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雪衣大出风采 -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014章 雪衣大出风采

封奕岂的对手是个看起来比他小一两岁的纤细少年。

两人一撞面,纤细少年对封奕岂抱拳,看起来是要和他先说点客气话。

然而,下一刻,纤细少年手里射出一片片铁镖,角度极为的刁钻。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看起来非常正派的封奕岂并不傻,非常快速躲过纤细少年的偷袭,然后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纤细少年冲了过去。

这份谨慎和果断让不少人看得眼前一亮,外围的百姓们更忍不住惊呼。

势这种东西非常的奥妙,有些人本领再高,只能用境界上的差距来压迫对手,可有些人明明实力不如人,却有一种气势,也可以称之为气场,浓郁的杀气可以让人胆寒,磅礴的霸气可以让人惧怕,如封奕岂这种一往无前,一旦打斗就似无惧生死的果决之气,同样让人心惊。

这种气势上的影响,可以将对手的实力压迫减弱。

封奕岂的武器就是自己的双拳。

灵鸠注意到他双手上戴着一副手套,手套的做工粗糙,用材也不……咦?

宋雪衣察觉到怀里女孩忽然坐直了些的身体,顺着她的目光看到圆柱上已经占据了上风的封奕岂,“鸠儿发现了什么?”

灵鸠道:“他的手套有点意思。”

宋雪衣知道女孩这是产生兴趣了。

既然是女孩感兴趣的东西,他自然就会有兴趣取来。

纤细少年已经明白正面相斗不是封奕岂的对手,立即就选择了游斗。他像一只灵猴般在三十六根圆柱蹦跶着,手里的暗器好像怎么都射不完。

封奕岂有心靠近他,几次尝试都失败后,便选择了防守。

又半柱香过去,纤细少年突然跳下圆柱,“我认输。”

他的暗器已经用完,却依旧没有办法胜过封奕岂。没有暗器再阻拦封奕岂脚步的他,继续下去只会被封奕岂打下擂台。反正都输,倒不如自己认输更直接,反正这一场他已经把自己全部的实力都展现了出来。

在魏云一声宣布,封奕岂获胜后,他才跳下擂台。

紧接着,第二场开始,两人都是普通百姓,并且都是近战的好手,打起来比第一场要激烈很多,看得外围的百姓们惊呼连连。最终,两人拼得两败俱伤,以年少一岁,十六岁的小胖子胜出。

第三、四、五、六场都是普通武者们的对决,或激烈或简单,直到第七场,韩绍青对上一名女子。

“姐姐,快看,是韩少爷出场了。”亭榭里,宋璃烟对宋知婳高兴说道。

“他出场就出场了,我又不是看不见。”宋知婳眼珠子有点游离,低声斥着宋璃烟。

“呵呵,姐姐当然看得见了,姐姐一直在看着韩少爷嘛。”宋璃烟故意打趣着。

宋知婳瞪了她一眼,宋璃烟这才闭嘴。

之前三幻桃林内赏花的时候,韩绍青对宋知婳表现出的好感,谁都看得见。虽然韩绍青比宋知婳还小几个月,不过对方表现出来的气度,一点不显得年少,让宋知婳也倾心的很。

宋归生更是好看这场姻缘。因为韩家在万里镇是有名的大家族,和御海镇宋家比起来,并不差多少。

“韩少爷~”上了圆柱的女子长相娇媚,一袭紫红色的长裙衬得她更加的娇娆。站在比韩绍青稍微低一些的圆柱之上,对着韩绍青就弯身实了一个礼,甜腻腻的笑道:“还请少爷怜惜。”

她衣服的领子不高也不紧,这弯身下来就露出了里面桃红色的衣料,以及一丝若隐若现的春光。

“好不要脸!”见到这一幕的宋璃烟低声骂道。

宋知婳也皱眉,抿唇不语。

这时候台上的韩绍青忽然也朝她这边看过来,两人的目光对上了一瞬。

宋知婳眼中闪过一抹羞色,撇开头去。

“这位姑娘,若不想受伤的话,请自行下台吧。”韩绍青收回视线,对眼前媚俗女子说道。

想他堂堂韩家大少,什么样的娇媚女子没有见过?和他见过的女子们一比,眼前的女子魅惑人的技巧顿时显得俗气,更别提和宋家那素雅温婉的宋知婳相比。

紫衣女子脸色一变,抬头看向韩绍青,发现他的面色和眼神真的一点谷欠念都没有,咬了咬牙说道:“韩少爷,小女子不怕受伤,您倒是来伤我~”

娇气的嗓音让韩绍青皮肤一紧,眼里闪过一抹厌色,他动了。

众人视线中,看到他身影不断的移动。刚刚看到出现在这处,下一刻他又出现到了别处,目光再追随着他去别处时,他又已经离开。

紫衣女子更加的目不暇接,一开始还有点不服气的眼神顿时变成了惊怕。

突然,韩绍青的身影出现她的眼前。

她根本来不及出手招架,腹部传来一道剧痛,眼前的景色就飞快的流逝。

紫衣女子狼狈落地,胜出者自然是韩绍青。

这就好像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每几场就会出现家族选手对上普通选手,观看中让灵鸠发现,只要出现家族弟子对上普通人时,明明家族弟子们都比较年少,一般都是家族选手一招就解决了对手,偶尔对手能够撑上几招,也逃不过战败的结果。

难道说,家族就天才就是天才,普通人中的天才就不是天才,天生就比家族的天才差一等么?

“不是的。”耳朵里听到熟悉的少年嗓音。

灵鸠抬头,原来她不自觉把心里的疑问嘀咕了出来。

宋雪衣轻声对她解释道:“平常民间才是最多天才的地方,只是这世上的好武学都被掌握在各个家族和势力手里,普通身份的天才们就算有天赋也没有资源供他们消耗,没有好武学秘籍给他们学习,没有好老师给他们教导。”

“再好的金石,不被千锤百炼无法成为绝世好剑。再好的草药,不经过调炼无法发挥最大的作用。”

灵鸠诧异道:“难道平常民间就没有流传出一点好武学秘籍?还有学院里面不是有?”

宋雪衣轻轻摇头,“这个大陆上的各个家族势力都默契的不让秘籍泄露,任何家族里面泄露本家武学都是不可饶恕的大罪,如果想要脱离家族,必须自行废了全身学武,并且不能口传身传本家学武给别人,否则会受到家族无尽的追杀。”

灵鸠注意到,宋雪衣说这个的时候,旁边的孙谷兰面色微微有点变化。

她忽然想起来,当初那个孙雨露不是说,孙姨是孙家的叛徒?

一直以来她就觉得孙姨不是个普通人,身子骨和气势也比普通人好,偏偏就是没有内力。

孙姨……叛出孙家,就是被废了全身的武学吧。

宋雪衣又道:“学院也是势力之一,里面教导的武学只是基本功,想要获得真正绝学,必须为学院做出贡献。”

“青云学院也是?”灵鸠问。

宋雪衣点头。

灵鸠舔了舔唇边,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这种严苛的规则。

因为她去青云学院上学的时间短,除了学文科外,武课根本不怎么上,所以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这方面的情况。

“难怪越是古老的家族,傲气越大。”灵鸠想起来之前宋道臻那群人的傲气嘴脸。

因为按照这个大陆的规则,普通人想要爬的更高,就必须想办法进去某个家族。这样随着时间的积累,一个又一个,只会让家族越来越壮大。

倘若不想被某个家族掌控的普通人,除非是真正的绝世天才,加上机缘无数,凭借自己的努力一飞冲天,独创一门绝学,自立一个新的家族。

只是天下之大,千万上亿的人中,又能有几个这种绝世天骄,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要不是中途陨落,要不就是机缘不够……种种原因就早就了千百年来,都少有一个这样的人出现。

陷入自我思绪中的灵鸠,忽然听到一道声音:“请宋家宋雪衣和柳落入场。”

一个激灵,什么思绪都没有了,灵鸠顺势就看向宋雪衣,对他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噗嗤。”宋雪衣失笑,将女孩抱起来放在椅子上,“很快回来。”

“好。”灵鸠扬眉。

神采飞扬说是就鸠儿吧。宋雪衣望着眼前女孩的模样,嘴角笑意更浓。她这是信极了自己,已经预见之后自己要一鸣惊人。

宋雪衣胸口微微发热,极少有过的少年血性出现他身上。

霞妍走过来,递上一柄长剑。

宋雪衣却摇头没有接,转身走向中央圆柱场地。

他一出现,无论是内围还是外围的百姓们都安静下来,整个会场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安静。

灵鸠笑眯眯的看着宋雪衣的背影,发现周围呈现出来的安静,嘴角轻轻的翘着,浅浅的笑容却散发出强烈的自信感,张扬得让周围的宋璃烟等人都不由多看她两眼。

出场是家主哥哥,又不是她,她这个样子是怎么回事。宋璃烟心里很不明白,又觉得很羡慕。

“噗嗤~”一座亭榭里,坐着风韶等人,他笑道:“宋兄弟的影响力可真大啊,比我们大多了。”

之前他们一个个家族天骄出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偏偏宋雪衣就有了。

在他身边的一人笑道:“少城主您又不是不知道,之前的他是什么样子。就算现在病好了,短短半年的时间能让他成长多少?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参加天骄会。”

“哦?”风韶懒洋洋道:“我记得之前还听说宋雪衣生得面丑如鬼?怎么今儿见了,却比我还胜出一筹?这传言真的能信嘛?”

之前说话的人顿时哑口无言,给风韶赔着笑脸。

三十六根圆柱前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他呆呆看着宋雪衣走来,过了一会儿才回神,脸庞有点涨红,“我叫柳落,今年十五岁,出生在万里镇,是百草学院的学生……”

面对少年的局促,宋雪衣礼貌点头,“嗯。”

“我知道你,你是御海镇宋家的大少爷,不对!你现在是御海镇宋家的当家了!你真厉害,这么小就做一家之主了!”柳落挠了挠的头,笑得一脸憨傻样儿,“不过我听说你长得很难看,所以老是戴着面具。现在看到你真人,分明是长得太好看了,才戴面具的吧!”

“噗——”一阵阵喷笑声,打破了诡异的安静。

“这个人一定是故意的!”宋璃烟恼怒的叫道。

灵鸠摇了摇头,“这货是太耿直了。”

“你还帮着别人说话!”宋璃烟不高兴的朝灵鸠呵斥。

“烟儿!”宋知婳脸色大变,连忙把宋璃烟拉回来,又对灵鸠道:“鸠妹妹,烟儿没别的意思,她就嘴有点直,你千万不要当真!”

宋璃烟皱着眉头,一脸不甘愿的样子,可被宋知婳拉着,也就把话忍住了。

灵鸠回头看向宋璃烟,目光在她脸庞打量了一圈,把宋璃烟看得莫名心头发颤。

然后听见灵鸠道:“她今天脾气有点暴躁,估计是花香闻多了,之后几天还是呆在房间里不要出来的好。”

她这句话被宋知婳和宋璃烟听着,自然理解成她要禁足宋璃烟。

宋璃烟瞪大了眸子,想要反驳又被宋知婳拉住,宋知婳抢先道:“这两天我会让烟儿好好在房间里呆着。”

“你自己也不要出来的好。”灵鸠道。像她们这样内力不足的女子,太容易受到晦气和怨气的影响了,再加上花香里面还不知道的特殊作用,她们继续再外面蹦跶,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

宋知婳挪了挪嘴唇,朝韩绍青的方向看去一眼,苦笑道:“好。”

至于宋璃烟,看向灵鸠的眼神自然更加的恼恨。

两姐妹自然把灵鸠的话误解成为,她不仅仅要禁足宋璃烟,连宋知婳也要一起禁足了。

这小心眼的丫头!两姐妹性格不同,这一刻的想法则是一样的。

灵鸠无所谓她们怎么想自己,反正她多说一句话,只是因为她们和宋雪衣有点关系,加上一句话的影响,让她们逃过一些劫难的话,还能给她涨功德值,何乐而不为呢。

反倒是一旁坐着的孙谷兰却看不得灵鸠被误解,对宋家两姐妹道:“小鸠是为了你们好。”

“是。”两姐妹一起恭恭敬敬的应道,至于她们心里是这么想的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

“对不起!对不起!”听到越来越大的笑声,柳落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对宋雪衣道歉道:“我不是在讽刺你,你是真的长得好看,贼好看!比我村子里的倩儿还好看!”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笑声更大了。

风韶用内力扩展声音喊道:“柳兄弟,不知道你说的倩儿是男是女?”

“倩儿当然是女的!我们村的第一美人!”柳落大声说道。

“哈哈哈哈哈!”周围笑声更加剧烈起来。

柳落后知后觉自己又说错话了,他心虚又紧张的抬头看向宋雪衣,视线中的宁静少年神情没有丝毫的恼怒,淡和的朝他说道:“该上台了。”

柳落一呆,连忙道:“是,是,是!”回头转身,“砰!”一头撞到身后的圆柱。

“这货绝对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吧!”灵鸠面无表情的吐槽。

宋雪衣第一次见到这种极品,遥望亭榭里的女孩一眼,先一步蹬着圆柱,跃上了圆柱之上。

喝——!

原本在大笑着的众人看见这一幕,就好像被卡住了喉咙鸭子,一瞬卡主了音。

猜测是一回事,亲眼看到又是一回事。

在几座城镇里已经盛传已久的病秧子,竟然真的病好了,还炼成了一身好武功!

“只有一层武境!”

有点眼力的一看见宋雪衣动手,就得知他现在的内力境界。

一层武境,在这场天骄会上真的不够看,不过……

如果宋雪衣真的是近半年的时间才恢复病体,开始学习武功的话,半年时间就达到一层武境,还将内力控制的这么好,身法自然纯熟……这是何等的可怕!

江无寐瞬间紧握住袖子内的双掌。

风韶玩世不恭的笑容渐渐消失,眼神精光闪烁。

韩绍青面露惊诧,心情复杂。

李天安黑陈木然的眸子极快的晃过一抹光,随即又恢复往常的死沉。

宋雪衣,你到底凭什么敢来参与天骄会?如果只凭这份迟来的天赋,那还不够!就算你的天赋再强,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你都只是一个一层武境的武者而已!

如果他们知道,宋雪衣从开始练功修内力才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只怕连下巴都要惊下来!

“对不起!对不起!”又是一阵的道歉,丢脸丢大了的柳落连忙也上了圆柱。站在宋雪衣五根柱子之外的地方,柳落喊道:“我听说你身体不好,所以要是不行了的话,记得喊出来,要是不小心打破了你的脸或者哪里,真的太……太可惜了!因为,因为那个,我一打起来就容易冲动。”

“哈哈哈哈!”他的话语再次引来一阵的哄笑。

柳落听到后,整张脸都涨的通红,“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

只是现在大部分都不会相信他。

在众人的眼里,他就是胆大之极的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讽刺着宋雪衣。

“开始吧。”宋雪衣淡道。

柳落连连点头。

然后,他的眼神猝然一变,面无表情的盯着宋雪衣,左脚一蹬,“嘭!”的一声罡风炸开的响声响起,他的身影不见了!

原本还在笑着的众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在第一个亭榭里面的四大学院的人也眼前一亮。

“这有点意思。”

“有点兽派的作风。”

“如果是他自己领悟出来的话,好好培养又是一名猛将。”

“也是这个宋雪衣倒霉,偏偏和他做了对手。这孩子和这些小镇里的家族子弟可相差不多。”

他们一人一句,刚刚说完,就看到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一幕。

宋雪衣扭身避开了柳落的一扑。

没错,就是扑!

柳落整个人双手双脚着地,脑袋低垂,腰身紧弓,整个人就像是一头凶狠的黑豹。一击不中,柳落丝毫没有停顿,又一爪子抓向宋雪衣。

一个人犹如被凶豹附身,无论是姿态还是气势,更甚至是眼神表情都跟野兽没有区别。一般人都会被吓到,被柳落的这份气势所摄,好像下一刻自己就会真的被他撕碎吞进肚子里。

宋雪衣向左移了一步,伸手朝柳落的手迎接过去。

柳落冰残的眸子闪过一抹疑惑,野兽般的直觉告诉他很危险。

只是他还是慢了一步。

“喀嚓!”不知道是骨头错误还是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觉得浑身一寒。

“嗷呜!”从柳落的嘴里发出一声犹如野兽的怒吼。他连忙后退,一双眼睛惊惧又愤怒的看着宋雪衣。这时候他的左手无力的垂着,一阵阵疼痛刺激着他。

宋雪衣向他走来,一步一根圆柱,衣摆随着步伐飘然,容貌在日光下宛若凝有灵气,看呆了台下不少女子。

可在这时候的柳落的眼里,无异于巨大的危险。

他右手握住左手,简单了断的一扳,就将骨头接好,愣是一声没有吭,然后不退反进朝宋雪衣扑过去。

一掌对一掌。

柳落的手掌宽大粗糙,五根手指弯弓成爪子的模样,明明没有尖锐的爪子却给人一种化为熊掌的错觉。对上他的手掌玉白无暇,五指纤细修长,指甲圆润淡粉,无比的精致,宛若随意抚花。

这样的视觉冲击让人几乎要不忍的闭上眼睛,怕看到那无暇手掌寸寸断裂的画面。

“嘭——”巨响声。

柳落宛若炮弹似的飞出一米远,落在一根圆柱之上。

反观宋雪衣,安然站在原地。

场面顿时鸦雀无声!

“他的内力怎么会突然这么强!”江无寐抿唇低语。

风韶和韩绍青他们也一脸的不明,甚至忍不住从座位站起来,想要看清楚是不是宋雪衣搞了什么鬼。

没等他们猜测出答案,突然就听到柳落喊道:“你又吃药!”

吃药!

吃什么药?

宋雪衣在比赛中吃增长功力的丹药了?

一个个念头浮现众人的脑海,然后明悟!对了,宋雪衣的内力怎么会这么强?肯定是吃了增长功力的丹药!

只是从一层武境提升到三层、甚至是四层武境之多的功力,能够做到这点丹药少之又少,尤其是大部分这种突然增长功力的丹药都有副作用,没有副作用的丹药?那根本就是圣药!

按理说,宋雪衣不会这么傻,为了一场天骄会毁了自己好不容易康复的健康身体。可……吃圣药,只为了在天骄会上出彩?这同样是暴殄天物,傻到不行的行为!

一大堆的疑惑凝集众人的脑海。

圆柱上的宋雪衣没有受影响,他一步就逼近柳落的面前。

柳落跟个受惊吓的大猫一样,整个人弹起来,又一爪朝宋雪衣抓来。

这回他用了技巧,速度很快,避开了宋雪衣硬碰硬,爪子直逼宋雪衣的面庞。

这一幕被人看见了又一阵女子的惊呼响起。

“喀嚓!”骨头错位的声音又响起来。

柳落的黑脸当即僵住,两条粗黑的眉毛跟毛毛虫似的扭曲弯曲。

他的一声痛呼还没有响起,宋雪衣抚过他手腕的手指下滑,修长的手指轻柔而优美,让人觉得他在素手弹琴,然后所到关节之处,尽是“喀嚓——喀嚓——喀嚓喀嚓!”的骨响。

“……”整个场面再次寂静无声。

亭榭里,连灵鸠也不由的抖了抖身子。

嘶……宋小白什么时候还会这一招,这拆骨的手段太熟练了吧!

尼玛!

每天被他抱着,突然被他来这一手的话,只怕自己都反映不过来。

明明一点血腥都没有的画面,生生得让每一个人都胆寒。

“别来了!别来了!呜呜呜呜!”这会儿,柳落的眼神恢复了清明。从一个凶兽附身的凶狠少年,又变回了那个口无遮掩的逗比。双眼泪汪汪的盯着宋雪衣,大呼求饶,“我认输!我认输了!嘤嘤嘤嘤~!”

诡异的泣声从这个黑脸壮实的少年汉子嘴里冒出来,瞬间把宋雪衣凝聚起来的胆寒气氛打击得支离破碎。

灵鸠默默抬头,觉得如果现在头顶上有三只乌鸦飞过的话,一定会很应景。

柳落认输,宋雪衣自然停住了手。

“呜呜呜,宋爷,好痛,好痛!你不能把我干成这样之后,就丢下我不管了啊!”柳落哭道。

宋雪衣脚步一顿,回头朝他走去。

在柳落惊喜的目光下,宋雪衣蹲下身子,伸手在他的下巴轻轻拂过。

“喀嚓——”

柳落下巴脱臼了。

他的表情顿时变成了这样。q口q

“松叶……”刚刚说话,口水哗啦啦的向下流,吓得柳落立即不敢再说,表情要多囧就有多囧。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宋雪衣跳下圆柱落地,看向第一亭榭的方向。

那里坐着四大学院大使以及其他三人,这时候他们也正看着宋雪衣。

明明柳落已经认输,可魏云他们迟迟不宣布结果。

每个人都清楚这其中的原因。

魏云谦和的笑着,道:“这场比试的结果,还请几位院使来说吧。”

“宋雪衣,虽然天骄会没有规定不能服药,可我们要看的是你们每个人的天赋和实力,而不是财富。”太恒学院的中年男子冷声说道。

他的语气一点不客气,“现在告诉我,你吃的是什么丹药?”

宋雪衣平静应道:“三环青龙丹。”

“嘶。”只要知道这丹名的人,听到他的回答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然后无论是四大学院的人以及别的人,一个个都用暴殄天物的眼神瞪着宋雪衣。

太恒院使忍不住冷斥:“你居然,你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用圣丹!”像是气急了,一甩袖狠声道:“这场比试不算,你也没必要再继续参加天骄会了!”

宋雪衣道:“不能不算。”

太恒院使听到他的话语,被气笑了,“你有什么资格拒绝?就算这场比试算你赢,后面你还能有三环青龙丹继续……呃!”话语截然而止,太恒院使瞪大眼睛看着宋雪衣手心躺着的一颗丹药。

玉白色,一圈青色纹路,犹如一条青龙抱珠。

这是三环青龙丹!

宋雪衣这是明摆着告诉对方,他有!他还有丹药继续参与天骄会。

“你……你知不知道这三环青龙丹的价值!”太恒院使涩声说道。

宋雪衣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成功让对方平静下来后,方才轻声道:“天骄会是为了展示个人实力的大会,这丹药是我的实力之一,并不算借用外力。”

这句话除了灵鸠这样完全的知情人才清楚他的意思。

灵鸠就用左手杵着自己的下巴,一脸的贼笑……不对!是一脸纯良的笑,“呵呵呵,你就等着大吃一惊吧!”

这种自家有儿是高富帅,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骄傲感真好啊~

太恒院使果然没明白过来宋雪衣的意思,皱眉正要说话。六元学院的院使也走了过来,她是来到这里的四大学院使者里面唯一的女性,抢先一步对宋雪衣微笑问道:“这三环青龙丹你是从哪里得到来的?”

宋雪衣道:“我练得。”

“哦,丹药当然是炼的。”六元院使依旧笑着,“我是问你,这丹药,你是从谁手里买来,又或者你知道是谁所炼制,和那人有关系。”

一句话说完,六元院使看着宋雪衣,过了一秒,她的笑容慢慢僵硬,眼睛一点点瞪圆,盯着宋雪衣的眼神也渐渐变成了错愕,“你刚刚说的什么?你的意思是这三环青龙丹你是自己练的?”

宋雪衣点头。

“开什么玩笑!”太恒院使惊呼。

话是这样说,他的目光却紧紧锁定着宋雪衣,充满着震惊、错愕、炙热和怀疑。

这里的情况连另外两大学院的院使都惊动,他们一个个走过来,目光不离开宋雪衣半分。

“小兄弟,话不能乱说,你知道欺骗了四大学院的后果吗?”红石学院的来使故作凶狠,压迫宋雪衣。

面对四人的逼视,宋雪衣淡静道:“我最大的实力,不是武学,是炼药。”

他一向清楚自己最大的天赋在哪里,也一直清楚自己的价值。

这并不是恃才而骄,也不是狂妄!而是自强,自信!

嘶!

四大学院的院使们全部倒吸一口凉气,凉气吸入肺腑之后却燃起强烈的热流。

他们一个个用炙热的眼神盯着宋雪衣,说难听点就好像饿了整整三天,看见一块肥肉的饿狼。

这是天骄!

这才是真正的绝世天骄啊!

他才十三岁吧?再大也没有超过十五!

十三四岁就能炼圣丹的炼药师!

天啊!这是数百年都没有出现过的绝世天才!

哪怕现在在他们面前出现一名十三岁的九层武者,他们也不会这么的激动!因为一个绝世天才的炼药师存在,就可以批量的培养出一个个天骄!

“来来来,我们到那边谈谈。”太恒院使热情的对宋雪衣说道。

看他的样子,不知道真相的人一定会以为他是宋雪衣的某个长辈。

至于之前他对宋雪衣的呵斥?咦?有发生过这样的事吗?太恒院使表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

“院使,现在在举行天骄会。”宋雪衣没有动。

“没错,现在还在天骄会,太恒院的你也太着急了吧。”明雪学院的院使嗤笑。

“好了,大家不要吵了!”六元院使打着圆场,“有什么话等今日天骄会结束再说,身为长辈,我们应该做好长辈的样子。”

“没错,没错~”红石学院使者看向宋雪衣,“雪衣啊,是我们不明事情的真像,让你受委屈了。这场比试自然是你胜了,你的实力我们大家也都看见了,不错不错!前途无量啊!”

老狐狸!

其他三人听到红石学院使者一番话,心中都暗骂一声。

然后他们也不甘落后的向宋雪衣表达了歉意和十足十的热情。

在场其他人看到的这一幕,没有一个人出声打断他们。

因为外围的百姓看客们可能听不到会场内的对话,可内围江无寐这群家族子弟们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十三岁能练圣丹的炼药师!

这个真相把所有人都打击傻了,震得他们脑袋一片空白。

不怪四大学院的院使们对宋雪衣这么热情!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炼药师的尊贵,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高阶的炼药师代表着什么!

难怪他敢来参与天骄会!江无寐喉咙发涩,紧紧盯着宋雪衣,下一刻转头看到了亭榭内的灵鸠。

女孩双脚隔空的坐在椅子上,小手杵着下巴,姿态轻松惬意,小脸蛋笑意盈盈,明媚的眸子始终落在这时候,正风光无限的少年身上。

她早就知道宋雪衣的本事!

江无寐想到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阵的发涩。

他忽然想起来,以前女孩的视线总会追随着他,炙热又欢喜。从那一日,她被送走的那一日,她的目光追随的目标就变了!人也变了,变得天翻地覆!

“无寐,你和他不同,你的天赋一样无人能及。”江伯元就怕江无寐钻了牛角尖,连忙安慰着他。

这会儿,他也才明白,柳星行当初说出那番话的意思。

宋雪衣的出色,着实出乎所有人的衣料,让人震惊,望而生畏!

江无寐没有回应他的安慰,目光始终落在那少年和女孩的身上,近乎偏执。

江伯元注意到这一点,嘴唇轻轻挪动,叹了一口气。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宋雪衣和那个百里灵鸠成了无寐心中的一道坎?

过了一会儿,由四大学院大使同时宣布,这场比试是宋雪衣胜了,安静的场面顿时爆发出巨大的喧腾。

外围的百姓看客们虽然听不清楚四大院使的说话声,可不难看出他们对宋雪衣态度的变化,然后听到他们宣布的结果——宋雪衣胜了。

一个传言中随时都可能丧命的病秧子,一朝出现不仅仅改头换面,还一身武艺傍身。

巨大的变化让每一个人都感受震撼。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宋雪衣走回亭榭里,向椅子上的灵鸠的伸出手。

“家主哥哥,恭……恭喜你。”宋璃烟结巴的说道。

宋雪衣把灵鸠再次抱紧怀疑,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腿上,听到宋璃烟的话只是轻轻点头。

“从今天开始,你将名动天下。”灵鸠昂头对宋雪衣笑道,“十三岁的高阶炼药师,亮瞎了他们的眼吧!”

“鸠儿有什么想法?”宋雪衣眸光微晃。

灵鸠笑容明媚,拍拍他的肩膀,“非常的骄傲。”

宋雪衣笑容如许,轻声道:“能成为你的骄傲,我很高兴。”

两人亲昵和谐的气氛,旁人根本就渗不进去,看得宋璃烟又是一阵艳羡以及嫉妒。

“藏的可真深啊。”宋归生低声喃喃,原来一些隐晦的小心思立即消失得一干二净。

炼药师和武者不一样,没有长年累月的学习和练习,根本就不可能成为高阶的炼药师。

让宋归生更加奇怪的是,宋雪衣是哪里得来的丹方?御海镇宋家根本就不是炼药师家族,家族里面也没有相三环青龙丹这样的圣药丹方!

他这侄子,真的隐藏的太深了!

难怪之前宋秋轩他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宋归生想起还在家里长病不起的宋老夫人。

如果娘知道了雪衣这么能干,不知道是会后悔还是欣慰呢?

众人心思各异,天骄会依旧在进行着,连续几场下来,江无寐和李天安他们都随之上场。

江无寐的手段很犀利,雄厚的内力隔空一掌,以绝对的优势和压迫将对手打落地。

李天然则低调很多,和对手过了两招,赢得毫不出彩。

待到今日天骄会比试快结束时,各大家族的选手都差不多都已经出过赛了,只剩下一些小姓家族弟子并不被多少人关注,百姓们以为没有比宋雪衣他们更加看头的比试时,一道声音便将他们雷得外焦里嫩。

“百里灵鸠对柯礼言。”

百里灵鸠!

这个名字在半年之前对御海镇的人来说,陌生至极,听都没有听过。半年之后的今天,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个七岁的小娃娃,也敢跑来参加天骄会?!

一个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爱,连路都没有走过几步的小宠儿,也有本事跑来参加天骄会!?

在无数人质疑的目光下,灵鸠从宋雪衣的怀里跳下来,淡然朝中央圆柱地走去。

------题外话------

黑萌电视台:

宋小白:各位萌货妹纸们,早上好。(n_n)

小99:早上好。ovo

宋小白:今天是5月24号星期6,距离本月结束还有7天,欢迎阅读《黑萌》。

小99:废话不多说,咱们直接进入正题。

宋小白:有关本日出现的一位奇葩,鸠儿怎么看?

小99:笑着看。

宋小白:我受到了他三记天然吐槽无差别嘲讽技能攻击。

小99(翻阅资料):是的,我看见了。结果是,你还给了他一记全身骨络拆卸按摩大招。

宋小白:大家怎么看?

小99:这点等本期播映后,现在请霞妍转播现场——

霞妍:大家好,这里是黑坑治疗间,目前柳大奇葩就在这里。柳奇葩,对着镜头,你想说点什么?

柳奇葩:嘤嘤嘤嘤~没票付医药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