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谁真心谁假意 -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060章 谁真心谁假意(来票子!)

一直到回到自己的居所看到了自己的备用人身后,夏侯乖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玩偶模样好像被小弟宠物们看见了。

晴天霹雳啊!

夏侯乖乖觉得眼前一阵发白,已经不是装死能够缓解的精神创伤。

他的异样被灵鸠发现了,随口一问,得到的答案就是:原来夏侯乖乖几乎不会出现在喵呜三郎他们的面前,一向都是用传话的方式来和他们对话,偶尔出现也是暂时把魂魄寄宿在人身啊。

因为不是最适合的身体,所以每次寄宿人身对于夏侯乖乖来说也不舒服,还会极快的消耗他的能量,所以能不寄宿的时候他一般是不会寄宿的。

这次出门他本来也没想要出现人前,只是想暗中看戏而已,谁知道……

对于夏侯乖乖的解释,灵鸠表现非常的同情。

只是夏侯乖乖一看到她的笑容,就觉得她的同情根本就是幸灾乐祸。

夏侯乖乖也是个脸皮够厚的,既然当时喵呜三郎什么都没有说(其实是被下了术法说不了),也什么反应都没有(实在是被刺激得都已经风华龟裂碎成渣渣了),夏侯乖乖就自我安慰不愧是自己训练出来的宠物小弟,心理素质和承受能力都是杠杠的,权当什么都没有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手枪都是你做的。”这时候灵鸠就坐在夏侯乖乖的居所里,把玩着手里的法器手枪,“凭当年我跟你说过的原理?”

“没错。”夏侯乖乖骄傲的说道:“小妖魔你不是说这东西厉害吗?还说什么是某个地方最厉害的东西,老子就试着做了,感觉也不怎么样啊。”

如果他现在是人身的话,灵鸠觉得他的鼻子都应该翘上天了。

“真不愧是炼器宗师。”灵鸠没在意他的语气,真心夸赞道。

她都记不得当年是怎么和夏侯乖乖说的了,不过只凭听说和简单的在地上画图就能将手枪炼制出来,还是威力不小的法器,使用的限制也低,实在是不容易,足以看出夏侯乖乖的功底。

“那是,也不看看老子是谁。”夏侯乖乖语气淡然的说道,可那尾巴的上挑还是暴露了他的得意。

灵鸠放下手枪,问起夏侯乖乖别的事,“你怎么会独自在这里?”

如果不是凑巧被苗大郎他们拦路打劫,再想要找夏侯乖乖怕是要走不少冤枉路。

夏侯乖乖一阵沉默。

灵鸠:“嗯?”看向身边的宋雪衣一眼,“他们对你不好?”

宋雪衣道:“当时没注意他,之后就不见了。”

所谓的当时就是当年造化之门打开,上界人接引下面小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修士们的时候。

那时候每个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灵鸠的死和宋雪衣的变故上,从无望之海回到上界也不过暂短的时间罢了,到了上面之后人山人海的谁能看见那个小木头人?再之后李天安他们都被各大势力选中,夏侯乖乖愣神间每个人都走了,他也迷茫着跟还是不跟,那跟着会呢?宋雪衣?对了,小妖魔还在他手里!

可是……尼玛他跟不上啊!隐仙门的人能不能别那么快啊?他个魂魄还要想办法不被人发现,免得被收了,等回神过来的时候,隐仙门的人已经走远了。

他想吧,那回去找国宝君好了,怎么说都是个奇兽,也和他相处挺久的。谁知道跑了一路,国宝君也不在了。

夏侯乖乖整个魂都风化了。

他想他这是被小妖魔给丢了,然后全部人都丢了他了吗?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啊?为什么要说是被丢了啊!他这是恢复自由了好吗?现在他是天地广阔任他翱翔啊!

只是为什么笑不出来啊!?

夏侯乖乖想了半天,寻思了个一年半载的,最后终于寻思出来一个结果。

宋雪衣跑隐仙门去了,李天安去了藏龙山庄,秦魑跟葬花人走了,其他人也各有去处,这是散伙了啊!谁都没跟着谁,谁也没靠着谁啊,他这么总想着和谁走叫个什么事?这不是连个小娃娃都不如吗?行了!他也寻个地方一个人呆着去吧!

这么一寻思,夏侯乖乖就决定了,随便找了个山,占山为王,学着灵鸠养几个宠物小弟,把灵鸠往日玩弄他的劲儿也花在了这群宠物小弟们的身上,算是补偿回自己逝去的青春。

可是才玩了十天半个月他就觉得没意思了,然后干起老本行的炼器,幸好他紫金石的炼器材料不少,往日也没少在灵鸠那里得油水……这么一想着吧,他就又想起灵鸠了,想起她说的一些话,想起她的生死劫难,也不知道是哪根经搭错了,他就开始炼制灵鸠曾经说过的东西,也没有抛弃这个木偶身子。

夏侯乖乖也不乐意承认自己有受虐倾向,也不承认自己这是舍不得灵鸠,解释自己这是重情重义呢,做这些事当时纪念灵鸠。

然而这个想法过了一段时间,夏侯乖乖才品味出不对劲来。

诶?他重情重义?那什么,和小妖魔一块的时候,他是给人做奴隶的吧?平日里也没少被欺负奴役的吧?这算什么情谊?他重这种情谊算个什么事?

长达几年的时间,夏侯乖乖都为这种无聊又坑爹的感情纠结着,随着时间的过去,他反而越是忘不掉灵鸠他们,忘不掉国宝君,忘不掉云苓,忘不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忘不掉和灵鸠斗智斗勇加斗嘴,相对着就觉得这日子真是越来越无聊了。

然而夏侯乖乖却不知道,他所以为的散伙根本就是自己的臆想而已,其实李天安他们互相之间都有联系,中心点就是九华楼。而且,他们事后也有想起来夏侯乖乖,却因为夏侯乖乖消失得莫名其妙,他们想要找也找不到,还以为他是迫不及待的脱离灵鸠恢复自由身,时间久了也没再刻意认真去找。

“为什么不会来找我们呢?”灵鸠不知道夏侯乖乖那些小心思,听到宋雪衣的说法后,又对夏侯乖乖问道。

相比夏侯乖乖的下落不明,宋雪衣他们的所在地世人皆知,夏侯乖乖真要找的话立刻就能找到。

夏侯乖乖随口就道:“回去做什么,老子一个人快活。”

灵鸠:“呵呵。”

夏侯乖乖:“……”

有过之前的深情挽留呼唤,夏侯乖乖现在再说这个话,是个人都听得出来口不对心。

翌日。

灵鸠和宋雪衣走在这片山脉中。

昨天来的时候突然,也没有好好观察过这片地方,这回一看发现夏侯乖乖还真找了个好地方,灵气并不浓郁,重在够隐秘,就处在一个看似平常普通,实则九节连环难以被人发现。

“你怎么找到这里的?”灵鸠寻手里的夏侯乖乖。

夏侯乖乖道:“老子是谁?”真相是乱走走迷路了。

“哦。”灵鸠也没去纠结真实的答案,对宋雪衣道:“让九华楼暂时安在这里不错吧?”

宋雪衣笑道:“嗯。”

夏侯乖乖看着这两个人,心想不管小妖魔说什么,你都会说好的吧!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对了,他到了现在还不知道小妖魔到底是什么时候活过来的?

“等等!”夏侯乖乖也察觉到了一件事,叫道:“什么叫九华楼安在这里?这可是老子的地盘,别以为你是隐仙门的,老子的东西也是隐仙门的了!”

宋雪衣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灵鸠则慢悠悠的解释道:“宋小白已经被逐出师门了。”说起来还是因为她,反正她是不会后悔的,“因为这个,九华洬也受到了影响,所以打算跟着叛出隐仙门。”

“真不愧是小妖魔啊!一来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你又知道是我的原因?”

“要不然以他的性格才不会去主动惹事,也不会往外跑,天才炼药师的身份也被人好好供着,谁没事找事的去逐他出门啊。”

“……”难得的灵鸠无言以对了,默默的看向宋雪衣,“我真这么能惹事?”

“没有。”宋雪衣柔声道:“是事来惹鸠儿。”

夏侯乖乖:“……”

灵鸠点头,表示听信了这个解释。

“主人,你不能丢下我们,你不要走啊——”恰在这时候,一阵喊声传入几人的耳朵里。

灵鸠转头看去,发现正前方跪在地上的一群人,赫然就是喵呜三郎领队的那群人。

“主人啊,你不能丢下我们啊,我们离不开你啊——!”看见了灵鸠他们,喵呜三郎等人又齐齐喊道。

夏侯乖乖的木偶模样已经被他们看过了,也不怕被再看,何况瞧瞧,瞧瞧他们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舍不得他啊!果然,老子这个做主人的就是和小妖魔不一样,这是多成功才能让手底下的人这么敬爱老子啊。

“咳咳。”夏侯乖乖故作严肃道:“你们怎么来了?”

苗二郎道:“主人,我们是来留您的!这么多年了,我们对您的感情,实在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的……”说着他的话语就哽咽了,“主人,您就是我们的再生父亲,您可不能丢下自己的孩子啊。”

“就算丢下,也要把遗产留给我们啊。”苗小郎顺着接句嘴。

才准备在灵鸠面前炫耀的夏侯乖乖听了这句话,喉咙立刻就像是被卡住了一样。

苗大郎撞了小弟一下,“怎么说话的呢?主人会是那种不管自己孩子的人吗?他要是真的走了,这里的一切一定都会留给我们,一定不会带走的。我说的对吧?主人?”期盼的望向夏侯乖乖。

如果不是不想在灵鸠面前丢脸的话,夏侯乖乖真想把眼前这群白痴一个个死抽一顿。

“这才四五年的时间而已,乖乖就生了这么多的儿子啊。”灵鸠打趣道。

夏侯乖乖:“狗屁!老子也没这种忘恩负义的儿子!我呸!他们就不是老子的儿子!”

“主人!别听他们瞎说,我们是真心敬爱您的啊!”苗二郎也无语他的白痴心急的兄弟了。

灵鸠拍了拍准备说话的夏侯乖乖,让他暂时消停,然后笑着看向眼前的喵呜三郎他们,“你们说舍不得乖乖?”

“是。”苗二郎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虽然女子容貌绝美无害,可是让他心里更加的不安,总觉得比主人要难应付多了。

灵鸠一挥手,一股迷香弥漫空气中,用轻缓的调子问道:“你们真的舍不得自己的主人吗?”

“是。”“舍不得。”参差不齐的回答相继响起,不过意思都差不多,是真的舍不得。

灵鸠又问道:“为什么舍不得?”随即指向喵呜三郎,“你们三个回答,其他人不用说话。”

苗大郎最先道:“因为主人能给我们很多宝贝。”

苗二郎:“主人难伺候归难伺候,可每个月就那几天,其他时间都不在,还很好骗。”

苗小郎:“有主人在的话,咱们就吃喝不用愁,还能称霸这块地方啦。”

夏侯乖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知道灵鸠这是用了迷魂术之类的术法让他们说了实话。

灵鸠眯眼,接着问道:“如果你们主人非要走,却给你们提出要求的机会,你想要什么?”

苗大郎:“把咱们身上的宝贝和这块地方的宝贝都留下来给咱们!”

苗二郎:“不带走任何东西,最好还能骗点宝贝过来。”

苗小郎:“不要要回赐给我们的宝贝。”

他们的要求显然都差不多,只是苗二郎这厮最贪心,竟然还妄图在夏侯乖乖身上扣油水。

灵鸠轻笑一声,这笑声就好像是个开关,让喵呜三郎他们都清醒过来,然后互相对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来还觉得你们有点好玩,和乖乖有点情分,谁知道对乖乖就打着这些主意。”灵鸠轻轻的说道。

夏侯乖乖的是她的人,看在他的份上也不会和喵呜三郎他们计较什么,只是喵呜三郎他们竟然对夏侯乖乖毫无尊重,根本就是利用夏侯乖乖,最可恶的是苗二郎,听他的心里话还有点戏耍夏侯乖乖的意思,这让灵鸠有点不高心了。

“啧,一群白眼狼而已,老子根本就没当回事。”夏侯乖乖冷淡的说道。

灵鸠听他的口气是真的不在意,没把喵呜三郎他们真的放在心上。

若说喵呜三郎他们并未真的认可夏侯乖乖,夏侯乖乖何尝又真的认真他们了呢?

只是夏侯乖乖玩得自在,也没伪装什么,喵呜三郎他们则是表面一套心里一套。

“鸠儿不喜欢他们?”宋雪衣问了句。

他已经饶过他们两次性命了。

从他们对灵鸠动手,不是灵鸠阻止的话,宋雪衣早就要了他们的命。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喵呜三郎他们都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尤其是宋雪衣说了这句话之后。

灵鸠就要说话的时候,左手心一热,她意念一动,云苓的身影就出现在半空中,一群子夜蝶飞出,朝喵呜三郎他们飞去。

“等下,他们身上的……”灵鸠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子夜蝶就将人给包围了。

在夏侯乖乖有点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喵呜三郎他们就被净化,画面之美让人惊艳也让人胆寒。

他们每个人最少的连一只蝴蝶的都没有,最多的也就两只,融入子夜蝶的蝶群里,被云苓伸手就收入了它的袖子里。

灵鸠心想当初在天琅君府的时候,她身边一个银尸就能化作十几只蝴蝶,应该是有地域的特殊原因,在这外面想要随便拉起一支庞大的子夜蝶队伍显然没那么简单。而且,看样子能化为子夜蝶也不是他们自身厉害,更多的能量还是来至被同样腐蚀了的那堆法宝灵器。

“哼。”做完这一切的云苓冷哼一声,高冷的斜了夏侯乖乖一眼,又融进了灵鸠的手心里消失。

灵鸠无奈的耸了耸肩,原先还想告诉云苓别那么快,不知道他们身上的宝贝多啊,一起融了多可惜。

夏侯乖乖不满嚷嚷:“这小云朵又抽什么风?没事跑出来溜达瞪老子干啥!”

灵鸠道:“没看出来它在给你出气吗?”

“呃?”夏侯乖乖一怔。

灵鸠摇头:“要说对你情谊最重的,非云苓莫属了。这才刚刚听见这群家伙合伙欺负你,立刻就跑出来给你出气了。”

夏侯乖乖还真有那么点触动,不过很快他就跳脚了,“什么叫欺负,这群小兔崽子哪能欺负到老子!他们不过是老子的宠物小弟而已!”

“哦。”灵鸠的回应很平淡。

夏侯乖乖顿时觉得挺抓狂的,可恨的是他居然还觉得这久违的抓狂让他挺亲切。

原本热闹的山里忽然一个人都没了,夏侯乖乖也没什么可以留恋的,花了五天的时间和灵鸠一起合作给山里重新弄了个护山大阵和护山山门法宝,又留下了满山的陷阱,宋雪衣又把消息用特殊的手段传递给九华洬,同意他脱离隐仙门让他来这里做暂时落地点之后,几人就准备离开山脉启程别处。

当天在山头,奎狈把飞梭拿出来,请灵鸠和宋雪衣他们上去的时候,夏侯乖乖忽然喊道:“等一下!”

奎狈被他吓了一跳,见灵鸠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也就沉默着看他什么意思。

夏侯乖乖从灵鸠手跳到飞梭前,没多久在飞梭的尾端看到一个鹿角般的花纹久久沉默了。

“怎么了?”灵鸠注意到他的异样,也看过来:“咦,这花纹图腾你认识?之前都没注意到这个。”

“这个飞梭你哪里来的?”夏侯乖乖低声问道。

灵鸠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种低沉认真的语气说话,逗比的画风瞬改让人难以适应,随口回答道:“捡来的。”没等夏侯乖乖继续问,便知道他想听什么,“在一个炼尸门派男修手里捡来的。”

夏侯乖乖沉默了半响,然后道:“再给老子一天时间,老子能把这个破烂货改造得更好。”

“可以。”灵鸠笑着答应下来,没有任何的犹豫。

夏侯乖乖立即把飞梭收进紫金石里,转身就走。

灵鸠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有效率,还有他居然不跟她要炼器材料,这是打算自贴吗?

“你觉得他怎么了?”灵鸠对宋雪衣问道。

宋雪衣道:“他认识炼制飞梭的人。”

灵鸠又问:“你觉得他和那个人是什么关系?”

宋雪衣道:“不知道。”

“嗯?”灵鸠难得从他嘴里听到一句不知道。

宋雪衣轻笑,“我的目光都在你的身上,没有注意他的情绪。”

“……”灵鸠摸了摸鼻子,“我觉得应该挺复杂的,乖乖的眼神很复杂。”

“他若想说总会说的。”宋雪衣这般说,其实就是不想灵鸠去过分关注夏侯乖乖,别看这厮外表淡然大方的很,可对灵鸠的这事上,小气得谁都知道。

灵鸠没察觉到他的小心思,想了想就赞同了他的说法。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夏侯乖乖一整天都没出来,到第二天夜里才出现灵鸠等人的面前。

他似乎真的累到了,一出现人前把飞梭也跟着丢出来,就躺在灵鸠的袖子里躺尸。

在灵鸠等人眼前的飞梭的确变了个样子,原本亮银色的外表变成了黑色不说,细节上也有细微的变化,灵鸠还感觉到这飞梭的身上被刻画上了一道道的炼器阵纹,不再像以前那样没有丝毫的防御力,增加了攻击里和防御力的同时,速度也没有减弱,还快了几分。

奎狈虽然不懂得炼器,可是凭这飞梭的变化,也知道要做到这点不容易,不由的佩服夏侯乖乖的本事来。

灵鸠还注意到飞梭尾巴的鹿角花纹不见了,换成了个三角叉般的图腾。

“这是你的炼器标志?”灵鸠问夏侯乖乖。

夏侯乖乖没有回答,貌似已经真的累死了。

灵鸠没继续询问,和宋雪衣一起上了飞梭,依旧由奎狈来控制。

“往西边。”半途中,灵鸠忽然说道。

奎狈一怔,“小姐,西边不是……”

灵鸠打断他,“我知道西边不是千妖殿的方向,不过我还有别的事要先做。”

奎狈不能反驳她,哪怕心里再着急,也只能无奈的按照她说的去做,同时心里想着,往南边这是要去哪里呢?

这里面最了解灵鸠的当属宋雪衣,他一听灵鸠的话语就知道她的心思,一手搂住她的腰身什么话都没说。

——……——……——……——……——

多少天了?到底过了多少天?过去了多久的时间?

一个山洞里,沈浪深不断询问着这个问题,可是找不到答案。

他觉得应该没过多久,最多没超过两个月吧?可是事实上,他却觉得像是过去了十几年般的难熬。

外面是个他对付不了的上古凶物,只有呆在这里对方才不会来袭击他,他就是安全的。

他已经是衍生境界的修士,哪怕不吃饭也不会死,可是一直让他呆在一个地方,什么都做不到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最可怕的是他看不到希望。

没错,就是希望,离开这里的希望。

他喊过,拼过,都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人出现也没有人放他离开。

难道他要一直呆在这里,他不是在遗址里面吗?难道也就是遗址真正的危险?将人困在这里困到寿命耗尽的死去?

这种死法实在是太可怕了。

沈浪深不是没有想过跑出去和上古凶物拼命,可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就被他遗弃了。

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死了。

他心底有个念想,万一是能出去的呢?再等等……再等等说不定就能出去了!如果就这样死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在这种等候中,沈浪深不知道要等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支持多久,所以当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他站在一片树林地里的时候,还一脸的茫然懵懂,不知道真实和虚假。

“你怎么了?”耳边传来女子有点恶意邪气的声音。

沈浪深转头看去,看见一男一女长相秀气带点阴邪的两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这两人的面相好眼熟……是……

“你不会是忘记我们两个了吧?”灵鸠对他问道。

沈浪深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有点木纳呆傻,让她在心里默默的想:难不成是云苓暗中做了什么,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让他变成这样。

“黑白双煞。”沈浪深目光一闪,渐渐的恢复了神采,然后就好像看到了希望,“你们是黑白双煞!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我们怎么知道。”灵鸠一脸不耐烦的说道:“我们两个本来在遗址里落入个迷宫,然后遗址忽然震动起来,我们就被传送出来了。哦,这里应该是外面了吧?真晦气,费了这么大的功夫什么都没得到!”

“外面?”沈浪深注意到的却是这个关键词,他转头观看四周,然后再看天空,看到那熟悉的蓝天烈日之后,眼中的神采也越来越浓郁,“出来了,我出来了!”

“对了,这里怎么就我们三个,其他人呢?”灵鸠没理会他的低语,朝他询问道:“你有没有得到什么?”

沈浪深看着她闪动着邪意的眼神,冷声道:“什么都没有。”

这次遗址的经历,他根本就不想去回忆。

“真的?”灵鸠怀疑的追问。

“就算有,有关你什么事!”沈浪深皱眉,语气更加的冰冷。

灵鸠“啧”了一声,眼珠子乱转,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坏事。

沈浪深也暗中戒备着,最终灵鸠什么都没做,笑眯眯的说道:“沈大公子,我记得你还欠我们一个人情吧?”

沈浪深最不喜欢奸邪的人,偏偏灵鸠演得惟妙惟肖,正中了他的厌点,加上一系列的挫折经历让他心情更加不耐烦,“我记得,你们是想去沈家的蜱厖缝隙,要我兑现吗?”

灵鸠脸色一变,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沈大公子你在说什么,我可没……”

“你没什么不关我的事情,我记得我做的承诺只有这个,你要不要是你们的事,不要的话我也不欠你们什么了。”沈浪深不耐烦的说道,转身就准备离去。

灵鸠恨恨道:“好!老娘还真想去瞧瞧!”

宋雪衣好笑的摸了摸她的秀发,用只有她听得见的声音在她耳边道:“老娘?第一次听鸠儿这么说话。”

灵鸠耳朵一红。

随即又听到宋雪衣道:“很有趣,也很可爱。”

灵鸠顿时无语了。你到底是哪里觉得可爱了。

“走了,跟上他。”灵鸠道。

宋雪衣笑容不变。

在灵鸠袖子里的夏侯乖乖则无语的摇头:几年不见,这小妖魔还是这么会唬人,装得跟真的似的……真不愧是老子的弟子哈~

至于奎狈,为了不让沈浪深发现破绽,他早已先一步到了西荒海域群岛。

沈浪深知道身后跟着两人,虽然厌烦他们却不得不遵守承诺,心中暗想:这都是你们自找的,死在缝隙中也怨不得谁。

从离开到现在不过短短几分钟而已,沈浪深从潮湿的空气中感受到熟悉的味道,等他腾空而起看到远方的景色后,不由的微微一怔。

他入上古遗址的地方分明是天碑城的地域,怎么一出来就到了自家家族所在的领地?

沈浪深看着远方的海域,那仿佛看不到边缘的大海,以及连绵不断的群岛,实在是太过熟悉了,所以一眼他就看出来这一切并非幻觉。

“还走不走啊?”灵鸠接近他催促道。无视沈浪深排斥的动作,也看向远方,露出个深意的笑:“呵呵,这可真有点意思,连老天都知道我想去沈家一趟不成?所以一出来就跑到西荒海域了?”

沈浪深没有理会她。

虽然奇怪怎么会一出来就到了这里,可上古遗址本来就个让人无法理解的东西,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总归出了那个压抑的塔内对他来说就幸运的。

他的深意犹如惊鸿般快速的靠近海域,灵鸠和宋雪衣也不慢。

这里本来就离海域近,沈浪深全速之下不到一会儿就到了海域中靠近边缘的一个岛屿。

落在岛屿城中的时候,沈浪深不动声色的看了灵鸠他们一眼,心中浮现一丝警惕——他没有想到两人能跟上他的全速。

这座最近海域边缘的岛屿城是相当的热闹,来来往往的修士们有目的的朝某处走。

灵鸠一眼就察觉到不对劲,随便拉了个人就问道:“今天城里怎么这么热闹啊?”

那人诧异道:“你不知道?这次上古家族沈家举办炼器师大会,就在玄龟岛,大家都在往那边赶呢。”

“无缘无故举行什么炼器师大会。”沈浪深也听到了他的话,追问道。

“听说是有什么大宝贝,这种内幕像我这种小人物怎么可能知道,这次去也是为了见见世面,凑凑热闹,最好是能遇到机缘什么的……”

灵鸠没有在听这人的啰嗦,没有想到准备来这里解决闻人子墨的事,恰好就遇到了什么炼器师大会。

沈浪深没有在街道上逗留,没多久也到了这岛城的码头。

此时的码头有不少人,大家都是要坐灵船去玄武岛的。

码头的船也不止一种,价格不同所坐的船也不同,而有些船却是有灵石也没法乘坐的,必须还得有身份。

沈浪深显然就是个有身份的人,等他找到码头负责人报出自己沈家人的身份,凭证什么的在乾坤灵器里被灵鸠给坑了,可他还有别的办法,手指一划打出一道灵诀,那负责人就确定了他的身份,给他准备好了最上乘的座驾。

灵鸠毫不犹豫跟上去,沈浪深看了她和宋雪衣一眼,见两人都一副淡然的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所谓最好的座驾,竟然是一头水龙兽。

这水龙兽名叫成这样,却并非真正的龙,十几米长的身体,似蛇又似鳗,长的并不好看,不过不去看它头,只看身体的色泽和鳞片的话还是挺赏心悦目的。

在它足有三米宽的身体背脊上,则被搭建了一个个小隔间,被一层透明的罩子隔绝了海水,这就是乘客的座位。

灵鸠和宋雪衣自然坐在一块,等人齐了,水龙兽在海中游走,速度极快却不会颠簸,连周围的水纹都显得很轻柔。

灵鸠不是没有看过海底,却还是第一次乘坐这种东西,新鲜得趴在隔间的窗口往外看。

这隔间可以自己控制是否关门关窗,若是不关的话,四面都是通的,所以沈浪深也可以看到后面灵鸠他们的行动。

忽然瞧见灵鸠趴在窗边天真无邪的笑容,他愣了一下,仔细去看她的眼睛,恍然间觉得有点熟悉,那种干净的墨色一点不像之前膈应他的奸邪。

灵鸠自然察觉到他的窥视了,只是懒得去理会而已。

宋雪衣却不喜欢别人一直盯着灵鸠看,淡淡的朝沈浪深扫去一眼。

一股寒流窜上沈浪深的脑海,让他惊醒过来,转头和宋雪衣的目光对上。

只是对视了一瞬间,对方就收回了目光。

沈浪深心底的那股怪异感更浓郁了,这人目光带来的气势压迫怎么和那个仙子师尊带来的感觉那么相像。

一想到那仙子和她的师尊。

沈浪深脑海里又浮现那道倩影。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他想,虽然只是短暂的几眼罢了,他怕是难以忘记那个人,无论是因为她的容貌气质,还是她做出来的事——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坑害得那么惨!更重要的是,到了现在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被坑害了!

水龙兽的速度很快,可从边缘岛城到玄龟岛也足足游了一个月的时间。

这让灵鸠不得不感叹,修士们的寿命的确漫长,可是修仙大陆也实在太大了,随便去个地方都要花个十天半个月的时间。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灵鸠也没有闲着,更确定的来说是夏侯乖乖不让她闲着。

除了第一天灵鸠在看海中奇异风景后,后面的时间都被夏侯乖乖训练教学着。

在放逐之地的时候,灵鸠就把夏侯乖乖的基础绝技学得差不多了,还融合了自己的炼器理解。只是更上等的法宝灵器炼制,不止需要基础还需要知道方子,例如炼丹要知道丹药需要的药材一样,炼器也要知道需要的材料。

夏侯乖乖这一个月就在逼着灵鸠记住几个特殊法器灵宝的材料和炼器步骤。

灵鸠问过为什么。

夏侯乖乖竟然学会了利诱,他的原话是:“哎呀~小妖魔,你想想啊,那可是炼器师大会啊!既然能吸引来那么多炼器师举办炼器师大会,就一定是有大宝贝才能把他们勾引过来,所以啊!你难道不想要宝贝吗?不说别的,老子敢打包票,最后的奖品肯定是这个级别的。”所谓的这个级别的,是他竖起的大拇指。

虽然木头玩偶真的没有所谓的五根手指,不过不妨碍灵鸠理解他的意思。

灵鸠没有犹豫多久就认同了他的话,实则在心里已经猜到,夏侯乖乖这么做的原因,绝对不止是这样。

不过,她是个好饲主,为久别重逢的小乖乖,她还是很乐意的。

小乖乖~

如果夏侯乖乖听到灵鸠心里的称呼,一定会气急跳墙的吧。

一个月就这样在悠闲和忙碌中过去,玄龟岛到了。

玄龟岛名为玄龟岛,实则是一座群岛,足足六座岛屿连城一圈。

灵鸠他们上来的就是玄龟岛的主岛。

因为炼器师大会在这里举办,所以此时这座岛城非常的热闹。

沈浪深一上岛就往沈家的驻点而去,只是注意到灵鸠两人跟着的时候便皱眉顿足,冷声道:“蜱厖缝隙我会让你们去,不过不是现在,你们先寻个地方住下,等到了时间我会通知……”

灵鸠笑道:“有哪里能比沈家更让人住得舒服。”

沈浪深眉头皱得更紧。

他沉默了半响,随即冷冰的勾了下嘴角,“你们非要住进沈家也行,不过沈家规矩多,里面的人也不归我管,要是出了什么事……”

又一次没有等他把话说完,灵鸠就淡然的摆摆手:“不用担心我们,走吧。”

鬼才担心你们!

沈浪深面无表情的往前走。

反正这里只是沈家在玄龟岛的一个落脚的驻点而已,不是真正上古沈家的家门,他们要住就住好了。

哪怕只是个沈家的驻点,贵为西荒海域最大的势力,这座府宅也是玄龟岛最大最雄伟的。

灵鸠和宋雪衣被安排在东边的一个院落里,被漂亮婢女带路的一路上错身遇到的几人,个个气势内敛却依旧压人,修为不低。

这时候,迎面有说有笑走来两人。

灵鸠察觉到袖子里的夏侯乖乖整个僵硬了那么一下。

嗯?

有奸情哦~

------题外话------

二水要雄起,二水要万更,二水要月票,二水要支持!

众:记得要保持,记得要坚持,记得要努力,做到就给月票哦~(甩啊甩票子)

二水星星眼,(ˉ﹃ˉ)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好哒好哒!握拳!票子快到咱的碗里来!你们的支持还是阿水的动力啊!

PS:喵呜三郎很有趣,不过他们的确是白眼狼,心思不纯的~所以,被云苓给轰走吃盒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