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浪花淘尽 - 不灭元神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不灭元神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三十二章 浪花淘尽

云里眸光一闪:“传说中丹皇池中鳞掌握了九转回天丹的炼制方法,而你传承了他的炼丹术,照理你应该会炼制啊。”

陆不弃点头道:“我拥有配方,也的确能够炼制,但是材料稀缺……”

“要材料……你找我啊!”云里眼中闪闪发亮:“如果你能答应炼制成功的九转回天丹给我一半,材料我全包!”

这副商人的嘴脸,陆不弃并不陌生,他在何京州脸上可是经常有看到,陆不弃轻笑:“我乐意跟你这个大商人合作,但我不会所有的材料都需要你帮忙搜寻……”

“看这个意思,我的价要得多了点?”云里淡笑:“那这样……即便你炼制九转回天丹所有的材料都是我包,我也只要三成产量,这个条件怎么样?”

“你这让步还真不小!”陆不弃由衷地笑道:“成交,只不过这种神品的丹药炼制我无法保证成功和产量。”

云里无所谓地摇了摇头:“我相信你的人品!”

陆不弃轻轻一笑间,将当初给过何京州看过的清单递给了云里。

云里接过清单,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些……我的乖乖,这些东西都是奇珍万宝录上有名的了,可都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也难怪能炼制出九转回天丹这样的神丹呢。”

陆不弃摊了摊手:“好几年了,我也就弄到了其中的两件,十阶玄珠和七面鬼芝,至于其他的,在故云隐市出现过三生花和六合薯,只可惜我错过了。”

云里应道:“三生花是我师父着人拍走了,不过却被日咫寺的普日大师给要去了,回头我去问一声,如果普日大师能够割爱的话,我再拿回来。而攀天果和地脉灵藤,我师父那好像是都有……”

陆不弃眼睛大亮:“这么巧?”

“我也不是很确定……师父传我奇珍万宝录的时候,好像有提到过,回头我给问问。|不过八尾茯苓,我却真切知道,就在我这佰草集有一株存货,今天我可以带你先拿到!”

“太好了!”陆不弃欣喜道:“这些东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能多得一件事一件。”

云里也是重重点头:“至于其他的……九叶血参、六合薯、五毒兽魔胆、四方灵引草这些,给我两三年的功夫,必然给你找全来。”

陆不弃心花怒放,却又有些狐疑:“你确定?这些材料,即便是丹皇,当初也是耗费额毕生之力也没能完全凑齐而行险开炉的,最终只炼出八转返照丹。”

“这些材料的确很难弄到,何况那个时候,修行界商业绝对没有这么发达,丹皇耗费毕生之力都没能弄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云里笑道:“可如今不一样了,专业的商业组织的数量是千年前的数十倍之多,修行界的交易体系已经完全成型,各商盟组织互通有无,除非是绝种的东西,否则必然能找到的。我这么解释,不知道你以为如何?”

陆不弃自然是能够理解,他的前世见证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变化更是堪称日新月异。在他活着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要在全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找寻任何一件存在的事物的速度,比三百年前快上一万倍不止,这就是时代变迁的力量,适用于任何一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或者说洞天……

当下微微一笑:“那我可就期待着你的好消息了!”

云里回报于一笑:“到时候,我可也会期待你的好消息的,要知道,这个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有无数人愿意用一切换一枚九转回天丹!”

陆不弃点头:“有的时候,我也愿意用一切换一枚,而换不到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无论多有成就,多有财富,你依然贫穷!”

“是啊,我师父就说过,他宁愿当一个富裕的乞丐,也不愿意当一个贫穷的财神!”

云里师父的话,听起来很矛盾,可是细细一思量,却还真是那么个味。

很快,陆不弃等人,跟着云里,在一个叫佰草集,专门买卖炼制丹药、毒药、迷魂药甚至春yao的交易所,取到了八尾茯苓。

说好云里负责九转回天丹其余所需的材料,陆不弃自然不需要花费丹药购置,不过陆不弃却是发现,云里也没付钱。当然,陆不弃相信,这中间,必有缘由,世间没有白搭的买卖。

而接下来的日子里,陆不弃等人就一直呆在乾隆隐市中。

通过直接洽谈,参加拍卖会等等方式,陆不弃和龙不离将他们在魔境收获的许多多余的魔晶,还有再次整理以往击杀敌人所得的战利品,将暂且用不上的一些东西都变换成了丹药。这些丹药,大部分是“二阶货币”百草丹和凝血丹。小部分是“三阶货币”木精丹和玄血丹。

至此,龙门的丹药储备,如果用“一阶货币”谷元丹来衡量,已经超过额五千万瓶,这基本上是一个中型门派的丹药储备。这个熟练的丹药储备,几乎是入魔界之前陆不弃所具有的三十倍,可见入魔境,是一件多么高收入的行为。

不过,入魔境的危险系数却也无疑是非常大的……

陆不弃也发现,云濡和苏诗沫也将不少魔晶兑换成了丹药,而且兑换量比陆不弃他们无疑要大很多。

除了储备丹药,趁在乾隆隐市这么一个几乎无所不有的交易场所,陆不弃自然也没有放弃大好的采购机会,各种疗伤解毒类的药物,各阶优良的法器和法宝,各种或是常见或是稀缺的典籍秘法,林林种种,不外乎是为了门派的发展做基础积累。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乾隆隐市,于一次拍卖会上,烈焚发现了对它彻底修复淼罗水狱有用的五行灵物深海冰晶,还有几颗蓝冰法灵。陆不弃自然是不惜血本拍下来,只可惜量极少,如果全部用丹药来买这玩意,陆不弃就是倾家荡产,也不够烈焚来解封淼罗水狱的。

这就跟当初修复鑫罗雷狱一样,如果那些紫雷法灵,还有雷母精和紫雷岩心都是要钱的,陆不弃早就一穷二白了。

因此,陆不弃也明白,要想真正修复淼罗水狱,达到解封森罗木狱的目的,恐怕还得指望能找到一处能批量出产先天灵物之处,否则就以烈焚这大胃口,再会挣钱的人都要被它吃穷。

在这段时间中,云里偶尔会出来,跟陆不弃喝个小酒,聊聊这些年的过往。

陆不弃也才知道,原来在他于阳泽郡击杀柴铭和红昙郡主后,王臣依然遭受了怀疑,命运随时又被扼杀的危险。居安思危的王臣,在云里的帮助下,果断地放弃了阳泽郡那个破地方,举族东迁,在经过长达三年的时间后,直接迁到了大凉国。

而且在云里的暗助之下,加上王臣自身的努力,现在也是修出了玄通,虽然依然还只是气引境,但是在简一槌和王安国的辅佐下,却也让刚刚迁徙过去不久的王家,接替单于家,成为了坐镇大凉国西凉州关平郡的一大世家。

陆不弃当初跟王臣也算是脾气对得上,有些交情,知道他有如今不错的成就和稳定的生活,也着实为他感到高兴。

可不过想到当初云泽国那些独领**的青年才俊,如今能很好地走下去,又些苗头的也就剩下这么几个,陆不弃却也不由唏嘘。

时间,就像是淘沙的浪,无尽连绵的冲刷下,留下来的就只剩下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