勇敢的战士,只要在300米之内,都会被苏瞬间突到面前,然后一枪爆头。

魔鬼,绝对是魔鬼!幸存的战士们都不可抑止地浮现出这个想法。

“出来吧,莱德斯马。”苏沉喝道。站在五人委员会宏伟的七层大楼前,苏的身影显得孤独而单薄。但是在所有注视着这里的目光里,苏却是似比面前的宏伟大楼还要高大得多。

卡卡卡卡,委员会大楼楼顶上先后点亮了八盏探照灯,四盏聚焦在苏的身上,另外四盏则打在大楼门前。

在探照灯的聚焦下,近百名全副武装的战士从大楼中涌出,在两侧架起了各种武器,无数黑沉沉的枪口都瞄准了苏。然后,莱德斯马在众多随从以及七八个年轻貌美的女助手护卫下,缓缓走出,站在按照灯光柱的中心,与二十米外的苏对峙着。

莱德斯马已经超过了五十岁,看起来却只是四十出头的样子。他并不如何高大,但是修裁得体的军服和精心保养的胡子依旧让他看起来气度不凡。在全景图中的能量光辉显示,他也是一名拥有六阶能力的强者,不过可能只有一个六阶能力。

深深地凝视了苏一眼后,这个已经接近梦想的野心家出人意料地平静,说:“苏,你不该回来的。”

他的声音天然洪亮,既使不用扩音器,也不特别用力,同样能让周围的人听得清楚。

“但是我回来了。”苏回答。

“这里不属于你,外来者!”莱德斯马提高了声音,用外交家的仪态和歌唱家的声音说:“这里是午夜城,这里是我和我的伙伴们一同用汗水和鲜血建立起来的午夜城!它属于我,属于我们,属于这里的战士们,属于在午夜城中居住和生活着的所有人!我们生长于这里,我们平等地拥有着这里的一切。是的,你是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你的力量已经不属于人类,它只能来自于魔鬼。我承认,我,这里的战士们,以及午夜城中的人民,能力都没有你强大。但是作为个体,我们生而平等!午夜城属于这里的人民,不属于你,也不属于外来者!任何强权和压迫,都将在人民的意志面前彻底粉碎!”

看着聚光灯下慷慨激昂的莱德斯马,苏缓缓地说:“人人平等……它在旧时代存在过,也许在遥远的将来会重新出现。但是在这个时代,它从不存在,即使有,也只是在同阶的能力者之间才会有平等。这个时代的惟一规则,就是力量。”

苏的声音并不大,反而有些悦耳的低沉,但是当他的声音响起时,所有人的耳中就只回响着苏的声音,莱德斯马的高呼呐喊,就象是蚊鸣一样,再努力都听不清楚。而且听起来,苏的声音就在耳边回响着,近得就象是在贴着耳朵在说话。所有的战士都以为苏闪现到了自己身边,他们骇然转头,看到的却只是同样惊慌失措的同伴,而苏仍然站在数十米外的光柱中,根本不曾动过。

“人民的力量不容忽视!你只是一个人,难道妄想将自己凌驾于午夜城所有人之上吗?”莱德斯马高呼着,高亢的声音终于冲破了苏的压制。

苏微微一笑,说:“我说过,在这个时代,力量才是一切。我所拥有的力量可以保证我的意志得以推行,哪怕是整个午夜城的人都站在我对面,也是一样。而你,莱德斯马,你不过是想做我现在正在做的事,只可惜,你的能力支持不了你的野心。”

莱德斯马的脸上似乎笼罩了一层神圣的光辉,指着苏,凛然呼喝:“你们都听到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狂、独裁者和魔鬼!为了……”

莱德斯马的话只叫了一半,就重新被苏的声音彻底压制下去:“莱德斯马,即使煽动再多的人,也改变不了你的命运。你其实根本不在乎其它人,你只是一个为了自己的权利,连多年的伙伴都能抛弃的野心家,撒谎者、暴君和骗子。我的耐心到此为止,现在,是你为自己的背叛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兄弟们,大家一起上,杀了这个暴君!”莱德斯马振臂高呼,同时身体在飞速后退,试图躲到卫兵的身后。

然而他的呼喊没有能够发出任何声音,所有的叫喊声都被封在了喉咙中。他想要后退,身体却根本动弹不得。在全景图的核心范围内,只有一项六阶能力的莱德斯马几乎全无反抗之力。

在苏的胸膛中,心脏开始强劲有力地脉动,将汹涌的能量泵入苏的身体,再沿着神秘的途径输送到苏意志指定的方位。

苏的左手伸向莱德斯马,遥遥一握,再向上一提。莱德斯马立刻如牵线木偶,在按照灯的光柱中冉冉升起。他的手脚舞动挣扎着,却无力破除身上无形的枷锁,而且力量只要稍有凝聚,就会被不知从何而来的能量击散。

苏的左手食指凌空划出一个交叉十字,莱德斯马的胸膛相应多出了一个十字切口,然后胸腔打开,他的心脏竟然从胸口跳出,悬浮在强烈的光柱下,缓缓旋转着。它似乎并不清楚自己的命运,依旧在勉强地跳动着。

在整个过程中,莱德斯马那些所谓忠心的战士们只是呆呆站着,一枪未发,甚至不敢逃跑。

凝视着那颗旋动的心脏,苏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轻轻地说:“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只想照顾好身边的人,如此而已。所以,不要来触碰我的底线。”

随着苏左手握紧,空中的心脏停止旋动,随后爆成血雨。

咔嚓一声,一道白光逐走了夜幕。竟是有一个人,悍不畏死地拍下了这个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