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不留后患 -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072章 不留后患

隐士男子眼睁睁看着桌子上的十个瓷瓶,并没有伸手去打开查看。

他不动手,耳朵却还是听到宋雪衣的声音,“一共十颗玄元丹。”

隐士男子呆滞道:“可是能助人提升元神境界的玄元丹?”

宋雪衣颔首。

隐士男子脸色已经无法保持沉稳,结巴道:“你已经可以练出这等丹药了?”

宋雪衣没有言语,没有否认自然就是默认了。

这怎么可能!隐士男子被事实震得脑袋都有点发白,他想过宋雪衣炼药天赋出色,还是以最高的天赋去想,可最终还是笑看了宋雪衣。

倘若说能够炼下界九品丹药的炼药师,是众人眼里的珍宝。那么已经能练对修士有用灵丹的炼药师,则已经是要被奉承尊敬仰望的存在。

这样的炼药师已经不是家族说拉拢就拉拢得了的,以他们的本事,完全可以自创一族,一大堆的高手愿意投奔过去。

隐士男子神色复杂的看着宋雪衣,心里忽然有点后悔。倘若当年没有把孙谷兰赶出家族,而是和她联系密切的话,现在宋雪衣对孙家也会更亲切些。

“功法并不在我的身上。”因为他完全没有想过宋雪衣会第一天就拿出足够的贡献点。

宋雪衣道:“入夜前送来即可。”

隐士男子本来还想和他多聊聊,却见宋雪衣留下这句话,人就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这让隐士男子心中无奈更甚几分。

等两人的背影消失不见,他才伸手去拿桌子上的瓷瓶,小心翼翼的打开其中一瓶的塞子。

一股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从鼻子嗅入,头脑都清醒了几分。

不用再仔细检查,隐士男子已经知晓,这丹药是真的,而且品质非常的好。

“哎,本来想只给上册,如果拉拢不了,下册就算赚够了贡献点也不换。如今却要改改方案了。”隐士男子低声自言自语。

如宋雪衣这般天赋的炼药师,一旦暴露出来,往后一定一堆大家族向他献殷勤,功法又岂会少。

哪怕是贵为木皇,要是得知了宋雪衣的天赋,怕也会放下身段去拉拢。

毕竟,现在的宋雪衣才二十岁,他的路还很远。

中午时分,就有人把功法送到了宋雪衣的手里。

灵鸠坐在宋雪衣的腿上,和他一起瞧着孙家引以为傲的绝学。

这本功法名为青木诀,名字简单明了毫无霸气,内容却着实不普通。

以灵鸠已经看过不好功法绝学的眼光来看,这本青木诀也能排个中等的位置,不过却是在筑基功法里排这个位。

没错,就是筑基。看完了这本青木决的上册,灵鸠就发现这本功法只是给人打基础用的。不过也不要小看了这基础功法,要知道很多时候你能走多远,就要看你根基打得有多稳。

如灵鸠修炼的神棍功法前几篇也是打根基的,到了后面才有不少厉害的绝学。

青木诀对灵鸠来说毫无作用,侧眸就见宋雪衣看得认真。

他像是入神了,沉溺到了某个境界里,双眸静若幽潭。

灵鸠心里暗骂一声:这BUG的存在啊!看一本基础功法都能入定顿悟,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大约过去了三刻,宋雪衣双眼才恢复了光亮,摸了摸怀里少女的秀发。

灵鸠问道:“收获怎么样?”

宋雪衣流露一抹笑容,“有点意思。”

这话的意思就是有收获,还收获不错了。看来孙家的功法真的和宋小白有缘,对他的帮助不小。既然有帮助,那么青木诀的下册自然要弄到手。

下午的时候,似乎是发生了点事情,闹起来的动静连呆在孙谷兰院子里的灵鸠和宋雪衣都知道了。

一名家仆急急忙忙的赶来,请孙谷兰去前殿。

孙谷兰问道:“又生了什么事?”

家仆道:“府里来了贵客,说是和您有渊源,想与您一见。”

孙谷兰一时半会都想不到这所谓的贵客是谁,不过既然派人来请了,说明来人身份不一般。

“我去换身衣裳。”孙谷兰现在穿着的是便服,在贵客面前有失庄重。

家仆道:“贵客说是您的朋友。”

如果是朋友的话,倒不用那么注重礼节。

孙谷兰想了想,便没有费时间去房里换衣裳,起身随家仆出了院子。

孙家前殿,能入这里面的都是身份不凡的贵客,之前是灵鸠和宋雪衣他们是,现在到来的人也是。

孙谷兰还没有入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年少的声音,“孙姨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更何况是家人了。孙家主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只要不触底线,我都会答应。”

一听到这声音,孙谷兰脑子灵光一闪,这就猜到前殿里的人是谁了。

她无奈的笑了笑,因为宋雪衣他们到来,反而忘记了一开始请来的援助。

孙谷兰走进前殿里就看到年轻的蓝衣公子和孙谷青相谈甚欢的画面。

蓝衣公子不到二十的年纪,脸庞还有点婴儿肥,浓眉圆眼,唇红齿白的模样让人看得很舒服。他的身材略显圆润,却不臃肿让人觉得肥腻,倒是有一种和他相貌一样让人看得舒服的福态。

“子珃。”孙谷兰唤道。

正和孙谷青说话的温子珃听了,头还没有转过去就笑道:“孙姨,一段时间不见,你又漂亮了。”

别人说这话会让人觉得油嘴滑舌,温子珃说起来却真诚自然得让人心情愉悦。

孙谷兰打趣道:“晚了。”

“啊?”温子珃一怔。

孙谷兰笑道:“如果不是雪衣他们先到,今日你怕是看不到我们了。”

温子珃还没有恢复的呆脸更呆了。一旁坐着沉默的封奕岂和李天安都抬起头,李天安道:“主子他们回来了?”

“嗯,回来了。”孙谷兰道:“前两日就来了。”

温子珃的脸色一变又变,跟被揉坏了的白面包子般,咬牙道:“怎么回来了也没个消息?”

孙谷兰道:“也许因为你们正好出门在外,消息传得不方面。”

“回来了,回来了!真回来了,他们甩手掌柜做得可真好啊,这几年差点没累死我,我要找他们要报酬才行,要是回报不让我满意,我就甩手不干了!”

温子珃一副愤恨表情。

李天安凉凉道:“整个九一商会都归你管,要钱还能没用?”

温子珃道:“宋爷和鸠爷身上多的是用钱买不到的宝贝。”

李天安眼睛微微一亮,也站了起来。

很显然,他认同了温子珃的说法。

“谷青,他们的住处就安排在我右方的翠鸣居吧。”孙谷兰对孙谷青道。

孙谷青点头,“好,好。”接着笑道:“你们去吧,别怪我招呼不周就好。”

“哪里,哪里。”温子珃道。

木椅木桌,落于园林中,四面都是天然美景。

男子怀抱少女,握着她的手推动者小型精致的石磨,磨着茶末。

夕阳余晖下更反衬出两人肌肤如玉,相貌脱俗。因为他们,连周围的景也变得更宁谧美好。

很快,这份美好就是被来到这里,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温子珃打破了,“鸠爷,宋爷!”

这一声“鸠爷”让灵鸠抖了抖手指,抬头看到了迎面疾奔而来的福态男子。

虽然比较小手是瘦了点,婴儿肥的特征却没消。这会儿摆着一副失散孤儿寻到父母般的表情,立即就让灵鸠手痒起来,“温包子。”她朝他笑了,真心从笑意的嘴角一直弥漫到了眼底。

这一笑足以摄尽了周围的光彩。

温子珃一呆,没注意脚步的协调,就当这灵鸠和宋雪衣的面前摔了个屁股朝天。

灵鸠噗嗤笑出声,“一见面就行这么大的礼,你真是太客气了。”

温子珃欲哭无泪,叹息道:“只怪鸠爷一笑金钱,让我迷进了钱眼里。”

这话又让灵鸠乐了。

几年不见,他不仅长大了,嘴上的功夫也见长。

宋雪衣见怀里的少女笑得身躯轻颤,也受到感染的扬起嘴角,帮她轻抚着背。

温包子适时的站了起来,拍着身上不怎么沾尘的衣料,走近了灵鸠两人。

他是真的吃惊两人的相貌。

要知道几年来他生意越做越大,见的绝色美人不少,单论五官皮相精致比得过灵鸠的也不是没有,可怎么都比不得灵鸠给人的感觉。这一看一对比,顿时质感就完全不一样,让他脑海里的美人们都失去了色彩。

“鸠爷,宋爷,这几年,我苦啊。”温包子说哭就哭。

灵鸠乐道:“流几滴眼泪再说。”

温包子被哽得没话了。

这会儿宋雪衣才道:“怎么来了。”

孙谷兰也走过来,就道:“我叫他们来的。”

灵鸠脑海灵光一闪,“因为孙伯伯家主的事?”

“嗯。”孙谷兰点头,又招呼温包子他们,“你们也坐。”

先坐下来的是温包子,李天安看了灵鸠他们一眼也坐了,剩下封奕岂跟磐石似的沾着。

孙谷兰见此没勉强。

温包子道:“这次来树海洲,主要是为了孙姨的事,还有就是几笔生意要谈。账本和货物都在船上,明日拿来给宋爷瞧。”

虽然两人的相貌气质都变化很大,可灵鸠一开始的笑声消除了几年不见的陌生,让温包子对两人说话还和几年前一样,自然坦诚。

宋雪衣颔首,对他赞道:“九一商会在你手里发展的很好。”

温包子一脸嘚瑟喜色,“那是啊。宋爷你是不知道,你和鸠爷刚不见的那一年,九一商会过得有多悲惨,断了你的货源,就等于说断了九一商会第一笔大生意啊。幸好柳小豹的家乡没让人失望,得了他们那块货源,加上九华楼的帮助,总算让九一商会挨过来了。”

“辛苦你了。”灵鸠也安慰了一句。

“不辛苦不辛苦!”温包子连连摆手,眼睛落在她脸上又转到别处。

宋雪衣眯了眯眸子。

灵鸠忽然道:“荣安城是孙家的地盘,孙姨的事已经解决了,你倒可以和孙家做做生意,以九一商会现在的名气,他们没理由拒绝。”

孙谷兰朝她欣慰的一笑。小鸠真乖,一下就想到孙家。

“孙家主的确有意和我们做几笔生意。”温包子点头。

灵鸠轻笑,“最近孙家得了十颗玄元丹。”

现在的温包子也是见多识广,知道玄元丹是什么东西。他一脸惊色,“孙家居然还有这种好东西啊。不过用玄元丹配合清心丹一起服用最好,鸠爷的意思的是想让我和他们做清心丹的生意?可能练清心丹的炼药师不好找,就算找到了也未必肯帮忙,草木珍宝和炼药的费用都不小,算起来还可能亏本。”

他可以看在灵鸠等人的面子上,给孙谷青最实惠的合作方案,却不喜欢做亏本的事,这是一个成功商人最不该做的事。

当然,如果灵鸠坚持的话,他也会破例的去做。

灵鸠随意道:“你只要和孙家做清心丹药材的生意就行了。”

温包子松了一口气,笑道:“这好办。”

宋雪衣这时捏住灵鸠的小鼻子,笑道:“小滑头。”

灵鸠被囧得一脸血。腻歪死她了!

宋雪衣哪里猜不准她的心思。她让温包子和孙家做药材生意,就是想让孙家花费钱财买了药材,再请他来炼。这炼药自然也有贡献丹,按照炼药界的规矩,请炼药师炼药最少都要备两份材料,若是成功还得另给报酬。

因此,灵鸠做的打算就是:温包子卖孙家药材,他毫无付出的给孙家炼药,得了多余一部分的药材,又可以转手卖给孙家。

她算盘打得好,宋雪衣没有拒绝道理,万事以她开心为主是宋雪衣的底线。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温包子疑惑说道。

灵鸠没有回答,宋雪衣自然也不说,反而赶温包子他们回去休息。

温包子见太阳已经下山,天色渐渐入夜,知道宋雪衣和灵鸠习惯的他,无奈的领着李天安他们走了。

翌日起来他先将账本和近期的计划交给宋雪衣看,又按灵鸠说的和孙谷青说起清心丹药材生意的事。

孙谷青昨日中午就接到有关清心丹的吩咐,温包子的提议对他来说,可谓是对得刚刚好。两人自然就相谈甚欢,你来我去的越谈越熟络。

一切正如灵鸠所料想的那般,温包子和孙谷青的生意谈妥后,隐士男子就来找宋雪衣,将练清心丹换贡献点的任务交给了宋雪衣。

当时温包子就在灵鸠他们的身边,隐士男子毫无忌讳的问道:“这是你们一开始就设计好的?”

灵鸠笑而不语,宋雪衣也无声的默认了。

隐士男子什么话都没说,只能默默的承受。

温包子这才明白其中的原因,对着灵鸠就是一阵的赞叹,其意思的就是灵鸠有做生意的潜质,不如跟他一起来九一商会干好了。

这提议自然被灵鸠和宋雪衣无视。

时间转眼过去半个月,半个月的时间让温包子将和荣安城的生意处理的差不低,宋雪衣也通过清心丹的炼制,得到了青木诀的下册,这次看功法时比上次顿悟还要久,然后花了几日的时间领悟下册功法里提起的术法。

日光明媚的午后。

孙谷青亲自来到了孙谷兰居住的院子,找到灵鸠和宋雪衣\孙谷兰,三人坐在一起,见他严肃的神情。

“怎么了?”孙谷兰出声问道。

孙谷青从袖子里掏出一卷轴子。

孙谷兰见轴子刻画着的青色密文,眼眸一缩,“这是木皇的圣旨。”紧接着问道:“木皇旨意和雪衣他们有关?”

孙谷青点头,将桌子上的轴子展开。

“木皇旨意,想请雪衣和灵鸠随三位皇储入万森婆娑境。”

灵鸠和宋雪衣已经看完了圣旨里的内容,意思的是要她和宋小白关键时候保护皇储。

灵鸠问道:“万森婆娑境是什么地方?”

孙谷青:“皇族木家掌管的秘境,每个几年就会开启一次,供天才小辈历练。”说完后一秒,他又补充道:“里面宝物无数,尤其是草木珍宝。”

灵鸠:“青玄木精呢?”

孙谷青一怔,然后肯定道:“有。”

看出灵鸠对此升起了兴趣,孙谷青道:“万森婆娑境非大贡献者不能进。我觉得这是个机会,木皇旨意并没有下死令,若真的遇到生命危险,你们也可以以保自己性命为先。应了这个旨意,不仅可以入万森婆娑境寻宝,还能和皇族木家打好关系。”

“你的意思是说,不应这个委托,就不能进万森婆娑境了?”灵鸠问。

孙谷青点头,“不能。哪怕是我想要送人进去,也要耗去孙家多年为木皇一族做出无数贡献而攒起来的功德。”

“这活我们接了。”灵鸠没有考虑多久。

因为木皇突如其来的委托,让灵鸠他们回归朔云州的计划暂时更改。

温包子得知两人要去万森城后,就决定和他们同行,“正好可以去树海洲的皇城看看,以后总会有合作的地方。”

孙谷兰也没有独自留在孙家的意思。

经过简单的商量,灵鸠等人就和孙家辞别,启程往万森城去了。

中途,宋雪衣独自离去了一阵子。

他身影穿行在虚空中,没一会就来到了孙家的天牢。

虚空王草宛若死神的镰刀,从虚空出现缠绕住几间牢房里囚禁的人。

他们连呼救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虚空王草吸食成了灰烬。

这死去的人便是孙烷和孙昊羧等人。

关着隐士孙关荣和孙祷涥的水牢,宋雪衣的身影忽然出现,白衣出尘和黑暗的水牢非常的不搭。

“你?”

虚空王草出现,瞬间夺取他们的性命,根本不给他们多说话的机会。

孙谷荣和孙祷涥死前都一副不甘绝望的神情,最后一样只剩下飞灰一捧。

做完这一切的宋雪衣无声的离去孙家牢房。

------题外话------

今日抢养的萌物是南宫冽(傻爹),抢养问题1:傻爹是第几张出现?(露出脸才算)2:傻爹对99的称呼是什么?3:傻爹交给99的是什么令?(抢养时间为晚上8:00整)

你们一定觉得今天水水都不萌萌哒了,说话很僵硬为什么?因为咱现在很难受!哭!凌晨码字的时候口渴,去冰箱拿了一瓶奶喝,喝完之后才发现过期了!现在水水双手手臂好像过敏的发痒发红,嘴巴发苦,头也晕的难受,只想躺下去……我这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么!捶地!还是默默的求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