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端倪 - 不灭元神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不灭元神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四十四章 端倪

“劲从血府生,气冲阴交分盲俞,力分双门出,意贯中府曲连变……”

这已经是陆洪山大寿后的第四天,朝阳甚至还没能越过三不居的高墙。按照战诀的运转法门,成功激发血气的陆不弃,已经站在后院准备尝试他第一次施展“天罗斩”。

陆不弃并没有用刀,身子站在那,空手而立,不动如山。在他正面,却是紫衣飘然,仿佛都不换衣服的陆泰。

时隔数日,陆泰早已经恢复了他那冷傲之姿,不过从他看向陆不弃的眸子可以看出,那是十足的喜爱。

“喝哈!”陆不弃骤然剑眉一横,原本毫无能量涌动的身子突然爆发出了蓬勃的血气,血气最浓之处却是那化为掌刀的双手。

血气一荡,陆不弃人已经冲了出去,四丈距离只是两个纵步的事,而且疾若猎豹,双掌化作十数道刀型血影,交织成一片入目清晰的刀网。

当然,这刀网不是玄通强者可以发出的那种宛若实质的刃气,可是却一样给人一种可以将人切割成碎片的感觉。

“好!”陆泰眼睛骤亮,身子轻点,人随着陆不弃的冲击而微微后飘,双掌闪着淡淡的银芒,接连轻拍,在他身前布下一了一层淡薄如蝉翼的气墙。

一阵轻微的撕拉声响起,就仿佛利刃划过纸片,血气和银芒交织,瞬间形成一片破碎的龟裂图。

图像瞬间模糊,血色银芒通通消散,陆不弃的冲势受阻,而陆泰却是表情大为惊叹地飘退一丈,欲言又止,因为他看到陆不弃重新闭目,明白陆不弃是有所感悟。

是的,陆不弃一次就施展出了完整的天罗斩,让他有种很饱满的成功感,而这种成功感正支持着他迅速分析着热血战技跟肌体普通招式的区别所在。

“五禽仿生拳的一招一式,前世地球上的武术,主要体现在肌体的协调和合作上,对于能量的控制跟战技相比,却是云泥之别。”

“这热血战技,通过特殊的爆发血劲的窍门,同时能掠夺沿途窍穴颤动的物理能量,并借助其能量让血劲的爆发速度加快将近两倍……热血战技果然强大,难怪王成周当时会那么爽快放过我,也难怪那陆风以热血三重的实力发动热血战技,竟然能当下我九成之力的一击……”

“在热血战技的作用下,虽然力量上来说,并没有增加多少,可是同样大的力量,速度不一样,其产生的杀伤力也不一样。这个道理很简单的,十吨重的开车以五十码的速度撞击,破坏力要比百码的速度少许多许多。”

“以往虽然我能够运用上勇力、髓劲和血气融合入招式,可也只是让招式增加了基础力量的能力,并不能形成一种高速度能量爆发的锁定感,也没有能量爆发的伤害叠加。”

“其关键……就在于血气的元转,这个发力要配合肌体的连动,从而达到一种体意融合的境界,这其实跟暗劲有一定共通之力……”

“如果我能掌握暗劲……”

陆不弃突然脑中一亮:“以暗劲的运转方式,去运转血气辅佐招式……那么……不是,明劲其实也可以!”

陆不弃笑了,然后他再次出手了,这一次他没有施展“天罗斩”,而是虎吼一声,简单地一爪轰向陆泰面门。

原本饶有兴趣看着陆不弃的陆泰骤然警觉,嘴角轻撇间,只运上了刚才的五分玄气,右拳迎上了陆不弃的单爪。

可是这一次,陆不弃跟平时不一样的是,他的五指在劲道喷吐时,透着宛若要破体而出的血气。

噼啪作响,陆泰惊喝了一声,左掌条件反射地拍打而出,运用上了对付陆不弃“天罗斩”的玄气强度。

“哈哈……”陆不弃兴奋地大笑着,同时右爪一压,左掌震荡了一小圈血气,宛若臃肿了一圈一样轮向陆泰的左掌。

砰然间,血气震散,叔侄二人在巨大的力量反震力下,旋身分开。

陆泰看了眼右手背,三条清晰的白痕触目惊心,虽然没有出血,但是有一层薄薄的皮层已经脱落。

这,俨然已经是轻微受伤的表现了!陆泰脸色陡然大变,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陆不弃。

热血境的武者,而且还只是热血三重的武者,竟然能够伤到气引九重的玄修者,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也许有人会说着是因为陆泰对陆不弃没有戒心,同时因为他大意。可是不然,要知道这武者在修出玄通,领悟运用玄气之力的,第一次引动天地之气时,就会淬炼肌体,将原本武者就十足强大的肌体强度再次提升。辅佐于一些药物和特殊功法,有些武者突破到玄修者,体魄甚至加强了三倍左右。

陆泰领悟玄通时,有他第二任师父柳伯于的大力支持,体魄强度提高了一倍多左右,可以说只要稍微运用上点玄气,热血九重的武者不用上好的武器,五万斤的肉体之力,对于他来说无疑都是毛毛雨。

可以说,玄修者的肌体能力已经不能算是普通人了,肤如铁石那简直就是最基础的特质。

气引境的玄修者,跟热血九重的武者虽然是一线之隔,可是一天天上一个地下,中间有着一条无法跨越的沟壑,那种质的差距,可不是单靠量就能弥补的。

可是现在,陆不弃却是曲抓,划破了陆泰那有几分玄气保护的右手,如何不让陆泰震惊?

“你竟然伤了我!”陆泰自然不是愤怒,短短的几日时间,他却已经把陆不弃当成己出,陆不弃强大,他十足的高兴。

“抱歉,九叔……”陆不弃挠了挠头,对于刚才那普通一拳一爪的威力,陆不弃也很满意。

“道什么歉,不过是最皮毛的擦痕!”陆泰一甩手,他又不是要计较受伤的事:“你刚是如何做到的?你那一爪是热血战技么?你不是说你以前没有学过其他的热血战技么?”

陆不弃轻捏鼻尖:“是没学过啊,刚才那根本不是什么热血战技,而是……我自己这些年炼体所掌握的一种新的力量运行方式。”

“新的力量运行方式?莫不就是你早几日给我演练过的五禽仿生拳?”陆泰也是个武痴,为此他甚至许下了终身不娶的誓言,这让陆洪山很是恼火。

陆不弃笑应:“嗯,有点关系,应该说事修炼五禽仿生拳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掌握我这种运转力量的方式,我将之称为整劲和明劲两种。以前勇力和髓劲我也都如此运用过,只不过那个时候只是简单的合作……”

“还有两种?这难道才是你在骨鸣八重的时候就能击败陆彰的真正原因?”陆泰眼睛越来越亮,他越发感觉到,他这个侄子恐怕不是什么百年难遇的修武奇才,而是……万年难遇的!

“嗯,整劲是基础,明劲是更成熟的整劲运用。”陆不弃他能感觉到,相比明劲的运用方式,那“天罗斩”的血气运转法门在掠夺窍穴能量上弱了许多。他简单地介绍了下:“而刚才,我尝试将血劲,用明劲的运行方式运转全身,经过了估计有一百一十个左右的窍穴,才最后爆发力量,似乎破坏力强了不少的样子……”

陆泰嘴角**了下,眼睛跟见鬼了一样瞪大:“一百一十个窍穴?那天罗斩才总的经过六十七个窍穴……”

陆不弃轻捏鼻尖:“呃……好像是的……”

这个回答,无疑就表明一个问题,在明劲的支持下,陆不弃举手投足间,就拥有超过一般热血战技的杀伤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