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你不会,我知道 -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 免费注册送38体验金阅读网 -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腹黑狂女:倾城召唤师

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

第32章 你不会,我知道

“你来做什么?”诸葛明月没好气的问道。

门外的人叫袁德旭,是诸葛家主母的娘家人,一直为诸葛家的主母袁淑慧鞍前马后。他一看到来开门的人,愣了愣,若不是诸葛明月的声音如常,他还真没马上认出来眼前明艳的少女就是诸葛明月。

“主母仁厚,叫我给你送家用来!”袁德厚捏着手里的钱袋,满眼的不屑。心中还是有些疑惑,那两个下人呢?不是应该他们出来拿钱么?往常这个诸葛明月都是不敢出来见他的。总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今天怎么好像有些不一样。

诸葛明月看着眼前袁德厚眼中的鄙视,心中不爽,一大早被吵醒,还被人摆脸色。

“不需要,滚吧。”诸葛明月说完,砰的一声用力的关上了门。诸葛明月打着呵欠,准备再去睡会。最恨早上睡觉被人吵醒,真想把那人打个半死。

被关在门外的袁德厚彻底愣住,不可思议的看着紧闭的大门。刚才那人,确实是诸葛家的耻辱,确实是主母的眼中钉,诸葛明月吧?确实是的啊。她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关门,还敢叫自己滚?!怎么可能?

袁德厚回过神来后,伸手拼命的敲门,敲了几下,又换踢的,拼命用脚踢着大门。

诸葛明月正往回走,又听到门被敲的震山响,转身怒气冲冲的开了门,冲袁德厚骂道:“叫你滚听不懂是不是?想挨打?”

“你,你说什么?你敢打我?”袁德厚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怒气冲冲的诸葛明月,口不择言的骂道,“你个小杂种,你有本事再说一次!”仗着诸葛家主母的权势,袁德厚根本没有把一个放逐到苍枫城的私生女看在眼里。而且这么多年来,诸葛家的家主对她不闻不问,她在家族中没有任何的依靠,这样的私生女,有什么好畏惧的?

但是话刚说完,啪啪两声清脆的响起。袁德厚捂着自己的脸,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正甩着手的诸葛明月,她真打?这个小杂种还真的动手打他了!

“好痛,你的脸皮可真厚。我的手都痛了。”诸葛明月甩着自己的手,一脸厌恶的说道。

“你,你,你居然敢打我!”袁德厚叫的跟杀猪一样,他怎么也没料到诸葛明月居然敢出手真的打他。

“打你怎么了?快给我滚!立刻从我眼前消失!”诸葛明月被袁德厚那杀猪一样的声音刺的耳膜发痛,不客气的呵斥。

“你,你!你这个小……”袁德厚说道这里,戛然而止,摸着自己的脸往后退。他是很想一巴掌扇上去,但是,对方毕竟还是姓诸葛的,是家主的私生女。虽然这么多年家主不闻不问,可是他也不敢贸然出手打人。

退到他自以为安全的距离后,袁德厚破口大骂起来:“小杂种,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打我!也就主母才仁厚,才会叫我给你送钱来。你这样的杂种,就该被饿死……啊啊啊!”话还没骂完,惨叫声几乎是直冲云霄。

诸葛明月还没袖里箭伺候,就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从她的身后一掠而过,然后就看到袁德厚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落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你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出手的人正是凌飞扬,他此刻一脸冷色的站在诸葛明月的前面,双眸凌厉的看着地上痛苦呻吟不断的人。

趴在地上的袁德厚还没看清楚是谁踢了他,但是听到是个男人的声音,捂着自己的肚子,努力的想爬起来,口中恨恨的说道:“我说底气怎么这么足,原来是有姘头。不知廉耻,居然和男人……啊——”惨嚎声再次响起。这回还伴随着清脆的咔擦声。凌飞扬这一脚,够狠,够用力,够霸气。直接将袁德厚的肋骨踢断,似乎还不止断了一根。

袁德厚这回被踢的翻了个身,终于看清楚踢他的人了。这一看,几乎是魂飞魄散。是凌少!凌家的凌飞扬!

凌飞扬此刻俊美的脸上一片狠虐,上前一脚踏住了袁德厚的小腿,稍微一用力,袁德厚再次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

“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凌飞扬的声音冷冽的让人发颤,他的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窒息的杀气。

袁德厚惊恐的看着凌飞扬,他毫不怀疑,他只要再废话一句,凌飞扬一定会动手杀了他。他急忙看向诸葛明月,朝诸葛明月投出求救的眼神。他不信,诸葛明月会眼睁睁看他被人杀了,诸葛明月不会,也不敢!

果然,诸葛明月缓缓的走了过来,袁德厚的眼中露出如释重负的得救感。然而,下一刻还没完全放松下来,诸葛明月却是狠狠一脚踢在了袁德厚的肚子上。

“袁德厚,你算什么东西?你不过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而已。你上头的人是诸葛家的主母,是姓袁。但是你不要忘了,她嫁的人姓什么。她是诸葛家的主母,主母而已。而且不是袁家的,明白么?”诸葛明月冷笑一声,“你也有资格骂我?”诸葛明月缓缓的蹲下来,盯着袁德厚那张惊恐的脸,忽的笑了起来。

“你的舌头,我觉得没有必要留下来啊。”诸葛明月笑的灿烂。正笑着,一把精致的匕首就及时的递到了诸葛明月的面前。诸葛明月一愣,就对上凌飞扬那张微笑的脸,诸葛明月回了个微笑,接过了匕首。

“小姐,饶命啊,小姐饶命!是小的嘴巴贱,是小的发混才说出那些话来。求小姐放过小的吧。”袁德厚终于明白,眼前的诸葛明月是真的敢割掉他的舌头,甚至杀了他。他惊恐万分,痛哭流涕的拼命求饶,称呼更是恭敬的改成了小姐。心中又惊又怕,更是不解,诸葛明月什么时候和凌飞扬发展成这样的关系的?

“滚吧,回去禀告你的主母大人,叫她不要再来骚扰我。”诸葛明月站起来,蔑视着地上痛哭流涕的人,冷喝道,“只要敢再来骚扰我,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说完,眼中闪过了犹如实质的杀意。

“是是,是。”袁德厚痛苦的挣扎着,爬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诸葛明月看着袁德厚的背影消失,轻哼一声,转过了身,却对上一脸复杂的凌飞扬。

“不要这个表情啦,我自己都觉得没什么。还有,谢谢你啦。”诸葛明月看到了凌飞扬眸子里的怜惜,笑着不以为意的说道。但是心中却对凌飞扬刚才的维护十分感动,不得不承认,在凌飞扬维护她的那一刻,她的心中暖暖的。

“诸葛家,连一个下人都敢这样对你!”凌飞扬的眼神有些冷冽起来。

“不过这样对我的下场倒是很凄惨。”诸葛明月却不以为意的耸肩笑了笑,“不用担心,这样的事再不会发生第二次。这样对我也不奇怪,我本来就是诸葛家的耻辱,私生女而已。世人皆是踩低攀高。”

凌飞扬看着诸葛明月脸上淡淡的笑容,心中有些酸涩,半晌低低吐出一句:“我不会。”

诸葛明月先是一怔,接着笑靥如花,点头:“你不会,我知道。”

“一大早就被吵醒了,走吧,吃早饭。”凌飞扬看着诸葛明月还有些凌乱的头发笑起来。

“谁请?”诸葛明月立刻问出关键的问题。

“我。”凌飞扬无奈的笑着道。

“匕首还你,谢谢了。”诸葛明月将手里那把精致的匕首递到了凌飞扬的面前。

“送你。如果再有这样的事,你还能派上用场。”凌飞扬扬眉,笑了起来。

诸葛明月仔细看了看手上的匕首,匕首的外鞘上有着古朴庄重的花纹,而上面还镶嵌着一颗通透的红宝石,在光线下折射出了十二星光。再抽出匕首一看,锋刃闪烁着寒光,一看这把匕首就不是凡品。

“太贵重了。送给我太浪费了。”诸葛明月轻轻摇头,又要将匕首还给凌飞扬。

“送给你不浪费。”凌飞扬却没有去接匕首,“好了,你肚子不饿么?一会想吃什么?”

诸葛明月忽然觉得这句话有些耳熟,想了想,才想起来当初在寻龙山脉时候对于万俟辰和薛子皓那样使用药剂,凌飞扬问她而她也是这般回答。诸葛明月想起来后,微微一怔,看着凌飞扬的笑脸,心在这一刻有暖流涌出。

“那我收下了,谢谢啦。早饭嘛,有肉就行,先洗漱。”诸葛明月笑嘻嘻的点头,回屋去洗漱了。凌飞扬也笑笑,跟了进去,然后从围墙跃过去,回自己家洗漱先。

……

开学的日子来到了,苍枫城的两支佣兵团还在锲而不舍的找着他们心欠欠的炼金师。诸葛明月全然不知,一大早就和凌飞扬去学校了。

不料,开学的第一天就出事了。

------题外话------

话说最近我想减肥,所以晚上就不吃好吃的了,吃的比较清淡。后果是每天晚上都觉得心中空落落的,然后,跟猫爪挠的一样……你们不懂吃货想减肥的忧伤……嘤嘤婴……好想仰天长啸一句:我想吃好吃的!