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惒儿的心愿 - 不灭元神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不灭元神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四十四章 惒儿的心愿

陆不弃恍然:“所以,这狂神噬丹之法,你现在才教我,也是因为我凝结出了爽灵地丹?”

“我也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就能凝结成爽灵地丹,其实如果在你凝结爽灵地丹之前,任穆尊的银丹能量已经被你消耗干净的话,那我也不打算教你这种狂神噬丹的能力了。”

“为什么啊?”陆不弃再次错愕。

烈焚应道:“因为即便你凝结出了胎光天丹,我也不建议你用狂神噬丹的能量去强行吞噬任穆尊的金丹。吞噬金丹比吞噬银丹和铅丹要难得多,而且不可控因素也大得多。即便是狂神,他一生中都很少运用这种方式去吸收金丹。相比血精和元气,神识要重要和敏感得多。最好,还是缓慢吸收能量,将之当成一种备用资源使用便是。”

陆不弃恍然点头:“我明白了,烈焚前辈,你就放心吧,我就算是学会了狂神噬丹,我也不会随便乱用的……可是,巧儿丫头她……”

这说着说着,陆不弃不由又分心了,有此也可见他是多么的担心王双巧。

“不要那么担心,我不是说过么,你跟狂神很相似!”烈焚说道:“你要相信,就算你的那个爱人丫头要经历最后一次物竞天择,她也一定会逢凶化吉,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等待与你再次见面。”

“真的么?”陆不弃眼中不由闪着希望的光芒。

“当然!”烈焚打气道:“只要你能成功把任穆尊的银丹吸收完全,然后在血月之夜找到厉天。那时的你,至少具备在厉天的看护下还可能靠近九阴玉女丹体的实力……只要你能靠近她,我就有八成的把握将她给你带走!”

陆不弃心头一亮:“对啊,我的目的并非就非要击杀李天不可……就算我不是厉天的对手,可只要我能牵制住他,烈焚前辈你就有机会了!”

烈焚应道:“不过我说的八成把握,可是我得到九阴祖神木,淼罗水狱彻底修复,然后这段时间别像这几天那样耗费我的灵识之能。”

想通了的陆不弃,精神大振:“你就放心吧,我明白要怎么做了!”

而后,烈焚自然是仔细地将狂神噬丹的能力教给了陆不弃。

这狂神噬丹,延续了狂神诀那种借他之力,补充己身的霸道能力,以强势狂霸的夺取之法,将其他丹修者被凝练过的金银铅三丹的力量吸彻底吞噬转换为自己的修为能量。

在烈焚提醒不要操之过急的情况下,陆不弃初步尝试着使用狂神噬丹的能力,发现任穆尊的银丹能量释放和被吸收的速度增强的数十倍,而且这次能量释放不再会给陆不弃爽灵地丹有什么胀满不舒服的感觉,而且是一点点的充实的味道,让陆不弃发现自己的爽灵地丹越发的饱满和凝实。

“很好,至少你这第一次吸收,没出什么纰漏!”烈焚赞许道:“看来你还真的很适合修炼狂神诀,以这种状态下去,你完全可以达到三成的情况。”

当然,即便是将狂神诀提升到第二阶,拥有了狂神噬丹的能力,吞噬吸收任穆尊的银丹,也非一蹴而就之事。

陆不弃估摸算了下,他少说也要两个月的闭关时间,才有可能彻底把这银丹给吸收掉。

在预期时间之内,陆不弃自然也不急,如今的修为进度已经远超过他最初承受压力的时候的预期了。

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陆不弃就从幽精人丹境直接晋升到了爽灵地丹境,这种进境速度绝对是空前的。

在陆不弃冒险进入这个水行魔境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过,他竟然会在此用这样的方式突破到了爽灵地丹境。

陆不弃这第一次静心潜修就花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的时间,让他的修为从三天前的爽灵地丹一重境,进入了二重境。照这种速度下去,在任穆尊的银丹消失的时候,陆不弃的确有可能达到六重境。

这日,陆不弃从闭关的小楼出来,却惊异地发现,惒儿公主正拖着下巴,呆呆地坐在小楼钱的花圃上。

见到陆不弃,惒儿公主眼睛大亮,一扫之前百无聊奈的样子,兴奋招呼道:“神使大人,你总算出来了!”

陆不弃有些诧异:“惒儿公主,你在等我么?”

“是啊,我听娘亲说,你过了神祭就要走了,我就想过来跟你说说话的!”惒儿公主应道:“娘亲说你在静修,让我不能打扰你,我就在这等你啊,这样你一出来,我就能第一时间看到你了。”

“你在这等了好久?”陆不弃剑眉轻扬。

“两三天了吧,反正我困了就在这里打了个盹……”惒儿公主笑道。

可是惒儿公主的这份无邪,却是让陆不弃心头大为感动:“你这样等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么?”

“我想要在你离开之前跟你多呆一下,这难道不要紧么?”惒儿公主眨巴着眼睛,反问着。

陆不弃轻笑:“这……你可以着人跟我说一下,我肯定会过去陪陪你的!”

“我才不那样呢,娘亲教了我,任何事情只有亲口说才是最有诚意的。”惒儿公主笑道:“既然是我希望多跟你呆一下,也应该是我来找你嘛,哪有让你来找我之理?”

如果换了是人类社会中的公主,想要见谁,多数都会是着人去知会一声,这叫召见。可是惒儿公主的观念之中,却是要对人诚意礼貌。陆不弃不由有些感慨,为什么同样文明基础下发展起来的文明,所缔造的公主素质却是截然不同?

“那看来,你还是有什么事想亲口对我说了!”陆不弃轻笑着看着惒儿公主。

“你怎么知道?”惒儿公主显得很诧异,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虽然她因为难为情极力掩饰她来找陆不弃是有目的性的,但是她的话语间却也透出了这个信息。

“你的脸就像张白纸,什么都写在上面呢!”陆不弃轻笑,这惒儿公主实在单纯,单纯得让人都不忍心伤害她:“说吧,什么事?

“那我可就说了……”惒儿公主深吸了口气:“神使大人,您之前不是说愿意呆我去神人族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玩一下么,如果我娘亲她同意的话。而我去问过娘亲了,她说她没有意见,就看你了……”

后面的话,惒儿公主是以极快的语速,宛若连珠炮一般迅速说完的。完事了双手捧心口,满是希冀地看着陆不弃。

“她答应了?”陆不弃很是错愕,这艾尔玛不可能估摸不到人类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的危险和残酷。就算是再相信他,也不至于这么轻易就让还小的惒儿公主出去冒险啊。

惒儿公主点头道:“娘说,雏鹰终要展翅,她也希望我能代她好好看看外面更绚烂多姿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陆不弃心头不由恍然,看来艾尔玛口上虽然不说,但是对于不能离开鳕人国,不能离开生命之树,在无形中已经丧失自由的生命,在她的心中,恐怕至始至终都一些遗憾。

可是陆不弃却没有满口答应下来:“这次不行!”

“啊,为什么啊?”惒儿公主眼神黯然了下来:“神使大人,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陆不弃轻笑:“惒儿公主,既然我我曾答应过带你去神人族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玩,我就不会食言。只不过这段时间,神人族的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并不稳定,时时充满了危险,而我又有许多事要做,无法很好地保护你……”

惒儿公主表情依然哀怨:“我会很听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