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绯云螭姐妹 - 不灭元神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不灭元神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三十七章 绯云螭姐妹

当陆不弃回到四重瀑附近时,绯云螭却似乎刚刚追击完凌立回来。

带着内心的几分疑惑,陆不弃飞了过去:“不悔……”

可陆不弃后面的话却是说不下去了,在眼前粉光闪烁之际,绯云螭化为了人形,却不是龙不悔。

“不离!怎么是你?”陆不弃完全呆滞了。

“不弃……”那修长的身形落在四重瀑旁边,却正是专属的红配绿。龙不离犹如一支凝露的玫瑰一样站在那,眼角挂着晶莹的泪珠。

在陆不弃的身子也落了下来的时候,龙不离飞扑了过来,一把抱住陆不弃,却是嚎啕大哭:“呜呜……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死了……”

陆不弃虽然脑海中满是问号,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紧紧抱住怀中这个女人。

在陆不弃的心目中,龙不离本该是个坚强大气,就算是天塌下来,脸上恐怕都永远挂着无所谓的笑的女人。陆不弃真的不知道有一天,她会哭成这样,泪眼摩挲,楚楚动人。

龙不离终归不是那种十足脆弱的女人,拥抱着真是的陆不弃已经让她仿佛得到了整片天地,她很快从这种激动中走了出来。

当从陆不弃的怀中站直,龙不悔很是潇洒地抹去了眼角的泪水,破涕一笑:“两年了……你变傻了!”

陆不弃傻笑:“真的没想到,你真的也是绯云螭,你和不悔是亲姐妹。”

“只不过不是孪生姐妹罢了,其实你早有想到过,所以才不问我以前的任何事,只是选择任何事的相信我,是不是?”龙不离明媚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陆不弃。

“有想过,却没有细想!”陆不弃轻轻一笑:“因为我知道,不管你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妖魔鬼怪,你都不可能会害我!”

“你不问,我也不好意思说!”龙不离轻拨刘海:“因为接近你,实在是有预谋,而跟你相处那么久,知道你最不喜欢的是虚伪不真诚的人,所以这事也让我一直不敢随意面对……”

“我能理解你最初的欺骗!”回想起跟龙不离的相识相知,陆不弃心头更加明朗:“不悔呢?她是不是真的已经……”

“没有!”龙不离摇了摇头:“她没有被杀,而是被囚禁了起来!”

陆不弃心头大振:“真的么?在哪?”

“不知道!”龙不离再次摇了摇头:“你可以感应下不悔的兽魂血影啊,应该还是灵动的!”

陆不弃心头大亮:“我……我还以为那兽魂血影永远都是灵动的呢……”

“不是的,如果不悔妹妹身死的话,那兽魂血影就会变成灰色,只能在你的灵魂上留下一点点抹之不去的痕迹罢了。”龙不离说话间,口中飞出一道血色螭影,射入了陆不弃的眉心中。

陆不弃的精神打了个冷战,识力变得更加强大了一分:“不离,你这是作何?”

“对不起!”龙不离应道:“未经允许就将我的兽魂血影也交给了你……我只是希望我死后,也能在你心里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

陆不弃苦笑:“不要轻易言死,就算没有兽魂血影,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恐怕下辈子都会忘不了。对了,我们是否能通过这兽魂血影,找到不悔的下落?”

龙不离点了点头:“理论上是可以的,有些阵法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但是我们显然不懂得!”

陆不弃精神再振:“我们不会,可以找会的人!”

“没错,现在你回来了,而且实力大进,我们完全有可能能救出不悔。”龙不离眼中也升起了希望,要知道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脑海中基本上没有了这个词语。

“不管有多艰险,我都一定要救出不悔!”陆不弃脑海中浮起他身死的那一刻,不悔义无反顾地选择跟他死在一块的情形。

“恩,我相信你!在不悔渡雷劫之后,我碰到你的那一天,我就相信你,相信你跟死鬼师父一样,是个值得托付的人!”

回想到龙不离被黑颚鬼虎追,窜到他休息的树上,跟他撞到了一起,差点没来个贴面礼,陆不弃忍不住笑了:“你那个时候恐怕也是在试探我吧?”

“当然,不悔妹妹心思单纯,你在她虚弱的时候没有杀她,她就在我面前一个劲的说你好。”龙不离狡黠一笑:“可我见的人多了,说不定你是因为胆小而没有杀她呢,我自然要看看,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陆不弃轻笑:“难怪你常骂我胆小鬼呢,可要是我真是个什么小人,或者见财色而起意,你恐怕会吃了我吧?”

龙不离重重点头:“会的,用师父的遗言来说,我们姐妹要想复仇,的确需要借助人类的力量,要再找一个优秀的人类做主人。而如果你不是我们姐妹要找的人,那么我自然不会放过一个知道我妹妹渡过雷劫的人。”

“你真的有个那么神奇的师父?”陆不弃扬眉问道。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那些藏宝图我能画出来啊?”龙不离重重点头,眼中满是感恩的色彩:“师父教了我许多东西,让我成为一个都快忘记自己的玄兽,以为自己真的是人的玄兽。他还给我留下了影响我和妹妹一生命运的东西,你或许会不相信,其实在大洪山找上你这件事上,师父也画了一张藏宝图。”

对于这个已经逝去的高人,陆不弃却是由衷钦服,重重点头:“我相信!”

龙不离追忆道:“其实想来,真的要感谢你。那个时候,我要去找只是短暂开花的七色七香花,所以没时间照顾不悔。要是换了其他的人,真的会趁不悔之危,杀了她……”

陆不弃也是颇为感慨:“我也很欣慰,我那个时候没有把不悔当成财富来看待!一念之差,恐怕就是生死两途。对了,我听你刚说到,你和不悔有仇要报?”

“血海深仇!”龙不离应道:“三十年前,我爹娘,在罹难山被一群元修者围杀……”

陆不弃恍然:“参与者中,有云泽派的人?所以,你才不希望我入云泽派?”

“是的,云泽派前任掌门也是其中之一,只可惜,那人已经死了!”龙不离恨恨地应道:“但是我知道,还有些人一定还活着!”

“你都知道是哪些人么?”

龙不离摇头:“虽然我亲眼目睹了那一切,可我却认不全哪些人,但我一定能查出来的。”

“身为你们姐妹选的人,我想我是有责任帮你们达成这个心愿的。”陆不弃直视着龙不离。

“谢谢!”龙不离眼角泛起几分笑意:“现在,我已经看到了希望……师父的梦真的没有做错过……有机会,我带你去看看他!”

“你说了好几次了!”陆不弃撇了撇嘴:“对了,你的实力不会一直就有这么强吧?”

龙不离摇了摇头:“要是我一直有这么强,陆云就不会死了……其实在去丹皇炼丹室的时候,我的实力也不过就是五阶玄兽的样子。”

“那你现在……”陆不弃诧异道:“我看你至少有跟一个心动境的元修者一战的实力了。”

“我不是离开了一段时间么?”龙不离微微一笑:“那是因为我从丹皇洞府找到了龙之血瓶!”

“龙之血瓶?”

“那是一个装过真正龙血的瓶子,瓶壁上的血渍,全部弄下来,通过秘法恢复,大约能有两滴龙血的样子。”龙不离应道:“师父之所以会绘制出丹皇洞府,可不是为了五行法心丹,而是因为我和我妹妹需要龙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