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灵鸠现身 -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062章 灵鸠现身

“啾!”一声宛若凤凰高啼的声音响起,传得很远很远,让整个群族以及高山远地都能够听见。

宋雪衣衣襟还未系好,目光停留在金芒之上,似乎是愣住了。紧接着,他平然无波的眸子发出明亮的光彩,刹那间宛若阳光照雪,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份发至内心的喜悦使得他沉稳消失得无影无踪,像个毛头小子,匆忙中忘记了系衣襟的带子,便往迷雾之地赶去。

金色的光芒之中还有赤红忽隐忽现,远远的看去会发现那金芒宛若金凤火凰,腾空而飞。

宋雪衣出了院子就看见外面已经跪了一地的人,他们的脸上都是激动和兴奋以及最虔诚的信仰。

两名壮汉抬着百里妖吉坐着的轮椅,同样用最快的速度的朝迷雾之地赶去。

在某些方面,宋雪衣还是有点不成熟的心性,一想到可能是灵鸠出关,出于某种占有欲,他希望对方出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也希望第一个迎接她的人是自己。

百里妖吉坐着轮椅上,看着宋雪衣的身影在旁边一跃而过,期间轻飘飘看过来的一眼,让敏感的她嘴角轻轻一抽。

“真不愧是圣卫!对圣女大人可真在意啊!”抬着百里妖吉的一名壮年感叹道:“我们也不能输给圣卫大人太多,快点快点。”

“你说的对!我们对圣女大人的心也是真的!”一点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言语有问题的壮年,更加卖力的狂奔起来。

幸而他们跑得再快,也不会颠簸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百里妖吉。

百里妖吉已经明白宋雪衣和灵鸠的关系,也知道他对灵鸠的心思,自然不会觉得宋雪衣的急切单单只是因为信仰。一听到身边两个壮年说的话,她默默的无言着,挪动着嘴唇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算了,随便他们这么想吧。

这一路除了他们,白药老人和一群孩子也在往这边赶着。一开始跪在地上的人们也站了起来,发出兴奋激昂的高吼,一起朝这边跑过来。

金红光芒亮起来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在放逐之地的某个山谷里,再次燃烧起了火海。

“就是这个吗?”在火海面前站着两人,两人都穿着黑色的衣裳,从身形来看可以看出来这是一男一女。

说话的是男人,他全身裹在黑色的斗篷里。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容貌并没有被兜帽遮掩,五官犀利冷酷,没有一丝的表情,让人看到的她的第一眼,就觉得这女子仿佛一柄藏在黑暗中的刀,阴冷而锋利。

如果灵鸠他们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发现这女子赫然就是封思彤。而藏身在黑暗中的男人,则是牧廖。

“难过之前我追踪在这里就失去了他们的踪影。”牧廖站在火海前,轻声道:“原来这里并没有火海,现在却突然出现了。如果不是我在这里留下了印记,只怕又会错过。”

忽然转头看向旁边后方的封思彤,“你要找的人说不定就在这里面。”

封思彤不发一语。

“不想进去看看吗?”牧廖问道。

封思彤朝前面走了一步,刚刚就要接触到火海的时候,身体就动弹不得了。她侧眸看向牧廖,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眼神之中已经透露出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呵呵。”牧廖道:“你可是我的好学生,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冒险。”

在他的指尖有一枚戒指,连接着细小的铁索,铁索的另一边就是封思彤。

封思彤没有任何的答话,再次朝火海走去。这一回,牧廖没有再阻止她,而是随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一入火海,便失去了退路,回头看去根本再看不见那熟悉的山谷。

火海之中,两人铁索相连,经历和灵鸠他们一样的情况。

封思彤看着眼前出现的一幅幅画面,那是她落入放逐之地后的经历。

一开始她的运气还是好的,并没有落入危险的地方,可是没有危险的凶兽要了她的性命,却有着贪婪的人。

她孤独无助,因为修为低微,被人们认为是本地出生的新生儿,不过像她这个年纪模样再外面行走的新生儿实在是太少了。

最终还是被人注意到,被男人欺辱。那一段记忆,让封思彤每每回想起来,都恨不得杀死所有男人,再自杀。可是她不甘心,就这样死了实在不甘心,她还没有杀了那群欺辱她的人,就这样死了未免太软弱。

一次偶然的经历和领悟,让她的身体和功法产生了变化。

一切在她身上为所欲为的男人,都在沉迷之际无法借她提升,反而被她吸成人干。

她一路的逃跑再到被抓,被欺辱杀人后再逃跑,如此循环着的前两年多时间对于她来说,都仿佛是在地狱过日子,而她自己也觉得自己走在刀山火海之中,每一步都让自己变成更加的狰狞可怕。

她放任着自己一步步的疯狂,冷眼看着自己的变化,因为她若不坚持的走下去,就会变成行尸走肉,最终被人欺辱得不剩下一点价值,被人当垃圾的丢弃。

直到半年前,有关李天安和灵鸠他们的消息被传得很开,她的身份也被发现,然后被牧廖抓住。

牧廖并没有侵犯她,却让她更加的恨。因为这个男人根本没有把她当人看,而是一个往死里折腾的玩具。他会把她丢进冰冷刺骨的冰窟里,看她自生自灭;偶尔会找来男人,看她被侵染然后看她将人吸干;他还会把她的衣裳脱光,肆意的揉捏扫视着她的身子,就仿佛在检查着自己找到的工具。

在烧得神魂具痛的火海里,封思彤亲眼看着自己经历的一幕幕,没有哭没有笑只有冷入骨髓的冷漠。她就仿佛一个旁观者,冷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偶尔朝牧廖的那边看去,将他的一些经历也看在眼里。

当她发现牧廖身躯颤抖,似乎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疼痛的时候,才露出一抹浅浅的笑,笑容轻嘲带着快意。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牧廖不动的话,受到锁链的控制,她也无法动弹。

两人站在火海里面受着业火般的灼烧,意识一点点的变得虚幻。

在封思彤即将昏死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她的脑海,“嗯?”

封思彤的精神瞬间清醒,她睁圆了眼睛,左右的环顾着,不相信那这只是自己的幻觉。

“仙主?仙主!”

也许是太久都没有开口说话,也或许是因为心情的激动,所以她的声音低哑。

“仙主?”一直没有动静的牧廖听到了她的声音,朝她看去。

周围的火海似乎受到某种牵引,又仿佛是被某人的意志所控制,火海跳腾化为两只大手,一手裹住封思彤,一手粗鲁的扯住牧廖的腿,把他们两人拉了进来。

迷雾弥漫,十二根古朴石柱高耸,宛若十二位尽忠职守的古老卫士,坚定不移的守着原地。

宋雪衣站在其中,看到眼前迷雾中金红火光跳腾,就仿佛金凤火凰的涅槃,圣意盎然让没有信仰的人看了之后,也不由的为其奥妙气势所影响。

百里妖吉也到了,轮椅被两名壮年放下,她道:“当然,您和圣女大人便是从圣火之中走出。”她的嗓音压抑不住激动,“圣火再现,她果然是圣女!”

她的话语刚刚说完,圣火一阵跳腾,紧接着两道声音从中被丢了出来。说是被丢出来一点都不为过,至少第一个是这样,圣火凝结的大手抓着那人的腿甩出来,使得那人也没办法反应就摔在地上。另外一人好点,落地时有点趔趄,却并没有摔倒。

这突然出现的两人对于百里妖吉他们来说,太过莫名其妙,不由的愣了一秒。

出现的一男一女看到眼前情况,同样愣了愣,然后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宋雪衣的身上。

“宋爷?”封思彤迟疑道。

时别三年,宋雪衣已经是加冠的年纪,一眼看去已经找不到往日一丝的青涩,安静站在那里就自成一派怡然独立的风华,让人无法忽视,也无法逼视。

宋雪衣也认出了她,淡淡的“嗯”了一声。

他的反应让封思彤找到了久违的熟悉感,她冷酷的表情有了龟裂的痕迹,目光不断在宋雪衣的周围寻找着,“仙主呢?”不由自主的问道。

宋雪衣没有回答,他目光朝前方看去。

在那里,一道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倩影如许,勾动人的心神。

近了,更近了。

她注册送58体验金网址迷雾,渐渐的现身人的眼前。

这是个十四五岁的妙龄女子,叫人看见的第一眼,感受到的便是那浑身超凡脱俗的圣灵气息。她穿着一袭银白色金纹的凤羽长袍,身姿纤长轻灵,每一步走在地上都不见任何的痕迹,仿佛踏风而行,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她肌肤犹如极好的陶瓷,白净细嫩不能硬碰,秀眉如一轮弯,双眼似沾了晨露后的葡萄,又仿佛黑夜中依旧能够散发出光润让人看见的黑曜石,明明没有多少情绪,却让看见去的人觉得像有万千光华凝聚其中。

白衣黑发,气质无双,并非皇族王孙的雍容华贵,她的高贵是更深层的升华,无需外物去渲染,仿佛金子和灵玉的区别,天然形成萦绕浑身让人不敢侵犯。

这样的少女,便说是仙子下凡,也不会有人怀疑。

她好像还没有弄清楚眼前的情况,没有情绪的看着眼前的众人,过了一会儿她眼眸内波光微微轻晃,视线流转到了宋雪衣的身上。

“宋小白。”灵鸠轻声喊道,声音已没有了孩童期的软绵,是更为干净仿佛被净水漂洗过的纯粹之音。“多久了?”

对于她来说,和宋雪衣分开只是昨日之事一般。可见宋雪衣的模样,让灵鸠明白,时间绝对不短了。

她言语的时候,习惯朝宋雪衣露出笑容。这一笑,顿时让众人觉得周围都明亮了几分,少女灵动逼人又多了丝能够摄入人骨髓魂魄里面的邪惑。这股子的邪惑却并不是旁人常见的那种邪恶轻佻魅惑,而是一种非常特别,仿佛自然而然,没有一点刻意的成分在,纯粹的能勾起人心底对没和欲最根本的灵邪。

灵鸠显然自己没有察觉到一点,宋雪衣却注意到了周围越来越多聚集的人,望着少女目瞪口呆的模样。

他向前走去,却见一道黑影迅速朝灵鸠掠去。

所谓的迅速是黑影自己认为的,实际上他的速度在灵鸠和宋雪衣的眼里都慢得不能再慢了。

宋雪衣还未出手,灵鸠已经抬起一脚。

黑影无力的被踢到在地上,他闷哼一声,声音之中透出诧异和震惊。紧接着,白衣圣洁的少女向前走来,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之上,动作仿佛漫不经心,却听到骨裂的声音,“你刚刚想做什么?”

“抓你。”牧廖说道。

灵鸠道:“可惜你来到这里,就成为了待宰的羔羊。”

牧廖无言以对。

他已经发现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修士引以为傲,且以其生存的灵力,消失不见了!

现在的他只是个比普通人稍微强点的落魄者罢了。

只可惜,现在的牧廖还不知道,这里的普通人太不普通,他连个孩子都不如。

灵鸠淡然的勾了勾手指,他腰上的一柄匕首,以及一个钱袋子样的香囊便漂浮起来,落入她的手中。

牧廖隐藏在兜帽后面的脸庞僵硬住。如果他知道走进火海之中会是这样的结果,他绝对不会踏足进去一步!

灵鸠又踏足他两只手,看起来轻柔的步子却将他双手踩断,随后一脚就将人踢到了封思彤的脚下。

封思彤愣住,呆呆的看向灵鸠。

灵鸠剔透的眸子和她对视在一起,“在他身上学的应该不止暗杀术吧?折磨人的法子,一并用在他的身上试试,也好让他瞧瞧,你是不是够出师了。”

原来在圣火灼烧的时候,她最后的一点经历也被灵鸠看了进去。

封思彤觉得眼前的这双眸子仿佛能够看透所有,也把自己看得一干二净,什么都无法在这双眼眸下隐藏。可是她不觉得羞愤也不恐惧,反而被有种被这双眼睛看着,便是洗干净了自己一身污秽,无论自己遭遇到了什么,又或者做了什么,都不会被这双眼眸鄙视,得到的唯有安抚和包容。

封思彤鼻子发酸,坚强都要柔化,双眼也弥漫了水光,却依旧坚强冷酷应道:“谨遵仙主的话。”

这会儿宋雪衣也已经走到了灵鸠的身边,一手揽住少女纤细的腰身,并未遮掩她的身姿风华,而是并肩站在她的身边,以绝对明了的平静姿态面对眼前的众人。

男俊女美,皆是风华无双,两人站在一起,实在有种亮瞎了众人狗眼的感觉。

宋雪衣的态度也让不少成年人们看明白了,人家什么话都没有说,可意思相当的明了。你们想打圣女的主意?先过了他那关再说,单论相貌气质和相配,他们就已经没办法相提并论了好吗?

“圣女大人!”一道童音响起,最先喊出话来却是红了一张脸的白玲儿。

她眼神狂热,把嗓子扯得最高,喊声都可以听到沙哑,“圣女大人!圣女大人!”

她的热情立即惊醒了众人,每个人都激烈的喊叫出声。他们本来一个个都是中气十足的大嗓门,一起喊叫起来,声音大得更可以震动天地了。

百里妖吉不经旁人搀扶,从轮椅上走了下来。她生来残疾,双腿根本就无力,一下轮椅就要跌跪在地上。恰好一股无形的气力将她身体扶住了,使得她能够看起来安然无恙的站在地上。

众人看到这一幕,脸上的激动更加的热烈,似乎怎么喊都韩不累,恨不得再喊大声一点,让灵鸠感受到他们心里的信仰和情感。

百里妖吉看向灵鸠,正好对上少女含笑的眼。那双眼眸比往日似乎更多了点什么,如有神光,能探测人的心神,同时也让人心甘情愿的被她探测。

她无法屈膝下去,便知道了灵鸠的意思,心中升起暖意,以及更加虔诚的信服。她双手以特殊的姿势放在心口,以及肩头的位置,然后慢慢的向灵鸠弯下腰身。

已经得到了某种传承的灵鸠,自然知道这是一种全身心臣服信仰的礼仪。

这一刻,所有人的声音都静止了。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无比的庄严,和百里妖吉做出一样的动作,再整个人跪俯下去,贴近了地面。

“你们是大地一族,从今日起,我便是你们的新圣。”灵鸠轻声说道,轻柔的嗓音却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她抬起手,指尖浮现一缕金芒,玄奥完整的图腾突显。

这图腾漂浮半空,平常肉眼看不见它漂浮出一条条金色细丝,钻入在场每个人的眉心。

百里妖吉等人却觉得浑身一轻,仿佛收到了什么洗礼。

他们脸上狂热激动,谁也没有说话。

安静中,灵鸠感觉到宋雪衣捏着自己腰身的手微微紧了紧,她眉梢一跳,继续维持着神棍姿态,说道:“三日后午时,我会做法赐下福泽雨露。”

这句话说完,没等众人高兴惊呼,灵鸠和宋雪衣的身影片刻间就远去不见。

------题外话------

水水放声嚎唱:你是我的小呀小萌物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蛋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你是我的小呀小萌物儿,会给我投最美的月票~今天又来到了票开满山坡,种下票子就会么么么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