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宋爷爷 -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009章 宋爷爷(二更)

看团团没有危险的迹象后,神殿的天天才松下心头的那口气,又有点酸涩,看他对野人也笑得璀璨真挚。

罢了。

天天半垂下眸子,将自己的那点思绪压下,再一点点的闭上双眸。

一旦她陷入沉睡,接下来的事情都将不受她的私情控制,也不知道会进展到什么样的情况。

在进入无尽的黑暗中的前一刻,天天在心里说道:小哥哥,下次再见了。

一切归于黑暗后,这轮盘神殿尽犹如烟雾般的消散不见,独留下一片真正的无尽苍茫。

经过了野人的同意靠近他的团团,仔细观察着野人。他观察的目光没有任何的掩饰,也没有一丝的不怀好意,只是单纯的看一个人,不错过他的每一处。期间野人的视线也没有离开他一丝一毫,就好像是始终不会放下警惕的兽。

“你受伤了。”这回不是询问,而是笃定的说法。

团团拿出丹药递给野人,“给你吃,好的快。”

野人耸动了下鼻子,把丹药接过来毫不犹豫的丢进嘴里,随即又看到小孩拿出一水晶瓶水递到面前。

“不是渴了吗?”团团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一直不接呢?

野人想起来他应该是听错了自己刚刚说的话,本是想说可以,却因为太久没说话,听起来更像是‘渴’了。

他眼神的光泽更像活人了点,把团团手里的水晶瓶接过来,却没有急着喝,而是拿在手里摩擦着。

团团不催促他,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野人把水喝了,再次开口,声音依旧沙哑却清晰了许多,“你从哪里来?”

“外面。”团团应道。

自然是外面来的,要不然怎么会有这种精美的器具。还是个出身不凡的外面小子。

野人又道:“叫什么名字?”

“团团。”

“……”野人胡子松动,似乎是笑了。

团团敏锐的感受到他的情绪,抿嘴道:“这是娘亲给团团取的名字,团团很喜欢,大家都喜欢。”说到娘亲的时候,孩子的语气止不住的儒慕亲昵,让听到的人都知道他是极其喜爱自己的娘亲的。

还有那个所谓的大家,足以听出这个孩子以前一定是受到万千宠爱与一身的孩子。

野人不置可否,换了个姿势坐在地上:“不怕我?”

团团眨了眨眼睛,又仔细看了遍野人,然后认真的摇头:“不怕。虽然你身上的煞气很重很可怕,可是我不怕你。”

“为什么?”

“感觉。”

“什么感觉?”

“就是感觉。”

野人哑然了,心想到底是个孩子,表现得再大胆也还只是个孩子,“多大了?”

“四岁了。”团团答道。

“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虚无界,混乱战场。”

野人眼里闪烁一抹极其锐利的光芒,“既然知道,那也该知道,进来就出不去了。”

“出得去的。”团团却毫不犹豫的说道。

野人看着孩子的眼眸,两秒后转开眼眸,半眯着眼睛看着昏暗的天空。

团团加重声音,“一定能出去,哪怕团团出不去,娘亲和爹爹也会来带团团出去。”

“哈。”野人失笑,他的笑声低哑,细听会发现他的声音其实不难听,甚至可以说好听。只是太久没说话,沙哑的掩盖了他的好嗓音,“身为男儿,却处处都依赖着父母。”

团团抿了抿嘴唇,认真道:“爹爹对团团说过,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乃莽夫;知其可为而未为之,乃懦夫。现在团团小,实力不足所以只能给爹娘添麻烦,可是等长大了,团团一定能帮助爹娘!”

野人没有想到小孩会这么认真,倒是让他久久不曾有过波动的心神颤栗起来。

“何况……娘亲对团团说过,她最喜欢团团依赖她了。”团团有点不好意思又倔强的说道。

这句话一下又暴露了他的孩子气。

野人一抬头就看到孩子明媚璀璨的双眼,剔透得透出无尽的希望,那是一种无论如何都无法被打破的希望和信任。

这种眼神能给人无尽的力量,让人不由的去相信他说的话,既然他说出来了就一定能够实现。

哪怕野人对混乱战场的情况很了解,觉得孩子说的话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终还是没忍心去打击他。

“在你爹娘来接你之前,跟着我吧。”

“嗯?”团团一怔,随即道:“我还要找个人。”

野人没说话。

团团却觉得他应该还在听自己说话,挥手间幻化出天天的模样,“叔叔看到过她吗?”

“什么叔叔。”野人翻起身,“以我的年纪,做你爷爷也够了。”

团团乖而有礼的唤道:“那爷爷姓什么?”

之前似有走神的野人愣了下,沉默了半响,“叫爷爷就行了。”

要是混乱战场中其他稍微有点甚至的人听到野人这么说,估计个个都毫不犹豫的喊了,能跟这位沾上关系,对他们来说代表的不止是权位还有在混乱战场里的安全。

可是团团立即严肃了脸庞,一本正经的摇头:“不行,团团只喊一个人叫爷爷,那就是爹爹的爹爹。像夏侯爷爷,南宫姥爷,南宫爷爷,都要带姓的。”

正因为团团这认真的个性,可让夏侯乖乖那群人嫉妒死了某个从未出来过的人。

野人再次哑然,随即放开了什么,淡淡道:“那就叫真爷爷吧。”

团团差点就叫了,反应过来什么,鼓着脸庞看野人。真爷爷?还假爷爷呢。

看到小孩生动的模样,野人笑了出声,这回是真的愉悦的笑,“宋爷爷可好?”

明明面庞都被胡子挡住了,可是轻柔微笑说话的野人,有一瞬让团团觉得好俊,就是那种很舒服,用书上学来的词来说,就是温文尔雅吧?

团团迷惑的想:可是打扮模样一点都温文尔雅啊?随即也抿嘴笑起来,“好巧,团团也姓宋。”

“嗯?”野人眼睛一睁。

团团笑道:“团团是小名,团团大名是宋子曌。”

“宋子曌……宋子曌,确是巧了。”也许是真的很巧,野人越看团团越觉得顺眼起来。这眉眼……如果他孩子也能长到这个岁数,该也是这般好看吧。

“宋爷爷,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刚刚说要找人?”

“嗯。”

“不是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莽夫吗?以你实力行走在这片地域里找人,不是自寻死路?”

“爹爹还说过,这世上还有一些事是明知不可为却不得不为的,要是遇到这种事,只要有一线生机也要去做,务必问心无愧,但求不悔。”小孩一本正经的说着,随即又笑得可爱天真,“而且团团也不弱,一般危险还是能对付的!”

野人没有说话,已经闭上了眼睛。

团团刚刚动了下,就听到野人说:“乖乖呆在这里,爷爷休息会,就陪你去找人。”

团团眨了眨眼睛,默默的从乾坤灵器里取出外伤的膏药,小声的靠近野人,给他露在外面的手臂擦药。

野人在他靠近的时候微微僵硬了下,然后慢慢放松,哪怕孩子解他的上衣铠甲,也没有动弹。

……

“也许她并不在这里。”

整两个月的时间,野人和团团都耗在这片区域中找人。无论如何都没有找到天天的身影,野人对团团说出这句话。

两个月的时间和团团相处,说话多了的野人,说话已经流畅了许多,连声音也没以前那么沙哑,难得好听的清越嗓音,和他的模样打扮很矛盾。

团团闻言没有说话。

野人再次道:“以你说的那种情况,可能她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

团团双眼亮了下,对野人点点头。

他不是个钻牛角尖的孩子,相信天天落在了别处,也比相信她可能遭遇了不测要好。

原本还酝酿好了安慰孩子话语的野人见孩子这么坦然的接受,内心有点遗憾起来。

他是真的把团团当自己的血脉来看待了。

这段日子的相处让他越发喜欢这个孩子,觉得很投缘。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对方讨喜,又可以圆他内心的一个念想。

“我的伤势已经恢复,可以带你出去。”野人道。

团团明白他的意思,听野人和他说过,这里是混乱战场的一个禁地,每次野人疯病发了,都会跑到这里面来发泄。想要出入这个地方必须要有数一数二的实力才行。虽然野人并没有说得太明白,可是团团还是懂了,野人的实力一定很强——因为他就没有找到所谓的禁地出口。

当魔神一样的野人,身边跟着个粉雕玉琢似仙童般的孩子一起破开禁地,出现在外面的土地时,让外面守着的人都惊呆了。

“魔主?”一个穿着黑袍,长相还算白净的男人呆呆的喊道。

这样的组合实在是太刺激人的眼球了,差点以为出现了幻觉,直到野人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视过来。

白净的男人立即跪在地上,胆战心惊的求饶。

团团疑惑的看着野人,随即眼里又闪烁点明了。

嗯……娘亲和爹爹他们也是这样的,在自己和别人的面前总会有点不同。像娘亲,那爱抱人的习惯,和灿烂的笑容,从来都不会随便在外人的面前展露。

团团觉得宋爷爷大概也是这个情况,要在别人面前表现出威严。

另外同穿黑袍的人是个女子,不过面部皮肤长着古怪的鳞片,回神后也没有再多看团团一眼,对野人道:“魔主神机妙算!最近战场的局势因突然出现的两人混乱,已经波及到魔主的地盘。”

一般野人进去禁地后,一呆最少也是一年,从未有过几个月就出来的情况。

之前他们还为此心急担忧,谁知道野人竟然出来了。

野人并未回应他们,那两人也像是对此见怪不怪了。

然后,野人转头对团团伸出手,“我牵你走。”

这清越悦耳的嗓音,这淡然平和的语气……

脸长鳞片的女人和地上趴着的男人,就此石化。

这声音是从魔主的嘴里发出来的吧?魔主说话了?哦,原来魔主会说话……呸!不对!

两人呆若木鸡。

满脑子都是‘这不是我们的魔主!不,这是魔主!不,这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魔主’无限的循环着。

团团感觉到他们内心情绪的剧烈波动,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激动。

对于野人说的话,团团应道:“团团可以自己走。”

脸长鳞片的女人耳朵抖了抖,不由自主又去瞅瞅团团可爱无敌的脸庞。

被忤逆了野人没有做出两人预想的凶残行为,而是耐心的解释道:“快。”

团团理解到是说被他牵着走会比较快,就没有再拒绝了。

他伸出手,抓住野人的手。

大手抱小手。

野人的手掌一颤,再去看团团的脸庞,无声叹了一口气,那眉眼不易察觉的柔和了点。

当他们赶往自己势力地盘的时候,远在别处的灵鸠身躯一颤,紧紧握住宋雪衣的手,“小团子!不会错的!”

------题外话------

~\(≧▽≦)/~亲爱的们,快把你们的票子丢来炖汤了哦!水水喝了大补汤就会更有力量更新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