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我有更好的宝贝 -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113章 我有更好的宝贝

大地一族生活的地方还是和记忆中的一样,唯一有点不相同的是,以前灵鸠和宋雪衣居住的地方被重新盖建了一遍。

从盖建的石堡来看,可以看得出来大地一族对灵鸠的尊重敬仰,最最让灵鸠意外的是他们竟然还雕刻了她的雕像。

虽然不是百里妖吉亲自说出来的话,灵鸠真的看不出来这雕像是自己。

“族里的人手笨,雕刻不出圣女大人万分之一的神采。”百里妖吉说这话的时候也有点不好意思。

她会不好意思也是被众人理解的,因为不止是灵鸠,其他人看到眼前这块石雕也觉得不论是怎么看,都看不出一丝的影子。

石雕足有两米高,通体呈现大理石般的色泽,却比大理石更为润泽漂亮。从它的弧度来看,隐约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个身穿长裙的女子,可是无论是容貌还是衣着都雕刻得粗糙的很,衣裳看不出飘逸,容貌更看不出精致。

可是当灵鸠看到这尊雕像的时候,她却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从雕像的身上,她感觉到了纯粹无比的愿力,当她靠近的时候,这份愿力就传达到了她的身体里,被她吸收成为圣力之源。

百里妖吉注意到了她的表情,见她不但没有嫌弃,反而露出喜爱欢喜的表情,嘴角也有了一抹笑容,紧接着说道:“这块雕像是族人用整块星辰石雕琢而成,星辰石实在是太坚硬了,雕成这样也花费族人的一番力气。”

“辛苦你们了。”灵鸠笑道。

百里妖吉和跟着过来的大地一族的人都笑了,白药老人连声道:“不辛苦,不辛苦,不过圣女大人您是不知道,这块星辰石雕像一开始比现在这样还要粗糙,连人形都看不太出来,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石雕自己就在慢慢的变化。”他笑着停顿了一下,看看雕像,又看看灵鸠:“这让我们都觉得,必是圣女大人一直在通过雕像看着我们。”

经过他这样一说,灵鸠心思一动。

她忽然想起来无论是前世还是如今,总会有一些庙宇神像,所为所求的就是人们的信仰和求拜。

如果毫无用处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只是单纯只是为了给人们一个心理的安慰吗?

从拥有了圣力之后,加上认识了大地一族和庬灵族他们,得到大地一族梧桐树祖的传承,以及掠夺了庬灵族所谓祖神的最后精血之力,她心中对于圣力的了解就更加的剔透了。

无论是大地一族还是庬灵族都是被上古大帝圈养的信徒,所为所求就是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战力,以及从他们的身上获得信仰,凝聚成圣力吧。

灵鸠越想越深,眉心处的圣力图腾渐渐显露,脑海里也渐有灵光闪过。

“圣……”百里妖吉见灵鸠失神了有一段时间,正要开口询问。

宋雪衣却朝她看过来,眼神透着几分警示,示意她不要开口打搅灵鸠的思考。

百里妖吉对于宋雪衣也有着本能的信任,立即就把准备脱口的话语吞了回去。

这让整个场面都安静下来,大地一族和庬灵族人们都莫名其妙,百里倩他们则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申屠偷偷推了下百里倩,用眼神询问。

百里倩轻轻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如所想的那样,让他安静的继续看下去。

时间慢慢的过去,大概一分钟之后,灵鸠的双眼才恢复了神采。

她一回神,并没有向周围的人解释什么,反而朝星辰石雕像走去。

金芒在她眉心浮现,久不见光的圣力图腾于她眉心处浮现,衬得她精致无双的容颜越发的圣洁不可侵犯。

“嘶——”申屠吸了一口冷气。

南宫冽和安宛若他们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众人的注视下,灵鸠走到了雕像面前,伸出去的手掌裂开一道伤痕,鲜血流淌在半空中并没有落地。

甜美香味的血液在灵鸠的控制下,构成她眉心圣力图腾一样的玄奥图案,印在了星辰石雕像上。

图腾迅速的融入星辰石雕像中,犹如石沉大海,只是星辰石雕像却迅速的变化了。

这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化着,每个人都可以看得到它的变化。

雕刻得粗糙的表面迅速的润滑起来,衣裳的雕刻渐渐飘逸,面容也越来越精致,看起来越来越生动。

大概不到十来秒的时间,本来还看不出是谁的雕像,竟然完全变成了灵鸠的模样。

此时这石雕身穿的衣裳正是当年她为大地一族跳祭天舞,破了禁忌时穿的衣裙,发饰模样也是。雕像站姿安静,神情恬淡又神圣,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目光朝前似乎在看你又好像并非在看你,说不出的灵动,栩栩如生。

“圣女大人好厉害了!”一道声音响起,是百里妖吉身边的白玲儿的喊声。

她的喊声让其他人都回神过来,大地一族的人们都欢呼着。

他们是由心的欢乐欢快,他们都能够感觉到这石像的新生,感觉得到这石像和他们之间的联系感。

这种感觉很神奇,可是他们真实的感觉到了,这让他们有种找到了归宿的安稳感,让他们真真切切的感觉和圣女的联系。

他们高兴,灵鸠也一样高兴。

因为雕像融入她的圣力图腾之后,她更可以真切的感觉到大地一族对自己真心的信仰。

如今,哪怕她离开了这里,依旧可以通过这座雕像观察到大地一族在这里的情况,也随时可以吸收石雕里累计的愿力为自己所用。

这就是为什么神灵都喜欢建立雕像的愿力,这雕像就是个媒介,让神灵可以借此观察底下信徒的情况,以及更容易的吸收人民的愿力成为自己的力量。

灵鸠不去理会脑海里夏侯乖乖又在大呼着用星辰石做成一座无用雕像的浪费,她看向百里妖吉他们,真心道:“谢谢。”

如果不是他们真心实力的信赖,雕铸这座雕像的话,等她自己想到这点只怕还需要好一段漫长的时间。

百里妖吉他们不明白灵鸠道谢是为什么,不过这一句谢谢却让他们受宠若惊了,一个个连忙表示灵鸠言重了。

“小侄女,我有话问你!”申屠的话横插进来。

灵鸠转头看去,发现申屠的表情很严肃,连眼神的波动都在剧烈的跳动着。

她看了眼自己的雕像,心中已经隐约猜到了申屠想要问的是什么,微笑道:“等下再说,我们先去看看别的。”

申屠一怔,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灵鸠已经带人走了。

他有点仲怔的摸了摸脑袋,追上百里倩问道:“百里啊,我怎么觉得你这个亲闺女越来越不简单了。”

百里倩道:“不是觉得,是确实很不简单。”

申屠道:“你也看出来了?”

百里倩白了他一眼,她的传承记忆一点都不比他少好吗!

申屠有点尴尬的笑了笑,随后严肃道:“如果我们没想错的话,你这亲闺女可比王脉更珍贵,尤其还是你这一脉的,不好好计划一下的话,会惹麻烦的。”

“这个不用你说。”百里倩哪里会想不到这些,她的心思都放在了灵鸠的身上。

申屠点点头,也不再废话。

这一路走去的地方正是离开放逐之地关键的传送大阵。

此处和灵鸠记忆里的画面又有了点变化,比记忆时的干净了,杂草什么的都被除掉了,连旁边竟然都建立了一座屋子。

“这座屋子是为南宫老人建的。”百里妖吉解释道:“除了必要的休息,他其他时间都用在了研究大阵上。”

“他人呢?”灵鸠问道。

在屋子里,她并没有感受到一点人的气息。

百里妖吉没有回答,转头看向白玲儿。

白玲儿道:“南宫老爷爷去山上杀野兽去了。”

灵鸠一怔:“在这里他没法用灵力,怎么杀野兽?”

白玲儿笑道:“南宫老爷爷有跟着我们学习武术,杀一般的野兽没问题的,而且我们也有人跟着老爷爷一起,不会让他受伤出事。”

灵鸠还是觉得这事有点奇怪,南宫正清有时间去研究大阵,跑去杀野兽干嘛?

白玲儿看出她脸上疑惑的神情,接着说道:“南宫老爷爷这个习惯是在十几年前开始有的,我听他念念叨叨过一些话,说是大阵就缺少什么东西就可以修复了,可是在这里没有,他又没法出去,一段时间都很郁闷,所以就跟着我们学武,跑去杀野兽泄愤。”

听她这么解释,灵鸠便明白了。

她扶额,有点无奈的嘀咕道:“没出去之前,我也不知道上次来竟然是百年前……”

白玲儿和其他人都疑惑的看着她。

灵鸠没有解释,说道:“那等他回来再说吧。”

百里妖吉道:“圣女大人刚刚回来一定累了,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热水。”然后再看向庬灵族一群人,“族中人手不够,各位要也想梳洗,不介意的话随我去河边?”

这还真是不一样的待遇啊。

不过和大地一族一样,庬灵族的战士们大多也是直性子,听她这么直接的言语,并没有生气,由木灵王答应下来。

一群人各种去打理自己。

从建立了圣力雕像之后,灵鸠对于这块地域的控制也更加的熟练,也可以解开这块地域对安宛若他们的破则禁忌,让他们可以使用灵力和乾坤灵器。

当灵鸠也想为百里倩他们这样做的是时候,却发现百里倩和申屠他们竟然不受此处的规则束缚。

“妖力可以用吗?”灵鸠问道:“从进来这里,你们就没有任何感觉?”

百里倩毫无隐瞒道:“没有,比外面更舒服。”

灵鸠点点头,心中想起最初的那棵巨大梧桐树,以及书上的金凤。

如果她没有想错的话,那巨大的梧桐树已经有了灵智,自然属于妖的一脉。

无论是大地一族还是庬灵族……好像都是妖族大帝掌控的部族。

灵鸠无数的思绪浮现,等她回神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宋雪衣抱进浴池里。

现在大地一族并不缺水,不过习惯性的很少浪费,像这样的浴池也就他们的居所里有。

一场梳洗,一路上宋雪衣都安静的站在灵鸠的身边,却多数时间都被她忽略。这时候难得两人相处,宋雪衣可半点不客气的都讨了回来,等两人穿戴好衣裳再次出现人前的时候,谁都可以看得出来宋雪衣的春风满面,灵鸠表情看不太出来,不过双颊的浅红和水润的眼眸还是藏不住的。

谁都没有多问什么,此时他们正围坐在一个巨大的空地上,千来数的庬灵族以及大地一族,加上灵鸠他们,让这块空地都显得有点拥挤也热闹起来。

人们的面前点了簇火,簇火上烤着野兽猎物。

灵鸠对就坐在旁边不远的白玲儿招招手。

白玲儿高兴的连忙跑到她的身边。

“坐。”灵鸠让她坐在身边。

白玲儿表情更加兴奋了,红着脸颊坐下,朝灵鸠低声问道:“圣女大人有什么事吗?”

灵鸠问道:“怎么这么多烧烤?”

白玲儿捂嘴笑道:“这是族人在圣女大人熟悉的时候上山打的,因为难得族里一次来这么多人,怕吃的不够。”

灵鸠嘴角轻轻一抽,看了身旁抱着自己的宋雪衣一眼。

如果不是这厮非要折腾的话,她也不用这么晚才出来,看样子连白玲儿都看出来点什么了。

在这方面,宋雪衣就表现出了他厚脸皮的一面,愣是在灵鸠的目光下好不变色,还柔声说道:“鸠儿可想吃?”

灵鸠还没有说话,宋雪衣大概从她的神情看出了点什么,笑道:“我给鸠儿烤。”他说完就亲自动手去了。

由宋雪衣亲自动手,绝对比其他人动手的要要吃。灵鸠舔了舔唇角,决定不再关注之前那件事儿了。

她却没有发现,在她扭头的时候,宋雪衣朝她投来含笑的眼神。

“小九!你还知道回来——!”

这轰雷般的声音响起。

灵鸠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熟悉的身影扛着一头野兽朝这边跑来。

记忆中的南宫正清都是飘飘欲仙的高人模样,谁曾想再次见面,看见的却是对方一身血的野蛮形象。

这副装扮配上他白发苍苍的模样,实在有点怪异的让人好笑,尤其是见过他原来样子的灵鸠。

“噗嗤——!”不给面子的笑了。

眼看着南宫正清举着野兽就朝灵鸠砸过来。

宋雪衣轻轻挥手,野兽就在半空砸到了别处。

他一个眼色飘过去,让南宫正清猛然惊醒过来。哎呀!时间过去太久,差点忘记还有这只护宝兽了。

“这个……”他正要说点缓和的话。

一道身影忽然飞到了他的面前。

“听说当初你在小九赶路的途中给她制造麻烦,让她几次三番的死里逃生?”南宫冽斜睨着南宫正清。

南宫正清眯眼盯着眼前有点熟悉的人,对方的态度让他挺不爽的,“你想怎么样?”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不怎么样。”南宫冽扯了扯嘴角,“就是想提小九出出气。”

“哦呵~就凭你?”南宫正清脱口就是嘲讽。

南宫冽眼里露出凶光:“就凭我。”

眼看着两人一触即发的模样,灵鸠喊了一句:“义父,南宫爷爷还不能用灵力,你们就比武力好了,要不然胜之不武。”这样打起来,也不会不小心伤及根本。

“放心吧。”南宫冽回头给灵鸠一个笑容。

哎呀,能在乖乖义女面前威风一次了。

南宫冽想着,看向南宫正清的眼神则有点恨铁不成钢,以及更深处的复杂。

在他的记忆里,南宫正清的身影很模糊,不过……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亲爷爷,竟然会是这样一副形象。

实在是让他都觉得有点丢脸。

罢了,不去想这些,先打一场再说。

南宫冽二话不说,就动手了。

谁知道前面的南宫正清貌似刚好在走神,被他一拳头打得正着。

“啊!”南宫正清回神,“你这个臭小子!”

“哼!”南宫冽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少说废话,就你这样还想做小九的干爷爷?呸!”

“真没看出来,义父拉仇恨的技能也实在不错。”看戏的灵鸠咂咂嘴。虽然话不多,可是瞧瞧他的表情,那叫一个气死人不偿命啊。

果然,哪怕通过几句话已经猜到南宫冽身份的南宫正清也不留手了,“老子今天就打死你这个不孝孙。”

南宫冽本身对体术有涉及,南宫正清则在这段时间和大地一族的人学习了武术,两人打起来竟是难舍难分。

灵鸠看见其他人都一副讶异的表情,顺口就说了一句:“不用管他们,爷孙两个联络感情呢。我们吃我们的。”

大地一族和庬灵族的人听她这么一说就真的不管了。

至于百里倩他们,本来就对南宫冽他们不熟悉,他们爱打不打,和自己没关系。

这就形成了,两人在打架,一群人在自顾自的热闹的诡异情形。

天生越来越晚,不知不觉明月悬空。

灵鸠他们吃饱喝足之后,南宫爷孙两个算打完。

“你这个不小孙,动不动尊老!?”南宫正清怒骂着。

南宫冽毫不客气的应道:“你做到好爷爷的职责了吗?好意思说我?”

眼看着两人有继续争吵下去的迹象,灵鸠开口了,“南宫爷爷,我听妖吉说,大阵想要修复还缺少个东西,是什么?”

一提起这个问题,南宫正清的心绪就全被吸引过来了,对灵鸠道:“类似穷凝土一样宝贝……也不知道穷凝土行不行。我这么说,估计你也听不明白,不如跟我走一趟吧。”

灵鸠没有犹豫,和宋雪衣一起站起身,准备随南宫正清再去一趟大阵之地。

眼看其他人也有起来的意思,灵鸠转头道:“你们继续呆在这里,刚好互相熟悉一下,总觉得你们两族搞好互补,如果可以配合在一块的话,实力一定能大大的增强。”

大地一族和庬灵族的人民知道她这话是对自己说,互相对视了一眼,听话的坐回了原地。

只是庬灵族的双王和大地一族的百里妖吉,白药老人还是跟着灵鸠一起去了。

百里倩他们自然也不会错过。

再临大阵所在,南宫正清在大阵上刻刻画画,没多久大阵就明亮起来。

“你看这里。”南宫冽指着一处,对灵鸠道:“上次你们离开的后,这座大阵的破损就更严重了,花费我好一番功夫才修复回来。”

听他这么一说,灵鸠就想起来当初在传送阵中的意外。

如果不是宋小白把虚空王草交给九华洬,用于保护他的话,只怕九华洬会死在传送中。

“辛苦你了。”灵鸠看着他所指的缺陷,“你说的穷凝土又是什么?”

南宫正清还还没有说话,她就听到脑子里传来夏侯乖乖的声音,“有老子这个炼器宗师在这里,你还问这货干嘛?穷凝土是一种稀少的粘性泥土,它专门用于修复破损的宝贝。”

因为夏侯乖乖的声音横插进来,让灵鸠没有听清楚南宫正清的解释,不过两者之间的讲解应该都差不多。

“你想出去找?”灵鸠问南宫正清。

南宫正清点头,“我发现这点的时候已经让大地族的人去找了,可是找了整个十几年都没有找到。”

灵鸠想着关于穷凝土的特性,脑子里灵光一闪,“除了穷凝土之外,可以用别的东西代替修复吗?”

南宫正清,“据我所知,穷凝土就是最好的修复宝贝。”

“这可不一定。”灵鸠笑起来,一个念头起来,她就觉得自己的猜想百分之八十是正确的,“我刚刚得到一批名叫筑土的宝贝,它不仅仅修复性很强,还能炼制成生命体。”

南宫正清惊讶的微微瞪大眼睛,“快给我看看。”光是听着就够他好奇了好吗!

灵鸠没有吊他的胃口,拿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筑土给南宫正清看,并且把黑子给放了出来,“你看得出来它的身体就是用筑土炼制而成的吗?”

南宫正清吃惊的看着黑子,无论怎么看这黑豹都跟真实的血肉体差不多啊。

“这宝贝……”南宫正清忍不住兴奋了,“可以!绝对可以!”一边说着,他竟然完全不顾周围的人,一心都放在了大阵上。

灵鸠已经习惯了他这样疯魔的状态,对百里倩他们道:“我们走吧,现在他是看不到其他人的。”

“嗯。”百里倩赢了一句。

几人走在路上,一阵的沉默后,申屠的声音响起:“小侄女,那个大阵,就是你说的离开放逐之地的关键?”

他的问话出来,无论是南宫冽还是安宛若他们都看了过来。

显然他们个个都想问,却都没有开口。

灵鸠点头笑道:“嗯。上次我就是通过这个离开的。”

得到了她准确的答案,每个人心头最大的那块石头才真正的落地了。

此时此刻他们都感觉非常的轻松,一旦没有了被困的顾忌后,他们就有了心思想更多。

“哈哈,真不快我的小侄女!有了离开的门,我们还有什么是不能做的?”申屠兴致高昂起来,“我早就对放逐之地好奇了,莫名其妙的进来一趟,一定要好好的大闹一番才行。”他一掌朝灵鸠拍过去,“你之前说的那个计划,我无条件的支持你,打架什么的交给我就行了。”

砰——

他的和宋雪衣的手碰在一块。

申屠一怔,然后用大家都懂得的眼神看了宋雪衣和灵鸠一眼,“嘿嘿”的笑了两声。

宋雪衣和灵鸠这次的反应非常的默契,两人都无视了他这抽风的样子。

灵鸠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申屠还笑呵呵的说道:“不用客气,不用客气。”

现在他说的轻松,等到出了此处之后,申屠才真切的体会到灵鸠所言的不客气,到底是有多不客气,让他恨不得时间倒流,收回自己如今说的话。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的申屠还是浑身干劲的。

夜里,大地族的居住房屋不多,根本不够庬灵族这大群人居住。

不过宋雪衣的一手则解决了他们的问题,在他灵力的催动下,树木急速的生长,没多久就长成了巨大的树木,形成个个树屋。虽然并不是多么厉害的手段,还是看得众人一阵惊叹。

庬灵族的人民们对宋雪衣的认知也有了更多的想法:说不定人家就是他们阻力的祖医,只是正好还有个修士的身份呢?看他们的新王不也是这样吗?

庬灵族的住处有着落了,其他人的就更不成问题。

几人分开的时候,灵鸠的脑海里忽然就传来一道声音:“小侄女,还有点事想和你谈谈,很重要。”

灵鸠早就猜到他会找自己,表面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听着脑海里响起申屠的声音,说了关于见面地点。

夜色正浓时,灵鸠和宋雪衣一起出门,无声无息的来到了一处只有虫鸣声的的林地里。

这里,申屠和百里倩以及那个名为青鸢的男子,早已在等候着了。

------题外话------

无节操的求月票求月票!低谷期的几天下来……黑萌要掉榜了!……亲爱的们,我需要你们爱的灌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