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 不灭元神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不灭元神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七十三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是陆不弃到荼神洞天,第一次吹奏笛子。

原本陆不弃是为了吸引火烈角魔,可是吹着吹着,陆不弃脑海中不由浮现起许多人的样子。

不知不觉中,陆不弃自己陷入了思乡的情绪之中。

龙不离、龙不悔、云琴……陆、陆……每一个熟悉的面容闪现,陆不弃就沦陷越深。

笛音呜咽,飘扬婉转,勾人心绪。

不过烈焚的提醒,以及耳边的一声怒喝和一道惨呼声,让陆不弃心头一惊。

笛音戛然,陆不弃目光看过去,却是正好看到雷云雄风血洒长空的情形,而雷云强杰则悲怒地挥动手中锁链斧,朝空中一个身着血袍的光头佬劈砍而去,口中还怒喝着:“木花铁真,我们又不是追杀你的人,向我们动手作何?”

那血袍光头佬身材高大魁梧,身后那如长鞭一样的豹尾,无疑向陆不弃告知了,这就是个勒伯特族人。

“杀人要理由么?碰上我,算你们倒霉!”血袍光头佬冷哼一声,手中那柄板刀随意斜斩,一道血色刀芒呼啸而出,直接将空中的锁链斧连刃光带斧头劈碎,刀芒依然飞射,摧枯拉朽般把躲闪不及的雷云强杰的右臂给斩落。

在雷云强杰痛呼出声之际,陆不弃黑眸一冷,趁着山风呜咽,一道强横的飓风旋斩骤然成型,斩向血袍光头佬。

原本还打算追一刀,将雷云强杰灭了的血袍光头佬惊疑出声之际,黑银色的光芒闪烁,却是及时地掣出了一件巨大的半身板甲,将周身都护住了。

飓风旋斩斩在了那板甲之上,只是震荡期嗡然之声,没能奏功。

“见到我,还敢出手?”血袍光头佬眼中满是杀戮之色,板甲一收,手中那巨大板刀刀锋一转,斩向了陆不弃。

“晶魂上阶!”陆不弃心中一紧,连忙以焱罗天焰瞬闪开,而且为了避免自己落入阵中,陆不弃还只能往上闪烁。

轰隆一声,整个裂缝口都被轰塌了一半,那刀芒的杀伤力之高,让人咋舌。就这么估算一下,这人的实力也绝对比草木牙敏和天炎千帆更强。

狂雷爆元刚刚消褪,短时间内又还不能施展,陆不弃可不认为莲养境两重的实力,能够抵抗这么一个强力的晶魂上阶的强者。

先不管这家伙从哪来,陆不弃现在要做的就是保命。

“身法还不错,我看你能躲几刀!”血袍光头佬眸光一转,怒喝一声,大刀接连多次劈斩,十数道形态不一的刀气,先后呼啸而出,朝陆不弃簇拥而去。

陆不弃接连闪烁出去,却发现,这些刀气竟然如同天炎千帆的剑刃一样,都拥有追踪之力。

而且刀气的速度绝对比焱罗天焰瞬慢不了多少,陆不弃被逼到没有办法,只能动用遁影黑袍的遁影之术。

空中留下一溜残影,却是瞬间被那些强悍的血色刀芒给消灭,在雷云强杰看来,仿佛十数个陆不弃被瞬间击杀。

可是真正的陆不弃,自然是心有余悸地躲过了这一批刀气攻击,人已经在五六十丈开外。

“遁影衣!”血袍光头佬这个时候却不恼怒,反而眼睛大亮,显然是认出了陆不弃身上的宝贝。

这一发现,无疑更是让血袍光头佬十分的兴奋,想到如果他得到遁影衣,他的生存能力将加强许多,他就更铁了心要杀陆不弃。

可是当血袍光头佬再次追杀而出,刀芒铺天盖地,都被陆不弃给一一躲避了开去时,血袍光头佬有些恼火了。

而且从陆不弃的速度来看,血袍光头佬发现,如果对方要逃跑的话,他不一定能追得上。

所以血袍光头佬心头一动,攻击不停,却是高声喝道:“诶珀族的小子,交出遁影衣,我饶你一命。”

陆不弃冷笑道:“坑你爹呢?交出遁影衣,正好让你几刀把我给做了?”

见骗不到陆不弃,还被反骂成儿子,血袍光头佬怒极,手头上的攻击更是加强了一分。

由于不是真正在逃跑,还有其他目的的陆不弃并没有将焱罗天焰瞬的躲避范围运用到极致,一下没把握好,却是挨了一记刀芒。

玄罡护体金光撑了半息光景,终归被刀芒斩破,余劲轰在了陆不弃身上,虽然没能破开遁影黑袍的防御,却还是将陆不弃给劈飞出数十丈,落在了岩层之上,把陆不弃的五脏六腑震得是翻天覆地。

吐了一口苦水,陆不弃却是骤然施展出罗土灵遁,在下一道刀芒悍然将岩层砍出一条深深的沟壑时,陆不弃已经朝火山腹地钻去。

陆不弃可不是仅仅是为了躲避攻击而朝下遁去,他是为了杀这血袍光头佬。

也许有人会诧异,现在的陆不弃,没有了狂雷爆元,怎么杀晶魂上阶的强者?

可是如果有人能看到距离陆不弃三四十丈开外的那一杆红旗时,应该会想起,这里可还有陆不弃布下的一个阵组。

一个能击杀魂阶一品的火烈角魔的阵组,理论上来说,应该能杀死一个晶魂上阶的兽修吧?

陆不弃不肯定,但是他知道,如果血袍光头佬进阵的话,就算不死,一要脱层皮。

而陆不弃这个时候,正是贴着阵法范围的下面朝地底遁走,速度提到了极致。

血袍光头佬似乎没有想到陆不弃的遁地之术如此流畅,似乎没有想到应该怎么对付陆不弃,在空中微微停顿了下。

而当血袍光头佬做好打算,朝下沉落时,他跟陆不弃的最短路线,已经进入了阵法的圆形区域。

可是血袍光头佬一点都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阵组,甚至连入阵了他都不知道。

这就是影幻阵的作用,它会让阵中的环境跟阵外完全融为一体,在能量没有发生改变的情况,一般的人是根本不知道已经入阵了。

不过神识感应突然中断,却是会让血袍光头佬有些诧异,毕竟他刚才可是锁定好了陆不弃的,但是第一时间他还以为是火山这种特殊地形的影响,所以他再次沉落了几分。

也就在这个时候,冰棱崩裂的声音响起,数道绝强的冰峰毫无征兆地在血袍光头佬身上炸裂了开来。

血袍光头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护体斗气被当时就轰破,身上瞬间增添了数十道冰裂的口子,在血水浮现的时候,血袍光头佬连忙掣出他的那件巨型板甲。

巨型板甲撑起的暗银色光盾将血袍光头佬完全护在了中间,任由那些狂霸的冰峰一轮接一轮的崩裂着。

血袍光头佬表情十分凝重,他四下张望着,目力所及,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而想用神识勘探,却也不可得,神识一离体就被gan扰得不知道跑哪去了。

到这个时候,血袍光头佬依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入阵了,因为他根本想不到,这个地方竟然会有这样一个阵组。

想到陆不弃拥有遁影衣这种出名的法宝,血袍光头佬窃以为陆不弃这是在地底用强力的法宝攻击他。

如果是法宝攻击,那么对兽怒斗气的消耗将非常之大。想到这,血袍光头佬脸上不由浮现一股冷笑,心头暗暗琢磨:“看你能支持多久!”

于是乎,血袍光头佬就索性专注供给暗银遮天铠,将一轮轮的寒冰裂给抵挡住。

通过四方天局,感受到这一幕的陆不弃彻底的笑了,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况,毕竟壳壁阵的防御力,恐怕只能挡住这血袍光头佬二十轮左右的攻击就会被毁掉,那样并没有什么其他困阵的阵组,就很难挡住血袍光头佬了。

当然,陆不弃也不认为,这个血袍光头佬就会一直这么挨揍下去,肯定过一会,他会反应过来的。

一旦等血袍光头佬反应过来,这阵组想要困住他,就有些麻烦了。

所以,陆不弃决定再加阵组,反正有扰神阵在,又有完整的阵组困住血袍光头佬,陆不弃也不担心加阵组所形成的能量波动会刺激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